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塔我是最强的

作者:临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4 章

      「检测到主人情绪波动脱离正常阈值范围,被动进入‘精神集中’状态:五分钟内力量速度属性+150%,物防法抗属性-50%。若再触发被动3次,可自动习得‘强制冷静’技能。」
      
      夜几乎是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便感受到自己手臂骤然一痛,紧接着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法反抗的力道过肩摔抛飞了出去。
      
      挣脱了束缚的顾兔站在原地揉了揉手腕,沾湿了的黑色额发细细遮挡在那双乌沉沉的眸子前方,衬得本就显得阴柔的神情更阴晴不定。
      
      “说了让你起开,是听不懂人话吗?”
      
      凭他的气力,想要阻拦下失控的魔鬼,根本是个不可能完成的困难任务。想要靠他来拖延时间,很遗憾,那绝对是打错了如意算盘。
      
      匕首的刃尖在袖口露出了一截雪芒,晃花了翻滚着摔到几米远处的夜的眼睛。情急之下,他连忙呼叫队友的援助:“雷克先生——”
      
      两人在出动前就已协商过合作,话音刚落,召唤兽便威风凛凛地持枪闪亮登场。
      
      “红眼龟儿子,你往哪里逃!”
      
      伴随着鳄鱼发出的咆哮,他巨大无比的身躯似捕猎般奋力朝前一扑,肩后的披风被鼓吹得猎猎飞扬。
      
      感应到了不同寻常的风压,顾兔回首眼尾轻瞥,映入眼帘的大概是条站起来足有三米多高的巨型鳄鱼,大开了她的眼界。
      
      绝不仅仅只有两百公斤的体重带给人无比沉重的压迫感,笼罩在头顶的阴影迅速放大,与巨型鳄鱼魁梧如山的体形相比,四肢纤细的顾兔就像是一粒渺小的浪沙,被压在了这座大山之下。
      
      “压住了?哈哈哈哈,不愧是老……”
      
      雷克·莱克雷斯意识到这点,顿时张开巨嘴哈哈大笑,结果没笑几声他就被底下一双细胳膊给扛了起来。
      
      “喂,你体重多少?”顾兔单膝跪地,头顶他的身躯阴沉着脸问。
      
      雷克下意识地老实回道:“呃,老子大概有600多斤吧。”
      
      一声简洁冷漠到了极点的“哈”在顾兔的口中发出,随即雷克便震惊地发现自己一点一点变成了鳄鱼单杠,被底下的黑发少女活生生一把扛高无情抛丢而出。
      
      “真以为我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抱的?滚一边去!”
      
      “哇噢噢噢——”
      
      巨型鳄鱼霎时在高空起飞,连鳄带枪坠到了不知何处角落。
      
      然后传出一声重物“梆”砸落在地的动静。
      
      顾兔朝着昆先前离开的方向快速奔去,夜却好似预料到她会有此动作而颤颤巍巍地阻拦在了中途。用绷带缠得严实的刺针被他不太稳当地握在手里,两条遭她制钳过的胳膊还在隐隐作痛。
      
      勇气可嘉,但也就仅此而已。
      
      “你拦不住我。”
      
      冰凉地吐出这句真相,顾兔转瞬间袭向了少年的身前。夜被她这阵风给迷了眼睛,只来得及毫无章法地朝前挥动着那把黑色三月。
      
      没有刃的武器,他这么做压根伤害不了任何人。
      
      顾兔反手上压武器,匕首便与刺针在空中相遇,传来“当”的一声响。刃锋划开了绷带,露出隐藏在白纱布底下纯黑的材质真身。
      
      接着她毫无迟疑地往前施力,夜没经受过任何锻炼的纤弱手臂招架不住这股力量,登时被压着后退了几步。顾兔顺势扬匕,趁他踉跄的同时旋身给了一记回踢。
      
      “啊!”夜被重重弹开,一路如断线风筝般砸向了场地尽头的墙壁。
      
      原以为他或许会在危机关头启动武器,但直到最后也没得来与那把黑色三月交锋的机会。顾兔不以为意,继续投身于场地中央火墙燃烧的方向。
      
      队友被击退的动静显然也传到了正在逃离的昆耳中,缀着纤柔水色睫毛的眼尾扫到远处嵌入墙壁里的人影,他顿时停驻了一瞬的脚步喊道:“夜!”
      
      “现在除了我以外,你还有闲心去关心其他么?”
      
      仅是停顿的这一秒钟,就被之后的顾兔给悄然赶及到了后尘。乌黑的眸隔着灼浪对上了他的眼睛,恍然以为染上了几分温度。
      
      在周围的一场混战中,近数十名甄选人员已经削减到了手指都能算出的数字。火墙俨然成为了极佳的保护,外边的人进不去,里边的人出不来。
      
      高耸的火墙仿佛能够永不停歇地燃烧着,噼啪声中喷发出耀眼欲花的赤红焰光。那片鲜红的颜色如影随形地追随着那位水蓝发少年,在情势紧绷的境遇中,一滴晶莹汗珠顺着那张被火光照映得柔和的面颊往下流。
      
      “追来得可真快啊。”
      昆凝视着她的身影,尾音微扬:“怎么,就有那么喜欢我这张脸吗?”
      
      不知是大家族里出来的都这样,还是他本人性格就如此嚣张,说话气人的本领异乎常人。
      
      可是顾兔的口才同样也不是盖的,当即反唇相讥:“倒是你,知道打不过我就跑得那么快——你是不是‘不行’?”
      
      “我‘行不行’,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两人互喷了一波垃圾话,就见身影同时发生一动。顾兔的速度比他更快,匕首欺身上前,闪电般砍击到了他的公文包表面。或许是特殊材质打造的高级装备,她的刀刃就如同划在了一块坚不可摧的盾牌上,甚至难以在表面留下痕迹。
      
      而抬高了公文包用以抵挡的昆同样为她的攻势而暗自心惊,私底下咋了咋舌。
      
      “这力量跟速度,竟然连十大家族出身的我也难以抵抗……”
      
      昆借由返回来的力度顺水推舟地后跳了一大步,顾兔正想要继续追击,身侧几根淡黄色的触须竟延伸着闯入了两人之间的战局,而后一瞬以极快的速度折转向了她的正面。
      
      顾兔凭借敏锐的身体反应,一脚往外跳离了触须的纠缠,后仰的刹那感觉还能嗅到残余到空中的腥气。
      
      见她暂时中止了追击,那数缕淡黄触须缓慢地抽回了一只仿佛星际虫族的生物口器之中,头部一节一节泛着青色的磷光。
      
      在它的身旁,还站着一名留着莫西干头相当个性的女人,以及一个神情阴沉的短发女孩。这三人,明显来自于同一组队伍的队友,相当严阵以待地敌视着她。
      
      这个家伙,竟然事先收买了其他队伍的甄选人员。
      
      只见昆站在这组甄选人员队伍的后方,松了口气,透过三人站位的空隙朝顾兔怡然地笑了笑。
      
      “跟你不一样,我可是有很多‘朋友’的人呢。”
      
      不得不说,他这句话戳中了顾兔的爆点。
      
      锵。
      顾兔面无表情地甩出了刀,瞬移般闪身上前一脚踹中了朝自己挥拳的莫西干女腹部,利刃水波般横切舞动,整齐利落地砍断了虫族欲绊她的触须,零星血点飞溅。而短发女孩甚至来不及吟唱咒语就被横冲的力量给打倒。
      
      短短须臾就秒杀掉了一组队伍的顾兔闯入了昆毫无防备的视野,他拧眉举起手中名为‘曼芭伦蒂娜’的公文包格挡,迎来的却不是她的匕首而是足尖。
      
      她就像是一只带来厄运的白鸟闯入了这位秀丽少年的怀中,来时携风带雨,压垮了他的脊梁。雪亮美丽的刀光骤闪,与臂上的伤痕同时显现,而他无处可避,被拽住了领带躺在冰凉地面,溅出了一地血红的花瓣。
      
      顾兔就这么以拽着他领带的姿势,居高临下地跨跪在了水蓝发少年的腰上,将沾了他血的匕首亲自抵在了他的颔尖。
      
      “你还有多少‘朋友’,不如都介绍来给我认识一下?”
      
      清冷沙哑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中,引动得少年喉头都微微滑动。
      
      尖锐的利刃怼得皮肤生疼,使她的面容映入对方眸底时,也多出了几分冰棱一般不好招惹的刺痛感。
      
      两个人就这么呈高低错落对视着,久久不语。
      
      忽然,昆低低地笑出声。
      
      目前分明处于极端危险的劣势当中,他却仿佛已经手握住了胜券那般自信,与她的立场颠倒。
      
      一股特殊的精神冲击在这时闯入了顾兔的身体,使她的匕首无法再近一寸。在几米远处,原被她击倒的短发女孩艰难从地面爬起,朝她的方向张开了手,嘴里念着听不懂的咒语。
      
      是精神操控系的能力者?
      
      因为法抗降低而一时被限制了动作的顾兔垂首,朝水蓝发少年微微眯起了狭长的乌眸:“你该不会……”
      
      果然,这一刻昆唇角的弧度更深,薄唇一张一合,比划出她所能解读出的语句:“就是你想的那样。”
      
      倒计时结束的半分钟前,雷昆夜的休息室。
      
      【听着,那个黑头发的甄选人员为了阻止有人接近王座,肯定会使出刚才的火焰阻拦。我会利用她的火焰反过来制造出一道屏障,这样一来,即使是她也没那么容易像上一局比赛那样瞬间闯回去补救。】
      
      【开战以后,如果看见我摘下这根发带绑起头发的信号,夜和鳄鱼你们就想办法暂时拦住那个甄选人员。即使拦不住也没关系,之后交给我就好,我有办法留下那个人。】
      
      【趁我担当诱饵吸引那个人注意力的时候,就是你们两个去争夺王冠的最好时机。我离家之前曾扫荡过老爸的宝库,在里面拿到过能够延续并加强神水效果的好东西,但那东西有个‘接近本体范围效用会逐渐降低’的特点,知道这点,鳄鱼你带着夜闯过那个制造出来的屏障不成问题。】
      
      雷克听得似懂非懂,多问了句:【那我要还是被火烧着了怎么办?】
      
      昆翻了个白眼,毫不留情地痛击自己的队友:【哦,那就做成‘烧鳄鱼肉’吧,谁让你把按钮给打坏的。死了就不要回来了。】
      
      “那个混账蓝色龟儿子——!!”
      
      从回忆里抽身的鳄鱼.雷克愤愤然地咒骂了一声,面对着熊熊烈火,还是选择把夜夹在了胳肢窝并拿披风布盖好,带着他义无反顾地冲进了火墙里。在两人撕开了道火焰豁口的那刻,一位身着黑色紧身衣的诡异人影似乎也悄无声息地紧随了进去。
      
      所以说由始至终,顾兔眼前那位水蓝发少年,才是真正的“诱饵”。
      
      她屏息不语,意识到这一点,身畔吐着火舌的焰光几乎燎动了她冷寂的眼眸。
      
      昆维持着被她压制的姿势,挽起的薄唇却透露出少年人独有的自信又桀骜的意味。抵在他尖尖下颔的匕首刃面沾了血与火,以不同角度映照出他俩的面容,恍然间如同地狱里种出了玫瑰。
      
      “我可不是其他那些好打发的家伙。”水蓝发少年凝望着她,懒散拖长的声线里弹出一丝喑哑的笑,“当你选择只注视着我的那一刻起,你就输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哈驰&洛雷:感觉有被冒犯到。
    那个啥,不用怀疑兔兔的少年漫男主地位_(:з」∠)_但是昆和夜作为女主角(?)来说,我肯定是会花多点笔墨去描写,尽量写出我心目中最喜欢他们的那一面的。
    ps.以及其实本来是打算把这本当做放飞摸鱼来写的啦,没想到大家会喜欢,加上我自己写得也挺嗨的……所以我想了想还是继续写下去吧。
    不过现在收藏还是有点少啦(挠头),这本没存稿所以我一般都是尽量啥时候写完就啥时候发。但神之塔冷门大家也是知道的呜呜呜,如果小天使们能一直支持我或者帮我推一下就拜谢了,能V的话我就开始日更!
    感谢在2020-10-05 20:55:00~2020-10-06 23:55: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茶子柚酱、夜行鬼、夏目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继之以殛、又是咸鱼的一天、酲情情情情 10瓶;月晔、我又可以了(。?`ω??)、古陌荒阡 5瓶;926 3瓶;格洛丽亚 2瓶;知世、爱丽丝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