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丢

作者:咖啡绵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完结章

      徐年走的那天已经深冬,他的战地记者申请通过了,要去中非,出发的日子定在12月23日。
      
      天气预报说明天晚上会降雪,2018年的第一场雪,平安夜,徐年不能陪李承铠一起过了。
      
      城市的大街小巷已经早早进入了节日的狂欢,连卖面条的小店玻璃窗都挂上了红的铃铛绿的松果,门口摆一个矮墩墩的通了电的塑料圣诞树,树上的小彩灯一闪一闪,映着旁边贴着的大海报:牛肉面圣诞价买二送一。
      
      李承铠家院子门口,徐年从出租车上下来,裹了裹穿在身上的、电视台刚发的亮蓝色冲锋衣,下午统一出发的队服。
      
      徐年回家拿出发的行李。他没告诉李承铠,李承铠不可能同意他去当战地记者。
      
      这两个月来,李承铠真像他自己说的,要跟徐年重新开始。上班包接包送,午餐亲自送到电视台,就像曾经追大学时候的徐年一样。
      
      可徐年不是几年前的那个大学生了,他有自己想追求的东西,他告诉过李承铠,当一个优秀的记者,以笔为剑,很酷。
      
      战地记者?李承铠能同意才是疯了,出国,离他那么远,还危险,那是能送命的事。徐年明白,所以压根就没提这个话头,暗自在心里做了自己的决定。
      
      其实也动摇过,因为在这两个月里,李承铠可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男朋友。所有事都依着徐年,一有空就抱着他,轻轻吻他。慢慢记全了徐年所有喜欢吃的东西,轮番往家里搬。
      
      徐年对着电脑工作的时候,李承铠会给他削一碟水果,泡一杯红茶,很轻地放到桌角,然后自己坐到一边静静地陪徐年。
      
      一到周末,不管多大的客户邀约,统统推掉,李总裁亲自当司机,陪徐年游遍城市周边,某个乡村金黄的古银杏,某处深山里淌下的清泉......两个人咧着嘴照了很多傻兮兮的合影。
      
      除了这些,李承铠还会紧紧牵着徐年的手,去市里各个网红景点打卡,很嚣张得搂着徐年,是一对让人心知肚明的同性情侣。
      
      会被人认出来,李承铠嘛,宁市名人,毫不掩饰地公开出柜,只为能给徐年足够的安全感。
      
      徐年感受到了,原来李承铠可以这么好,可见他以前对他有多么差。他为几年前的自己感到悲哀。他还是想离开一段时间,如果李承铠不在身边的话,他的思绪会清晰很多。离远一点,看得更清楚一点,然后再做决定。
      
      下次再做出来的那个决定,必须是一个不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徐年拼命压制住了心里那份实实在在的不舍,在电视台战地记者请战书上郑重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也不仅仅是为了远离李承铠,还为了奔赴自己的理想。和平年代的战士,用笔和镜头记录遥远战争的残忍,告诉更多的人们珍惜每一个普通宁静的日子,过好眼前的生活。
      
      徐年踏进家门的时候,阿姨正在客厅打扫卫生,停下手里的吸尘器,“小年回来了,李先生刚打电话吩咐了午餐的菜谱,我还没来得及做,”阿姨笑道,“今天午餐是李先生送还是就在家吃?”
      
      “午餐是铠哥自己回来取?”徐年一直以为是秘书或者司机回来拿的。
      
      “对啊,都是他自己回来拿的,他说这样节约时间。”
      
      “哦。”徐年进了书房,推出行李箱,竖起来靠在墙边,又走进一楼客房,这间房子成了真的客房。李承铠每天晚上都要抱着徐年入睡,在三楼大卧室里。
      
      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个鞋盒大小的蓝色盒子,徐年双手捧着递给阿姨,“阿姨,送您的,圣诞礼物。”
      
      “啊哦,还送我圣诞礼物,谢谢小年啊。”阿姨揪起围裙边缘,擦了擦手,接过蓝色盒子。是一台家用艾灸仪,专门针对老寒腰的,对阿姨的症。
      
      “哎呦,这让你破费了,小年,”阿姨满意地笑着,“明天晚上回来吃饭,我给你们弄圣诞大餐,我前段时间专门去学了烤火鸡,做姜饼,本来想着明天给你们一个惊喜的。”
      
      “好。”徐年抿了下嘴唇,抬脚上楼,手里攥着两个红色带金色符文的小布袋。
      
      他前两天趁外出跑新闻间隙去了趟清音寺,宁市最灵验的寺庙,为李承铠求了枚平安符,一枚通透的玉观音。
      
      不是什么好成色的玉,难得的是清音寺住持给开的光,徐年眼巴巴守着住持、恭敬求来的。
      
      “很重要的人?”住持笑问道。
      
      “嗯,很重要的人,”徐年点头,“我要出个远门,我想让他平平安安。”
      
      “那给自己也求一个吧。”住持颔首,“你平安,他就平安。”
      
      徐年求回来两枚玉佛。
      
      进了大卧室,徐年打开其中一个小袋子,拿出里面的玉佛挂在了自己脖子上,另一个放到李承铠的枕头下面,放好后拍拍枕头,小声说了句,“铠哥,平安,我们都要平安。”徐年垂着眼睛继续摩挲着枕头,干脆躺了上去,枕头上有李承铠的味道,一种淡淡的木香。
      
      徐年吸了下鼻子,“铠哥,我舍不得走了,嗨,看我这个没出息的样子......我半年后回来。”
      
      徐年站起来仰起头,把眼睛里的泪水憋回去,咸涩的液体顺着鼻腔往下,徐年吞下一喉咙的眼泪。
      
      推着行李箱出门,徐年跟阿姨说要出差。阿姨跟在后面问,“不等等李先生吗?他马上就回来了。”
      
      “不了,阿姨,我去电视台等他。”徐年想着待会儿一起吃午餐的时候再告诉李承铠,就半年而已,一眨眼就过去了。
      
      计划赶不上变化,机场高速堵车,电视台这边提前出发,没赶上李承铠送过来的午餐。
      
      徐年坐在大巴车最后一排,给李承铠打了个电话。
      
      5分钟后,一辆咆哮着的黑色三叉戟发出尖利的刹车声、横在电视台大巴车侧面,把司机吓出一身冷汗。
      
      李承铠一脚踹开跑车车门,蹦了下来,立在大巴车门边,脸上一副风雪欲来的神色,就像彼时乌云翻腾的天空。
      
      为了不耽误大家的事,也是为了不让别人看笑话,徐年跟带队领导说了一声,走下大巴。
      
      “徐年,这事不能当儿戏,签了字就必须出发,你懂吧?”领导最后提醒他。
      
      “知道,放心吧,您们先走,我去机场找你们汇合。”徐年坚定说完,朝李承铠走过去。
      
      大巴车闪着左转向灯,拐到另个车道,先开走了。
      
      徐年站到李承铠跟前,抬眼看着他,一阵沉默之后,“铠哥......”
      
      李承铠紧咬一下嘴唇,额角青筋直跳,读秒深呼吸后,终于能平静开口,“吃饭吧,有你喜欢的菜。”接着伸手摸了下徐年的脸,冰凉的,手和脸都凉,“上车,吃完饭我送你去机场。”
      
      徐年绕过车头,拉开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李承铠也坐了进来,就像过去的很多个午餐相聚。
      
      李承铠侧身,把三层保温饭盒递给徐年,打开饭盒盖子,黄油松茸、虾仁西兰花、酸汤肥牛,粉的绿的黄的,色香味俱全。
      
      “呐,虾仁。”徐年夹了个虾仁,递到李承铠嘴边,李承铠咬进嘴里慢慢嚼着。“来勺饭。”徐年又递了勺扬州炒饭,李承铠张嘴吃了。
      
      “你吃吧,我吃剩的。”李承铠发动车子,进了服务区,停车让徐年把饭吃完。
      
      等徐年吃饱之后,李承铠接过饭盒,把剩下的饭菜吃光。
      
      “去多久?”李承铠把饭盒盖好,放到车座椅后边。徐年捏了张纸巾,凑过去帮他擦擦嘴角。
      
      “半年。”
      
      “嗯,”李承铠点头,“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我今天差点就送不成你了......怕我耍手段拦你?”
      
      徐年看着李承铠,眼睛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铠哥...你不用耍手段,说不定你一句话我就退了。”
      
      “你想去,那是你的梦想,”李承铠掌住徐年的后脑勺,紧咬着后槽牙,“我不拦你,你想做的我都支持。”干脆整个上半身越过去,鼻尖蹭着鼻尖,“以后早点告诉我,不许再像这样了。突然袭击,谁心脏受得了?”
      
      “好,铠哥,以后不会了。”徐年主动递上自己的嘴唇,捧起李承铠的脸,狭小的车厢里水声渍渍,温度飙升。
      
      缠绵悱恻,恋恋不舍,比任何时候都不舍,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吻地长久一点,让彼此的气味留的更浓一些。
      
      李承铠控制住自己,慢慢移开徐年,把他放在副驾座上,俯身过去给他系好安全带。系的时候又不由自主地低头,亲吻徐年已经有些红肿的嘴唇,徐年给予同样热烈的回应,勾住李承铠的脖子,不愿意放开......
      
      不管有多么不舍,车还是开进了机场进口,缓慢移动。
      
      “铠哥,你没同意分手是吧?”徐年看着眼前的一长溜车队。
      
      “嗯,我说了,这事你想都别想。”李承铠左手操作方向盘,右手紧抓着徐年的手,按在自己大腿上。
      
      “铠哥,你是有男朋友的人,”徐年反手抓起李承铠的手,放到自己嘴边亲了一口,“要乖。”
      
      李承铠笑了一声,抽出手去摸了下徐年的头,“乖了有奖励吗?”
      
      “有啊,乖的话我回来娶你。”徐年偏过头看他,大大咧咧地笑,连双脚都高兴地翘了起来。
      
      “谁娶谁呀?”李承铠勾起唇角,“算了,谁娶谁无所谓,娶了就行。”
      
      只要没把你弄丢,你想怎么样都行!
      
      李承铠提前一周订好了圣诞节飞日本的机票,打算在那座白头的山下,跟徐年求婚。婚戒也是早就定好的,一直藏在卧室的床头柜里面。既然这样的话,半年后再求吧,半年后一定求。
      
      从机场回到家,李承铠进门就冲上三楼卧室,把枕头底下的小玉佛翻出来挂脖子上,一刻都不能耽误似的,要平安,两个人都要平安。
      
      半年后,李承铠挤在机场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前一天徐年给他发了个信息,截图了一张航班号。
      
      李承铠提前两个小时到了机场,怀抱着一束玫瑰,戒指被紧紧攥在手心里,心砰砰直跳,迎接他的英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HE了,又HE了,兴致勃勃想写个BE,结果又HE了......算了算了,认命,蠢作者就写不出来BE!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