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丢

作者:咖啡绵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留个纪念

      徐年死在异国他乡的一场激战中。
      
      宁市机场,徐年的骨灰盒上覆盖着鲜红的国旗,被礼兵递交到徐年父母手中。
      
      李承铠远远地看着,他连靠近徐年骨灰盒的资格都没有。
      
      风起,国旗裹着骨灰盒飘扬,旗边露出小小的一方,黑色,无声静默。
      
      那么一个小小的盒子,怎么装得下徐年?他的腿那么长,睡觉的时候手脚都挂在李承铠身上,现在让他呆在这个小盒子里,一定很不舒服吧。
      
      隔着悲恸的人海,李承铠笔直站立。没人知道徐年是他的未婚夫。
      
      不能垮,李承铠警告自己,不能给徐年丢脸,他的未婚夫是英雄。
      
      木然的,没有眼泪,全身的血冰凉,凉地李承铠的骨头缝都疼。紧贴胸口挂着的玉观音毫无征兆地碎裂,心被刺破。
      
      徐年的父母被人搀扶着转身,怀抱着徐年的遗像。
      
      照片上的徐年很短的黑发,皮肤有很明显的被风沙摩擦过的粗糙痕迹,眼睛又大又亮,弯着,嘴角微微上翘,好像下一秒就要笑着说,“等我回来娶你呀。”
      
      这张照片李承铠见过,徐年出国后拍的,微信发给他,“铠哥,看我,是不是更有男人味了?”
      
      “有,”李承铠笑,“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又想你了,当初就不该放你走。”
      
      徐年的照片成了李承铠的微信头像。
      
      追悼会过后,徐年被安葬在市北郊的烈士陵园里。
      
      徐家两个儿子都成了烈士。徐年父母又经历了一次丧子之痛,白发人送黑发人,他们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抑郁成疾,泯然去世。
      
      五年后,迟路回到宁市。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徐年。黑色的轿车在绕城高速上飞驰,卷起枯黄的落叶,飞舞在半空中。
      
      迟路没有买祭奠用的菊花,而是自己包了一大捧玫瑰。雪白的玫瑰、浓黑的包装纸、透明莹白的丝带绕成解不开的结。白玫瑰花束里夹杂着两支鲜红的嘉兰,迟路找了好多地方才买到的嘉兰。
      
      白玫瑰的话语是天真,嘉兰的花语是荣光。
      
      抱着花束,迟路进了烈士陵园大门。守大门的保安拦住了他,“你是单位还是个人?”保安问。
      “个人,来看个朋友。”
      
      “哦,过来签个字。”保安看了眼玫瑰花,从窗口递出来一个牛皮纸封面的登记簿和一支水性笔,牛皮纸的边角已经毛糙着卷了起来,像是用了很久的样子。
      
      迟路把花束放到一边,接过登记簿和笔,翻开第一面,惊讶地愣住。
      
      登记簿从上到下20行,每一行的登记人都是“李承铠”,每一行的事由都是“找我的徐年”,日期从五年前徐年安葬的那一天开始。一笔一划,字迹工整地像某种仪式。
      
      手指颤抖地翻到最后一页,日期就在昨天,登记人依然是“李承铠”,事由同样是“找我的徐年”。
      
      迟路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低头慢慢地在登记簿上写着李承铠,找我的徐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曾经的be结局,想了想决定放上来,不管有没有人看吧,留个纪念,我真的写过一个be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