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丢

作者:咖啡绵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李承铠留了下来,直接在会所要了一间房。这家私人会所有客人想得到的所有服务,包括提供各种各样的工具、药品和防护用品。
      
      刷了房卡进门,方启的眼神躲闪不定,先把窗帘扒开检查,再打开衣柜、书桌、浴室柜......所有带门带抽屉的家居全部打开。
      
      在他攒劲想要掀开床垫的时候,李承铠拽住了他,“你在做什么?”
      
      “有人偷看。”方启脖子缩了下。
      
      “没人,这里很安全。”李承铠把他拉到沙发上坐着。方启团在沙发扶手边的角落里,脱了鞋坐进去,双手抱着并拢的小腿,下巴搁在膝盖上。
      
      “方启?”李承铠靠近他,“你怎么了?能告诉我吗?我是李承铠呀。”
      
      “李、承、铠,”方启一字一顿,眼皮垂着,扇子一样的睫毛抖动,“李、承、铠,我爱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方启?”李承铠宽大的手掌盖在方启的额头,体温正常,“你手机呢?我让你家人来接你。”
      
      “家、人......”方启听到这两个字,偏头看向李承铠,良久,眼泪从眼眶里漫了出来,流了一脸,“我没家人了,我这次回来参加他们的葬礼。”
      
      李承铠心突然软了,这是一张他曾经那么喜欢的脸,这个人在他面前满脸是泪,以前不这样,李承铠以前从来不让他流泪,他曾经一丁点委屈都舍不得给他受。
      
      方启到底是怎么了呢?李承铠又往方启更靠近一些。方启要李承铠陪他一夜,难道是陪他在沙发上坐一夜?
      
      李承铠看着方启,“方启,你一个人吗?现在。”
      
      “嗯,一个人,绝对意义上的一个人,”方启带着眼泪笑,笑得花枝乱颤,“没有家人、没有爱人、没有朋友。”
      
      李承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跟我说。”
      
      他漆黑的眸子深地见不到底,但这句话是真诚的,方启看得出来,也感受得到。
      
      “跟我做,”方启捧起李承铠的脸,“这个忙能帮吗?”
      
      “能。”
      
      李承铠一反常态地闭着眼睛。他从来不闭眼睛,他喜欢看着那个人,带着掌控的快感。
      
      以前对方启是,现在对徐年也是。可这次,他不再看方启,或者是不敢看。
      
      他闭着眼睛,脑海里全是徐年的样子。
      
      直到最后,李承铠唇边咸咸的,不知道是方启的汗还是泪。
      
      李承铠没看方启的脸,所以不知道他是开心还是痛苦。他曾经怎么看都看不厌的一张脸,现在一场爱做下来,居然可以完全不看。不看他的反应,也不在乎他的回应,不管他舒不舒服爽不爽。
      
      这跟他对徐年有什么两样?
      
      唯一不同的是,李承铠全程目睹徐年的痛苦,而方启,他完全不在乎方启是不是痛苦。
      
      挺渣的,李承铠靠在床头点了一根烟,叼在嘴角。
      
      方启攀上他的肩膀,从他嘴里捏走那根烟,放在自己嘴里猛吸两口,烟灰无声地掉落,刚好落在李承铠的胸口。
      
      李承铠垂眼看着那一小片砸碎的烟灰,伸手拂了拂。方启把烟放回他的嘴里,像条蛇一样缠上去,亲着那根烟,“再来,承铠。”方启低语,眼睛亮到透明,透明地没有任何东西,不带一丝情绪。
      
      李承铠丢了烟头,翻身。
      
      做到最后居然喊了一声徐年,亲着方启的脸,嘴里喊着徐年,我好爱你。
      
      方启僵住了,之后更加疯狂。
      
      夜深,风大,窗外的大树发出尖利的呼哨。方启已经虚脱,无力的摊在床上。李承铠又抽了根烟,起身下床,一把抄起方启,抱着他去浴室冲洗。
      
      他好像从来没给徐年洗过澡。做完后起身就走,他回自己三楼的卧室,留徐年在一楼。李承铠不知道每次事后徐年是一副什么模样,他好像从来没想知道过,反正这个人总是会在身边的,什么时候想见就能见着。
      
      方启紧紧抱住他的腰,睡着了。
      
      李承铠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取消飞行模式,“叮咚叮咚”的提示音响个不停,一长串未接电话,全是徐年和余海朝的。
      
      先给余海朝回过去。余海朝那边问他回去没?说打电话他手机关机,肯定没好事,是不是又跟老情人滚床上去了?滚就滚吧,反正徐年要跟你分手了,赶紧分。接着又说医院夜班,实在请不了假了,要李承铠能回去就回去,徐年还病着,好歹做个人,良心不能被狗吃了。
      
      挂电话之前说了句,徐年晚上的药已经擦过了,问题不大。
      
      余海朝说,李承铠听,偶尔喉咙里冒出一个“嗯”或者“哦”。
      
      之后又给徐年回过去,电话铃刚响了一声就被接通。徐年的声音迷迷糊糊,睡着了被吵醒的状态,那么快地接电话完全是下意识地,他一直在等,即使睡着了也在等。
      
      “我睡了,你还回来吗?”徐年含糊不清地问。
      
      李承铠:......
      侧身看了方启一眼,李承铠轻轻掰开他的手,“我回来,等我。”
      
      挂了电话,把方启的胳膊放进被子,下床。
      
      “你要走了吗?”方启睡眠特别浅,李承铠打电话的时候他就醒了。
      
      “嗯,我要回去了,”李承铠开始穿衣服,“费用直接划卡的,你别管了。这里早餐不错,你明天吃了早餐再走。”弯腰穿鞋,黑色皮鞋,徐年送的,李承铠蹲着系上鞋带,“想吃午餐晚餐都行,划我的帐,你好好休息。”
      
      “能不走吗?”方启撑起半边身子,白皙的身体上遍布深深浅浅的痕迹,刚刚留下的,“一夜还没过完。”
      
      “对不起,方启。”李承铠拉开房门,冷风灌进房里,李承铠回头看着方启,“被子盖好,降温了。”
      
      即使李承铠知道方启情况不对,好像有什么地方不正常,可他还是走了,没有心似的。
      
      房门轻轻关上,只剩下方启一个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