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塔我是最强的

作者:临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金钱、名誉、权利、力量……或是离开塔的方法,无论你想要什么,塔上都能替你实现。】
      
      【甚至,是你真正想要的那个‘东西’。】
      
      她真正想要的东西……
      
      离开总监督官的那间会客室,顾兔一直在脑中回想着这些话。
      
      背靠在甄选人员休息室的墙壁,冰凉的温度隔着卫衣布料刺激着背部,使疲困的大脑稍微精神了些。可她一闭上眼,脑海就隐现出了柳寒城那双沉静的眼睛。
      
      金色的,犹如黄金蟒一般的眼神,看似温和的表象,底下实际却拥有一切爬行动物的冷酷,正在伺机而动、随时能洞穿她隐瞒的所有心事。
      
      难道说,他是看穿了自己对于离开这座塔的心情,其实并不是那么迫切了么……?
      
      正沉下心神思考的时候,长板凳旁边传来了某人坐下的动静。
      
      “没想到你居然活着回来了啊。”依旧是那副稍显高傲的少女嗓音。
      
      曾追过她打了一路,顾兔对这把声音的主人是谁还算有底。
      
      微微睁眼,她凤蝶翼般纤长的睫毛舒展开来,逐渐迷茫地露出底下那双乌黑的水瞳。
      
      “你也补完鞋回来了?”
      
      分明是随口一说,可不知为何,顾兔一张口就像是带有那种强制嘲讽的buff,安德罗西听完立马感觉到有东西哽在了自己的胸口。
      
      这人果然是在嘲讽她吧?!她的高跟鞋会坏掉不就是拜‘他’所赐吗!
      
      “我想在考试前你应该先清楚一些事情。”
      
      这位吉黑德公主憋足了一口气,遂用力蹬了蹬自己重新变得完好无损的鞋跟展示给她看。
      
      “你知道‘吉黑德公主’这个身份意味着什么吗?是跟塔的管理者结约,在塔内建立自己王国第一人的塔王吉黑德所挑选出来的‘领养儿’——”
      
      “她们几乎每一位都出身名门,美丽又强大,拥有着塔王吉黑德赋予的危险力量。包括我也在内,为了成为吉黑德公主,在这个过程中我付出了极大的努力,最后才得到了力量。”
      
      “所以说,”安德罗西灿金色的竖鬼瞳一眨不眨地盯紧了她的侧脸,抬高了交叠的脚踝放话说:“‘我’这双‘陈列在王展示柜里的鞋’,可是很贵的——”
      
      “下次再敢轻视我,我绝对会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公主殿下微微抬高的脚背,在这一刻与她形状匀称的小腿形成了一条高雅的直线。橙色的细带交叉高跟鞋贴合着黑丝袜,两种颜色碰撞出鲜明又融合的色调,被衬托得性感又高贵。
      
      橙亮的高档漆皮在休息室投落的光线下反射着明亮的光泽,顾兔眼尾稍移,目光由那点鞋尖开始、一点点沿着性感的腿部线条望向了安德罗西的脸庞,看见了她脸上那丝不甘服输的倔强与倨傲。
      
      恐怕换哪一个男人来,都要被这位公主的美丽给击中吧。
      
      但是直男如顾兔直接就毫无兴趣地收回了视线,还当着她的面在口罩里打了个哈欠:“哈啊……”
      好想快点回去睡觉。
      
      挑衅落败的安德罗西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不给面子,唰地站起:“……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她安德罗西不够靓吗!!敢用这样的态度对她!!
      
      眼看就要打起来了,休息室的大门及时被外人打开,吸引了她们的注意。
      
      不知方才消失到哪里去的蕾哈尔回到了队伍中来,同行的还有负责她们测试的监考官坤特。
      
      这位肤色黑得发亮的红发监考官挠了挠后脑勺,为她们解释了之后的考试情况。
      
      “那个啥……你们也知道的,由于你们几个太过优秀,导致咱们上场测试中合格的人数太少了。所以经过与测试总监的商定,你们下一轮的测试将会以奖励赛的形式,被分到和另一个测试场里的考生一起参加!”
      
      “你们三个自成一队,在下轮测试中只要成为获胜队伍的话就能够直接通关本层测试,直接去到上一层!怎么样,这个奖励爽吧!”
      
      可以看见坤特手舞足蹈地努力想要活跃气氛,但他面前的三名考生没一个理会他的。
      
      蕾哈尔将自己从柳寒城那里领到的斗篷交给了顾兔。
      
      “这是总测试官要我发给你们的。”
      
      顾兔接过来抖开,发现这件斗篷的款式跟蕾哈尔身上那件居然是一样的。柳寒城用不用做到统一服装这份上啊,又不是不这么干就看不出她们是同一个队伍的人了。
      
      顾兔不是会想太多的人,一时并没有把这样的巧合联想到蕾哈尔跟柳寒城是一伙的方向上去。
      
      “我就不介意你敢绕过本公主先给这家伙分东西的事了——真想不到,你还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跟‘他’搭话啊。”
      
      “守护你的那个大宝贝不正是被‘他’打坏的么?”
      
      安德罗西晒笑着用话语轻轻地刺了蕾哈尔一下,勉强赏脸的态度就像纡尊降贵拿走侍女亲自为她奉上的斗篷一样。表情虽说嫌弃了点,最后还是没多大讲究地给自己披了上去。
      
      而被讥讽了的蕾哈尔因她这番话,拢在宽大斗篷里的双手不由得攥紧成拳,心头的阴暗面逐渐扩散。
      
      怎么可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因为突然跑出来的顾兔,她好不容易从海顿那里得到的能依仗来登塔的工具没了——
      
      像你们这种生来就拥有太多东西的人,怎么可能理解她的感受!
      
      可是,处于嫉恨情绪当中的蕾哈尔,却莫名想起了会客室里柳寒城跟她讲过的话。
      
      【失去的东西就要自己亲手夺回来,只要让‘她’替代恶灵成为你的守护者不就好了么?】
      
      醍醐灌顶的一句启示警醒了蕾哈尔,宛如凉水浇醒了她燥乱的思绪。
      
      深呼吸了一口气,蕾哈尔试着整理措辞开口道:“我不怪你。”
      
      她这句话显然是说给顾兔听的。
      
      以顾兔的视角,只能看见她纤弱地低垂着头颅,斗篷宽大的帽檐遮挡住了她的上半张脸,不施粉黛的素色双唇张合着吐出话语:
      
      “登塔测试本来就是优胜劣汰,是因为顾兔太强了恶灵才会被打败的,这怪不了任何人。”蕾哈尔顿了顿后,又说,“你没有因此受伤就好了……这对我们接下来的测试也很有利。”
      
      这番话说得娓娓动听且有道理,但安德罗西不知为何嗤了声。
      
      蕾哈尔没有管她阴阳怪气的表现,反倒抬头略带希冀地望向了顾兔的眼睛。
      
      顾兔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悄悄打开了蕾哈尔的好感度列表,对着那负二十点的好感值沉默了一下。
      
      一直被人遗忘的堂堂‘高手’坤特:“你们倒是理我一下啊!!有人听见我刚才说的话吗!!”
      
      当然还是有听见的。
      
      之后顾兔她们三人结成临时队伍,被坤特携往下轮测试的比赛场地。一传送到那里,坤特整个人就如释重负那般挥挥手对她们几个撒手不管了。
      
      整得她们这队人像是块麻烦的包袱,想快点丢开的样子似的。
      
      比赛场地是个被打造成古代斗兽场一般金灿灿的圆环建筑,穹顶相当之高,天花板的天窗映出外界的蓝天白云,往下洒落充满明亮的光线。
      
      圆环场地被分割成一个个小房间,顾兔队被安排在其中之一的房间里,房间出入口被一道铁栅格所隔开,对面尽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能感应到周围明显属于不同选手的气息。
      
      比赛还没开始,空气里就已经弥漫开了一片紧绷的硝烟味。
      
      “那些就是其他测试场的人么,看着感觉也就一般般嘛。”
      
      安德罗西跟她们一起靠在临时房间的墙壁上,凭借优越的眼力,她将房间外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面上不禁带了些轻蔑之意。
      
      吉黑德公主的身体素质能力非同寻常,要不是因为半途杀出了顾兔这种怪物,凭她的实力绝对是足够吊打一般的甄选人员的。
      
      眼下被圆环所包围的空地最中央有一块特殊划分出来的区域,上面摆放了一张巨大的王座,王座扶手放了顶金铸的三角王冠。一位与坤特穿相同款式制服的金发监考官正站在王座旁边,对奖励赛进行解说。
      
      “看来各位都已经到场了,那么我现在就来为大家说明一下这场「王冠比赛」的游戏规则。”
      
      “比赛共分为五局,一局十分钟,每局最多限制五支队伍出战,每局最后抢得王冠的队伍则是该局的获胜队,可进入下局比赛……”
      
      进行说明的监考官雷诺·洛嗓音磁性低沉,却能清晰地将话语传递到考场中的每个角落。
      
      但老实说,顾兔她没听懂。
      
      新手读游戏规则之类的事情就是烦人,好在她有大贤者plus可以帮忙解析。
      
      心念一动,当前只能被顾兔所看见的视野中,大贤者plus的系统框开始迅速发生变化。
      
      主线任务1的‘在这场限时30分钟的生存者比赛中存活’显示已完成,点击领取,顾兔立即得到了任务完成的奖励:经验x9000、测试积分x500、止血绷带x3、瞬移技能体验卡x1。
      
      「主人当前等级lv25,经验值:12643/37000」
      
      大贤者plus的提醒音刚响完,主线任务1就被另一个新任务给顶替了。
      
      主线任务2:夺取王冠一次,完成王冠比赛(0/1)
      
      顾兔点开这项新任务右上角的放大镜,大贤者plus立即自行耗转起CPU,以她能看懂的画面去重新构建比赛规则,将一条条限制详细列出。
      
      如果说雷诺·洛的是文字版说明,那么大贤者plus就是浅显易懂的动画版说明了。
      
      简单来说,这就是场抢王冠比赛。
      
      正如雷诺·洛所言,这场王冠比赛一共五局,一局要打十分钟,每局最多五支小队一起抢。
      
      谁先抢到了王冠,这局结束。
      
      抢到王冠的队伍成为守擂方,队伍其中一人必须戴上王冠坐在王座上,其他两人则守护王冠,车轮战参与以下几局的抢王冠比赛。
      
      王冠持有者被打飞座位,当局结束。
      
      王冠持有者自己离开座位,当局结束。
      
      王冠持有者的王冠被人抢走,当局结束。
      
      抢走王冠的队伍跟之前抢到王冠的队伍一样,守擂进入下一局。直到第五局比赛结束,抢到或守住王冠的那支队伍就是最终的优胜队。
      
      “总之一句话,抢就对了吧。无论前面打得多激烈,到最后一局为止抢到王冠就能赢。”
      
      安德罗西边阅读按钮旁的那张说明书,边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道。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理解,想必她也是摸到了能赢得这场比赛的规律。
      
      心内有了成算,这位吉黑德的公主顿时扬起了娇美双唇,等候室内昏暗的光线划分着那抹傲然的笑容,犹如暗里玫瑰盛放出惊心动魄的美丽。
      
      “这届的测试官很懂啊,居然办了场这样的比赛——王冠就得加冕在公主殿下的头顶才对,呵呵呵,那顶王冠是我的了!”
      
      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这间休息室内,可惜安德罗西还没高兴多几秒,角落里正在喝咖啡提神的顾兔便打碎了她的美梦:“不,王冠是我的。”
      
      她还有任务要做呢。
      
      安德罗西拧起了眉:“你是要跟我抢?!”
      
      顾兔眼神恹恹地纠正道:“抢什么抢,一根手指都不会让你碰到。”
      
      安德罗西:“你这混蛋!!”
      
      在两人擅自为了王冠归属权而即将掐起来的时刻,队伍之中的蕾哈尔好似忍受不了她们二人的独断主义,皱眉说出了自己意见:
      
      “王冠应该交给我……我这个队伍里最弱的人拿住才最有效,因为一旦戴上王冠就不能离开王座了。这样一来,你们才可以随心所欲去解决其他人。”
      
      戴王冠并非什么好差事,相反持有王冠者必须要留在王座上无法进行移动,成为被各个队伍针对的靶子。
      
      按理说应该是这样,可蕾哈尔想不到队伍里的人跟她并不是同个想法。
      
      “蕾哈尔,你想得确实不错……但你这套,应用到我们这个队伍是说不通的。”
      
      安德罗西冷静下来,化着红妆线的眼尾斜睨向了她,“像我这样的女人,重要的东西永远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才安心,你又拿什么来让我相信你?”
      
      蕾哈尔捏紧了拳头,说不出话来反驳。
      
      尽管这番话不太好听,却也有个中道理,顾兔是同意安德罗西的说法的。
      
      她们这个队伍,很强。
      
      正因如此,强大的人更是坚定自我的人。
      
      顾兔把罐装咖啡喝下大半,给这场争论下了总结:“既然这样,谁能抢到王冠就各凭本事。”
      
      这是她能想到最有说服力的方案。
      
      安德罗西无疑是实力至上的拥趸,立马笑嘻嘻地转回了脸,而蕾哈尔则别过了头,把兜帽戴得更严实,任谁都能看出她身上散发出的阴郁和不快。
      
      「安德罗西的好感度+10」
      
      「蕾哈尔的好感度-5」
      
      听见大贤者plus实时提示的顾兔:“……”
      
      调节队内女人关系可真难啊。
      
      大概过去了十分钟的时间,雷诺·洛总算是将那篇复杂又冗长的比赛规则说完了。
      
      “在这里还要多提一句,从其他测试场来的一支甄选人员队伍也参与了这次的比赛,请各位加油。”
      
      “那么,现在进入比赛开始倒计时,五!”
      
      监考官说的其他测试场的甄选人员队伍,自然指的是她们。顾兔扯了扯自己衣服外面的斗篷,有些烦躁地加快了喝咖啡的速度。
      
      到底得测试到什么时候,能让她好好睡个觉吗?
      
      “四!”
      
      其他等候室里,甄选人员们讨论着是否首轮出战的细微响声隔着墙板传来。
      
      “三!”
      
      安德罗西伸了个懒腰,拖着散漫的语调说道:“压轴好戏总是要快到最后登场才精彩呢,就由那些人打去吧,反正后面出去也不迟。”
      
      “二!”
      
      可是,她的身畔却掠过了一抹清冷的人影。顾兔喝完罐子里最后一滴咖啡,同时径直走到了按钮旁边的位置。
      
      “一!”
      
      把手用力压了上去。
      
      现场到处响起了倒计时结束的‘嘀——’声,最上方来自雷诺·洛的灯台传出了他截止的呼声。
      
      “比赛——开始!”
      
      出口处泛着幽紫光泽的铁栅格机关被启动着往上抬起,待在附近的安德罗西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按下了出战按钮的那个人:“你这就按了??”
      
      不只是她,连蕾哈尔也将自己的视线投向了顾兔的身上。
      
      而接收了队友注目的顾兔,仅仅是神色淡淡地把变成了空罐的罐装咖啡抛开,看也没看她俩。
      
      “一局十分钟,还要连打五局,我可不想白白等待这五十分钟的时间。”只见顾兔定定地注视前方,翕动薄唇道:“一分钟抢王冠,五分钟结束这场比赛。”
      
      这话一出,莫名地令安德罗西体内沉寂的战斗热血沸腾起来。
      
      她不禁勾唇:“你还真有自信。”
      
      顾兔抬手将口罩戴回原处,只在外露出了那双淡漠的黑瞳,“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一波包围了她的lv5红点还在地图里闪烁呢,她早就观察过一遍了。
      
      如此目中无人的嚣张发言,让安德罗西稍微对她另眼相看,好似从中认识了她的另外一面。
      
      “口气很大嘛,但是,我不讨厌这样的你哦。”安德罗西摸了摸鬓发,难得真情流露地低声说。
      
      谁知,顾兔竟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包括你。”
      
      安德罗西:“…………”
      
      铁栅格即将彻底拉开的一刹那,所有人都看见了,其中某个休息室的铁栅格被里面的人给轰飞到了场地中央,两团人影厮打着奔出了房间。
      
      “死!!你这混蛋今天必须给我死——!!”
      
      夜&昆&雷克组的休息室。
      
      “这、这是怎么回事……”那位性格柔软的褐发男孩对这一幕表现得目瞪口呆,正在胡吃海塞着巧克力棒的鳄鱼·雷克也猛然抬起了头,可由于嘴巴里塞满了食物说不出话:“唔唔唔@%!#…龟?”
      
      他们队伍中担任智囊的水蓝发少年不禁因这份动静往门口走近了几步,矢车菊蓝的眼眸里漾出了一丝惊讶。
      
      “这是……队伍里的人自己打起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够肥了√
    是什么让我在没收藏也没评论的情况下坚持到现在呢,是昆和夜的美色啊!呜呜呜呜!
    感谢在2020-09-19 18:27:37~2020-09-22 23:58: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莳药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寒山翠 110瓶;安安家的樱花花、又是咸鱼的一天、一只废喵 20瓶;到也门钓鲑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