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塔我是最强的

作者:临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关于王冠比赛的影像资料转交给总测试官过目,已经是隔日之后。
      
      柳寒城端正地跪坐在屋子中的蒲团上,身前照例是一张矮茶几。身后的屏风侧种有两盆梅花,朝内开得烂漫、红得浓艳,延展在身后的红梅图衬托得他挺直的脊梁越发风姿绰约。
      
      “能有如此威力的神水操控术,可真是不多见。”
      
      他两手拢在茶盏上搁着,掌心圈拢的瓷器飘袅出一缕缕属于咖啡拿铁的焦香。
      
      置身事外般的感慨,引得他座位对面的金发辅助测试官无法再捺住胸口的疑问,将它们宣之于口:“总测试官,你应该还有其他的话要讲吧——关于从另一个测试场过来的那位‘甄选人员’的事。”
      
      柳寒城仿佛没听懂他弦外之音那般悠闲地茗着咖啡:“嗯?你想说些什么?”
      
      “‘非甄选人员’。”雷诺·洛快人快语,“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非甄选人员’是又出现了吗?”
      
      这一名词像是禁忌那般,自说出口的刹那就使得整个屋子里的氛围陡然沉重。
      
      得知过实情的坤特性情一向较为大大咧咧乐天派,即使知道真相,也不会去深究‘非甄选人员’本身代表的意义。可是雷诺·洛与坤特不同,作为灯台御守的他头脑比常人更灵活,很清楚那个身份将会为塔里带来些什么剧变。
      
      非甄选人员,在这座塔里一直以来都是引起腥风血雨的象征。他们无一例外都拥有远超想象的强大实力,随便一人就能轻而易举地摧毁这座塔的法则,每当出现,必要引起所有上层人的重视。
      
      雷诺·洛问完后便紧盯着不在状态中的柳寒城,似是要用目光在他面上刺穿一个洞,好窥清他隐藏在表面底下关于那件事情的真相。
      
      可是他好像只是单方面的僵持,对方全无一丝被逼问的慌乱。
      
      良久,柳寒城搁下咖啡,轻轻逸出了一声叹息。
      
      “洛,你应该有听说过吧,当年闯入塔中的那位名为潘泰尼纳姆的非甄选人员。”
      
      “顶级高手中排位第一的他是塔内有史以来最神秘与危险的非甄选人员,仅凭一己之力就屠杀光了吉黑德王宫中所有高手,给整座塔带来相当大的骚动。现今人们对待闯入者会有如此忌惮的态度,全都是拜他所赐。”
      
      “加上曾强大到杀死过‘管理者’的非甄选人员恩流;后来登塔,直至现在还活跃在群众视野中的非甄选人员乌雷克·马奇努,他甚至建立了势力堪比十大家族的「月下松翼」。”
      
      “现今统治这座塔的上层势力(吉黑德)其实并非不可撼动。接二连三闯入塔内的强大‘非甄选人员’,使塔内伟大的统治者开始担忧,若是不断有这样的人出现,是否会使他们苦心经营的心血毁于一旦。”
      
      “所以,我们这一测试层复杂化的考试机制就非常有必要——为了在考试过程中,筛选出那些对塔‘有威胁’的人。”
      
      听到这里,雷诺·洛隐隐生出了些不好的预感,微拢的眉心蹙起了一丝浅浅的竖痕。而柳寒城接下来的话,无疑确凿了他内心中的那抹不妙。
      
      “就算回答了你是与否又如何?”柳寒城淡淡道,“无论她是不是‘非甄选人员’,假如她展示出了对塔的危害,那我们该做的,就是让她‘无法再继续登塔’。”
      
      “这是本考试层的测试官需要肩负的【使命】。”
      
      雷诺·洛垂放在膝头的双拳在这瞬悄然攥紧。半晌后,他才听见周围传来了一丝不甘的回响,磁性低沉中透着说不出的喑哑。那是他自己的声音。
      
      “挑出那些对于塔里的统治者而言有威胁的人,就一定对塔有好处么?没有风浪的海水,只是一片死海。”雷诺·洛此刻连礼貌的称呼都不愿维系了,“柳寒城,你自己又是怎么想的?”
      
      身段极具古典美的金发青年倏一抬眼,静静地凝视着他不语。
      
      可雷诺·洛知道,自己此后与他之间的关系在这股寂静中恐怕已经出现了一丝裂痕,而这丝裂痕,有可能会随着未来迎面碾来的车辙而越扩越大。
      
      “还有什么事需要禀报吗?没有的话,你可以离开了。”柳寒城有了驱客的意图。
      
      雷诺·洛深深吸了口气,恢复平静的表情公事公办道:“有。”
      
      “关于之后「分位甄选」的测试,对那个女孩的定位,我和其他几位测试官都执有不同的意见。”
      
      柳寒城总算是来了点兴趣,“说来听听。”
      
      ……
      
      一番商讨过后,柳寒城送别了自己的手下。雷诺·洛面无表情地带着资料离去,走得大步流星、毫无留恋,仿佛再呼吸几口这房间的空气对他来说都是种折磨。
      
      反观柳寒城,心态却依旧乐得其所。
      
      “入夜了啊。”
      
      他偏头凝望向窗外的景致。天色为黑暗所趋,庭前槐树的枝桠把那张黑色绒幕切成一块一块,有明亮的光华柔和洒落在黑褐枝头。
      
      虽然身处塔内的世界,每层依旧有昼夜之分。只不过所谓的‘天空’却是虚假的,是由神水构造的虚象,晚上闪光的则是球灯。
      
      真正的天空和星月,是传说中存在于塔外的事物。是塔内的居民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东西。
      
      纵然一切皆是假象,假象也有它的独特之美。观赏着窗外一隅夜景的柳寒城微笑着捧起了茶盏。
      
      “现在干的这份工作,可真是半点儿也不能掉以轻心。”
      
      其实他也有想过自己那番模棱两可的话语能否打发掉雷诺·洛,对方的行动会不会扰乱他原本的计划。
      
      都是那位‘真正的’非甄选人员带来的影响太大了。光明能在黑暗中指引前路,可当那道光过分强烈,则会障目,使人看不清道路的模样。
      
      她的存在,毫无疑问会变成极其不安定的一份因素。可如果能利用妥当,则能成为最好的障眼法。当所有人都不由自主被空中的月光所吸引,总会忽略了夜同样是无处不在的重要角色。
      
      他没告诉雷诺·洛的是:从头至尾,这里根本‘不止一位非甄选人员’。
      
      “呵呵呵……噗。”刚笑着拿起咖啡喝了一口,柳寒城就不幸被里边的口感给侮辱了舌头,喷了少许出来。
      
      放凉了有好几个小时的咖啡口感极差,香醇的深度也沦为了次品。
      
      真难得,他竟然也会出神思考到遗忘趁热喝光咖啡的事情。往日嗜爱咖啡如命的柳寒城这会冷漠地抖动手腕,碗内的咖啡尽数泼溅出了窗口。
      
      滑落叶尖的水滴嘈嘈切切如急雨。
      
      若是未来真能为塔内带来一场久逢的雨,那程度再猛烈些也未尝不可。
      
      *
      
      上头的势力因自己的出现而掀起了波澜,顾兔暂且还一点都不知情。反正现在什么事情都与她无瓜。
      
      打完王冠比赛以后她就果断撂挑子走人,连送上眼前的美色也动摇不了她补觉的决心。只是路过某个波道使的时候心中一动,顺带抢劫了他的被子,以弥补自己之前忙于比赛而放过了的遗憾。
      
      洛雷一条好汉想打又打不过她,只能含恨目睹她离开。之后顾兔总算心满意足地奔去测试官为他们提供的宿舍,在里面睡了整整一天,直到第二天接近早晨才醒来。
      
      王冠比赛结束时大致是下午,也就是说她为了倒时差、足足睡了二十多个小时才被饿醒。长期昼夜颠倒的生活,使她也算是适应了这种要么熬夜要么暴睡的习惯。
      
      睁开眼的一瞬,躺床上的顾兔眼底尚还一片迷离,以为自己仍在之前的世界那所狭窄的小单间里。
      
      “这里是……”
      
      窗外的光线穿透纱帘洒入,照亮了整间宿舍的布局。充满现代设计感的空间,摆放着近两米宽的柔软大床,配备有简单的二层衣柜,搭配的色调舒适,既简洁又大方。
      
      顾兔起身坐在床沿,光着的两只脚轻踩在铺满了整个房间的羊绒地毯。
      
      “还是这个地方啊。”
      
      看来还得应付那什么倒霉测试,寻找到出塔的方法。
      
      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感觉头脑还不大清醒,有点刺痛与钝痛感交织的感受。这就是睡太多的后遗症了。
      
      趁着一觉补充好了精神,顾兔顺便打开了大贤者plus的任务面板,把完成任务的经验值给领了。
      
      「主线任务2:夺取王冠一次,完成王冠比赛(1/1)已完成,获得奖励:经验x20000、测试积分x2000、副本点数x20 。」
      
      「主人当前等级lv25,经验值:33360/37000;测试积分共2500点,副本点数余42点。」
      
      测试积分似乎是这座塔里流通的一种虚拟货币,可以同人进行转账交易,也可以用来去商店购买自己所需。至于副本点数则是她进入异世界副本的‘钥匙’,继承上一次消耗剩下来的点数才剩42点,距离满足再度进入的条件还要差点。
      
      在她对点数进行着清算的时候,大贤者plus的提示在这时再次响起。
      
      「检测到主人另一世界的关联账号,正在进行匹配。」
      
      “关联账号?”顾兔顿了一顿,“什么关联账号?”
      
      「账号冥月女神‘赫卡忒’,等级lv100,正在尝试登陆……」
      
      顾兔脑内浑浑噩噩的困意在这一刻瞬间一扫而空清醒过来,“赫卡忒?那不就是我YGGDRASIL(世界树)的游戏账号?”
      
      还有这等好事?
      
      赫卡忒是她下楼买咖啡前所玩的那部游戏中的账号角色,花费过不少心血堆上的满级,为了当个法神技能书都不知花了多少本。大贤者plus竟然升级到连虚拟角色都具现化的程度了?
      
      其中的关键顾兔难以梳理清楚,但有赫卡忒的能力傍身也不失为一种好事。可是,她想象中满级神装、一键在手的梦在大贤者plus后续的提示中破灭了。
      
      「登录失败,账号已被锁定。已将关联账号保留至助战位,待主人30级可开启助战。」
      
      人果然不应该大喜大悲,容易伤身。迎来了一场空的顾兔随即又躺倒在床铺,任由全身重量在羽绒床垫上凹陷成一个人形,被床褥覆没的柔软所包围。
      
      “这么一搞,就更饿了。”
      
      近乎一整天没进过食的顾兔做足一番思想准备,还是慢吞吞地爬起了床,去盥洗室进行洗漱。
      
      拧开水龙头的水流寂静地流淌,时而被她那带有刀茧的指节给截断,淅沥沥的,落在白瓷砌成的洗脸槽里,溅出点滴寂寥的回声。
      
      无任何人打搅,能让她在宿舍得以睡个安心觉是件好事。与安德罗西、蕾哈尔她们的临时队伍只是不得已凑到一块应付比赛,比赛结束,当然就原地解散。
      
      跟以前经历过的事情没有区别,顾兔已经很习惯了。到处流浪的她,从来就没有任何一段关系,是她能够维持得住的。
      
      洗了个澡,把自己打理干净,顾兔穿回那身被烘干了的白卫衣,趿拉着拖鞋走向宿舍门。
      
      宿舍自带感应门自行拉开,室外的光芒压成窄窄的一束流泻在她那张苍白的脸庞,然后彻底将她的人所笼罩。
      
      在门外,站着一位身材挺秀的褐发少年。他脑袋的伤势似乎好透了,用黑色头巾裹着。原本沾了血的衬衫马甲也换成了商店里更休闲的衣服,手里提着一盒饭,半个身子正弯腰倚靠在栏杆上,安安静静地望着浮游舰外面蔚蓝的天空。
      
      似是听见了身后开门的动静,等待已久的他转身过来,随风游曳的褐色碎发拦住了那双澄澈秀气的金眸,显得少年的气质分外纯净。
      
      “早上好。”他略有些腼腆地朝门前的顾兔挥了挥手。
      
      顾兔微微迟疑了一下,也礼尚往来地抬手打了个招呼:“嗨?”
      
      得到她的回应,褐发少年一愣,旋即露出了一抹格外温柔明亮的笑容。
      
      「第二十五夜对你的好感度+30」
      
      顾兔:“…………”
      
      这是什么带善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兔兔:不想理他,但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jpg
    铺一下神之塔的背景_(:з」∠)_总之就是非甄选人员每一个在历史中都太猛了,就像是皇帝怕下头有人太厉害会造反,所以先安排手下在测试层里把各种不安定因素筛出去。
    ps.柳寒城其实是碟中谍,但他确实坏得很。他想保住的是夜。
    pps.关联满级号是骨王那边的,骨王带着一整家子工会都穿越了,兔兔留在工会里的角色装备都被收在底下大坟墓里。可以召唤助战,但是想要取回要跟骨王那边联系上,等以后剧情到了再说hhh
    感谢在2020-10-09 17:56:50~2020-10-10 20:58:5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孤岛 2个;夜行鬼、折原果子、淡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汤圆 20瓶;猫猫愚者先生的信徒、零零 10瓶;die~ 9瓶;寒山翠 7瓶;吃饭睡觉打豆、今天又胖了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