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丢

作者:咖啡绵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余海朝拍拍徐年的手,抓住他窄瘦的手腕,轻轻放进被子里,“麻药已经过了,是有一点疼,小年,忍忍。”
      
      “......海朝哥,是你呀,”徐年看清楚了身边这个人是谁,努力地扯着嘴角,“又麻烦你跑过来一趟,耽误你工作了。”他闭上眼睛,眼皮睫毛微微颤抖。
      
      “你跟我提这个?麻烦什么?不麻烦。”余海朝看着徐年,叹了口气,走过去打开房门。
      
      厚重的黑色房门打开。李承铠曲身坐在地上,背靠着走廊栏杆,睡衣敞开露出半截精壮的身体,胳膊无力地垂在膝盖上,手机丢在脚边,听到开门的声音,缓慢地抬头,直直地盯着余海朝。
      
      “去倒杯热水,”余海朝站地高高地看着他,现在的李承铠哪里还有半点总裁样子,“他找你。”
      
      李承铠捧着杯热水,光着脚走到床边,“小年。”低声叫着徐年。徐年偏过头,眼皮抖动着,睁开,定定看着他。
      
      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李承铠爬上床,坐到徐年身后,让徐年靠在自己怀里,探过身子把水杯端起来,放到徐年唇边,“喝点水。”
      
      徐年乖乖张嘴,小口小口地喝完小半杯,摇摇头,“不喝了,铠哥。”
      
      李承铠垂着眼睛看他,徐年眼睛大,薄薄的眼皮上有一道浅折,眼线很长,眼尾的睫毛往上翘着,原本浅红色玫瑰花一般的嘴唇干裂地起了皮,像被火烤过的枯草一样。
      
      被李承铠环抱着,怕碰到伤口,徐年“嗯”了一声,往下移动身子,想要自己躺着。
      
      “碰疼了?”李承铠低声问,轻轻移开,手垫在徐年的脖子后面,把他放回枕头上,然后给他掖好被角。自己靠在床头,手抚上徐年的额头,守着他。
      
      余海朝把沙发床推地离床头更近了些,也半靠着墙,扭头看着床上的两个人,“李承铠,我很认真地问你,你和徐年开始挺好的,怎么弄成现在这样了?”弯腰从脚头扯了被子搭在肚子上。
      
      李承铠依然垂头看着徐年,抚摸他的额头、脸庞,伸出手指描画他的鼻梁,俯下身子去亲他干裂的嘴唇。浅浅地吻着,想要让徐年的嘴唇重新滋润起来。
      
      尝出苦涩的味道,不再甘甜。
      
      “是因为方启吗?”余海朝继续问,“他现在回来了,你如果真忘不掉他,我建议你啊,不管他身边有没有人,有人你就去抢,没人正好,你就去跟方启过,放过徐年。”
      
      李承铠直起身子,不看余海朝,继续侧着头抚摸徐年的脸。
      
      “你说今年你找了我多少回了?你不怕把他弄死了?你这是虐待你知道吗?”
      
      “我不能让他走。”李承铠憋出一句话。
      
      余海朝打开床头柜,拿出一根烟,点了,猛吸一口,“你是不是方启当初甩你的那个劲儿一直没过去啊?把谁都当成方启,以为人家都会走?”又抽了一口,吐出一个圆形的烟圈,散在半空,“按道理说不至于啊,这都过去多少年了?”
      
      李承铠半闭着眼睛,手停在徐年的肩膀上,“他这个大概多久能好?”
      
      “身上的口子好得快,个把星期差不多能痊愈,”余海朝用夹着烟的手指,指了下自己心脏的位置,“可这儿的口子怎么办呢?”
      
      李承铠:......
      
      “要不你们还是算了吧,都这样了还怎么在一起啊?你要是怕徐年没人照顾就放我那儿去。”
      
      “余海朝,你是不是一直在打徐年主意?”
      
      “放你娘的P,你TM自己同性恋看谁都是同性恋。”余海朝狠狠吐出一口烟,“我替你积点德,李总裁。”
      
      沉默许久,李承铠的手轻轻摸着徐年,腮骨一直紧紧咬着,“我好久没像刚才那样抱他了,有一年了吧。”扭过头问余海朝,“我能抱他睡吗?”
      
      “李承铠你是不是傻了?他又不是我男人,我管你抱不抱?”
      
      “我是问他身上的伤,会不会碰到?”李承铠把徐年的被子掀开一点,低头观察他身上的伤情。
      
      “你这不废话吗?全身的伤,你说会不会碰到?”
      
      李承铠默默地给徐年把被子盖好。余海朝抽完烟,到客卫洗漱完,躺到沙发床上,“我先睡,你注意着他,体温要还不降就叫我。”躺下又抬起头叮嘱,“拿个干毛巾,给他擦汗。”躺下去又起来,“看着点擦,别碰到伤口。”
      
      总算躺下了,没多大一会儿,余海朝眼皮沉沉地搭了下来,翻了个身,马上就要睡着。
      
      “我和徐年开始是很好的,可我好像忘了,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余海朝你还记得吗?”李承铠突然来了一句。
      
      “啊?说什么?”余海朝被李承铠的话惊醒,思维没法立即活跃,伸了脖子,“徐年怎么了?”
      
      李承铠平躺着,手臂垫在脑袋后面,重复一遍刚才的问题。
      
      “是啊,徐年大学时候你们一直挺好,他一毕业你就疯了。”余海朝说,“就是一年前的事儿,你怎么会忘?”
      
      “我们怎么个好法?”李承铠茫然,“我好像也不记得了。”
      
      “你们两口子私下怎么好我们没看见,”余海朝闭着眼睛,“我们只知道你那时候跟我们说,约局只能中午,晚上没空,要回家,家里有人等。”
      
      “后来你带着徐年一起来我们的局,你喜欢搂着人家,把人家放你腿上......徐年对你是真好,随你盘,”余海朝开始回忆,“要不哪个大男人能被你那么弄?当那么多人面,徐年当时跟我们也不熟。”
      
      刚开始余海朝以为徐年就是娘里娘气那一款的,李承铠让他坐在怀里,像对待姑娘似的抱着揉。
      
      后来发现不是,他见过徐年扛着摄像机跟在警察后面狂奔。也见过他在篮球场扣篮盖帽,挺男人。
      
      余海朝长吁了一口气,“哥们几个都挺喜欢徐年,比你那个方启不知道强哪儿去了。”
      
      “徐年知道对你的朋友好,知道在朋友面前给你留面子。可方启呢?方启嫌弃我们,嫌弃你发小哥们,李承铠,”余海朝原本只打算糊弄李承铠两句继续睡觉,谁知道把自己说激动了,又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我TM一提这事儿就生气,他方启算哪根葱?要不是你他能安安稳稳上学?不被那些小流氓整死。”
      
      “你TM谈个恋爱,带着哥们一起被人瞧不起,智障吗你?”反正瞌睡被吵走了,干脆背靠在墙上聊天,“你那电视机边上一堆枯花是怎么回事?枯了也不丢,跟堆垃圾似的。”
      
      “方启喜欢这花。”李承铠掀起眼皮,看向那堆包装精致的枯花。
      
      “卧槽,你早知道方启回来了?那你怎么不送?堆家里感动自己?证明你长情?”
      
      “我不知道他回来,也没打算送,就买来看看。”
      
      “......毛病。”
      
      第二天早上,李承铠10点多才出门,因为公司有份合约必须要他签字。
      
      出门的时候嘱咐阿姨,这两天的饭菜都要清淡好消化的,营养一定要保证。燕窝黑鱼鸽子汤什么的,对伤口恢复有好处的东西多弄点。
      
      餐厅已经被阿姨打扫地干干净净,不留丁点昨晚疯狂的痕迹。
      
      余海朝总是跟人换了班的,干脆留下来照顾徐年,看到李承铠出门,冲他背影道,“你早去早回,早点回来照顾徐年,赎罪。”
      
      大门半开,李承铠抓着门把手,高大的身形微微一顿,直言道,“我晚上约了方启吃饭,徐年......拜托你多照顾一下。”
      
      余海朝直接抓起手机朝李承铠后背砸过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