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永无乡

作者:SylviaKim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黄金囚

      第十五章:黄金囚
      
      我见到了玛丽,或者说,玛丽安娜。
      
      在明亮的灯光下,她的右手小指闪耀着,我看到那是枚样式古朴的玫瑰金色戒指,她曾经和我提到过它一次,戒指上刻着花体的“Time lesseneth not our love(我们的爱超越时空)”,那是十九岁时她父母送她的礼物。
      
      虽说已经十年没见过面,但我和玛丽安娜一直保持着通信往来,也时常在信件中附上自己的近照,而近年来影像电话虫技术也愈发普及,自然就更加方便了。
      因此,虽然真人和照片中不免会有些出入,但我还是在走进大厅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玛丽安娜并不是什么容貌极美的姑娘,但也可以称赞一句艳丽。高挑的眉毛、细长眼眸、薄薄嘴唇、丰满身材……与黑发黑眼看上去颇为娴静无害的我相比,她的长相则显得张扬而富有攻击力——我并不是说她看上去刻薄或者什么的,只是那样富贵家庭出身的女孩看上去总是会看上去有些不太好接近,而大概也只有身世像她这么好的女孩才能有这般自信而独特的气质。
      如果给你递上一张有几十人的宴会照片,你也绝对能够第一眼就在人群中辨认出她,无论是站在中央还是角落,她的姿态与气场就仿佛在告诉众人:“我就是这里的女主人。”
      
      当然,我的玛丽本身就有这样骄傲的资本。
      
      玛丽安娜和我都可以算得上“出身良好”,但我们又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况——我是父母在世界政府有着不低的职位的那种,而她是家庭富有的那种。
      
      她的外公曾是名数学家,她的父母从前便是顶尖的富商,而如今更是这座黄金帝国的建设者之一。小时候我给她送她喜欢的玩偶作生日礼物时,她毫不自觉地送了我一只在她看来非常“平价”的小皮夹。而当我如今在月底还会对着橱窗里五千贝利的时装唉声叹气时,她的衣帽间早已挂满专门定做的礼服、鞋靴与箱包。
      
      她被保护得太好,因而性格里有着未经挫折的天真,偶尔也不免会问出“何不食肉糜”的荒唐之语。但那又怎么样呢?
      她始终是我的玛丽,最最好的玛丽。
      
      玛丽安娜惊喜地望过来,湛蓝的眼眸闪着亮光,她的声音像在歌唱,“埃斯特!终于见面了!”
      
      “你不知道我每天到底有多无聊,”她抱怨道,“在同一艘游轮上待了三年,哪怕它再大也会厌烦,更何况这里整天就是赌博玩乐……不过我倒是也因此对这里了如指掌了,这次就让我来带你好好玩一圈。”
      说完,她又好奇地看向我身边:“埃斯特,这是谁?”
      
      “是我目前的旅伴,波特卡斯·D·艾斯,我就是搭他的船来到这里的。”我扭头看了看艾斯,向玛丽安娜解释道。
      这个大男孩此刻正好奇地打量着金碧辉煌的大厅,就连脸上的小雀斑都跟着兴奋雀跃。
      
      “海贼?”她挑了挑眉。
      我想起自己不久前还偏激地将所有海贼一棒子打死,顿觉羞惭,无奈地点头承认:“虽然是海贼,但确实挺讨人喜欢……”
      
      街上到处都闪耀着金色的光芒,高大棕榈,富丽宫殿,浮华高塔,瑰丽摩天轮,玛丽安娜坐在敞篷跑车的驾驶位上向我们缓缓介绍。吉尔德·泰佐洛酷爱黄金,于是从世界各地到处收集,才建成这座璀璨的梦想之城,此外,就连他自己也是金金果实的能力者。
      嗯……不过,金金果实这种能力,真的不会一不小心就导致通货膨胀,货币贬值吗?
      
      糊里糊涂就被拉去换了身正装并拉上车的男孩,正坐在我的座位边一脸不适地扭来扭去,玛丽安娜说的内容他怕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此时他别扭地正扯着紧扣的领口与袖口,专心致志地和这套略微修身的白色西服搏斗。
      “可恶……束手束脚的,背后老爹的标志也露不出来了……”分明是张年轻帅气的脸配着颇有质感的华美正装,但橘红色牛仔帽固执地戴在头上,脸上还是气呼呼又不满的表情,结果就显得颇为不伦不类。
      
      驱车穿过这座黄金娱乐.城的车道上,两侧造型各异的寻欢场和娱乐设施拔地而起,从娱乐区到商业区,我们已经驶过的大道不过短短百米,路边却已耸立着数十家霓虹绚烂的商店、酒吧、餐馆、酒店、赌场,寻求刺激的人可以在人头攒动的赌桌前找到快感,热爱美食的人可以在高档精致的餐厅中满足味蕾……一切声色犬马、灯红酒绿的场所都浓缩至此,映照出整座娱乐之城的全貌,构建起这座华美庞大的黄金帝国。
      
      “你们饿不饿?”
      “我已经快要饿死啦……”艾斯的肚子很应景地叫了一声。
      “我也已经饿了,走走走,我先带你们去吃我觉得最美味的牛排!”
      “牛排——”他闻言咽了咽口水,眼睛顿时一亮。
      
      “都吃饱了吗?不过说真的,埃斯特没骗我,艾斯先生你可真能吃啊。”
      “诶,有吗!但我的家人好像都是这样吃饭的啊!”
      “饭量竟然也是能遗传的吗……”
      “不知道哈哈哈,不过真是太感谢你了,玛丽安娜小姐,我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牛排!差点都把自己撑到了!”
      “没关系,在我们正式开始娱乐之前,先去买一杯我觉得最最好喝的黄金城NO.1饮料吧!”
      “哦!!!”
      
      “好了,这里就是赌场了,有丰富多样的游戏内容和各种各样精彩的表演,你们可以拿一千万贝利的筹码并且不用付钱,这些都可以记在我的黄金城内部人员每月份额里哦。”
      “诶!这样真的可以吗?!”
      “可以哦,无论是普通的赌局,还是赌格斗赛胜负、赌乌龟车竞速赛的结果,这一千万贝利都可以拿去随意花。”
      ……
      
      成千上万台牌桌、轮.盘、老虎机和五花八门的赌博项目纵横交错地摆满了整个大厅和每个角落,无论你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到机器沉闷的旋转声和金钱叮叮咣咣的散落声。
      那闪烁着五彩霓虹的气势恢弘的金色赌场,活像一头张着血盆大嘴的雄狮猛虎,每时每刻都呼唤着放纵享乐者来此一掷千金。一场梦,一场赌博,用尽勇气,赌上所有!它贪婪地吞噬着人们的财富,将胜利者直直捧上那赌场的王位,也将那些败者的腰包席卷一空、吞吃殆尽。
      
      “嗯……我就不去了啦,这一千万贝利都给艾斯用吧。”
      
      天降横财的男孩又惊又喜又愣愣地看着我:“为什么啊,埃斯特?海贼就要及时把握住面前的财宝啊!”
      我笑眯眯:“因为我是海军嘛。”
      
      “海——海军?!!”他咋咋唬唬地叫起来,抱紧手中的那箱筹码后退一步,警惕地瞪着我。
      
      “不过,我只是个正在休假中的文职人员哦。”我顿了顿,又补充道,“而且这里是得到承认的非武装地带,无论是海军、海贼还是世界政府都不能随便出手的‘绝对圣域’。”
      
      闻言,他紧绷着的身体复又放松下来。
      “竟然一直瞒我到现在……好可恶啊……真是的……”艾斯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撇了撇嘴,扭过头去不看我。
      
      “总之,艾斯你拿着这些钱自己去玩吧。我们晚上九点在这个赌场门口见怎么样?我看到里面有卖吃的,你记得要给自己留足够的饭钱,别赌到最后没钱吃饭饿死了。”
      
      “赌场里没有钟,人们可以从白昼一直玩到黑夜而不自知。”玛丽安娜提醒道。
      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随即又莫名嗤笑一声。
      
      “知道了知道了!我感觉饿的时候就去问工作人员时间不就行了嘛!”
      ……
      
      艾斯的背影在大门那端消失后,旁边直冲冲跑上来一个缺了门牙的小男孩和几个怯生生跟在他身后的孩子,他们提着几篮玫瑰花,拉了拉玛丽安娜的衣角。
      “玛丽安娜小姐……”
      
      她轻轻叹了口气,弯下腰:“好啦,全都给我吧。给你们两百支玫瑰的价钱够不够?”
      
      我看见她从随身携带的手包里掏出了厚厚一叠贝利,递给那些孩子们之后他们连声道谢,又立刻哄散开了。
      “玫瑰有那么贵?”
      
      她的叹息声飘渺得像是海风,却又仿佛带着难以言说的沉重。
      “五千贝利一支玫瑰……他们没有钱就没法获得自由,这座黄金城里到处都是这样的奴隶。”
      
      “这里是天堂,也是地狱。”
      
      …………
      
      欢娱是一曲自由之歌,却不是自由。
      它是你们欲望的绽放,却不是欲望的果实。
      它是幽谷对高峰的召唤,却又非高非低。
      它是被囚者的飞翔,却不是被环绕的天空。[1]
      
      金钱算什么?
      玛丽安娜以前从没觉得这是什么坏东西,财富对她来说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一种存在,当她想要什么东西,并且爸爸妈妈同意了,那就都会用钱去买。她不明白为什么小时候埃斯特告诉她有人贪了财是件错事。
      
      人没有钱要怎么活呢,她想,要是妈妈买不起娃娃了,家里的桌子上没有奶酪了,那可怎么办才好呢?
      我用钱来买了喜欢的公主裙、买了糖果,但我也没做出坏事呀?
      
      很多很多年以后,玛丽安娜跟着父母离开家乡,住进了一艘黄金巨轮。当她整日整日面对的都只有金钱时,她才真正意识到这种东西的可怕。
      
      在这个疯狂的地方,有一群疯狂的人,他们矜持地犯贱,每个人都看上去是那样快乐。看着看着,你就被他们吸引住了,放松地欣赏这一场闹剧,没心没肺地笑着,以至于有那么一段时间,你会感觉那些浮华、虚伪、邪恶、残忍似乎都变得轻佻、无害、俏皮、欢乐起来。
      
      可当她突然意识到不对劲时,她发现这一切是那样的荒诞。
      
      食物、激情、暴力、性……这些似乎都是人类生活中的基本欲望,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可在这座黄金城内,只要有了足够的金钱,人们就可以无穷无尽、毫无顾忌地放纵和满足着自己的这些欲望。
      当合理的事物达到超出常规的数额时,它同样也会变成错误的东西。
      
      金钱是这里最至高无上的准则,而欢欲成为了人们如何行事的唯一指引。
      他们衰弱和疲惫的神经需要强力的刺激,于是任何一点噱头和喜悦都能成为关注的焦点,为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开始刻意制造残忍的“演出”,为满足自己的欲望以他人的痛苦和灾难作为乐趣,人们不仅在欢娱、纵情与狂热中忘记自己的困境与现实,也忘记这世间的道德与伦理准则。
      
      如此生活的混沌无形令玛丽安娜非常害怕。
      她身处在这个天堂与地狱之处感到格格不入,她怎样才能勇敢击退这从四处袭来、要将她吞噬的空虚和黑暗,怎样才能逃离这一切,不与之沆瀣一气呢?
      
      玛丽安娜过去曾只为享乐痛快而活,也曾沉醉在黄金城的虚幻中,成为那些面目丑陋的人中的一员,她从前对种种悲伤和痛苦避而远之,觉得生活就要过得开心才最重要,可她现在开始羡慕埃斯特总是思考生活的性格。
      
      埃斯特是那么聪明,所以她那么小就明白了金钱与欲望的可怕,她现在过得那样坚定又伟大。
      而自己有什么呢?读的书比她少多了,长得也没她好看,自己除了钱之外还有什么优秀呢?过去轻飘飘地活在优渥的生活中做着美梦,可梦醒之后,其实什么都没有。
      
      这座黄金囚笼释放人们心中名为欲望的野兽,却也同时将他们自己囚禁。
      
      她和埃斯特仿佛半身般恰好契合,但她们其实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玛丽安娜看似娇纵感性,可她实则无比理性现实;埃斯特看似聪明理性,把生活中大大小小的事都看得透彻,可她又总是到最后受到感情影响。埃斯特生活在充实之中,富有爱和感受的能力;而她尽管看起来常常在支配他人,但生活却如此贫乏……
      充实的生活、甜蜜的果汁、爱情的乐园、艺术的美丽国度,那些统统都属于埃斯特。
      
      一直以来她们以截然不同的方式思考,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可玛丽安娜现在竟觉得,也许埃斯特才是对的。
      
      当埃斯特迷茫时,玛丽安娜对她说:“如你所愿生存下去,各种各样的偶然和志气伴随着时代而流动,向世界追问,有一天我们定能相见。”
      可她自己呢?未尝又不是如此呢?
      
      至少她也应该要有什么东西去追求,应该要有什么美好的梦想在前面等着年轻的她。但绝不会是在这里,绝不会是在这物欲横流、纸醉金迷的囹圄桎梏中。
      
      玛丽安娜是多么羡慕有人能在个体的永恒孤独中能够彼此救赎,多么希望也能够遇到灵魂契合的人拯救自己啊。
      
      而她现在终于又见到了埃斯特。
      那个聪明的、强大的、优秀的、坚定的、自由的、走着自己正确道路的埃斯特。
      
      于是,她说:“埃斯特,救救我,带我从这里逃出去吧。”
      
      救救我,将我从这座黄金囚笼中带向自由,带向理想,带向未来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 选自纪伯伦的散文诗《先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