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塔我是最强的

作者:临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倒计时结束,隔开休息室与比赛场地的黑色铁栅栏在机械的启动中徐缓上升,想要参与最终局比赛的甄选人员都鼓起勇气从里边迈出了脚步。
      
      雷诺·洛通过目视来清算着现场参与的人数,口中同时念出统计的数目: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数到这里的时候,某间休息室的铁栅栏忽然被一脚粗暴踹破,身形无比巍峨高大的鳄鱼同两位与它相比之下、体型显得纤细得多的清秀少年一同闯出了烟雾。
      
      雷诺·洛数数的声音一顿,随后又补充道:“九组。”
      
      计数声堪堪停留在这里,就不再有了后续。看来参与最终局的甄选人员比想象中还要多,大概其中不泛许多想要混水摸鱼之辈。
      
      莽撞地赶在最后关头奔来比赛场地集合的那支队伍里,某名褐发少年当即往前迈多了几步,满心眼只余下了王座上戴着王冠的金发少女。
      
      “蕾哈尔……是蕾哈尔吗?”
      
      少年的声线里隐含着一丝微不可察的颤抖,就像是捧着一杯装得满满的水杯前进,装载在杯子里的情感已经快要满溢而出了,而他正在努力着不让它们滴出来一丝一毫。
      
      可是这副努力的模样,换来的并非好意。蕾哈尔针对他的问话置之不顾,点有淡淡雀斑的脸庞微微往另一个方向偏移了几分。
      
      “那是你认识的人?”
      同为队友的安德罗西对这个突然冒出来找上门的小帅哥挺是稀罕,“长得还挺帅的嘛。”
      
      她说得没错,这名褐发少年有着一张几乎能被称之为完美的面容,灿金色的小鹿眼温柔又明亮,但这张俊秀的脸却不让人感到难以接近,而是透露出一种亲和柔软的感觉。
      
      就是这么个哪里都好的少年还疑似为自己而来,落在蕾哈尔眼里却是另一番别样的碍眼。
      
      “……不认识。”她否认的声音硬邦邦的好似石头,不给人留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听后,夜的神情立马浮现出了一丝显而易见的受伤,眼神中的光暗淡了下去,像是被无情遗弃的小狗般落寞。
      
      蕾哈尔,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他呢……
      
      在他为这件无法理解的事而苦闷之时,毫无察觉到顾兔正定睛注视着他。
      
      准确来说,是盯紧了他的资料卡。
      
      第二十五夜
      等级:???
      身份:???
      武器:黑色三月(B级启动武器)
      
      看得顾兔满头也是:???
      
      其实先前在环视其他甄选人员等级的时候,她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人。
      
      连大贤者plus也无法解析出来的身份背景,要么是对方的等级能力高出自己太多,要么就是他有伪装技能。
      
      偏生这两个顾兔都觉得对方好像并不怎么符合,思来想去,她唯有针对那唯一能够透露出来的信息向一旁的公主搭话。
      
      “安德罗西,刚才那只小蜥蜴手里的武器还有同系列的款式?”
      
      关于十三月系列武器,实际上在塔里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一种常识。不过看在是她提问的份上,好心情的安德罗西还是给出了一个解释。
      
      “当然,那可是武器名匠阿舒尔·爱德华卢打造出来的十三月系列武器,共有十二把,是塔王吉黑德赐予正式公主的象征。”
      
      顾兔“哦”了一声,明白了。
      
      所以这也是个公主。
      
      许是她盯着人看的时间太长,一道声线慵懒中又带点清澈的少年音慢吞吞地插了话进来。
      
      “话说,要是我们在这局比赛中赢了你,你不就很没面子?”
      
      似笑非笑说出了这等话语的,是那位连顾兔都看不透的褐发少年的队友。
      
      这还是第一次,她所见到过长得最干净剔透的少年。水蓝色的短发刚好齐耳,颜色浅得像是冬日里贝尔加湖畔所凝结成的冰面。耳边缀着一根印有族徽的深蓝发带,尖的那端不时微微飘荡。
      
      分明只是穿着最简单不过的衬衫西裤、打着黑领带的装束,当他轻松写意地提着公文包挂在肩头、面带挑衅地说话的时候,又从那股干净的气质中显露出几分有棱有角的嚣张。
      
      看起来特别有一种光闪闪的幻丽洁净。
      
      昆·阿圭罗·阿尼亚斯
      等级:lv10
      身份:十大家族之一昆家族直裔
      
      如果说先前的洛雷好歹是大家族的旁系子弟,那么这位就是真正的从大家族里走出来的少爷。有纯正的危险血统,与深厚的家族背景,每一点单独拎出来,都绝对会被人深深忌惮。
      
      听到这个少年方才那么大言不惭的发言,其他参与比赛的甄选人员队伍都一起望向了他。既惊讶于他的胆大,同时又在内心暗暗表示出了认同。
      
      “明明都见过了那人的实力,这家伙还真敢说啊……”不少人小声地嘀咕道。
      
      而顾兔却扯唇冷笑,既然他是透明的冰,那么她在这时同样是一枕清霜,透露出不相上下的冷洌。
      
      “做得到的话你就来试试。”
      
      所有人在这一刻仿佛被杀气触发到了精神中的警报装置,瞬间一哄而上。
      
      能够自由伸缩的黑橡皮泥、弹跳力极高的迷你松鼠、持有魔杖加成的波道使......各种各样畸形异状的甄选人员,这些几乎尚有些本事,以为能在混战中捞到好处的家伙都在最终局登上了战场。
      
      可他们在顾兔眼里,远还不如那个敢对她大放厥词的水蓝发少年,给她带来的威胁要大。
      
      “安德罗西,你待在这里守护好王冠。”顾兔临走前叮嘱了一句,避免再有上局的情况发生。
      
      而这位额生鬼角的公主殿下则不耐烦地摸了摸手中的赤红刺针,话里有着一股不大明显的敷衍之意:“知道了知道了。”
      
      尽管她满口答应,可是顾兔不知为何心里始终萦绕着一股不祥的预感。总觉得安德罗西自第一局过后,似乎就对赛事有些不太上心。
      
      暗自把这颗隐秘的种子埋下不为人知,顾兔迅速俯身冲闯入了人群。白色的身影时而在人群空隙中闪现,就如同波澜起伏的海潮中白鲨泳过,不时溅出一朵朵白色与血色交织的浪花。
      
      “我不喜欢跟那么多平庸的人站在一起。”混战中,昆奔跑着的同时朝周围的方向打开了自己公文包的锁扣,“太碍眼了,消失吧。”
      
      样式扁平规矩的公文包仿佛连接着另一个次元的口袋,提着把手轻甩,便复制出了大批一模一样的小刀及瓶罐飞出包口。从天而降的复数小刀割伤了大量的甄选人员,引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呃啊啊啊——”
      
      被划破皮肉的血飞溅落地,铺在那些砸碎了的瓶罐碎片上面,混夹着流淌而出的液体染成了一片浑浊肮脏的红色。
      
      鳄鱼·雷克不小心踩到了那些滑溜溜的液体,小山高庞大的身躯轰然滑倒摔了一跤。
      
      “蓝色龟儿子你都乱扔出了什么东西!”仰面摔得四仰八叉的雷克顿时抓着他的枪,巴拉巴拉地谴责着自家队友的没公德行为。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帮自己,但拖延得来的这一情势,对顾兔来说却是个绝妙的时机。踩踏在一只多眼族巨人的肩膀,顾兔一脚狠狠踢歪了他的脑袋,借着这股反弹的力度,整个人翻腾半圈来到众人头顶高空。
      
      近乎定格在空中的一刹那,她起手掐了个忍术结印:
      
      “——【火遁·龙火之术】。”
      
      寅印结束的那刻,凝结了磅礴能量的直线型火焰从顾兔口中喷吐而出,沿着身体旋转的惯性,火焰以她身体为轴朝斜下凝成了一波圆环。
      
      让人惊恐的一幕出现了,炙热无比的火焰沾上了地面的特殊液体,一时如同遇上了助燃剂,瞬间汹涌成了高达十米的火墙。
      
      火焰高墙包拢了中间的王座,将所有虎视眈眈的甄选人员阻隔在了火环之外。不幸沾上了火焰的甄选人员们,惨叫着痛苦地在地面翻腾,想要扑灭那道火焰。
      
      烧焦的气息传到了空气里。
      
      连雷克都差点被烫到了脚,险在最后一刻滚出了火焰的范围。
      
      火墙在持久地熊熊燃烧着,形成了难以攀登的阶梯,那种赤红的颜色仿佛正在燃烧沸腾的鲜血,扎痛了所有人的眼睛。
      
      这根本就是人类无法闯入的地狱。
      
      “这下刚好能筛选掉那些实力不济的甄选人员吧。有你在外边解决掉所有的人只是时间问题,就算有人闯进了里面,吉黑德公主也能轻松解决,真是个好算盘。”
      
      离火墙稍远的场地,那位冠以了【昆】这一家族姓氏的水蓝发少年站在了她的面前。单手插兜,另一只手笔直地提着公文包,面色轻松且毫无胆怯之意,显然是为了她而来。
      
      能这么顺利不也是多亏他的功劳么。
      
      顾兔顺手解决掉一个长了翅膀的家伙,甩了甩手里沾血的匕首,径直望进对方那双矢车菊蓝的眼眸。
      
      “放心,下一个就是你了。”
      
      直面杀气的昆唇角微微一漾:“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有布料与发丝摩擦的细微动静传出。这位少年微微偏头,摘下了耳边的蓝色发带,指尖捏着发带的末端交叉缠绕,在她眼前悠闲地绑了个高马尾。
      
      几络细细的水色鬓发在他面颊两旁散落,好似清澈流动的水波。清新俐落的造型,比原来的气质还要更显清纯干净,那张袒露在她眼前的面容也显得更为秀气。
      
      顾兔欲要往前的脚步顿了一顿,匕首尖端仿佛插在了他身周的水流中变得迟缓了许多。
      
      ……草,仙男下凡了。
      
      “你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吧?”
      昆从公文包里摸出了一把小刀,用指尖捏在手里朝她的方向前后晃动,好似作出挑衅,“在往我们休息室里看的时候,分明第一个看上的是夜,在后面盯着我看的时间却更长。”
      
      “前两局打斗的时候也是,对于长相不错的类型,你总会比其他人多手下留情。”
      
      顾兔:“……”
      
      只不过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这都能被发现??
      
      换作其他脸皮薄的人来,或许会被说破心事感到羞惭。可是顾兔永远是一个特例。
      
      她面对着这位卑鄙到连自身美色都可以利用作手段的少年,冷声道:“所以呢?要是你以为凭这样就能让我对你心软,那就太天真了。”
      
      “长得再帅,我也照打不误。”
      
      像前头那两位就是最好的例子,一个被打成重伤,一个被打成自闭,都好好的躺着出不来了。
      
      不料昆在此刻竟然露出了有如小恶魔一般得逞的微笑:“我才没那么想,只要能抓到你一瞬间的破绽就够了。”
      
      待那张薄唇落下最后一个话尾音,一双手无声无息地从背后绕到了顾兔的身前。没有任何杀意,没有任何气息,温柔得仿佛是周围包容着自己的神水一般,一把紧紧箍住了她的胸前。
      
      “昆先生!我拦住他……她了,你快去夺王冠!”
      
      原本想要用自己的身体去抓人的夜,感受到了手臂那处传来的柔软,莫名的结巴了一下,随后又克制的往下移,以打死也不愿放开她的力度紧紧抱住。
      
      顾兔:“……给老子起开。”
      
      她的声音硬邦邦,像从石缝里漏出来的沙,每个音节都透露出相当不妙的情绪。
      
      夜不由把怀里的她抱得更紧了,完全无视了她当前异样的僵硬。
      
      “我绝对不会对你放手的,顾兔小姐!我不想夺走蕾哈尔的王冠,也不想背叛昆先生和雷克先生的信任。我……一分一秒也好,我要把你留在这里!”
      
      褐发少年的身高跟她差不多,呵出的热气极近地贴附在顾兔的耳朵,使她那侧耳朵里一阵羽毛拂过的奇痒。
      
      顾兔遇上了自己极度不适应的事物。在这里像是过敏了一样,清冷白皙的耳廓硬生生渗出了血红。
      
      就像是在说——她要杀人了。
      
      “最后一次警告你,给老子起开!”
      
      这下夜似乎终于感受到了她身上传来的异常,某个猜测隐约浮现心头。
      
      她……是害羞了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兔兔:拳头in了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
    感谢在2020-10-04 15:00:00~2020-10-05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茶子柚酱、酸杨梅、折原果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折原果子 60瓶;酸杨梅 13瓶;小5 5瓶;格洛丽亚 4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