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塔我是最强的

作者:临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洛雷组在第二局的对战中狼狈败退。看在玩神水的那个法师长得仍算帅的份上,顾兔并没有下死手,而是任由他们在之后撤退回了原来的休息室。
      
      其实认真复盘这局比赛,能发现洛雷的实力并非不堪一击。在他所擅长的天赋领域,此人更是拥有着自己八级号的自尊与骄傲,断不会轻言放弃。
      
      这一切都要归咎为他面对的对手太强了。
      
      “太夸张了,这谁顶得住啊……”
      环形分布的休息室内,甄选人员们纷纷发出了类似如上的议论声,话里话外直指的都是方才所目睹的那幕情景。
      
      火红的炎浆巨球熔断了整根威力强悍的水柱,遮天蔽日,刹那间蒸发了虚无。形同人造的太阳,死死压迫着整个环形空间里的每一寸空气。众人仿佛都被丢进了某个熔炼炉当中,因自古以来刻在基因里惧火的天性而惊惶,额边淌着的不知是热汗还是冷汗。
      
      塔内几乎所有的一切都由神水构成,洛雷可谓是非常正统的一名波道使,凝聚使用的神水皆为流动着海洋般幽蓝的水状。
      
      但同时,神水却也会根据一些特殊的人的特性,来显露出不同的神水性质。
      
      在塔内能将神水性质转化为‘火焰’来使用、并具有其相当威力的存在,雷诺·洛只能联想到一个:那就是同塔王吉黑德一齐统领塔内势力已久,贵为十大家族之一的【莲】家族人。
      
      “难道说,她是莲家族的人?可我怎么没听说过莲家族出过这么一号人物……”雷诺·洛在灯台内自言自语,话音中不泛疑惑。
      
      况且姓氏也不相同,哪怕是旁系出身,近年来名望逐渐式微的莲家族中若是出现这么一号天才,毫无疑问必定会将她捧上公主之位来传扬家族的名声,而不会任由她籍籍无名。
      
      有了解不开的存疑,雷诺·洛当即通过锦囊联络上了另一测试场的负责人坤特,向他询问那位几乎是打破了整个比赛平衡的‘甄选人员’是怎么回事。
      
      “坤特,你带来的那几个甄选人员里,那个叫顾兔的女孩究竟是什么来头?”
      
      锦囊的另一端,同为测试官的坤特声线登时透露出了相当程度的紧张,好似一把拧紧的螺丝:“哪、哪有什么来头啊,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家伙啊。”
      
      随后青年的解释更是变得支支吾吾、语焉不详,摆明了有心虚成分在作祟。雷诺·洛大概知道自己是无法从坤特这里打听到什么靠谱回复了,不待对方说完就擅自挂了线,转而望向脚下的方位。
      
      黑发少女清冷的身影投影到他的灯台屏幕上,愈是细细感受着那股独特气质,愈是能体会得到她这个存在的特别。回味着对方那与塔内一般高手相比也不遑多让的战斗技巧,雷诺·落心中逐渐生出了一种荒谬的猜测。
      
      “该不会……这座塔的历史中又要出现一位‘非甄选人员’?”雷诺·洛轻轻扯动嘴唇,如拉扯着一张单薄浆纸,僵硬又干巴巴的,“不会吧……”
      
      有人心头弥漫开了一层浓重的阴云,为此而焦头烂额,但这一切都与当事人顾兔相隔甚远。她此会正好整以暇地倚坐回王座的扶手上暂时休憩。
      
      近乎半个身子都被水花给打湿了,她干脆扯开颈子上的纽扣,把外头那件斗篷给脱下来擦了擦湿发。没擦两下,就有一阵室内空调的冷风从身旁掠过,刺激得顾兔浑身一抖猛然打了个喷嚏。
      
      “哈、哈啾!”
      
      奇妙的动静惹得安德罗西与蕾哈尔都转过了头,整齐得像两只树桠上的猫头鹰。
      
      “看不出来你身子这么弱,连一点风都受不了?”
      
      安德罗西为这种反差讶异地挑高了精致的眉眼。盯久了顾兔那张漫不经心的冷柔侧颜,她自己忽然觉得心情染上了几分异样,说不出心中那点莫名涌现的惆怅究竟是何缘由。
      
      她微微眯眼,带着审视的严苛目光上下打量了一阵正在揉着泛红鼻子的顾兔,不由从红唇中吐出一句微声的抨击:“空有那么强的实力,偏偏长得像个小白脸似的……”
      
      真是可惜了,要不是吉黑德公主被严例禁止与男性恋爱,说不定她还会对这个家伙挺感兴趣。
      
      至今依然因为顾兔言行间帅气利落又强大、口才又烂到让人完全联想不到女性的委婉上来,而错把她看成了长相偏阴柔男人的安德罗西莫名夸张地长喟一声,硬是挤入了顾兔与蕾哈尔中间坐下。
      
      这位公主殿下当前正学着顾兔的姿势坐在了王座上面,像书签般隔开了两人。蕾哈尔不得不让出了部分位置,与她各据王座一方,中间空出了条无法跨越的横沟。
      
      蕾哈尔的声音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顾兔是本来就感冒了吧。”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顾兔含糊随意地‘唔’了一声,喉咙里再次变得有些浑浊。
      
      感冒未愈还不幸搞了这么一出,对她来说可真要命。
      
      顾兔又从卫衣兜里掏出了罐咖啡,单手啪滋打开拎在手里小口啜饮。
      
      丢开了那件碍事的湿斗篷,她便露出里边原本穿来的白卫衣打扮,一个人背对着后面的两人闲闲独占着王座宽阔的扶手。还当着众人翘着腿,脚踝搁在了膝盖上边,欲掉不掉的黑色二字拖鞋堪堪挂在趾尖上的情形,格外惹眼。
      
      这副悠闲散漫的姿态,根本不像是来参与比赛,可在场却没有人敢对她轻慢的态度多加置喙。
      
      这就是先前展现的实力所带来的压力。
      
      ——穿着拖鞋,感冒debuff在身都照样随随便便吊打你。
      
      “那么王冠比赛第三局现在开始,请参战的队伍在倒计时结束前按下休息室中的按钮!”
      
      待其他甄选人员们将上局发生的战斗消化得差不多,雷诺·洛便开始安排起了下局比赛。可他没料到,现场的气氛竟陷入了异常的低迷。
      
      当雷诺·洛喊出倒计时开启的那刻,某间休息室的铁栅格里忽然插来了一道不协调的声音:
      
      “不公平……”
      
      在这句喊声之后,阴暗中滋生出来的负面情绪就像是雪雨般传染开来,不和谐的抱怨声越来越大,逐渐云屯雨集成滔天的暴雨。
      
      “这一点都不公平!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人出现啊,简直倒霉透顶!”
      
      “而且那帮家伙是从其他测试场过来的吧,之前的测试里根本没见过她们啊!”
      
      “凭什么让她们参与到我们测试场里的比赛!那个波道使那么强,还有吉黑德公主,这让我们怎么打!”
      
      传递到空气中的那股黏稠恶意,几乎能让人想象得到铁门背后的都是怎样一张张丑陋的嘴脸。安德罗西仿佛被有趣的事情逗笑了,食指轻盈抚摸起了自己莹润的下唇。
      
      再多的不甘,再多的愤懑、羡慕与嫉恨,都变成了供养恶鬼的饲料,觉得一切美味异常。
      
      “呵呵——”安德罗西不禁为眼前这出好戏而娇美一笑。这位公主殿下前倾身子趴在了顾兔身旁的扶手上,甜美的吐息好似能吹拂到她的皮肤:“小兔子,你把那些可怜的家伙都打到心态爆炸了呢。”
      
      顾兔没有回话,手掌仍然轻轻搭在了裤管露出一小截瓷白的脚踝上,喝着咖啡,表现得对一切无动于衷。周遭纷乱的声音都如风在她耳畔飘逝,完全提不起兴致捕捉。
      
      四面八方泼溅而来的叱责形同恶雨包围了她们,最终,是从天而降的雷诺·洛终结了这场无畏的雨。
      
      接连下场维护比赛秩序,使得这位金发测试官当前的心情很不美妙。可他没有把不快展现到表面,嗓音一贯的磁性低沉,富有吸引女性的魅力:“一开始就将比赛规则说得很清楚:这是场奖励赛,选择参与与否,遵循的都是你们各自的精神。”
      
      “如果不愿涉险比赛,那就弃权好了。”
      
      雷诺·洛笑眯眯地给出了这个建议。部分甄选人员们内心的硬壳好似真的因而松动了一下。
      
      ——对啊,充其量不过是一场奖励赛而已,失败就失败了,大不了回头再进行测试。
      
      提供在眼前的选择,好像在悬崖边上又铺出了一条大道,让某些人产生了欣然的退却之意。但实际上这不过是逃避的分岔,更多的不公与怒意尚未平息。
      
      就在这个时候,顾兔丢下了手中又一罐喝了干净的咖啡。铝制咖啡罐的边缘磕在地板,碰溅出格外突兀的声响。
      
      那些浮躁的声音,一瞬间都在这个清脆的声响中悄然匿迹。
      
      迎着众多背地里若有若无投来的不明视线,顾兔只抬眼望着回首过来的雷诺·洛,他那一头沾有光泽的金发,如金杏色的一片叶子轻轻落在她眼眸的盏中。
      
      “测试官,你应该有修改比赛规则的权限?”
      
      雷诺·洛的神情染上一抹兴味:“你想修改什么规则?”
      
      “取消五局胜负和人数限制的规则,下一局所有想要参赛的人都可以出场,能抢到我们队伍的王冠,我就把胜利拱手相让。”
      
      顾兔苍白的唇角扯开了一抹嘲戏的弧度,无端地让人胆寒。
      
      “人有时候不努力一下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觉得不公平的尽管可以站出来,我会让你们知道——我就是你们口中最大的‘不公平’。”
      
      世界,要被搅乱成一团漩涡了。
      
      一片不敢置信的噤声中,雷诺·洛感觉体内沉寂已久的种子在这一刻倏地抽芽。某个隐约在心头浮现的猜测已然不再重要。
      
      看来,他同样是期盼着这座塔内能引来‘变动’的那一派啊。
      
      雷诺·洛轻‘呵’了一声,连续的笑意从他嘴角流泻而出。仿若遇上了某些使他倍感有趣的展开,他扬手高声宣布了自己的决定:“我同意了——”
      
      “下场王冠比赛为最终局,所有队伍都可参赛。一分钟后,请所有决定出场的甄选人员队伍按下休息室中的按钮——那么倒计时,现在开始!”
      
      整个比赛场地因为这一变故而彻底沸腾起来,各自小队不断争执与讨论着,隐藏于水面之下蠢蠢欲动的心思再次新生。
      
      雷昆夜的休息室内。
      
      鳄鱼.雷克仿佛被激发出了自己体内属于原始野兽的兽性,抓着自己手中的长.枪仰天长啸,啸声几乎能传达到数十米开外。
      
      “来得正好!看老子我出场猎光你们外边这帮龟儿子!刚才吵吵嚷嚷的样子烦死了!”
      
      夜无奈地付之一笑,其实雷克的话他也是认同的。
      
      “是啊,我觉得强大并不是被攻击的理由,他们刚才说得都太过分了……”
      
      说着,夜转头面向了一直不言不语的水蓝发少年,可是他却抵住下巴,一副陷入深思的模样。
      
      夜不禁面露一丝怔然:“昆先生……?”
      
      似是被这句话所惊醒,昆终于从梦中回归意识。让人意外,他回过神来开口所述的第一句话竟是:“我们放弃这场比赛吧。”
      
      雷克的兴头当即就被噎住了:“蓝色龟儿子你说什么?!”
      
      夜也很迷惘向来自信的昆居然会说出这样丧气的话来。面对队友急需解释的疑惑,昆只是摊了摊手,“那个黑头发的甄选人员太犯规了,我们是打不赢的。”
      
      双方营造而出的矛盾,使得这间休息室内的空气一瞬间紧绷激烈。雷克差点想抓起昆这还不够塞牙缝的小身板给一口吃掉,所幸被夜给冒死阻拦了下来。
      
      “老子不懂你为什么突然要在这种时候当个缩头乌龟,但是别让我瞧不起你,蓝色龟儿子!就算你说不想上,老子也会强行把你绑上场去,由不得你!”
      
      昆一副懒得跟他吵架的模样,秀气的眼皮子耷拉着,恹恹道:“你不懂的地方多了去了,你根本不清楚那个人究竟是有多怪物。”
      
      浓密如月华的水蓝色眼睫轻轻垂下,往这位大家族出身的少年眼下落出一片清丽的阴翳。
      
      凭借十大家族出身、天生体质比寻常人更优异的他直觉能感应得到,那是个不能战胜的对手。洛雷组的思路其实是正确的,适合最优时机攻打守擂方的正是第二局至第三局,但失败的点就在于,那个甄选人员根本不受影响——她的实力能碾压任何不利因素。
      
      甚至他认为,即使是连手握绿色四月的阿娜克与她对上,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
      
      “反正又打不赢,只是一场奖励赛而已,还不如多省点力气回去测……”
      
      ‘轰——’
      
      昆的话还没说完,挣脱开了束缚的雷克便一拳头就将墙壁上的按钮给砸得稀巴烂,唬得昆睁圆了蓝洌澄净的双目。
      
      在旁边,松开了雷克粗壮胳膊的夜同样定睛看向他,神色前所未有的认真。
      
      “对不起,昆先生,无论如何这局比赛我都要出战,我想要亲自站在比赛场地上面对蕾哈尔。”
      
      “拜托你,请在下局比赛里借给我们力量,可以吗?”
      
      昆秀雅的粗眉微微拧起来:“你们……”
      
      此时此刻,他忽然感觉自己持有的理念因为二人的行为而不断在脑内肆意冲闯,把思绪搅得一团乱。他又回想起了在上一轮的测试中,遇到柳寒城对自己所说的话。
      
      那是个规则设定在‘必须在五分钟内打开一扇门’才可通过的关卡,而他置送上门来的线索于不顾,一直犹豫到了最后时刻,直到雷克与夜先打开了门他才免于失败。
      
      【你就是这样的人,昆·阿圭罗·阿尼亚斯——永远只会做自己有把握的事,没确认之前什么都不能做,不是你认定的门绝不打开。可是昆,这世界是不会等到你选好正确答案的,有时候,你需要的是能毫无顾忌地替你把门打开的队友。】
      
      不愿意承认,虽然很不愿意承认……
      
      可是如果在这里还犹豫不决,那他跟以前比起来不就根本一点都没变过吗?
      
      昆渐渐的、一点点无奈地坍下了肩膀:“好吧……”
      
      见他表现出妥协之意,夜当即便眼睛发亮,连雷克也傲娇地哼了一口气说什么‘果然没有老子你什么都做不到’。
      
      “思考,仔细思考,那个人肯定不是毫无破绽的……”昆捏住下颔,那对蓝眸一瞬不瞬地凝视着铁门之外的场景,呢喃道:“究竟,弱点在哪里……”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度过,思绪的碎片洪流不断在这名水蓝发少年的脑海中穿梭。
      
      在这个过程中,王座上的那组队伍彻底成为了众矢之的。戴王冠的金发雀斑少女沉默着坐在王座,额生鬼角的吉黑德公主懒洋洋地舒展着身子,而那位最令人忌惮的黑发甄选人员则跳下了王座的扶手。
      
      顾兔的掌心悠然地落在了后颈,一边活络着肩颈的筋骨,一边转头环视着场外。
      
      目光似乎在剩下的队伍中搜寻着什么特殊的人。
      
      当测试官进行倒数到最后一秒的时刻,她略被额前几缕湿发遮挡住的黑眸,终于转向了最后这间休息室。
      
      在与她那双眼对上的那一刻,心境忽然间貌似受了触动,某个电闪即过的碎片倏地被昆给抓在了手心。
      
      “……我知道了。”
      
      这位水蓝发少年恍然地把那块碎片拼到它该有的位置上,唇角忽而掀起了深浅不明的一抹弧度,流淌出唯有自己能听见的玩味轻笑:
      
      “我知道了,她的‘弱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夜:不过,按钮都被打烂了我们等下该怎么上场啊?
    昆:……
    雷克:……
    感谢在2020-10-02 20:50:00~2020-10-04 14:5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chuya大可爱 2个;差不多行了、又是咸鱼的一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chuya大可爱 142瓶;阿蠢阿呆、二十四明桥、北西贝西 10瓶;一方通行 7瓶;格洛丽亚 6瓶;今天又胖了 5瓶;水起涟漪 3瓶;城中一枝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