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永无乡

作者:SylviaKim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四行诗

      第七章:十四行诗
      
      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热恋。
      
      也许是考虑到我从前的经历,又也许是同我一样,珍视对方到了甚至不舍得轻易以接吻亵渎的地步,鼯鼠那夜送我回家后也并没有做什么。直到今天,他也只是有时会搂过我的肩,轻轻地吻了下我的头顶。
      可这一切也并不代表我们相处冷淡,事实上,从那天起我就时刻处在新鲜的狂喜中,而鼯鼠虽然性格内敛,却也对我极为温柔呵护。我们像是蜜蜂酿蜜那样,从万物中采撷最甜美的原料来发酵这段醇厚的感情。
      
      我告诉玛丽我和鼯鼠开始交往的时候,她无语道:“要命了!你上次不是答应我去一刀两断的吗,怎么断着断着反而黏糊到一起了……你这个笨蛋,我真的搞不懂你在想什么了。”
      
      我自己面对她也有点心虚:“说是说一刀两断,但是我真的很喜欢他……结果忍来忍去一直到最后也没忍住。”
      “算了,其实我当时也有那么点预感了。”玛丽自暴自弃道,“谈都谈了几天了,也不可能再改变什么了,就告诉我你现在觉得他怎么样吧。”
      “我觉得鼯鼠的性格确实很好很好,对我也很好,和他在一起很幸福,我已经很久没那么高兴过了。”
      “那就好,希望他能一直这么好下去。”她嘀咕道。
      
      “只是有时候我感觉……他有点太过理性了,我不是很适应那种思维方式。” 我顿了顿,语气又轻快起来,“不过也无所谓啦!这本来也是我喜欢他的一点,你知道我一直很希望自己也能做个理性高于感性的人的。”
      “……也不是没可能,说不定在他身边久了你也能受到点影响。”
      
      青雉知道的时候刚从新世界溜达回来,他听我说完后,瞪大眼睛呆滞了好一会。
      
      “不是,这也太……鼯鼠来问我的时候我还……”
      
      我不明所以地看他:“太什么啊?他还问过你什么吗?”
      青雉摸了摸鼻子喃喃道:“太帅气了……”
      
      而我们对其他人也都并未想过要掩饰什么,因此没过上多久,整座马林梵多都得知了正在养伤的鼯鼠中将与内务部的埃斯特准将现在互为恋人关系。只是当同僚们还有和式餐厅的老板娘听说的时候,呃……
      
      “怎么会是鼯鼠中将?”老板娘一脸崩溃,仿佛她的世界天都要塌了,“我们街坊邻里都一直以为你和青雉大将在暧昧!前几天还在猜你们什么时候会捅.破那层窗户纸!!”
      
      而我被吓得也天都要塌了,惊恐地跳起来拼命摆手。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不要瞎说,我对库赞先生才没有任何非分之想,我和他的理想型都差了十万八千里远啊啊啊!!”
      
      …………
      
      对于时刻伴着大海和战火入眠的海军而言,每年在春祭时祈祷平安喜乐、诸事顺遂是一件非常神圣而重要的事,寄托着他们对今后一年最为美好的祈愿。
      天气很快暖和起来,转眼便到了四月的第一个周五,照例是海军为春祭庆典特设的假日,街道两侧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挂满了彩条与灯笼,在白日里便已经充斥着人群的喧哗笑语,当晚便将迎来马林梵多最为盛大的庆典。
      
      至于为什么祈祷新年顺遂的庆典不是在一月举行……也不是没有尝试过啦,听闻十几年前就曾经提议将春祭的日期提前到年初,结果第二年又不得不改了回来。如果非要问为什么的话,只能去问马林梵多的气候,百年前制定下这个日期的海军将领一定也很无奈吧。
      
      伟大航路海域的地磁、天象、海流和气流本就一片混乱,各个岛屿的环境更是千奇百怪,气象学者好不容易研究出了点规律,勉强按气候分为春岛、夏岛、秋岛和冬岛。可除了夏季炎热冬季寒冷,春季和秋季的气候本就极其善变,捉摸不定。
      马林梵多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是个春岛,应当表现为正常三月到五月左右的气候,就是春风和煦、百花盛开那种。可这里的气候,嗯……简直和我上辈子的家乡一样,冬夏无缝衔接,根本没有春季的存在。
      
      具体的表现为两周之前路边还有雪水,上周才刚下了场冷雨,今天的阳光就已经暖得过分了。所以根本就不能在那么冷的一月举行庆典啦,寒冷的天气是会磨灭人的兴致和快乐的。
      
      晴朗的午后,宽大的公园在太阳炙热的目光下昏厥了,就像年轻人被爱情所控制时的样子。
      
      万物都心醉神迷,没表现出任何声音,街道的喧闹仿佛都被那片密集而葱郁的树林隐去了。水也睡着了。
      与人的节日大不相同,这里是静谧的狂欢,好像有一种不断扩大的光,使万物越来越发出光亮。那些兴奋不已的花似乎极欲以其彩色的能量与蓝天比试,炎热使芳香变得可见,使之像烟一样向太阳升去。
      
      我穿着白色连衣裙站在月桂树下,热得脸红扑扑地发烫,米黄色小小花苞藏在绿叶间若隐若现,羞怯得像是天真纯洁的少女。鼯鼠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搭在手臂上,正站在那边拿影像电话虫给我拍照。
      
      如此宁静祥和的景象美得令人不由得屏住呼吸,生怕一不小心就打破这一刻的……
      
      美个鬼啊!
      
      “……” 我郁卒地看着鼯鼠拍出来的成果,两米多高的男人还把手举得那么高,哪怕我打扮得再好看,在照片里也顶多就是个美丽的小矮人。
      
      鼯鼠也攒紧眉心地盯着那张照片看了会儿,移开视线,沉静开口:“……还是很好看的。”
      我无语地看他嘴唇抿成一条直线,努力想要粉饰自己的心虚,心想,这位中将大人,何必自欺欺人呢?承认自己的拍照技术差不就好了嘛~
      
      谁料下一秒他凑上前来,虚虚搂住我的肩,低头把脸埋在我的发间,闷声道:“不是你不好看,只是我拍不好,你每一天都很美。”
      
      鎏金袖扣磕碰在我的唇角,烟草与海风的气息混杂着我的淡淡香水味,我有些恍惚地盯着他的胸口出神。我以为他是在嘴硬说自己拍的照片好看,可他其实是想告诉我无关照片好坏,他都觉得我在他眼里很美……
      不知怎么地我突然有种冲动,想要环上他的腰,而我也确实这么做了。
      
      我伸手搂住鼯鼠,紧紧地,像是要把自己永远拷在他身上。仰起头来看着他,睫毛不住地颤抖着……我踮起了脚。
      
      …………
      
      华灯初上,平日里整洁冷清的街道被布置成热闹的集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在摊位间欢笑着穿梭,到处都充斥着节日的喧嚣,整座名为“马林梵多”的岛屿都在欢庆春祭的到来。
      
      人的叫声,铜器的击响,烟火的爆响连成一片。
      小丑由于风吹日晒和雨淋而变得黑瘦的面庞滑稽地扭曲着,杂技演员们个个都炫耀着自己结实的臂膀和灵巧的技术,神气活现地穿着前一天特意洗好的紧身衣,就连武力高强的海军们都不由为他们鼓掌喝彩。那些美如公主的舞女们,在小提灯的照耀下跳跃着,单足旋转着,舞裙洒满金光。
      
      到处是光亮、灰尘、喊叫、欢乐和嘈乱。一些人在花钱,另一些人在赚钱,他们都为这一年一度的节日兴高采烈。
      孩子们为了得到几根棒棒糖而拉拽着母亲的裙边,或者为了看到令人眼花缭乱的魔术师而骑到父亲的肩膀上,情侣们分食着一份鲷鱼烧。到处闪耀着玩具与糖果,到处飘散着食物的香气,它压过了一切芳香,成了这个节日的香火。
      
      鼯鼠在人群中紧紧地牵着我,干燥粗砺扣着我手将我藏在掌心,任由我带着他在小吃摊间跑来跑去,待到最后终于无奈地说了些什么,我大声问:“什么?我听不见!”,他也大声地回答:“少吃点甜的!当心蛀牙!”
      
      我笑得眯起了眼,张开嘴对着他手中的冰糖葫芦又啊呜一口咬了下去。
      
      在这样热闹的庆典上,我们也无法免俗地和许多情侣一样去挑战捞金鱼。平日里能够一刀砍.死一头海王类的海军中将,此刻正举着还没自己巴掌大的白色小网兜,神情严肃地蹲在路边,瞄准池中唯一银色的那只,眼疾手快地动了手,脆弱的纸网不出意料地破了。
      “哎呀,中将大人,这么用力是不行的呀~”摊主笑眯眯地坐在一边看热闹,“没关系,还有九次机会呢~”
      鼯鼠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忍住,屏气凝神,目光锐利,表情冷硬,奋不顾身,视死如归,终于成功捞到剩下的九张网也都破了。
      
      男人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漆黑一片,而我则是难得看到这位海军将领失手狼狈……嗯,怎么说,我连他此刻不高兴的样子都觉得十分有趣。
      更直白地说的话……我竟然从这张凶凶的冷脸上,看出了可爱?
      
      一切都来得那样突然,我从没想过短短的两周时间里,我就能意识到自己对一个人的爱意并且如此迅速地坠入其中,热烈感情疯狂滋长,甜蜜的海洋使我几乎溺死。
      他带来触及灵魂的颤栗,宛若黑暗中点起灯赐予我光明,近乎从深海捞起不住下沉的我,又好像是在悬崖边抓住欲坠的我……我能感觉到,这次我终于得到了救赎。只要有他在,我就能够相信世界的美好。
      
      杂乱与嘈嚷之中,迎面走来一位穿着华丽的先生,戴着手套、油头粉面、紧系着领带、浑身上下崭新的衣服。他快活地对我们脱帽躬身,说道:“祝您快乐幸福!”
      
      我用力摩挲鼯鼠牵着我的手,觉得连空气里都是甜滋滋的香气,勾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又亲了下,看着他瞬间呆滞的眼神嘴角又止不住地上扬,兴冲冲地又跑去要买香甜的爆米花。
      
      我要焕然一新,我要好好活下去,我要向生活伸出脖子,承担车轭的巨大沉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十四行诗本身就是一种以歌颂爱情为主旨的诗体,然后勃朗宁夫妇的爱情佳话也恰好符合现在鼯鼠和埃斯特的进展,感兴趣可以去搜《勃郎寧夫人的情與詩》,总之目前是一种近乎救赎的作用,甚至从这章的文风和语气里,也能看出她现在着实轻松不少。

    ——附上勃朗宁夫人的《葡萄牙女子赠十四行诗·第7首》。
    全世界的面目
    我想忽然改变了
    自从我第一次在心灵听到你的步子
    轻轻轻轻
    来到我身旁
    穿过我和死亡的边缘
    那幽微的间隙
    站在那里的我
    只道这一回该倒下了
    却不料被爱救起
    还教一曲生命的新歌
    上帝赐我洗礼的那一杯苦酒
    我甘愿饮下 赞美它甜蜜
    甜蜜的如果有你在我身旁
    天国和人间将因为有你的存在而改变模样
    而这曲歌这支笛
    昨日里给爱着 还让人感到亲切
    那歌唱的天使知道
    就因为
    一声声都有你的名字带荡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