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永无乡

作者:SylviaKim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黄金囚

      第十六章:黄金囚
      
      玛丽安娜看见埃斯特惊愕地瞪大了她的眼睛。
      
      “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会突然想要离开这里呢?”埃斯特似乎在努力组织着语言,“我是说,我并不是在质疑你的想法,只是你之前似乎从来没对我表现出这点。”
      
      玛丽安娜说:“是的,对不起,但其实这件事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
      对不起,埃斯特,我一直很不愿意承认,其实我在面对如此优秀的你时会感觉有些自卑,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可笑的自尊与骄傲,才使得我这么久以来都没有敢于坦诚自己的茫然与焦虑,辜负了朋友对我的无限信任。
      
      “不,没关系,那不是重点。”她看见埃斯特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平静地凝视着自己,“如果你真的需要我帮助的话,我当然会竭尽全力的,但你也知道我并不是那种无理由地支持朋友的一切想法的人……玛丽,你至少要能够向我证明,我不会帮助你做出一件错事。”
      
      玛丽安娜斩钉截铁地回答:“绝对不会。”
      “我知道你一定非常不喜欢这个地方,而你也许会觉得我至少能够适应这里……而我也确实曾经如此,但我想要告诉你,埃斯特,现在的我,只会比你更加讨厌这个所谓的黄金帝国。”
      
      “欲望是罪恶之源,而金钱是满足欲望的最直接手段与工具,这座城市的地上是光明正大的丑恶,而它的地下更是隐藏着无穷肮脏。这座黄金城释放出人们心中的野兽,却也同时将他们自己身为人的一部分囚禁。”
      
      “我说的并不仅仅是那些在这里肆意发泄欲望的客人们,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被关在这座巨大的囚笼中
      ——你觉得吉尔德·泰佐洛成功吗?当然,任何人都会觉得一个掌握着全世界百分之二十金钱的人是伟大的,就连他自己也非常沉醉于此,他享受看着人们因为自己欢欣雀跃,惨遭囚禁,陷入痛苦,分崩离析,最终绝望。他最喜欢对那些失败者说的话就是:‘你试图保护的一切都会被我的力量所吞噬,这就是这个世界啊,一切都被黄金所统治。’”
      
      “但你知道吗?他自认为最为残忍的惩罚便是将人关进下面的一座黄金牢狱,在那样一个地方,虽然有无尽的黄金,但也除了黄金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食物和水,金钱便也毫无价值。泰佐洛非常享受看着那些曾经渴望发横财的人在黄金的世界中痛苦死去。”
      
      “他既然设立了这样一座牢狱,就说明他自己心里其实明白:一个人哪怕拥有了再多金钱,也总会有钱买不到的东西,比如那些囚犯的生命。
      但是,他自己却表现得因为自己的富有如此沾沾自喜、不可一世,甚至自诩为接近神的存在……将自己关在这样一艘船上,自以为是地在世界的一个小角落,做着其实自己都不那么相信的美梦,你不觉得他其实很可笑吗?”
      
      其实玛丽安娜还有很多没说。
      
      比如她曾经偶然听到父母在私下里交谈,泰佐洛曾经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叫做斯黛拉(Stella,“星星”),似乎便是因为他当年没有足够的钱才死去的。
      而在这座他建造的黄金城中,每个地方的装潢中都布满了星星图案,他自己背后的巨大纹身也是星星,他的耳环也是星星,他的双手几乎都戴满了黄金戒指,但唯独左手无名指上是空着的……
      
      在泰佐洛的心中,这座用全世界的黄金造出的巨大帝国,可能也不过只是一座他为爱人而设的华丽陵墓,而他自己也躺入了此中。
      在这个海上的帝国中君临天下、怙恶不悛、擢发难数又如何?实则却是将自己的灵魂也永远囚禁在此,囚禁在过去的痛苦回忆中,囚禁在这条脱离现实的梦幻之船上了。
      
      又比如,性感美丽的芭卡拉,凭借自己能够吸收宾客运气的果实能力在赌场上混得如鱼得水,还和泰佐洛保持着情人关系,顺从地将自己附庸在他身边……
      但芭卡拉自己却根本不知道,泰佐洛送给她的月亮耳坠并不只是为了和他的耳坠相配,同时也代表着她仅仅是一个替代品,她永远无法取代他心中最为璀璨和明亮的斯黛拉。
      
      无论人们自己是否知道,但其实这艘船上的每个人都是这样可笑又可悲,都在不同意义上受着这座黄金帝国的束缚与囚禁。
      
      雨滴噼啪打在她们此刻所站的半敞开式露台上,一阵凉湿的风刮入门中,太阳刚落下后的天像铅灰色的死鱼般单调。
      
      玛丽安娜沉默了一会儿:“当然,它也囚禁了我。我的父母希望我能够学会那些手段,将来也成为成功的商人,和他们一样赚很多钱,过着富裕的生活,所以我在这艘船上整整三年都没能离开……”
      “但我自己并不想那样。埃斯特,我想要自由,我想要能够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想要能够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也许我可以做个画家,你知道我从小就很擅长画画,也许我可以做一个记者,但不管我想要做什么,我至少要能够离开这里,自由地活着。”
      
      “我现在常常会想到小时候,我们在家附近的草地上采花。我们采了报春花,然后把它们放到小教堂里。我们还会坐在屋檐下的护墙上,在早晨的宁静中唱歌,我的帽子就放在那堵棕色砖墙上,一只蓝蝴蝶就停在上面,远处山谷一辆火车在轻柔鸣笛……那时候是多么自由啊,未来的道路一片宽广明亮,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对我敞开。”
      
      “可现在那些大门都向我关上了,这艘巨大的船将那一切都挡在外面了。”
      
      事实上,玛丽安娜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细细回顾少年往事。
      她想起持续了整整一周的阴天后,天空再度展颜欢笑。这样的日子里,湖上树林往往是她和埃斯特的地盘,她会画出湖边带牲畜的小木屋和一些云朵,埃斯特可能会写一封不会寄出的信。待到午餐时间,她们就会从背囊中拿出食物:面包、香肠、坚果、巧克力……
      
      她说:“这香肠真不错!等回去后我要让家里的佣人再买几根回来。”
      埃斯特会舔舔嘴唇:“要是林子里还有几颗栗子就好了,我想生堆火烤它们!”
      “我从来没有自己生过火,每次野餐都是佣人做这些。”
      “我可以做给你看,但很危险,你必须发誓我不在的时候不会自己尝试,不然你家里的裙子都会被烧光。”
      “天哪,那太可怕了。我发誓!”
      
      吃罢,她们把外套平摊在草地上,把头枕在上面,看那堆小小烟祭升上淡蓝高空。
      
      而现在呢?
      玛丽安娜会点煎鱼,喝西海的诺斯特拉诺红酒,同时抽葡萄味女士烟,还特意趁父母不在时,向炉火中练习穷人式的吐口水,努力从恐惧悲伤茫然中挤出一滴甘美来。
      然后她会躺在华美冰冷的大床上,聆听海上的风雨声,用心跳来抗争。期待自由,渴望自由,呼唤神明拯救,直至一切都过去,直至绝望已倦怠,直至类似睡意或抚慰的什么向她招手。
      
      她在二十四岁曾这样,今天二十七岁了也这样,如果她不离开这里,那这样的日夜就会不断到来,这些恐惧、厌恶与绝望,一切都会持续下去,直至一个终结。
      
      阳光美梦,恶心肮脏,黄金与粪土,欢乐与痛苦……她不想再逃避什么了,不想再自欺欺人了,玛丽安娜想要认清并接纳生活中的一切。
      
      她想要做暴风中的鸟儿,任风肆虐吧,任自我在暴风中翻滚吧!她要做自己的主人!
      
      埃斯特轻轻地抱住了她。
      “对不起,玛丽,我不知道……”
      
      “你有没有考虑直接告诉你的父母这些想法?也许他们会直接放你离开,但如果你就这么突然走了,他们可能会很生气。”
      玛丽安娜摩挲了几下那枚十九岁时收到的戒指。
      
      她看着好友,悲伤地笑了:“他们其实很爱我,如果我真的已经离开了,那他们一定会尊重和接受我自己的选择。但如果不是我自己先离开的话……他们是不会同意的。埃斯特,你明白这点的。”
      
      埃斯特看着她,许久之后垂下眼眸:“是的,我明白,都是这样的。”
      
      这场谈话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玛丽安娜想起她们还没吃晚餐,饿得前胸贴后背地拽着埃斯特冲进餐厅时,已经八点四十分了。而当她们匆匆吃完回到赌场门口时,距离和艾斯约定的时间只剩五分钟了。
      
      “我们可以明天离开,我今天回房间整理一下我想要带走的东西……”
      玛丽安娜话说到一半,突然看到那边出现滚滚烟尘,有一大堆人正极速跑过来,而跑在最前面被追着的,是……艾斯?!
      
      “吃霸王餐了!”
      “抓住他!”
      “哇啊啊啊——埃斯特——”
      
      男孩经过时一把拽过她的朋友就逃了,埃斯特一脸懵地被他拽着后领,双腿在地上拖了一路。
      “不……不对,我是无辜的——我又不是你同伙啊——”
      
      玛丽安娜:“……!!等等!!!” 然后不知怎么地,莫名其妙也跟了上去,拔腿就跑。
      
      等到他们发现有什么不对时,三个人已经并排跑出了娱乐区的大门,此刻正继续奔着港口一路冲去。
      
      “为什么我要跟着你这个吃霸王餐的人一起逃走啊,我可是玛丽安娜的贵宾朋友,而且我什么都没做啊!”
      “天哪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不知不觉也跟着你们一起跑了!”
      “不对,艾斯你这家伙怎么回事,我都跟你说了要记得给自己留足够的饭钱,别赌到最后没钱吃饭!”
      “就是啊艾斯先生,没想到你竟然还会做出吃霸王餐这种事!”
      
      “对不起对不起我忘记了对不起!而且以前逃跑的时候也没那么多人追啊!”
      “你竟然还是个惯犯!要命了我想起来了,你上顿是玛丽付的钱,上上顿是我请的客!”
      
      “对哦,还没谢谢你们,”男孩跑到一半急急刹了车,低头弯腰九十度鞠躬,“实在是万分感谢……”
      “埃斯特根本不是要你谢我们的意思!你现在再有礼貌也改变不了你吃霸王餐的恶劣行为。”
      ……
      
      玛丽安娜一边和埃斯特骂着那个罪魁祸首,一边跟在这两个久经锻炼的人身边气喘吁吁:“我……我跑不动了。”
      海贼粗暴地一把就把她扛在了肩头。
      
      “别……别用你的肩膀顶我的胃,刚吃完饭,再顶下去我都快吐了……”玛丽安娜虚弱道,“前面左转,那里有条直通港口的工作人员密道,我们最好在泰佐洛知道前溜走,不然他的金金果实——要命了他已经来了!”
      
      巨大的黄金瀑布从后方席卷而来,海军和海贼带着一个累赘一路上灵活地左右闪避,直冲冲跑到码头尽头跃入那艘小船。
      
      玛丽安娜看到艾斯变出了一团火焰,发动小船飞速前进。
      “恶魔果实吗……”她不由地惊叹,只是下一秒眼角余光便瞟到通道尽头的一丝微弱变化,脸色当即一变,“不好!快冲出去!”
      
      通道内飘着的金粉在尽头汇聚成巨大一团,挡在船前迅速凝固,形成一道坚实的金墙。
      
      玛丽安娜感到绝望,明明就差那么一步了……离自由,就差那么一点点……
      差一点就能逃出去了。
      
      她会连累埃斯特吗?埃斯特会因此被囚禁在这艘大船上吗?还有那个善良的年轻海贼……
      
      “火拳!!!”
      
      耳边倏地传来响亮一声,热风从她脸颊擦过,金红色火焰顺着艾斯的拳头袭向前方。
      
      一滴,又一滴,那堵厚厚金墙的中心竟慢慢开始融化!
      璀璨的黄金被夺目的火焰淹没,明亮的火焰被闪耀的黄金点缀,一朵玛丽安娜见过的最为绚丽的金红色的花朵,此刻正在那华丽的背景墙上绽放。
      
      阳炎在层层阻碍中开出条圆形通道,烧融这黄金囚笼最后一道围栏,温暖的金红阻挡在四周隔绝冰冷黄金的侵袭,小船穿过这条灿烂的火焰之路,驶向了大海……
      
      “好美……”玛丽安娜喃喃道。
      
      艾斯得意地压了压橘红色牛仔帽:“那当然啦,海贼可是这片大海上最自由和浪漫的人哦!”
      
      “自由……和浪漫……”
      
      她是自由的鸟儿了。
      她能够飞往乌云后泛白的山峰,飞往泛着蓝色的宽阔的海洋,飞往……只有风漫游的地方!
      
      “埃斯特,艾斯先生,我想要自由自在地看这个世界,我想要……当海贼!”
      
      “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黄金囚 · 完】
    ·
    —— 章节名源自普希金《囚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