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丢

作者:咖啡绵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休息的第三天,李承铠收到秘书发过来的采访稿件,顺手转给了徐年,“采访稿他们弄好了,你署个名交上去就行。”
      
      徐年坐在沙发里,身前支了个简易电脑桌,手指点着触摸屏,翻看工作群里发布的每一条通知。收到李承铠的邮件,点开,往前凑了凑,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心里默默读着。
      
      “不用看这么认真,署个名就行了,”李承铠紧挨着他坐,转身揉揉他的脑袋,“你们主任要问起来的话,你就说我已经看过了,不用改。”
      
      徐年对这种久违了的亲昵很不习惯,这是一种跟上床截然不同的肢体接触,带着宠溺和疼爱,于是下意识地屁股往旁边挪了下,眼睛依然盯着笔记本屏幕。
      
      李承铠垂眼,盯着两人之间多出来的那一小段空间,收回手。
      
      “我学习一下,看看这种人物采访稿怎么写。”过了一会儿,徐年才缓声解释。
      
      李承铠没说话,双腿打开,胳膊肘撑在膝盖上。
      
      徐年看完文档,处理完工作,合上笔记本,把电脑桌推远一些,抿抿嘴唇,看着李承铠垂头沉思的侧影,“铠哥,我过两天就搬出去了,房子已经找好了。”
      
      李承铠眉头紧拧,使劲闭了下眼睛,偏过头直视徐年,“你在我眼皮底下另外找了房子?非要这样?”
      
      “嗯,网上找的。”徐年避重就轻,已经能预见到这件事的结果了。
      
      李承铠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抄进裤兜,“想都别想,徐年。”
      
      徐年吁出一口气,苦笑一下。李承铠还是那个李承铠,想要控制一切、不容他人反抗的那个人。
      
      徐年大概是被李承铠这几天短暂的温柔迷惑了,居然心存幻想,幻想他能理解别人,能听听别人心里所想。
      
      李承铠没有丝毫改变,他一直都是那个样子,愿意给温柔就给温柔,愿意给冷漠就给冷漠。至于徐年,徐年心里怎么想的重要吗?一点都不重要,他只需要服从。
      
      徐年扬起脖子,抬头看着李承铠,脑海里晃过跟他在一起的两年时光。还是有过快乐的,徐年眨眨眼睛,这是他的第一次喜欢。
      
      他到现在还清晰地记得李承铠在包房抄起酒瓶往那个小流氓脑袋上粹的样子,那是他的英雄。他也清晰地记得为数不多的那几次,李承铠把他抱在腿上,温柔亲吻他的样子,那时候他曾经肖想过,想永远被那个坚实的怀抱圈住。
      
      可能是因为这种时刻太少了吧,正因为少,所以记得尤其深刻。
      
      这几天李承铠对他也很温柔,经常抱着他,拿下巴蹭他的头顶,下巴上的小胡茬蹭地徐年脖子痒痒的,于是肩膀耸着缩成一团,被李承铠抱回怀里。
      
      曾经的爱人的怀抱,依然贪恋,即使只有短短的几分钟。之后徐年重拾理智,立即抽身而起。
      
      还是不想再继续,两人之间横亘着一个迟路。李承铠骄傲到恨不得睥睨全世界,他怎么可能咽下这口气?两人再继续走下去,迟早得疯一个,徐年心想。
      
      如果能重来一次的话,徐年希望他从来没遇到过迟路,往更远一点说,也不要遇到李承铠。
      
      就到此为止吧,一切都还来得及。
      
      “铠哥,我们好好聊一下吧?”徐年真诚道。
      
      “以分手为前提的聊?”李承铠俯身紧紧捏住徐年的下巴,狠狠瞪着他,“你这辈子都别想。”
      
      他不想聊,凭什么都来跟他说分手,他弄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二个的都要离他而去。
      
      “铠哥,长痛不如短痛,”徐年吃痛,使劲偏过脸,没能从李承铠手中挣脱,但仍好言相劝,好像李承铠会认真听他说话一样,“我们好聚好散,铠哥,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你还会遇到一个更称心的人,从来不会惹你烦的,一心一意对你的......肯定比我好的人。”
      
      “你说什么?”李承铠身子压低,强烈的压迫感笼罩着徐年,他的后背已经贴紧了沙发靠背,后脑勺搁在沙发头枕上。
      
      李承铠欺身压着他,“徐年,我要重新开始,我已经拿出诚意了,你眼睛瞎了?这样还不够?”徐年的不识抬举激怒了李承铠,他的嘴唇微微颤抖,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暴怒,再加一点火星就要燃烧起来。
      
      “可我不想重新来一遍了,铠哥,我累了,”徐年坚持道,“你对我好的时候,我就猜你是把我想成了谁。你不在乎我的时候,我又猜你在想谁?你弄疼我的时候,我还会猜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又惹你生气了......我真的好累,铠哥,我过得一点都不踏实,总是悬在半空,我怕我哪天一不留神就砸下来把自己砸死了。”
      
      “你要把自己砸死,我就陪你一起死。”李承铠没有想要理解徐年的意思,他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会放徐年走,徐年说什么都没用。
      
      “铠哥......”徐年话没说完就被李承铠堵了回去,软舌撬开齿关,攻池掠地。李承铠松开徐年的时候,徐年已经被这场烈吻弄地忘记了呼吸,脸憋地通红。
      
      “你对我这么强烈的感觉,舍得走?”李承铠眼尾赤红着,“别以为你自己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问问你的身体。”
      
      “铠哥,”徐年努力平缓着呼吸,“换个人这样弄,我也会有反应,”眼睛看向地面,“这不代表什么,特别是这个圈子,乱七八糟的事还少了?”
      
      “这不代表什么?”李承铠冷笑,“对,对你来说不代表什么,但可惜,你说了不算。”
      
      徐年从来没有如此固执过。李承铠耐心有限,不想再继续聊下去,直接把徐年的两个手腕扣在头顶,把人压进沙发,另一只手去扯他的裤腰。徐年哀求着挣扎,反抗只会激起李承铠更深的欲望,也只会让裤子更快地被剥下来......
      
      “你说换个人弄你也会有反应?”李承铠抓住徐年的脚腕,“你TM换个人试试?”
      
      猛烈地冲撞,野兽般地狂怒,像是要把这个人碾压成粉末,拆骨入腹。
      
      交缠在一起的闷吼压抑又狂放,分不清是谁的,在空阔的客厅里飘荡......
      
      “徐年,”李承铠侧身抱着徐年,两个人面对面的,把徐年挤在沙发靠背上,像床被子一样裹着他,“我知道你最喜欢我弄你哪里,我知道你最舒服的点,我也知道你喜欢我抱你亲你......为什么非要走?你不喜欢的我都会改掉,我只有你了......”
      
      “铠哥,盘子碎了粘起来还是个盘子,但是裂纹永远在那里,就像□□一样,不知道哪次拿出来用的时候又会碎掉,”徐年往李承铠怀里靠了靠,“再碎掉的话,我们两个人都承受不起了。”
      
      “你是想去找迟路吗?”李承铠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一字一顿地问道。
      
      高傲如他,居然有一天会把自己和另一个男人放在一起,给徐年做选择,对李承铠来说算是一种侮辱。
      
      他已经退了很多步,只为能留住徐年。
      
      “铠哥,你别这样。”徐年怎么会不懂?李承铠问出这句话来,就已经是在低头服小,已经是在认错。
      
      他舍不得李承铠这副样子,李承铠天生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没必要为了他徐年把自己放得这么低。
      
      “我不会去找他,我两之间的事到现在已经跟他没关系了。”说完徐年胳膊紧了紧,轻轻拍了下李承铠的弓起的背,“铠哥,我要是去找他的话,对你是一种伤害吧...我不会干这种事。”
      
      “那就在我这里吧,别再逼我了。”李承铠闭着眼睛,低头吻了下徐年的唇尖。
      
      迟路几天前已经离开了这座城市,走之前不知道找谁打听到了李承铠的电话,约他在一家咖啡馆见面。
      
      李承铠要了一杯美式,迟路点了杯卡布奇诺,两人之间的气氛冷地像结了冰。
      
      “见你对于我来说挺浪费时间的,其实没必要。”李承铠叠着腿,放松地靠在椅背里,修长的手指覆在咖啡杯上。
      
      “我明白,”迟路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卡布奇诺,拿起桌边的纸巾擦了下嘴,“但是因为徐年,你不得不来见我一面。”
      
      李承铠没说话,甚至连个眼神都没给他,盯着自己手里的咖啡杯。
      
      “你爱他,他也爱你,”迟路对李承铠的冷漠毫不在意,“有些事只有在爱里的人才干得出来。爱这种东西就是排他的,比如你不能容忍我的存在,徐年不能容忍你心里那个人的存在。”
      
      “你两其实挺像的,明明爱着,却又不明明白白说出来让对方知道,”迟路双手捂着咖啡杯,转来转去,“这些东西又能憋多久呢?憋狠了就会渗出来,就会想发泄,你的发泄对象是他,而他的发泄对象是我。”
      
      李承铠深呼吸一下,挺直了背,盯着迟路无所谓笑着的脸,冷冰冰道,“我恨不得杀了你。”
      
      “你不是已经动手了吗?”迟路手里的咖啡杯磕在桌面,轻轻一响,李承铠给人的压迫感太强,他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保持镇定,“我再不离开这座城市就快要出意外了吧,李总裁?”
      
      每天都有人到迟路的花店去找他麻烦,不讲任何道理,去了就掀柜台,把鲜花折一地,走的时候往地上丢几百块钱当赔偿。到了晚上,甚至有人尾随他回家。
      
      更诡异的是,在那么热闹的大学城里出这种事,居然没有一个人围观拍照,就像没有任何事发生一样。王秘书办事就是挺让人放心。
      
      李承铠眼皮微微一抬,瞥了他一眼。
      
      “我打算走了,明天的机票,你赢了。”迟路笑笑,“如果徐年的男朋友不是你的话,我会追他,我对他挺有感觉。他要的也不多,温柔一点他就能很开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