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塔我是最强的

作者:临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她会输……?这家伙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顾兔垂望着身下唇角微扬的水蓝发少年,他的话语宛如泼溅在她心头白纸上的一点墨迹,无声无息地逐渐往外晕开。
      
      彼此之间呼出的气息在那股不相让的对视中僵凝不动。
      
      与此同时,有前两局被淘汰掉、及不敢参战的甄选人员在各自的休息室中察觉到了新状况的发生:“火墙的高度开始弱下来了!”
      
      用以助燃的液体随着分秒过去缓慢蒸发,效果肉眼可见地往内收缩了范围。原汹涌至十米高度的骇人火墙降了大半,直到外人也能轻易眺清火圈内部的情景。
      
      那是正在交战的两方人马。
      
      额生鬼角的吉黑德公主手握她的赤红刺针,戏耍般不停游走在比自己庞大个几倍的鳄鱼与褐发少年之间,隔着高温火焰灼烧着空气的视野上方,她舞动的身影好似会随之在火梢扭曲一般。
      
      “没想到小兔子都体贴地替本公主划好火圈驱赶了,还是有小虫子溜了进来啊。”安德罗西娇俏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讥诮,“果然‘趋光’是虫子们的天性?”
      
      “小心点,扑火可是自取灭亡的行为——你们离死不远了。”
      
      尖锐的暗红针芒刁钻刺往向鳄鱼的要害,即使以一敌二,这位公主的战斗姿态仍显游刃有余,像深海鱼劈开了激流,比寻常人都更优雅又漂亮地使用着刺针。
      
      “老子既不是虫子也不是鳄鱼,是莱克雷斯!”
      
      雷克差点被扎中,当即骂骂咧咧地挥舞着赤枪,两把颜色相近的武器在半空激烈对撞,红线相互交错,枪杆表面的雕刻被划割出金属的铿锵火星。
      
      身形明显倍数魁梧于窈窕公主的鳄鱼,力气竟无法轻易战胜她纤柔的胳膊。果然,吉黑德公主从塔王那处得到过力量,身体素质远要超乎寻常人。
      
      僵持不下,雷克转而在招架之余指使队友前往王座:“黑色龟儿子!还不赶紧去抢王冠!”
      
      不必他刻意提醒,夜也在艰难地突破安德罗西的防线。刚想要闯过去,一面巨大的橘黑之盾就闪跃到了他的面前,险些一头撞上的夜急忙抬手抵挡,手中的黑色三月在盾面敲击出了好大一声‘咚’的钝响。
      
      透过可大可小变化的压缩武器之间的空隙,能远远望见王座上头戴王冠的金发少女,正睁大着眼注视着这边。
      
      凭借过去相处的那些时日,夜足以在脑海中清清楚楚地构筑出她的面容,包括鼻梁上每一颗雀斑的位置。可或许是此刻双方距离不知为何显得格外遥远的缘故,蕾哈尔的模样比起过去还要更多出了几分陌生。
      
      就像是抛下他以后的这段短短时日,时间就在他所不知道的时候将她那张脸涂抹得面目全非。正对着他睁开那双紧张的眼瞳,身周隐隐竖着并不欢迎他接近的忌惮的刺。
      
      “嗬呃……”
      
      先前就已被顾兔打到遍体鳞伤的夜又咬牙顶住了一波盾的攻击,半跪在地,可是体内仿佛一直有股执念仍在不断推着他继续前行。
      
      也许,蕾哈尔内心里很厌恶他的到来,可是夜没办法做到就这么干站在原地。
      
      因为……他不想再变回孤身一人了。
      
      “蕾哈尔!”夜大声喊道,尝试着努力撑着膝盖站起。
      
      而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道不同寻常的厉风。紧接着,就是鳄鱼吃痛下发出的一声嗥叫:“呜啊!”
      
      一根浑重的金权杖竟不知从何处冒出,重重敲在了雷克扁长的鼻梁上,差点没把他英俊迷人的鼻子砸凹。挥动着权杖的黑紧身衣女随即以那把金权杖为轴,灵活地空翻一周撑过了半空,直往王座方向飞去。
      
      而安德罗西,竟像未曾看见那般任由她离去。
      
      黑紧身衣女实心权杖的头直朝王座上的蕾哈尔落下!
      
      那一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死亡威胁的蕾哈尔瞳孔猛缩,立即抬起手臂,恐惧地朝就在不远处的公主求援:“安德罗西,保护我——!!”
      
      只要她想,绝对可以赶过来救下她的!
      
      可是,蕾哈尔所殷殷盼切的那位公主殿下却依旧如同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不仅无视掉她的呼救,还站在那儿懒洋洋地掩唇打了个哈欠。
      
      ——那个贱人!
      
      被背叛了的蕾哈尔目眦欲裂,下一秒额头传来股遭受到重击的剧痛,强烈的震荡使她身子瞬间往后方王座倒去,伤口溅出的腥血不少有流入了眼球。
      
      “蕾哈尔——!!”
      夜不敢置信地望着这一幕。
      
      熟悉的少年音此瞬几乎遍布了整个场地,蕾哈尔的耳朵却如有蜜蜂绕耳般不断嗡鸣,认不出那道声音。
      
      即使认出来也不会对现状造成多大改变,她此刻满眼只剩下了那位逐渐向自己逼近的黑色身影,手脚蜷缩起来欲要后退,可发现自己已被逼至王座的椅背退无可退。
      
      “不要过来……”蕾哈尔艰难地睁着一只因浸入了血滴而发酸的红眼,把手伸向了发顶:“我把王冠给你……”
      
      背叛,示弱,求饶,在生存与想法一念之差造成的矛盾之间,原则被无条件打碎。
      
      谁能想到,原先被众人料定不可战胜的队伍竟然就这么一下崩成了盘散沙,用手指轻轻一戳,怀抱的胜利就轻易散作沙尘。
      
      “看来,你的队友们其实并没有那么想赢嘛——”昆唇角划出了一抹刻薄的谑笑,落井下石的话语仿佛违逆了重力,在这一刻沉重砸升在上方压制着自己的黑发少女心头。
      
      可实际上,二人的体位由始至终都不曾颠倒。
      
      顾兔低垂着头,半干了的数绺黑发贴附着肌肤分别散落在雪颈与侧脸,遮挡住了她的具体容颜。此世间唯有身下正面向她的昆,看清了那张抹消了所有表情的清冷面容底下,正在厚积薄发的一丝丝危险。
      
      好似暴雨前风平浪静的海面,身畔摇曳的一簇簇火光取代了她漆黑眸中的光影,寂寂燃烧着属于她记忆匣内的过往岁月。
      
      所以,她始终还是注定要一个人走下去吗……
      
      【她的手里剑使用得越来越好了。】
      
      那天的日暮如同当前周遭的火焰一样赤红,澄金的穹流动着暗紫色的薄云。
      
      说话的少年与自己的挚友共同站在树荫底下凝视着眼前某个方向,他柔顺黑发在尾端束成小辫垂在颈后,分明还是很年轻俊美的年纪,可天生就有光阴的利刃在他鼻翼至嘴角延伸的位置雕下了两刀法令纹。
      
      挚友是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同族,一头清爽的小卷毛,长相非常精神。尽管话里并非夸奖自己,听他这么说仍有一股与有荣焉的自豪感洋溢在这个少年爽朗的面上。
      
      【当然,这可是我一手教出来的。在这个盛产天才的家族里,她的天赋依然优秀到可怕,只要是见识过的忍术一眼就能学会。真想快点看见她长大后厉害起来的样子啊,等到那时,肯定会超越过我吧。】
      
      【……你这番话说过不下十遍了,止水。】
      
      【别这么一板一眼地提醒我啊,你提及佐助的次数可一点都不见得比我少。】
      
      夕阳沉落地平线的天色中,两位少年并肩而立在树影下互吹弟妹的情景宁静美好得仿若一幅画卷。
      
      彼时又是一轮手里剑齐发,将之尽数射入树干上所有靶心的小顾兔终于把投掷技能的熟练度刷高了一波等级,立即想要回身炫耀。
      
      【看见没有宇智波止水,你教的手里剑不过如此。】
      
      换做平时,她这么连名带姓地喊叫对方,肯定要换来一回没大没小的爱的教训。可是对面二人似乎正相谈到了某个愉快的点子上,无暇去计较她的口头称呼。
      
      她仅是朝前走了几步,轻盈的步子就像是蜻蜓站定在了草地上停驻。
      
      那位将自己认领回族的卷发少年身姿轩昂地伫立在树下,隔着彼此相望甚远的距离,随风摇曳的树荫好似能模糊他近大半张脸。宽阔的视野内,只能望见他的嘴唇一张一合着,有落日余晖的浅浅光晕洒落在他爽朗而潇洒的丰盈唇角,衬得少年格外温柔与包容。
      
      【有家人真是件好事,曾经望着你和佐助一起回家的背影时,我一个人经常会想起这句话。很庆幸,现在的我也有了能称之为家人的存在……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成为她兄长的这些年来,我也敢说自己挺了解她了,知道那丫头为什么非卯着一股劲也要拼命练习的原因。】
      
      【月她——真的是个非常讨厌‘输’的要强性格。】
      
      那双冷彻的乌眸在这一瞬间染成了猩红之色,瞳孔外的圆环勾连浮现出三枚不详的漆黑勾玉,妖冶得摄人心魄。
      
      “——【写轮眼】。”
      
      相隔不过半米的距离间,昆清晰地目睹到自己罕异的神情正映入了那双血眸之中。这一刹那,他仿佛整个人反过来一脚堕入到了那口炫丽深井,周围所有人物场景迅速抽离远去。
      
      “是‘幻觉’?!”
      
      战斗中仅仅是一秒钟的差距都能轻易将人置于死地。
      
      未尝中过这种招数的昆凭借灵活的脑筋一瞬反应过来,立马摸索向公文包的位置从里掏出一把小刀,深呼吸后用力扎进了自己的胳膊。
      
      尖锐的疼痛瞬间激醒了这位秀丽少年的神智,再一眨眼,现实彻底回归入了他的眼帘。然原本压制着他的那位黑发少女已然从眼前消失了踪影。
      
      见顾兔欲要离开,能控制他人行动的短发女孩顿时想要加强输出力度故技重施,可是这一次,这份特殊能力却如同石沉大海,不见回声。
      
      想要作用到她头上的精神控制,至少也要是‘别天神’那种级别的分量才行啊——
      
      至少要是那种孤身在黑暗中支撑的无名者、为了守护重要的幸福而不惜有觉悟使用能力清空彼此间所有羁绊的——那样沉重的分量。
      
      而这个女孩目前的力量,还微薄得不值一提。
      
      “我改变主意了。”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顾兔一跃闪身至半空,面色冰冷地起了个与前头截然不同、无人知晓过的危险结印。
      “想着认真陪你们打完这三局好跑路的我简直是个傻X,这游戏你们谁爱玩谁玩去吧!”
      
      “——【火遁·豪龙火之术】。”
      
      下一瞬,震耳欲聋的龙吟响彻了整个场地,一头由火焰凝聚狰狞的赤红龙首从那口中游贯而出,咆哮着撕裂了整个场地的空气!
      
      “是龙、是火龙啊——!!”
      休息室内尚余观察能力的其他甄选人员纷纷惊骇出声。
      
      “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连仰视着这一幕的昆都略微滞缓了思路,眼睁睁仰望着那条游荡在天际的巨龙在精妙的操控之下,拧转龙首咆哮着急转直下。
      
      古代巨兽般的庞大身躯一路逼沉沉地释放着灼热的威压,衬托得所有人类如同火星子般的渺小,连空气都要在赤焰下烧烈得沸腾。
      
      火墙之内,王座旁的黑紧身衣女向人挥动了权杖,心怀善意的褐发少年扑向王座替人挨下了这记重击,而被推翻的金发少女朝下摔倒,头顶王冠往外松落。
      
      却在王冠即将脱离王座的一刹那间,似奔腾在金光波涛之中的巨龙笔直呼啸而过,张开燎烧着烈焰的狰狞巨口一口将王冠吞吃入腹,彻底嚼碎了这场游戏的规则。
      
      惊艳了某个少年的深蓝眼眸。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少年漫男主爆种的必备条件:回忆杀√(你)
    兔兔:输是不可能输的,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
    稍微揭露一点兔兔的过去哈。
    收到大家爱的投喂啦,啵啵!南方这边一夜入秋惹,大家也要注意保暖!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折原果子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折原果子 2个;江涫。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让我康一康、45319862、夜行鬼、一只废喵、陆弥子、折原果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弟弟丸 60瓶;鸠歌@思考无效 30瓶;哔哔哔、小夜 20瓶;浮森、哀伤的黑猫 10瓶;知世 7瓶;小5、秋玖玖、我又可以了(。?`ω??) 5瓶;团子大王 2瓶;爱丽丝、汤圆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