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永无乡

作者:SylviaKim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图宾根哀歌

      第十八章:图宾根哀歌
      
      “和你们夏洛特家族的果实能力根本毫无关系。”我几乎不能相信他没听过汉斯和格雷特。“那是家喻户晓的糖果屋的童话,你小时候没听过吗,文书官?”
      
      夏洛特·蒙多尔阴沉着脸,我不由得开始反思是不是我语气中的嫌弃太明显了,挫败到了文书官的自尊心。
      完了,惹怒了他会提高我最后被杀掉的可能性吧。
      
      “我怎么可能读这种哄小鬼的童话。”
      
      不是,当你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怎么可能决定妈妈要给你读什……哦,我明白了。
      想到夏洛特·玲玲那种母亲根本不可能在孩子的床边给他们读童话,我看向他们的眼神中都不免带上了几丝怜悯。
      
      于是混在两个小孩中也吃起饼干的我颇为好心地解释道:“这是吃人的魔女的房子哦,不过真的很好吃哎,你们也可以掰一块尝尝。”
      夏洛特应该对甜食没什么抵抗力吧,而且为了看话剧没吃晚饭真的有点饿,他们个子这么高需要的能量更多。
      
      果然两人也走上前,等我们之后拿着饼干和糖果边走边吃时,可怜的魔女已经整个房顶都被掀没了。
      不过夏洛特·卡塔库栗吃东西真的好快,我根本看不清他是怎么把围巾拉下来然后吃完再拉上去的,简直就像食物瞬间消失了一样。
      
      于是转移话题,指着前面:“那个也可以吃。”
      
      一只刚烤好的姜饼小人为了避免被吃的命运,从烤箱里逃出来,一路狂奔,躲过了老爷爷老奶奶,猪,牛,马,它此时正朝着我们欢快地唱:“跑呀跑,用你最快的速度跑吧!你是抓不到我的,我是姜饼人!”
      
      虽然早就听闻过这些故事,但亲眼见到时,我还是觉得实在太神奇又诡异。但夏洛特们好像见怪不怪,夏洛特·卡塔库栗弯下腰,轻轻松松用两根手指就捏住了那个用小短腿跑得飞快的姜饼小人。
      
      “我被吃掉了四分之一……一半……四分之三……我全部被吃掉了!”
      ……喂,这是什么恐怖的台词啊。
      
      “这些故事到底都是些什么,真的不是从佩洛斯大哥、克力架哥哥还有妈妈的果实能力中得来的灵感吗?”夏洛特·蒙多尔气急败坏道。
      对哦,BIG MOM的能力应该也能制造出会说话的饼干,难怪他们看到姜饼人表情毫无波动。
      
      至于你兄弟就不太可能吧,他们才几……不对!等一下。
      
      夏洛特·卡塔库栗和夏洛特·蒙多尔几岁来着?反正应该都超过三十五了吧?
      这些童话是什么时候出版的,是我刚出生那几年吗?
      
      “……”我觉得自己可能发现了不适合说出来的真相。
      对不起,原来不是他们孤陋寡闻,而是他们年纪太大和我有代沟。
      
      我们在林间远远看见前方有建筑,跑到那才发现眼前竟然是座不小的城池,城池中央还有座高高的城堡。
      “那个能力者很有可能就在城堡。”
      
      我和沉默寡言的夏洛特·卡塔库栗都非常赞同夏洛特·蒙多尔的判断,于是我们小心翼翼地接近,结果发现城门口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人都去哪儿了……”我喃喃道,不过没多久之后我们便知道了答案。
      
      皇帝在庄严漂亮的华盖下,昂首阔步地行走在游.行大典队伍中间,街道两旁的公众及屋里的人们都高声欢呼着。可他身上赤条条光.裸着,内饰们手中也托着一条并不存在的后裙。
      
      “该死的,是我瞎了还是怎么了?”夏洛特·蒙多尔尖锐地骂了一声,“为什么在我看来这个胖子什么都没穿?”
      我跟着骂了一声,后知后觉地伸手捂住自己受到伤害的眼睛:“你没瞎,这是个被骗子愚弄的蠢国王,他们告诉所有人那件新衣服只有聪明人才能看得见。”
      
      夏洛特·卡塔库栗阴沉着脸,眉毛紧紧蹙在一起,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人群边缘的一个孩子,提着他的领子把他拽到了旁边的小巷里。
      “把钱包还给蒙多尔。”
      
      孩子一见这个场景不禁大吃一惊,浑身直哆嗦,夏洛特·卡塔库栗瞪着他时,另一个被偷了钱包的又恶狠狠地在背后捅了他一下,吓得他眼圈发红,眼睛睁得再大不过了,只是视线却不住地往旁边瞟。
      我看到另一个男孩把手伸进位老绅士的衣袋,从里边掏出一张手帕,又看见那男孩把东西递给旁边的一个男人,最后,他俩一溜烟地转过街角跑掉了。
      
      夏洛特·蒙多尔见状,直接不耐烦地伸手从孩子的口袋里拿回自己的东西,粗声嘎气道:“别看了,你同伙已经丢下你跑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城堡里住着谁,除了那个没穿衣服的蠢国王还有谁吗?”
      
      “我叫退斯特·奥利弗。”男孩回答的时候声音很低,我几乎都听不清,“城堡里住着很多不一样的人,但我都不认识。这个国王每周六不穿衣服在街上走,可我也不认识他。”
      
      夏洛特·卡塔库栗松了手,男孩挣扎了几下就跌跌撞撞地跑走了。
      
      夏洛特·蒙多尔若有所思地缓步踱到一边,用书的封皮敲击着自己的下颚,似乎陷入什么难题。
      “这是那个雾都孤儿的故事。见鬼,其他故事里的角色他都不认识,说明这里的每个故事都是独立的,我们不能通过询问这些角色得到那个能力者的信息。”
      
      “但也说明了这里对各种异状的包容程度其实很高,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小心翼翼。”我不确定地开口发表道,“他完全知道城堡里有乱七八糟的人,也完全意识到这个国王一直在重复着赤.裸身体游.行,但他根本没觉得这些奇怪,也不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
      
      浅黄色头发的海贼直勾勾地盯着我,大概是在思考我的结论是否可靠,只是被那张惨白的脸盯得久了着实有些心里发毛。
      最后还是那位夏洛特·卡塔库栗开口做了决定:“先去城堡。”
      
      冰冷潮湿的风吹拂着整个城堡,天空是一种凄惨的乌云密布的灰色,城堡高处的部分被迷雾笼罩,空灵缥缈。
      而有一侧的塔楼里则不知道为什么,隐约传来像是几百只鸟在一起鸣叫的嘈杂声音。
      
      一个疲惫不堪的男人在城堡一百米外不停地徘徊着,转来转去,转来转去。
      
      “先生,请问您知道这城堡里住着谁吗?”我不确定这个角色的故事是否与城堡相关,因此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打听道。
      “我受应聘来当土地测量员。可我费尽周折,却怎么也进不去这近在咫尺的城堡。”男人愁眉苦脸地回答,“我不明白,附近的村民们对这里的主人膜拜到了病态的地步,不允许任何人诋毁,但事实上却从未有人见过他。”
      
      \"不……不……!\"这时又有谁在头顶上大叫道。
      
      我抬起头,竟然看见一辆车飞在空中!那辆车不住地出现又消失,活像是什么隐形功能失效了一样,几乎马上就要撞上城堡。上面坐着两个表情惊恐的男孩,红头发的那个拼命地转动着方向盘。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汽车挣扎着在空中打了几个转,结果开始一个劲地往下坠,向地上的我们飞一般地冲过来。
      \"停,停下!\"他大喊道,狠狠地拍打着控制台和挡风屏,
      \"当心那棵树!\"另一个戴眼镜的男孩大叫起来,扑到方向盘上,但是一切都太晚了。
      
      随着震耳欲聋的\"砰\"地一声,他们撞到了旁边的一棵树上,车尾箱\"轰\"的一声爆炸,烟雾全喷出来。
      而下一秒那棵树竟然动了起来,它所有的树枝都有大蟒蛇般粗细,此刻正咆哮着,狠狠地往车身抽打。
      
      “这是什么怪东西?”夏洛特·蒙多尔同样目瞪口呆,“刚才那个我知道是那个可怜的土地测量员,但这个飞着的玩意儿和那棵树是什么,又是什么童话吗?”
      “是波特·哈利系列!那城堡里可能有一整个巫师学校。”我心有余悸地按住自己的胸口,随即有些暴躁地回答。
      
      一旁沉默的夏洛特·卡塔库栗突然开口:“城堡没有门,是要像他们那样飞进去吗?”
      
      他说的没错,走近一看这座巨大的城堡正面竟然没有大门,在底楼也没有任何窗户,最近的窗户也至少在距离地面二十米以上。
      我尝试着用月步上去,但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我在空中越跳越高,城堡也不断地拔高,仿佛这片空间永远没有尽头。
      
      “艾丝美拉达!艾丝美拉达!”
      这时,另一边的塔楼里突然探出一个大脑袋,棕红色头发耷拉着,两个肩膀之间耸着一个大驼背,那个丑陋的男人双手揪扯着自己的头发,惊讶而又痛苦地跺脚。
      接着,我听到他在整个塔楼里上下乱跑,寻找着他在呼喊的那个人,他向所有墙角狂呼乱喊,声音中充斥着绝望。
      
      “是那个在教堂里敲钟的疯子……”夏洛特·蒙多尔眯起眼看了看,“但至少说明了塔楼里有楼梯……”
      然而,他的想法也失败了,我们在塔楼中走了许久,可那些楼梯好像永远没有尽头,我甚至一连被从上面跑下来的发狂的卡西莫多撞到了三次。
      
      第三次后,我捂着被撞疼的肩膀,突然停下了脚步。
      “我们被无穷无尽的楼梯阻挡,但卡西莫多却丝毫不受其影响。我想是城堡本身在拒绝着我们的存在,但并不包括那些角色。”
      “而我能够触碰到他,甚至与他相撞……”
      
      “也就是说,我们应该跟随着那些将要进入城堡的角色一起进去。”夏洛特·蒙多尔急匆匆打断道,幽深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又死死瞪着我。
      
      我们迅速回到刚才那棵会打人的树那里,可刚才的两个男孩已经不见了。
      
      有人在另一座塔楼下喊:“莴苣,莴苣,把你的头发垂下来!”
      
      那边的塔楼窗口则探出张与卡西莫多截然相反的美丽小脸,几秒后便从那垂下一头瀑布般的金发来,那头发宛如金丝般闪耀,简直像在发光。
      下面的男人抓着那头长发就要往上爬,夏洛特·卡塔库栗当即抓住他的双脚,我和夏洛特·蒙多尔见状也立刻反应过来,四个人在那头发上挂成了一串。
      
      “哎呦!”双腿承载了下面三个人体重的男人叫道。
      “哎呦喂!”塔楼里的姑娘也吃痛地叫道。
      
      姑娘废了老大的劲才把这么多人都拽上来。
      而那两人同刚才的卡西莫多一样,只要我们没有主动与之交谈,这些角色就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我们的存在。
      
      不过此时我和两个夏洛特也无暇他顾,我们迅速穿过一间住满了猫头鹰的房间,经由塔楼联通的天桥往城堡里冲去。
      
      城堡很大,我们毫无头绪地一层层搜寻着,碰到任何可疑的都要去看一看。
      途中我们看到一具棺材,里面躺着个面色苍白的男人;有个女孩睡在二十张床垫子和二十层被子上;此外还有一个画家正认真地给一个叫做“道连”的帅小伙画肖像……甚至还有个发了疯的女人把干干净净的手放在水龙头下拼命冲洗,大叫着:“洗掉,该死的污点!洗掉,我说了!”
      
      接着是两个坐在一起的普通男人,其中从地上捡到一枚金币,然后无聊地将它向上抛了二三十次,这如同机关枪一般“哒哒哒”的动作和声音就这么重复着,而手中的金币也就这么重复了三十次正面朝上。
      
      “你们是谁?你们在这里是要干什么?”
      “我们是罗森格兰兹和吉尔登斯吞,我们被召进皇宫来要护送一个王子。”
      
      “问他们有什么意义,这些角色根本什么都不会知道。”夏洛特·蒙多尔不耐烦道。
      他早已被无穷无尽的奇怪角色弄得心烦意乱——当然,其实我也是,我想夏洛特·卡塔库栗应该也是如此,尽管他一句抱怨都没说过。
      
      “你没注意到,”我顿了顿,“那个手里没拿金币的男人刚才盯着我们看。”
      
      进入城堡没多久,我们便发现,那些角色即使挤在同一个房间里也互相注意不到彼此。而如果我们不曾主动搭话则更是夸张。
      他们不仅仅是忽略外来的闯入者,而是视线直直穿透我们看向他们后方,就好像……他们面前空无一人一样。
      
      可那个没抛金币的男人,他刚才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
      
      “他在一定程度上游离于故事之外,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获得能力者信息的关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