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子总想攻略我

作者:雅蜜不好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8章

      用一个灵果和别人换了身衣服,云竹将自己收拾妥当,总算是恢复了人样。
      
      不同于其他修士那般,拼了命想在离开前多得点收获,见证了好几次别人因一株灵植大打出手的场面,云竹只觉得腻得很,丝毫不想参与这些斗争。
      
      打了只飞鸟,来到湖边解决自己的温饱问题。
      
      百无聊赖的翻转保证不糊,撑着下巴看湖里的鱼儿跃起,云竹总有一种好久没有这么放松的错觉。
      
      懒筋发作,吃完他便不想动了,只想躺着度过三天,他想家里的躺椅了。
      
      午后时光,沏一壶清茶,躺在躺椅上,清风徐徐,昏昏欲睡。
      
      咻!
      
      一支暗箭袭来,云竹惊醒,朝旁边一滚,心中生出一缕烦躁,真是没一刻消停。
      
      箭矢射偏了,云竹抬头看去,一行五人从林中走出,陈胖子手上拿着一把弩,其他人手上持剑,霍海城正在收剑,脸上隐有薄怒。
      
      “果然是你。”
      
      云竹心里暗恼,该死的陈胖子,看来是他教训的不够狠。
      
      敌众我寡,云竹懒得和他们浪费口舌,脚下一跺,三枚兽皮符从地下破土而出,旋转着自燃而后消失,陈胖子心中隐隐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霍海城抬剑轻点旁边,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他的剑鞘,他也不恼,反倒是觉得省事,“云先生大才。”
      
      云竹耸肩,“不敢当。”
      
      “是你!”陈胖子跳脚,“沙漠里的人是你!”
      
      其他四人盘膝坐下,眼底隐有乏意,离发疯的陈胖子远远的,显然是没有那心思去破阵了。
      
      云竹懒得掩饰,之前是没得到心法,他懒得和他们打交道,如今大家身份相当,云竹便不知道什么叫委屈。
      
      胃口大开,云竹拿出烤肉片着吃,“你抢了我的灵植,又百般为难羞辱我,只是困你几天,有何不可?”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
      
      “老子管你是谁!”云竹将烤肉扔到他身上,“天王老子也不准欺负我!”
      
      吼完,云竹也觉得跟个小年轻较劲有些跌份,拍拍手,“您慢慢喊吧。”
      
      “霍师兄,他这般嚣张,你们还不帮我破阵?”
      
      “破什么阵?”姚姓女修冷哼,“你就会惹麻烦,反正我破不开,省省吧。”
      
      “姚欣瑶,你敢顶撞我!”
      
      姚欣瑶扭过头,“论身份,我姚家虽比你陈家差一层,你也动不了我,顶撞你又如何?”
      
      “雪师姐,你呢?”
      
      雪月晴只想赶紧结束这次秘境之行,她没有看法,只想休息。
      
      陈天鹰又看向天方立宇,其直接背过他,抱剑而坐。
      
      “霍师兄,之前便是你破的阵,这个符阵也难不了你。”
      
      “你有错在先,也怪不得别人。”霍海城闭目养神,丝毫没有出手的打算,显然是不想管了。
      
      云竹觉得有趣,姚姓女修也是娇蛮,但更会看人眼色。看之前的来看,五人中应当是霍海城身份最高,陈胖子次之,姚姓女修向来不会忤逆陈胖子。
      
      能逼得她反口顶撞,其他人也一脸疲态,这陈胖子真是个人才,倒是有趣。
      
      云竹这个困阵威力不大,以霍海城的实力,破阵不难,想来是他不想动手了。
      
      “海城兄,可是遇到难题了?”
      
      一行十人从东边的林子里走出,全部身着黄色纱袍,右胸处有一相同的图案,像是一个文字,文字之下还有不同的图案。
      
      阵中几人齐齐站起,霍海城轻轻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为首的年轻男子手上拿着一根玉笛,眼神戏谑。
      
      “听闻有一男修以阵困了天鹰师弟两天,如今一看,果然名不虚传。”年轻男子抱拳,“在下万法门风轻羽,还未请教道友尊姓大名。”
      
      这些人不像是来帮忙的,倒是来看热闹的,两个不同的门派,霍海城再是如何懒得动手,也不可能让己方继续被困,徒添笑话。
      
      云竹后退,霍海城抬手,剑尖亮起一抹金色,风轻羽眼神闪烁,“剑芒,海城兄果然天资艳艳。”
      
      咔嚓一声,云竹还未离开多远,困阵便已被破,陈天鹰不知从何拿出一柄剑,飞奔过来,“去死吧!”
      
      破绽百出。
      
      云竹抽出短刀,待陈天鹰靠近,避开刺来的剑刃,手腕抬起用力,精准敲在其手踝骨上,长剑掉落在地,云竹短刀搭在他脖子上。
      
      陈天鹰瞳孔睁大,云竹拿出一张符贴到他身上。
      
      风轻羽微微笑道,“海城兄,不帮帮天鹰师弟?”
      
      霍海城面无表情,“炼气巅峰打不过炼气一层,技不如人,怪不得谁。”
      
      “呀,好生无情。”风轻羽看了个没趣,“到底是你们无极剑宗的人呢。”
      
      他也看不起陈天鹰,不学无术,基本功差成这样,输了正常。
      
      见霍海城没有任何反应,风轻羽看向准备离开的云竹,“这位道友,陈师弟出身东洲四家之一的陈家,道友得罪了他,日后可不好过啊。”
      
      云竹抱拳,“多谢提醒。”
      
      什么好过不好过,他有本事出气,就不会忍着,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瞻前顾后,可不是他云竹的性格。
      
      风轻羽倒有些欣赏他了,“我瞧道友也当得天才二字,兼得青海传承,秘境出口外有各宗长老收徒,不若道友入我万法门,也好护得自身平安。”
      
      “秘境出口只有一个?”
      
      风轻羽点头,“青海秘境共得十二入口一出口,自古如此。”
      
      那他打了人家的孩子,出去岂不是会被算总账?
      
      云竹手指微动,眼神逐渐危险,一一扫过站着的十四人,要不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全都做掉?
      
      众人汗毛竖起,风轻羽脸上的笑微滞,“道友在想什么?”
      
      陈天鹰得罪这么一个疯子,脑子里都是浆糊吗?
      
      “小辈争斗,长辈们不会插手,不必担忧。”霍海城走过去将陈天鹰提过来,“云先生,后会有期。”
      
      待到云竹离开,霍海城想撕开他手上的符箓,刚碰到便觉得指尖一痛。
      
      风轻羽示意身后的一名男子,其右胸的古文法字之下绣着一支符笔,乃万法门符法一脉。
      
      “在下李玉峰,诸位师兄,献丑了。”
      
      结了个手诀,李玉峰手上亮起白光,碰到定身符上,只见定身符化为灰烬,直直掉落地上。
      
      李玉峰朝诸位抱拳,“这像是上古符箓,符箓自毁了。”
      
      “陈师弟眼光不错。”
      
      “不用你阴阳怪气。”陈天鹰轻哼。
      
      风轻羽眼底闪过一丝愠怒,看向霍海城,“海城兄,尚有三天时间,听闻雪山青湖处有座古塔,不如我等去闯上一闯?”
      
      看向身后四人,霍海城问,“怎么分。”
      
      “各凭本事。”
      
      “可。”霍海城同意了。
      
      “时间有限,路上一边走一边说。”风轻羽敲了敲玉笛,心情不错,“海城兄,请。”
      
      待双方离开后不到两个时辰,云竹回到湖边,从地上挖出一张符箓,撕开后传出一些熟悉的声音。
      
      “雪山古塔?”
      
      云竹下意识就想去搞破坏,想了想便罢了,霍海城和风轻羽实力都很强,估计很难下手,再说雪山离这里也远,太累了。
      
      湖边不安全了,云竹进山里找了个山谷,给自己布了个防御阵,惬意的找了块草地睡下。
      
      泉水叮咚,空气清新,鸟语花香,又无纷争,真是悠闲的很。
      
      被陈胖子他们耽搁了不少时间,云竹睡了一觉起来,只觉得肚中无物。
      
      走到溪边,水中游动着一些个头不错的鱼,速度很快,只看见水中一道青影闪过,鱼鳞闪烁。
      
      “感觉很难抓的样子。”云竹坐在溪边,撑着下巴。
      
      仔细观察水中,除了鱼好像还有一些巴掌大的青蟹,举起双鳌,看起来脾气很不好。
      
      试探着伸手进去,青蟹挥动双鳌,云竹遗憾的收手,打了个哈欠,“唔,感觉好厉害,好难抓。”
      
      懒筋上来了,云竹躺到地上,也不想去抓鱼打猎了,“要是天上掉馅饼就好了。”
      
      天上肯定是不会掉馅饼的,但树上可以掉果子。
      
      躺了没多久,一阵清风吹过,谷中一棵树上掉下来几颗灵果,灵气几乎凝成白烟。
      
      云竹转过头去,看向树上,树上还有很多黄色的果子,都是已经熟了的,几百颗果子的灵气几乎凝成一道烟柱。
      
      挪过去在地上捡起果子塞到嘴里,云竹轻咦,“味道不错?”
      
      虽然个头不大,才小拇指头不到,但灵气很足,不需要吃几个就饱了。
      
      味道酸酸甜甜的,做成果干和果酱肯定好吃。
      
      想到什么,云竹眼神微暗,要是涵子在就好了,肯定会帮他做零食吃。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应该娶媳妇了,说不定孩子都大了。
      
      躺到地上,伸手捡起够得到的果子,没吃饱,便用灵力系带将远处的落地果够过来吃掉。
      
      坐吃等死的三天眨眼而过,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云竹秉着不浪费的精神,将树上的熟果用灵力系带都摘下来,放到牛皮袋中。
      
      果子挺多的,最后三天树上的果子几乎都成熟了,千余个果子塞满了整个牛皮袋,在上面画了个掩灵符才将浓郁的灵气掩盖住。
      
      谁也别想抢他的,他摘果子可累了。
      
      将放不下的几颗果子抛进嘴里,砸吧砸吧嘴,数了数果子数量,“应该能吃好几个月了,不用做饭了。”
      
      嗨森!完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云先生:困住了,欧耶!
    霍前辈(一剑破开):我现在退回去还来得及吗?
    作者(旁观路过):来不及了,扣你戏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