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永无乡

作者:SylviaKim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玩偶之家

      第二十章:玩偶之家
      
      掠夺不到写作果实能力者的夏洛特们把他杀了。
      
      仅仅一击,夏洛特·卡塔库栗就用他那把三叉戟夺走了老人的性命,就和他在托特兰海域击杀想要逃离的汉弗里德时一样。
      巨大的城堡倏然消失,城堡中的所有家具和角色也都消隐无踪,阴天毫无温度的阳光照在地上的尸体上和我们的脸上,整座小岛陷入一片死寂。
      
      老人的灵魂飘走了,我不知道他会飘向哪里,但我觉得死去对他来说未必就是件坏事。
      我不喜欢杀戮,不喜欢暴力,但夏洛特们的毫不留情对于这个行尸走肉般活着的躯壳来说,可能反而是一种解脱。而对于那些一遍遍重复着自己既定命运的罗森格兰茨和吉尔登斯吞们来说,应该也是一样的。
      
      我开始担心自己的命运,不料夏洛特·蒙多尔却上下审视般地打量我。
      
      “喂,女人。读过那么多书,果实能力还很好用,来做我的部下。”枯黄头发小丑脸的这位自说自话就替我做了决定,还眯起眼睛又看了看我的脸,评价道,“长得也蛮好看的……我可以去向妈妈请求把你给我。”
      也许我该庆幸这位夏洛特认为事情结束后我仍有利用价值,但我着实无比震惊。我最终忍着怒气咬牙道:“文书官阁下,请您尊重我的个人意见。很抱歉,我对加入BIG MOM海贼团毫无兴趣。”
      
      “为什么?”对方难以置信地瞪着我,仿佛自大到从未想过会有人拒绝加入他们海贼团似的,随后想到什么似的皱起了眉,“你有恋人了?不想和他分开?”
      我又被他噎到,皮笑肉不笑地回答:“我确实有感情非常稳定的恋人,但我对成为海贼也确实毫无兴趣。”
      “你男人是谁?让他也到托特兰来,敢拒绝夏洛特就杀了他。”
      
      这时,旁边的夏洛特·卡塔库栗又沉声开口警告:“认清你自己的身份,女人。你现在是蒙多尔要的东西,不上船就只能杀掉。”
      我被彻底气笑了,几乎都想拔刀直接给他们来一下。
      我真的非常、非常憎恶被当成一个物品看待,物化根本就是在彻底否定我作为一个有思想有主观意识的人的尊严。
      
      但我不能死。我现在已经不想死了,我有恋人,有朋友,有理想,至少先要活下去,等到了托特兰再考虑如何不与海贼同流合污、如何逃脱。而有些事我必须暂时忍耐。
      “想要我跟着走就尊重点,我可不是什么物品。”我冷哼一声,阴沉着脸往港口走去,“今天的客轮应该没多久就要到了——可惜再也没戏剧给他们看了——或者说你们是自己带着艘海贼船来的?”
      
      于是我得知两个夏洛特为了避免动静太大被能力者发现,把船停靠在距离最近的小岛上了,还装模作样地去看了场虚构角色演的话剧,混在一群观众中登的岛。
      
      哈,我真好奇他们之前发现自己如此小心翼翼大动干戈,而对方却不过是个只关心写作的疯子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难怪当时夏洛特·蒙多尔都气急败坏了。
      
      不知道是对自己实力过于有自信还是什么的,这两人把我掳上船后既没有没收我的武器,也没派船员来搜过身,仿佛认定了我已经是夏洛特·蒙多尔忠心耿耿的下属似的。
      我甚至趁着见闻色最强的夏洛特·卡塔库栗有次离船时,躲在房间里偷偷摸摸用电话虫给鼯鼠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接下来可能一时半会没空联系他。
      
      说实话,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不小心,在这艘船上吃到了什么高浓度的酒心巧克力或者朗姆蛋糕之类的,因为我竟然对要去托特兰王国毫无焦虑和担忧之感,就仿佛……隐隐有种预感告诉我,根本不需要自己担心无法逃脱。
      我甚至还有点期待,期待见到与我能力类似的灵魂果实,以及很有可能就在托特兰的记忆果实。
      
      海贼船扬起白帆,和煦的风儿吹动,向着前方的那片广大海域。
      大海闪烁着碧玉般的光泽,风帆不停地拍打着桅杆,船舷两侧是细碎的涟漪,船尾响起细碎的欢笑声。我注视着远方,直到那绿松石般的天空烙上火焰的伤痕,燃烧成辉煌的金色,一轮红日乘着海洋升起。
      
      小小的白云在天空争先恐后地奔走,洁白的棉花糖雪轻飘飘地从空中落在我的掌心,软绵绵的蓬松在舌尖化开,就连空气也变得甜滋滋的。
      踏上旅途后一个普通的早晨,我终于进入了这片海域。
      
      托特兰王国是怎样的?
      这里是童话王国吗?
      
      清晨微风的翅膀带来优雅的芳香、湿草的清冽和新垦地的芬芳,伴随着流水的絮语和欢响,树木也焕发着生机,它们正在讲述夏洛特家一个女儿的爱情故事,直到发出簌簌的笑声。松树波浪般涌动,仿佛女人的长发,果园里缠卷的树枝伸入盛开如波浪的花瓣,橙黄的苹果像火焰一样闪烁。
      田野上点缀着金色的花朵,在竞相开放的花丛中,云雀从眠床上飞来,带着晶莹的露水沿着小河飞翔。翠鸟飞动如箭矢,快乐的鸽子有银白色的翅膀,画眉鸟在快乐地歌唱!
      
      “卡塔库栗大人,蒙多尔大人!欢迎回来!”翅膀上带着金粉的紫色蝴蝶唱道,它正在追逐着一束太阳光,四处翻飞着轮流拜访每一朵花。
      “这是哪里来的美人?”雏菊用温柔的声音低吟,“她的肌肤好像牛奶一样白,她纤细的四肢比那新生的花骨朵还要娇弱,她的眼睛好像夜空一样深邃!”
      
      糖果屋的窗户热情道:“来摘朵我窗前的玫瑰吧!它们就像热烈的火焰那么红,比那最美的晚霞还要艳丽多姿。”
      “摘我吧!”铃兰争相欢唱,“我的颜色像雪一样纯白,戴在乌墨般的发间再合适不过了。”
      香石竹在微风中摇曳:“我沐浴在面包的香气中,就连那晶莹的露水都沾有甜蜜的芳香!”
      
      “来尝尝新鲜的小蛋糕吧!”面包房的木门于是骄傲地邀请,“妈妈的侍从每周都会来我家采购呢!”
      对面的那家不服气道:“卡塔库栗大人,我们这儿有刚刚出炉的甜甜圈!”
      “还有我家!”“看看我吧!”“还有我!”
      ……
      仿佛整座蛋糕岛的甜品店都突然活了过来,高高低低的不同声线轮流咏唱着吸引顾客。
      
      这里是童话王国吗?
      
      雏菊的歌声背后是惨叫:“好痛呀!好痛呀!我从完整的灵魂里被切了下来!”
      铃兰的灵魂在哀嚎:“谁能救救我呀!我难道要被关在这朵花里几十年?”
      
      糖果屋里传来三个声音的恸哭,一个在门上,一个在窗上,还有一个在烟囱里。
      “我可怜的父亲啊,原本能活到头发花白,怎么就这么被抽干了性命呢?”
      “我好忿忿不平,为什么是倒霉的我被切了下来,我明明和其他部分是一个整体,我也想要待在正常的身体里啊!”
      “别叫啦,孩子们,我都在这烟囱里待了二十年了,我都绝望啦,没人会来救我们的!”
      ……
      
      当我踏进这些城镇之后,蛋糕岛的每个景象都马上变成一种折磨,令我迅速地转移目光,而下一个景象又继续折磨着我。更可怕的是其中许多的哀嚎都强烈到直直钻入我的脑海,仿佛受尽酷刑折磨的恶鬼,而地狱正在我体内大笑,那是僵死世界的狂嚎,是残尸的环绕。
      我在毫无防备之下被迫体会到那些灵魂碎片的疼痛,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也一切都开始扭曲、破碎、开裂、发炎,五脏六腑都扭结在一起,我仿佛又感受到了像是殉职海军被活生生撕成肉块的那种经历。意识在其中因为恐惧而猛地一惊,语言对这种痛苦来说总是力不能及,突然袭来的它是如此地恐怖,我在它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招架之力,只能在意识中像蛆虫一样经历那些。
      
      幸好我所剩无几的心智给了我的身体一个伏击——我昏死过去了。不然的话我可能就会被困在躯体的牢笼里,几十年,神智尽失。
      
      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童话王国,这里是灵魂的地狱。
      
      我在柔软的床上醒来,身体有些僵硬,嗓子干得发疼,幸好床头摆了杯水。一口气喝完后我才撑着床坐起身来,仔细观察自己所处的地方。
      
      一间屋子,布置得很舒服雅致,不过并不奢华。
      门外有条走道通到门厅,左边是书房,靠窗有张圆桌、一把木椅和一只小沙发。右边靠后又有一扇门,似乎是会客室,那有只瓷火炉,火炉前面有一对扶手椅和一张摇椅。墙上挂着许多版画,一只什锦架上摆着瓷器和小古玩,一个小书橱里放了些精装书籍。地上铺着地毯,炉子里生着火,此刻正是深秋。
      
      “你醒了?”旁边倏然响起个声音,惊得我立刻扭头去看。
      
      清丽声线的主人出人意料地是个长相颇为粗犷的女人,但我隐约能从那张脸上看出顽强的意志和对我的友好。
      粉色双麻花辫,高大身材,尽管在这张令人不安的面孔上,有两个对女性来说着实不太美观的翕动的鼻孔,下面的一张大嘴又红又白,但因为她以难以描述的美态从那张大嘴里发出了温和带着善意的笑声,我莫名对这个女孩有着不低的好感,甚至觉得那张嘴使我想到火山地带奇迹般开放的一枝极美的花。
      
      “你就是蒙多尔哥哥带回来的女人吗?也太柔弱了吧,竟然晕倒了。”后面厨房里又探出了个脑袋。
      圆润的红宝石色眼睛,浅棕色波浪头发梳起单马尾,丰满嘴唇嘟起,长相乖巧可爱的女孩此刻正在前一个女人身后打量着我,看上去顶多才十几岁。
      
      我想起失去意识前感受到的那些,顿时都有了错觉,仿佛头又开始疼了。
      幸好我醒来后立刻关闭了感应灵魂的能力,于是只揉了揉太阳穴,看着这两人迟疑道:“嗯……你们好?我叫埃斯特,之前是你们照顾了我吗?谢谢。”
      
      粉色头发女人随和地摆了摆手:“没关系,你也不过就昏迷了半天,我们也没怎么照顾。啊,对了!我是罗拉,这是我的妹妹布琳。”
      布琳没有打招呼,只是捧着搅拌巧克力的烘焙碗看着我,眼神中似乎带有好奇和防备。
      我想到她之前叫夏洛特·蒙多尔“哥哥”,于是问道:“你们是BIG MOM的女儿吗?”
      
      “我是妈妈的第三十五女,罗拉姐姐是第二十三女。”布琳回答。
      我被两位数的排序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想起这位四皇据说一不小心就能生个五胞胎十胞胎……
      
      我点了点头,“请问我现在是在哪里?”
      “你就在蛋糕岛的一座屋子里哦,因为蒙多尔哥哥让他们安置你的这座巧克力屋恰好归我管辖,所以就由我来照顾你了。”罗拉不厌其烦地回答着我的疑问,随后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拍了拍脑袋,“啊!”
      
      她转身跑进厨房,一阵叮铃桄榔的响声后,罗拉端出了半个巧克力蛋糕:“你一天没吃东西了应该饿了吧!身体这么虚弱必须要多补充能量,幸好还有之前做的蛋糕,埃斯特,你快吃吧!”
      我:“……”
      
      虽然我的口味喜好也比较偏甜,也早有听闻夏洛特家族都甜食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但给虚弱的病人吃甜腻腻的蛋糕还是出乎意料。
      大概孕妇生产完他们也会说:“你辛苦了,快补充点体力!”然后递上一桶冰淇淋。
      
      幸好我并不是真的那么虚弱,晕倒也只是精神上毫无防备地受到太大的冲击。于是我把心中的无语迅速咽下,微笑着拿起了叉子。
      
      唔……黑巧在顶上刨成薄薄巧克力卷,微甜淡苦,浓香丰满,可可的浆果香气与樱桃酒味从巧克力卷的缝隙飘出,没有传统巧克力蛋糕笨重粘腻的口感,冰凉细腻,入口即化……出乎意料地美味,夏洛特家族的甜食造诣果真名不虚传。
      
      我餍足地享受着罗拉的手艺,吃饱喝足之后借口需要休息就回了房间。
      BIG MOM的灵魂果实,以及隐藏着灵魂地狱的童话王国,它到底是怎样的呢?
      
      预先有了防备后,我小心翼翼地解开对能力的束缚,试探着闭上眼,以缓慢的速度扩大着感知范围。
      一米,两米,五米,我将这个圆内的所有人和带有不完整灵魂的霍米兹们都笼罩……
      
      十几秒后,我惊恐地睁开了眼。
      
      谁能告诉我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能感知到灵魂未来走向的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箱空惹,然后三次元事情一直挺多的,接下来更新频率就要下降啦,不过大家放心暂时不会坑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