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子总想攻略我

作者:雅蜜不好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1章

      暗林里的灵植和妖兽所含灵气不成正比,每株灵植都犹如一个发光体,其内蕴含的灵气浓到不能再浓,而这些妖兽,实力却均在炼气期。
      
      云竹敢吃这些灵果,也是对自己的身体有自信,别人吃了会爆体而亡的东西,他可不一定。
      
      只是没想到,自己不会爆体而亡,却吃了个寂寞,这就很尴尬。
      
      仔细观察下来,云竹也发现了一个情况,地面上是会有动物的,多是一些无法在上层占据领地的妖兽,还有一些食草性妖兽。
      
      妖兽之间会互相捕猎,每到一定时间,妖兽便会去到地面寻找食物。自然,也可能会成为食物。若是捕猎回来受伤,下场便很好想象。
      
      云竹还发现,这些妖兽对藤蔓的动静非常敏感,能够很精准的根据动静大小判断是否能够成为自己的食物。
      
      这些妖兽,很多都能在藤蔓上无声无息的活动。
      
      这也意味着,若是藤蔓晃动,很大程度上便是不熟练此道的妖兽,或是受伤的妖兽,可以称为食物。
      
      抓住这个特征,云竹在藤蔓晃动之后,跟着几只妖兽前往事发地点。
      
      看起来是一只刚学会飞的鸟妖,全身白色,鸟喙及脚都是黑色,身形修长,也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妖兽,此时被几只狼妖围攻,青色的焰火将鸟妖的羽毛烧得漆黑,只能扑腾着翅膀躲避青焰的攻击。
      
      云竹认识的妖兽不多,他仅认识小青山里的几种,在这里的妖兽到底是什么品种,他也只是认个大概的种类。
      
      白色鸟妖很快就奄奄一息的躺在藤蔓上,一根蛛丝飞射过去,一道青焰喷射而来,蛛丝被烧了个彻底。
      
      一只青狼将白鸟咬死,其他青狼朝周围嘶吼,周围窥伺的妖兽除非饿得受不了,不然都不会再继续停留,纷纷回到自己的领地。
      
      四只狼妖围在一起,朝着树冠上的云竹嗷叫,云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眼睛转了转,飞天爪带着自己离开了这个树冠,很快消失在青狼眼中。
      
      嗅了嗅周围的气息,没有嗅到不该存在的气息,几只青狼围在一起,放心的将白鸟的羽毛全部烧掉。
      
      刚要进食,一个奇怪的东西快速接近,几只青狼下意识警惕的跳开,然而这一跳开,他们的猎物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抓走了。
      
      “嗷呜!”
      
      狼嚎声不绝,云竹抓着鸟腿,顺着风向而逃。
      
      对于青狼而言,云竹处于逆风处,不过追了七八里地,它们便失去了云竹的踪迹,只得不甘的嚎叫。
      
      这只白鸟被青焰烧得已经半熟,云竹将白鸟放到树干上,到下面的矮树冠上找了些干树枝,又用飞天爪从一些空隙里抓了一些树枝和枯树叶上来。
      
      这只妖兽挺重的,足有半人高,费力的将鸟妖拆开,鸟皮都扒了,切成长方形。剩下的云竹只挑了些好肉,其他的都丢下去,他带不了那么多。
      
      直接在树冠上烤肉,巨树的树干非常的耐造,等云竹将肉烤熟,树干上也不过才灰了一点点。
      
      吃了一口,口感还行,肉不算嫩,但也不柴,属于比较韧的口感,吃起来嘴巴比较累。
      
      妖兽肉放得住,云竹直接切成条放到牛皮袋里,也不管是不是会弄油灵果了。
      
      在巨树冠赶了大概三天路,云竹总算是来到了森林边缘,草原近在咫尺。
      
      爬到树冠顶端,放目远眺,草原挺大的,最显目的是横跨草原的一条河,犹如一条玉带,波光粼粼。
      
      云竹发现了有七八个人结伴走在草原之中,若不是他站在高处,只怕也无法发现这几人的踪迹。
      
      这算是他首次碰到如此从容的修士,在暗林之中的修士,各个狼狈不堪,毕竟不是谁都能爬上巨树冠。
      
      根据李猎户所讲,青海秘境用于筛选弟子,前七天,若是无缘,便会抛出秘境,其秘境之旅也就停止了。
      
      何为有缘,李猎户也不清楚,倒是他说了青海秘境自古便有很多机缘,至于是什么机缘,他便不知道了。
      
      云竹猜测,可能所谓的缘分,便是这些机缘吧。
      
      只是机缘到底是什么?云竹也不知道这些修仙者是怎么定义的。
      
      不论这些,云竹只想找到一份适合自己的心法。
      
      依旧是用卦象定位,卦象所指方向并不明显,属水。
      
      不必再算,俗话说天机不可泄露,定位手法如此单一,能将他指引到此地便已不错。
      
      心中沾沾自喜,看来他看家本领越发精深了。
      
      属水,那便是那条大河?
      
      往上游看去,似乎有一片很大的湖泊,在这里看不清楚,云竹也不知道那是一片湖泊,还是因大河在那里比较宽。
      
      如果顺利,走到那里,应该也要三天时间,若是路上遇到波折,也不知道走不走得到。
      
      往下游看去,大河蜿蜒,转了几个弯,也不知走向何方。
      
      还有不到四天时间,他不可能找遍整条河,只能将范围缩小到其中一段,方为上上之策。
      
      他不会修仙者的那一套,虽知道这秘境便是修仙者所设,但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来。
      
      云竹对修士了解的不多,但他知道,所谓心法,乃修仙之根本,之基石。便和以前他们这些风水师一般,成就如何,一看资质,二看心法。
      
      自然,这修仙界的资源必定比现代多得多,财法侣地,财在先,法在后,财便是内财与外财,法便指心法和其他一些法术之类法门。
      
      设身处地,若他要将法门置于秘境之中,所选地址必须要有两个要素。
      
      一可长久运行,二可行考验之力,其中最重要的便是。
      
      有两个条件制约,只能选在聚气纳灵之处,风水学上有更简而易懂的名词,龙脉,更具体的,便名为宝穴。
      
      正所谓,高一寸为山,第一寸为水,山地起伏便为地脉,聚气纳灵之脉便为龙脉。
      
      高山之龙即为垅龙,平原之龙为支龙。这片草原虽看起来一马平川,然以高处看去,略有起伏,隐有隆起。再看大河,不险不破,有如水面蟠蛇之状,盘旋而上。
      
      便是不以风水论气脉,云竹也可看到这条大河之中,哪几处乃聚气之地,便是不能全部查看,也可选其灵气最为浓郁之处。
      
      不论如何,云竹都不觉得自己会失手。
      
      目之所及,没有发现什么妖兽,只是草原中的草皆是长草,云竹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妖兽藏在其中,左右去看看便知了。
      
      跳下巨树冠,云竹进入草原之中,长草比人还高,每走一步都发出沙沙的声音,云竹心中不安,没有继续走,而是思考若是有妖兽攻击,他该如何应对?
      
      这里没有高处给他躲,他的短刀也没办法刺穿妖兽的皮毛,不能硬拼,只能智取。
      
      停下来从袋子中拿出之前的鸟皮,共有三十三张可用的,已经被他都晾干了,这是妖兽皮,用来画符,威力也能大些。
      
      咬破指腹,用血在兽皮上画了一些符文,心里算是有了些底气,这才抬脚继续往前走。
      
      此时为东南风,云竹逆风而行,不必担心他的味道会顺着风向给草原上的妖兽带去消息,心里还算放心。
      
      长草丛中有一些小道,里面长草倒塌,铺成了一条小道,看起来是其他动物走出来的路,云竹蹲下来仔细观察,发现了一些白色软毛,又在另外几条道上发现了一些黑色和棕色硬毛。
      
      看起来是两种妖兽开辟的道路,小道上还有一些粪便,云竹捻起轻嗅,是食草性妖兽,危险性较低,只要小心些便不会有事。
      
      朝着目的地走了约莫十里地,风向陡然变化。
      
      很快,云竹便听到了远处隐隐传来爆炸声,间或带着一些狼嚎声。
      
      狼群于草原之上处于统治级地位,云竹不清楚在修行界是不是这样,但他知道自己铁定是打不过狼群的。
      
      不清楚草原上到底有多少狼群,规模又如何,云竹越发谨慎,不敢错过附近任何一丝动静。
      
      此时他已离开一开始的食草性妖兽的领地,这边的小道看起来宽多了,领地的主人体型很大,地上的足迹有他两掌之大,群居,毛发白中带青,非常像之前在暗林里的那种青狼的毛发。
      
      心知这群妖兽必定常从这边经过,云竹只稍稍逗留,不敢在这些小道上走,自己挑了个比较远的地方,拨开长草走进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云竹越走越远,狼嚎声也越近了,云竹确定了是有人闯入了这片领地,因风向突然改变,被狼群发现了,故而爆发了战斗。
      
      “嗷呜!”
      
      空气中飘来一丝血腥味,云竹犹豫片刻,改变了他的方向。
      
      刚走了半里地,云竹便听到狼群高低起伏的嚎叫声,几秒钟后,狼嚎声开始远去。
      
      “这边!”
      
      “隐身符还有吗?”
      
      “快点躲起来,幻象符迷惑不了狼群多久。”
      
      东南方向突然传来细细的说话声,是两男一女,呼吸很重,应当是受了不轻的的伤。
      
      云竹站定,心里快速计算狼群的方向和那群人的方向,以两者为中心,呈三角之势谨慎的往后退。
      
      长草丛发出簌簌的声音,他们之间离得不远,对方精神高度集中,很快就注意到了云竹这边的声音。
      
      “有人,追上去!”
      
      云竹心中冷笑,看透了他们的打算,素未谋面,无冤无仇,竟想拉他下水?
      
      老子坑人坑鬼的时候,你们这群小崽子连胚胎都不是呢。
      
      拿出一张符贴到草根处,用草叶掩盖,刚站起来,长草丛里便钻出来两男一女,身上的衣服都被血染红了,衣衫褴褛,看起来虽然狼狈,伤势也没有太重。
      
      三人看起来约莫二十六七,面貌有些相似,想来应该有血缘关系。
      
      唯一的女子模样娇俏,盈盈一拜,“这位道友,见面是缘,不如结伴......”
      
      云竹转身就跑,三人对视一眼,“追!”
      
      狼嚎声突然转向,云竹犹如一条游鱼,在长草丛中钻来钻去,后面的三人直接捡了便宜,便拿他开路,不远不近的跟着,显然是打定主意要拉他下水了。
      
      追了一段路,三人突然觉得有些奇怪,此人完好无损,速度也未免太慢了,他们三人受了伤都能轻易跟上。
      
      跑在最前面的男子突然拿出一把刀,脸上闪过一丝狠意。
      
      对不住了!
      
      寒意袭来,云竹扑到地上,就势一滚,躲过这致命的一刀,抬头看向快速包围他的三人。
      
      拿着刀的男子目露惋惜,“道友,怪只怪......”
      
      云竹脸上丝毫恼意也无,竖起一掌,“阿弥陀佛,施主,放下屠刀,回头是岸。”
      
      狼嚎声近了,三人听也不听,齐齐拿刀上来就砍,云竹手上用力,飞天爪飞向高个男子面门,其心中一惊,陡然后退。
      
      不欲与他们纠缠,云竹收回飞天爪,转身就跑。
      
      佛祖啊佛祖,是他们先动手的,信徒可给过他们机会,这般心狠手辣制图,信徒只能送他们上西天聆听您的教诲了。
      
      拿刀的男子快速跟上,“动手!”
      
      身后二人拔出武器,追了不到十米,身后微矮的男子突然惊道,“十七哥,你脑后有一道符!”
      
      什么?
      
      拿刀男子一惊,脚步微顿,突然脑后发热,一股羽毛烧焦味飘出,男子大喊,“快帮我扑火!”
      
      身后二人掐诀,然火势依旧,方想用手扑灭,火便停了,其脑后的符也烧了个精光,留下光秃秃的一个后脑勺。
      
      这么一耽搁,三人抬头一看,那下手的家伙早就跑了个没影。
      
      “该死的,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PS:我的妈耶,睡一觉起来总算可以存稿了,嘻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