无限列车

作者:条纹花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最初的列车

      那是一辆在无尽黑暗中行驶的列车。
      
      芮一禾从沉睡中醒来,感觉脑子里像是有一根烧红的铁棍在不停地搅动。过了一会,疼痛稍微缓解,她开始观察身处的环境。
      
      这是一节有22排座位的车厢。每排5个座位,一共110个座位。现在却空着106个,车内仅仅有四名乘客。
      
      芮一禾的座位号是1F,靠着车窗。她的身旁,她的对面——1D、2F、2D都有人,睡得挺沉。
      
      她是车上第一个醒来的。
      
      不知道车上的环境有什么特殊之处,她左眼发热,发烫……越来越烫。这热度让冰冷的四肢渐渐回暖,背上竟然出了一层薄汗。
      
      没过多久,2F的西瓜头青年醒了。他身材矮小,圆圆的脸被过于厚重的眼镜给压成了一张大饼,颊上的雀斑像是为给大饼增香而撒下的一把黑芝麻。
      
      一看到芮一禾,他就惊喜的叫出声:“是你,芮老板!”
      
      芮一禾微微颔首,准确的叫出了他的名字:“单小野。”
      
      我的妈呀!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哎!
      
      单小野脸红得像颗完全成熟的大苹果,好半天才顾得上左右看看。这一看就愣住了:“这是哪里?”
      
      芮一禾托着下巴,说出自己的猜测:“或许是死后的世界。”
      
      “抱歉,”单小野愣了两秒,然后变得愧疚起来:“我没想到常年第一会让第二的同学那么恨我,太可怕了!光天化日拿刀闯进咖啡厅,都是我连累了你……芮老板,你也被杀了吗?”
      
      芮一禾:“当然没有,那种闭着眼睛胡乱挥刀的家伙能伤到什么人?会受伤和人形树懒有什么区别。”
      
      被一刀割破喉咙的单小野/人形树懒自闭了五秒钟,忍不住问:“那你这是???”
      
      芮一禾:“做完笔录出来,发生了车祸。”
      
      单小野:“……”
      
      “啊啊啊啊——”
      
      旁边一声尖叫,冲破云霄。
      
      第三位“睡美人”醒来了,发出一声赛过一声的惊叫。他身穿衬衣,套着肥大的西裤,眼珠子瞪得快要掉出眼眶。连滚带爬的,他远离了2D位。
      
      “都看我干什么?你们看窗外呀!啊啊啊啊啊——”
      
      芮一禾转过头,见车窗上不知什么时候趴了个鬼气森森的小女孩,用染血的双手拍打着车窗。
      
      “嘭、嘭、嘭。”
      
      她脸色发青,浑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车内的人,嘴巴的位置黑洞洞的,看不清里面到底有没有舌头。
      
      飘在空中的……不能是人吧?
      
      或许是察觉到几人目光,小女孩嘴角流下一行代表垂涎的血水。
      
      单小野:“啊啊啊啊!”
      
      惨遭音波立体环绕式攻击的芮一禾:“……”
      
      她不得不劝两位男士:“冷静一点,她好像进不来……你们看,已经被风刮跑了。”
      
      小姐,这是重点吗?
      
      重点是灵异了!!!
      
      “等等,”单小野尖叫声戛然而止,指着车窗问:“他?什么他?我只看到一堆血手印。”
      
      衬衣大叔僵着脸说:“……对,是凭空出现的血手印。”
      
      两个人齐刷刷看向芮一禾。
      
      “你看清了?是什么在敲窗户?”
      
      芮一禾:“……”
      
      “兹兹……兹兹……”
      
      正当芮一禾不知该如何回答时,车厢里响起了轻微的电流声,发出声音的是悬挂在列车门旁的金色喇叭。
      
      “欢迎各位!登上2348次地狱列车——伟大的‘响尾蛇’号!恭喜!嘻嘻嘻嘻……”
      
      说话的家伙不知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笑得根本停不下来。
      
      “嘻嘻嘻……本次列车共有9节车厢,从人间界驶往地狱入口。凭票上车,一站一票,对号入座。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列车长蝴蝶。”
      
      芮一禾发现小桌板上凭空出现了四张淡蓝色的车票,她充满疑惑的拿起属于自己的那张,看到上面有两行黑色的字:[ 人间界——罗小姐的葬礼 1车厢1F]。
      
      车票背面:[地狱列车 D2348次响尾蛇号]。
      
      喇叭声将最后一名还在昏睡的人吵醒。这位男性皮肤黝黑,高大威猛,唯一的瑕疵是不够浓密的黑发。
      
      他说自己的名字叫严俊,不愿意干坐着,决心用暴力打开车厢隔门。衬衣大叔也站起来,加入“破门行动组”。两人努力了半个多小时,门上连个脚印都没有留下,泄气的在1C、2C位坐下休息。
      
      列车的速度好像变缓了。
      
      列车驶入黑暗的隧道中。
      
      车厢内的灯光黯淡了许多,光线隐隐有些发青泛白。
      
      芮一禾的左眼出现强烈的灼烧感,像是滚烫的水蒸气一股股钻进眼中。就在她感觉眼珠下一秒就要炸开时,疼痛骤然的又消失了。
      
      再睁开眼睛,就见空着的座位上出现一个又一个虚幻的影子,瞬间塞满整个车厢。这些虚影看不清面容,只有模糊的轮廓。
      
      随着虚影的出现,车厢里的温度下降,她打了个寒颤,转过头发现旁边的座位是空的。
      
      芮一禾的视线继续向前延展,发现1C、2C座位上的两位男士正在聊天,说着“好冷、好冷”、“怎么回事”之类的话。完全没有注意到车里多出了些什么,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的身体和座位上虚幻的、透明的身影渐渐重叠在一起。
      
      芮一禾高声喊他们:“快回座位上。”
      
      缠着严俊的虚影被惊动,头部180度扭转看向芮一禾。扁平的脸上,五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来。它的头发很长,青色的脸孔有着不自然的僵硬,嘴巴微张,发出“咯咯咯”的尖锐笑声。
      
      “你好啊!”
      
      真是惊悚,那东西竟然咧开嘴阴森森的同她打招呼。
      
      芮一禾意识到:它嘴里说‘你好啊’,心里想的肯定是——‘你看起来真好吃啊’。
      
      严俊一脸茫然问:“怎么啦?”
      
      ……他们什么都看不到吗?
      
      这时候,与衬衣大叔重叠的影子已经像蛇一样死死的缠住了他,迅速勒紧。衬衣大叔惊叫一声,以手脚被束缚的姿势高举,身体离开座位。
      
      影子盘在他的脖颈上,他白眼一翻,吐出舌头。
      
      颠覆三观的一幕让旁边的严俊彻底傻了。
      
      虚影狞笑着,头部猛地膨胀变大,露出利齿的大嘴咬断了衬衣大叔的脖子。
      
      “咔嚓”
      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一汪血水汇集在座位之下,没有头的身体直挺挺地立着。
      一个成年男人甚至没来得及叫一声,就这么被咬掉脑袋死了……
      
      衬衣大叔的脑袋骨碌碌滚到了芮一禾脚边。
      
      金色喇叭又响起来——“各位乘客请注意,列车即将到站。请带好随身物品,依次下车。”
      
      这是列车长蝴蝶的声音。
      
      车票消失,变成一个灰扑扑的木牌。
      
      这大概就是“随身物品”,肯定很重要。芮一禾抓起木牌:“走了,下车。”
      
      单小野打着颤,几乎是被芮一禾提着走出车厢的。混沌的脑子不合时宜的冒出一个念头:芮老板的力气好大啊!
      
      芮一禾走到前门的时候,顺手扯了一把严俊。
      
      幸好,严俊没有被吓晕过去。也幸好他身上的鬼影被限制了活动的范围。在他通过车门的时候,就依依不舍的放手了。
      
      于鬼影而言,被迫和严俊分手似乎是很不体面也让它很不乐意的事。临分别之前,像是对男朋友又爱又恨的姑娘一样,非得留下一件“纪念品”。
      
      严俊的脑门上就多出两排带血的牙印。
      
      列车门重新关闭。
      
      芮一禾回头,看到鬼影们蜂拥到2C位,鲜血四溅。
      
      如果下车的速度稍微慢一点,恐怕大家都会成为106个鬼东西的饱腹美食。
      
      金色的喇叭又一次响起,列车长戏谑的声音好像就在耳边。
      
      “想要重回人间,就好好赚取积分!幸运儿们,这是来自列车长蝴蝶的忠告。 ”
      
      列车开走了。
      
      车站里的喇叭提示:“您已到达站点——‘罗小姐的葬礼’”、“请乘客尽快出站”。
      
      有了先前的经历,没有人敢不听提示音行动。
      
      沉默是三个人之间唯一的旋律,没有人说话。芮一禾认真的观察车站,各种标识和她记忆中的列车站没什么差别,非要说区别,就是人太少了……整个车站空荡荡的就他们仨。
      
      再看两位男士,成了霜打的茄子,彻底蔫啦!
      
      他们乘坐扶梯离开站台时,“请乘客尽快出站”的提示音出现变化——“兹兹……伟大的撒旦,您是象征着自由和平等的伟大神灵。您是地狱之主,恶魔之王。您的光辉洒满沃土,仁慈的审判着蝼蚁的罪孽。地狱之门为不可征服的意志,深思熟虑的报复,永世的仇恨,绝不屈服的勇气而开启。兹兹……赞美祭祀的山羊、赞美为你们带来新生的响尾大蛇。”
      
      芮一禾的左眼又疼起来,但比起前两次就完全可以忍耐。她隔着眼皮触碰左眼正在微微颤动的眼球,路过能照出人影的玻璃,她凑近看了看,没发现左眼有不对劲的地方。眼睛是很脆弱的,可她连眼角都没有一点发红的地方。
      
      可她敢肯定,她的身上出现了奇特的变化……她能看见鬼!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这是以前没有的,她没有遇到过的事。
      
      今天遇到的新鲜事太多了……她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鬼,现在三观尽碎。
      
      穿过最后一道自动门,三个人走出车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第一章,要给女儿取个阔阔爱爱的昵称?小名?外号?
    芮芮不错,小禾也不错……那就叫芮老板好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