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穿成苦瓜味儿alpha[女A男O]

作者:马月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

      孟灵被强行塞入香料研究小组。她的工作平白增加了一倍不止,晚上夹着公文包回来的时候。
      
      隔壁家门口站着个人。
      
      走廊晕黄的灯光只照亮了他半边脸,男人松懒垂着眼皮,听见“叮咚”一声电梯提示音,条件反射扭头。
      
      眼皮缓缓掀开,露出浅褐色的双眸。
      
      他穿着有点儿单薄,九月初的夜晚。黑衬扎在西装裤中,定制皮带紧紧勒住腰峰。
      
      衬衣卷至手肘,形状优美的腱子肉完美的暴露在空气里。
      
      孟灵眼底欣赏的目光闪了闪,视线轻飘飘的从他身上移开。
      
      提着公文包,走到自己家门口。
      
      指纹识别锁“咔嚓”打开,孟灵背过身走入家门,回头眼角余光瞟了眼,孤零零站在楼道口的男人。
      
      他神情略显暴躁,骨节分明的手有一下没一下敲击在墙边,视线频频盯着电梯口的方向。
      
      也许昨天她对他说的话过于苛刻,他见着她的时候,压了压唇,脸上多了几分不愿交谈的疏离。
      
      除了一开始的对视外,他再也没有施舍给她任何眼神。
      
      九月初的天气有些冷,他裸露在外的腱子肉上生了一层细细微微的鸡皮疙瘩。
      
      桀骜不驯的男人又似乎透着诡异的委屈。
      
      孟灵其实遇见过很多种与谢诺丞相似的人,高高在上,天之骄子,他们用平易近人作为面具掩饰心底漠视,表里不一。
      
      可是眼前这人……似乎又有些不同,他能用蹩脚的话一边烦躁一边耐心的劝说失足少女。
      
      心存一丝底线。
      
      这样的人即使表里不一却令人讨厌不起来。
      
      陈一舟去世前耳提面命,希望孟灵学会与人留一线。
      
      孟灵没学会,但是她在谢诺丞的身上,看见了这样的品质。
      
      孟灵顿在门口,发愣的一瞬间。
      
      男人的通讯器忽然在空荡荡走廊上响起。
      
      “谢哥,咱要不找一位指纹锁师傅过来吧,这么晚了。你出的那骚主意估计不太行,人孟主任根本没回家,您老人家砸坏家中指纹锁,一直站在门口也不是个事儿啊。如果感冒将嗓子弄坏了,那要损失多少星际币,。”
      
      男人眉头死死的夹着,捂着通讯器,面不改色反问:“什么?明天!”
      
      钱波波:……
      
      “我所有证件、飞行器钥匙全部锁在家中,助理去蓝星办事,今晚根本赶不回来。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让我在门口等上一夜?”
      
      走廊上,男人佯装暴躁的眯了眯眼。
      
      他说话的音量不大,却又恰到好处让不远处的孟灵听得一清二楚。
      
      “你现在才对我说指纹师傅不能过来,晚了吧?行!我会保留起诉权。”
      
      通讯器“啪”的一声关上。
      
      男人浅褐色的眸子沉的吓人,他倏然抬起头,恰好对上孟灵投过来的目光。
      
      四目相对,男人扬起下巴,骄矜的冷哼了一声,别开视线。
      
      这人还在生昨天的气。
      
      孟灵有点想笑,强撑的骄傲,斜勾的眼尾熏的人心发软。
      
      她蜷了蜷手指,最终没能忍住,多嘴问了句:“你们家指纹锁坏了?”
      
      谢诺丞抿了抿唇,似乎想到下午不愉快的争锋相对,很快拉下了脸。
      
      “嗯。解锁师傅马上就会过来。”
      
      死鸭子嘴硬。
      
      孟灵眼底笑意更甚,考虑着要不要招呼他进来坐坐,低头恰巧看见他脚边熟悉饼干盒。
      
      盒子上方画着个爱心,似乎写着祝福语。
      距离远,看不太清楚。
      
      孟灵瞳孔缩了缩,原本脱口而出的邀请,咽了回去。
      
      “哦,你慢慢等。”
      她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背过身,智能感应门无情合上。
      
      谢诺丞目瞪口呆,盯着隔壁紧闭的房门足有一分钟。
      
      脸部表情没能控制好,走廊口微黄的灯光斜射在他的脸侧,扭曲又阴森。
      
      他双目半阂,眸含阴鸷。
      
      算计好了她应该有的反应。
      谁知道孟主任不按牌理出牌,冷漠,刻薄、麻木不仁。
      
      谢诺丞有点恼火,迈出大长腿,忍无可忍,抬脚踹向她家铜肽金属门。
      
      门以一种奇迹的方式发生扭曲,被人从里面拉开。谢诺丞的脚高悬在半空,举起来也不是,放下来似乎更加欲盖弥彰。
      
      孟灵戏谑的看他:“别将门踢疼了,进来吧。”
      
      谢暴躁.诺丞:……
      
      他睁着双略显失神的眼睛恍恍惚惚走进孟灵家中,甚至短时间内忘记了搁置在脚边的那盒小饼干。
      
      说好的送温暖,并没有成功?
      
      这让他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薄唇紧抿,双腿齐齐并拢,规矩的端坐在沙发上,大长腿呈90度自然垂落。
      
      背脊下意识挺的笔直,衣料薄薄一层,紧绷的贴合在身上。
      
      孟灵端了一杯水走出来,视线似有若无的落在他身上,不动神色的眯了眯。
      
      她稍微后悔,不该好心引色入室。
      
      孟灵自控力一向不错,前世身为制香师,海了几年。但是真正认真算起来,没有一个男人能令她生出睡觉的心思。
      
      眼前这位才认识几天的Alpha长相身材的确符合她对男人所有感官,如果是前世,睡就睡了。
      
      她好歹成年多年,男女之间水ru交融,倒真的没有体验过。
      
      尤其是现在自己裙子下头,长出了更刺激的东西。
      
      想到各种隐患,孟灵遗憾的叹了口气,安慰自己,死前墓碑都断了,前车之鉴,玩不起。
      
      她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性格,对任何一段感情都不会认真。
      
      仅仅因为觊觎别人帅裂苍穹的好身材,如果真的将人上了,将他掰成“AA恋”,以后麻烦事儿更多。
      
      孟灵淡定移开视线,舔了舔干涩的唇,收敛眼底暗光。
      
      “桌边有投影仪,你可以看看纪录片,我去做饭。”
      
      孟灵将茶杯递给谢诺丞,没多少废话,简单交代了一句,转身进入厨房。
      
      谢诺丞不可思议掀眸,声音压的很低:“做饭?”
      
      星际推出厨房机器人后,很少有人会晚上做饭。
      
      家用机器人一般能根据食材调配出最适合的营养剂,虽然味道难以下咽,但是方便、快捷。
      
      他古怪的看向厨房,磨砂玻璃门内,女alpha套了一件粉红色的围裙,她的手不算大,捧着一块豆腐,在水龙头下反复冲洗。
      
      仔细看那块豆腐白白嫩嫩,是大豆磨出来的。而厨案上摆放的小葱、大白菜……竟然是有机食物。
      
      谢诺丞眼底惊讶更重了,以孟主任的工资,吃上有机食物为原材料的晚餐相当豪奢。
      
      钱波波查来的资料中,这位抠门女Alpha连一座飞行器都买不起。
      每天步行上下班,原来所有的工资都拿去吃饭了。
      
      他薄唇微勾,喉腔溢出一缕笑意:“饭桶。”
      
      狭长的凤眸内总算褪去了先前吃瘪的阴霾,染了丝真心实意的温和。
      
      谢诺丞幼年到少年这段期间生活在垃圾星,那个地方最缺的是食物。
      
      他的胃在长久的饥饿与压迫下落了病根,营养液、人造食物便不能再继续吃了。
      
      刚才他甚至犹豫,孟灵如果晚餐给他一瓶营养液,该怎么委婉拒绝,现在看来却是不用。
      
      心情莫明好了一点儿,谢诺丞不动神色的环视这位孟主任的客厅。
      
      她家里布置相当简单,全中式简约风格。
      
      家具、物品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原木地板纤尘不染。
      
      就连沙发上的抱枕,朝向姿势也是规整如一。
      
      谢诺丞身为军方机密调查局一把手,早几年培训过犯罪心理学,一个人的行为方式从她的生活起居中,最能表现出来。
      
      而孟主任显然如他所料,性格重度扭曲,偏执缺乏安全感。
      
      谢诺丞勾出抹了然于心的笑,起身走入厨房。
      
      他的个头很高,站起来的时候,几乎要勾到厨房门栏包边。
      
      他微微弓腰,探头看向料理台。
      
      深褐色的瞳孔忽然缩了缩,唇边谦和的笑容僵在脸上。
      
      料理台边的女人将洗干净蔬菜、豆腐、鱼肉,放在瓷釉光盘里。
      
      她低头专注的为食材洒了些盐,双手平摊,端着盘子放入粒子蒸锅中。
      
      谢诺丞唇角抑制不住的抽搐起来,足足花了三秒钟,才凭借过人的演技,克制翻白眼的冲动。
      
      “你干什么?”
      
      孟灵回头,心说,这人没长眼睛吗?蠢的有些犯规。
      
      她脱掉料理手套,冲着蒸锅抬了抬下巴,平铺直叙道:“做饭。”
      
      “就这!!”谢诺丞骨节分明的手气的有些发抖。
      
      孟灵挑了挑眉:“嗯。”
      
      她脸上表情很自然,没有一丝羞窘、捉弄、或者惭愧。
      
      谢诺丞审视的扫视她一眼,迟缓明白过来,她多半不会烹饪………
      
      克制住上翻的眼皮,他走过去,优雅拿起她刚刚褪下围裙。
      
      居高临下看她:“你出去,我来。”
      
      孟灵眨了眨眼睛。
      
      她退至磨砂玻璃门旁,唇角抿出一抹诧异的弧度。
      
      站在料理台边的男人,黑衬纽扣解开了两颗,漂亮胸肌若隐若现。
      
      他从蒸锅中取出所有食材,将豆腐切块,放入盘中。
      
      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银灰色的料理刀,速度很快。
      
      “你竟然会煮饭?”她有点意外,实在是他那双养尊处优的手太好看,不像一位经常做饭的男人。
      
      “嗯。”男人将鱼上的盐洗掉,方了些姜片料酒、盐重新腌制。
      
      脸色并不好看,他指着她家料理台面上的调料,侧头反问:“调料呢?”
      
      孟灵尴尬眨了眨眼睛:“?”
      
      谢诺丞抿唇,回头一刀劈开砧板上的鱼头。
      
      他垂着头,半张脸掩藏在阴影处。
      
      “你平常做饭用清蒸?”
      
      孟灵点头:“嗯。别的烹炒不太会。”
      
      清蒸的饭菜不好吃,她其实也不想。
      但是无奈她不太擅长做饭。。
      
      但凡能改善生活条件,她也不会这么委屈自己。
      
      “我会。”男人停顿了很长时间。
      
      孟灵下意识的看他。
      
      他俯身视线与她平齐:“孟教授,你想不想每晚能好好吃一顿晚餐?如果帮我翻译剧本……”
      
      孟灵杏眸微眯,她审视的扫了他一眼。
      
      男人唇角上翘,明明求人办事,却又带着些与生俱来的桀骜不驯。
      
      他松懒的看她,那股子带劲儿的野性熏的人心底一动。
      
      孟灵不着痕迹推后一步,敛住眸中暗沉,遗憾拒绝:“不想。”
      
      谢诺丞:……
      好特么难搞!
      
      制造进一步接触机会破产,他的小暴脾气又开始控制不住,一刀接一刀坎在鱼身上。
      孟灵觑了眼砧板烂肉,嘴角心疼的抽了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