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丢

作者:咖啡绵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这天没叫老柯接,李承铠从家里车库里开了辆黑色三叉戟,一路呼啸,很快到了公司。
      
      虽然一夜没睡,但李承铠还是把自己收拾地挺精神。蓝灰色定制西装,外面披一件驼色薄羊绒大衣,乌发一丝不乱地倒向脑后,露出那张富有攻击性的、俊美的脸。
      
      车停在公司门口,李承铠下车,让保安帮他把车停好。像往常一样板着脸,大步往公司大厅走。
      
      沿路上班的员工看到他,都小心翼翼地站定,缩着肩跟他问好,他也只是微点一下头。
      
      上了总裁专用电梯,李承铠盯着电梯反光镜里的自己,怎么都看不清,他以为是镜子没擦干净,伸手抹了一把,还是看不清,眼睛里一片混沌,不仅仅是眼睛,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乱七八糟,整不明白。
      
      坐到老板椅上,李承铠把王秘书叫了进来。王秘书是个40多岁的中年人,在公司干了20年,颇得李承铠信任。
      
      “去查这个人。”李承铠撕过一张便签纸,低头在上面写了两个字,递给王秘书。
      
      “迟路。”王秘书接纸条,读出了声,然后垂首站在老板桌前,等着李承铠下一步安排。
      
      “查完了你自己斟酌,”李承铠曲着食指在桌面上轻轻敲着,“让他离这儿越远越好。”
      
      意思再明显不过,迟路要是个普通人的话,随王秘书处理了,随便什么手段,赶走就行。如果有点家世背景,再来跟李承铠汇报。李总裁时间宝贵,没那么多功夫花在不值一提的人身上。
      
      让迟路滚,徐年还是他李承铠的。
      
      上午把公司高管叫进来开了个业务会,把200个亿的土地开发项目打散,组了10个项目部,开始项目前期策划。
      
      会开完就过了1点,李承铠先给余海朝打个电话。余海朝接他电话没什么好口气,只说徐年情况还好,再要细问的时候,余海朝甩过去一句话,让他自己回家看。
      
      过后又给徐年拨了个视频通话,一串“当当当当”的声音响起,等徐年接通,手机屏上最先出现的是徐年的眼睛,又黑又亮,眼皮肿着,眼白处带着几缕血丝。
      
      两人就这么盯着手机屏上对方的脸,眼珠轻微滑动,安静沉默。
      
      “还疼吗?”李承铠先开口,眼色沉沉。
      
      “嗯,疼。”徐年伸手点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
      
      “去床上躺着,”李承铠站起来,抄起手机打开办公室大门,“我现在回来。”
      
      徐年:......
      
      李承铠:“我还没吃午饭,跟阿姨说一声。”
      
      到家后,李承铠没看见徐年,余海朝窝在大厅的欧式沙发里刷手机,一堆药膏药瓶散在茶几上。
      
      “徐年呢?”李承铠问余海朝。
      
      “睡了吧,还在低烧。”余海朝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早上药膏我给他擦了,你等会儿给他再擦一遍。”
      
      “你们吃了午饭没?”
      
      “我吃了,徐年只吃了两口,你最好把他弄起来再吃点,吃太少了。”
      
      “嗯。”李承铠去卫生间洗了手,抓着药膏上楼。
      
      “哎...”余海朝冲他背影喊一声,指了指客房,“没在你床上,在他自己房里。”
      
      李承铠身子顿住了,转身下楼,去徐年房里。
      
      推门进去,窗帘开着,房里很亮。
      
      徐年没睡,半靠在床头,身前架了个小桌子,笔记本电脑的亮光射出来,更显得徐年的脸苍白。他转过头去,看到李承铠,迅速点了个提交键,合上笔记本。
      
      李承铠走过去,把小桌子和笔记本撤下去,侧坐到床边,先伸手摸了下徐年的头,微热。
      
      然后抓过徐年的手腕,把他的睡袍袖子轻轻撸起来,用棉签沾着药膏,给他伤口上药,有正在结痂的,有缝了针的。
      
      胳膊上完药后,李承铠掀开被子,开始涂徐年脚和腿上的伤口。
      
      虽然李承铠用最小的力气,用棉签轻轻划过,凑近了轻吹着伤口,可徐年还是紧闭着眼睛,无法控制地颤抖,眼角沁出水珠。
      
      李承铠拿手掌托住徐年的脸庞,伸出大拇指,擦掉他眼角的泪。然后解开他的睡袍带子,敞怀露出身上的伤口。
      
      被他抚摸亲吻过无数次的身体伤痕累累,刺痛了李承铠的神经。
      
      李承铠垂下眼皮,他不敢看,他连伸手去帮徐年涂药的勇气都快没了,他没想过要毁灭如此美好的东西,从来没有,他只不过是...失控了。
      
      涂完药,他给徐年穿好衣服,腰间的带子松松一系,把药膏放到床头柜上,坐回床边,看着徐年。
      
      “我们分手吧,李承铠。”徐年掀起眼皮,看他一眼。
      
      李承铠紧咬着后牙,腮骨严厉地凸起,薄唇抿成一小段严实的直线,直直地盯着徐年,“别任性。”
      
      “铠哥,我想清楚了,我们分手,你去找你的方启,”徐年背靠着床,掀了睡袍袖子,低头看自己满胳膊的伤口,“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行吗?”
      
      “你帮我哥的事,算我还清了,行吗?”徐年笑了一下,“或者我让你先说,你先说不要我,是你甩的我。”
      
      “徐年,想都不要想,”李承铠一根一根捏响手指,“你只能在我身边。”
      
      徐年想分手。李承铠一秒钟的思考时间都不用,答案就是不行,不论什么时候问,只有这一个答案。
      
      怎么能分手?分手意味着你再也看不到这个人了,他的所有一切都跟你无关了,他会对另一个人笑,对另一个人好,去缠着另一个人要亲要抱,红着脸地对另一个人说好疼,躺在另一个人身下低语呢喃着还想要......
      
      李承铠不能想,一想就得发疯,就像昨天,他想到了迟路压着徐年一样。
      
      只要没分手,李承铠就有资格管,赶走迟路,徐年还在身边。
      
      可要是分手了,别说管,李承铠连问一句的资格都没了,连看不看得见这个人都说不准。
      
      一想到这个,李承铠的心像被刀片划成了几瓣,干燥尖锐的痛顺着血管,遍布全身。真的很疼,他的脚尖蜷缩起来,抠住鞋底。骨节间的血管突突跳起,像是有刺在往里扎。
      
      如果徐年一走了之,他没办法忍受这种痛,他还有几十年活呢,要是一直这么痛怎么办?
      
      就在这一刻李承铠忽然发现,他对徐年和方启是截然不同的。
      
      他对方启的离开,是不甘,是不解。方启离开后,他想破了脑袋,也只不过是想找出一个理由,当初离他而去的理由。
      
      而他对徐年的离开,是不能忍受,没有掺杂任何别的东西,就只是不能忍受,不接受任何理由。
      
      “铠哥,你挺好的,可你怎么都不开心。是我不好,我明明知道你介意......我再也没办法让你开心了。”
      
      “徐年,你是不是傻?我TM一直拿你当玩具。玩具只需要存在,不需要管我介不介意,也不需要管我开不开心。”李承铠知道这些话恶毒,可他还是说了出来,无法控制的。
      
      “嗯,玩具。”徐年扯了下嘴角,扭头看向窗外,窗外是一片空荡荡的天。
      
      玩具吗?不需要他呼吸,不需要他说话,也不需要他有回应的玩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