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夜息止

作者:婉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新年

      新年祭典。
      
      与流魂街热闹的新年祭典的热闹非凡相比,瀞灵廷内的新年祭典更多的是庄重肃穆,一些流魂街出身的队员会回到流魂街参加祭典,也有一些因为长年在队舍居住而留在瀞灵廷内参加祭典,这样的队员参加的祭典虽然没有流魂街的盛大热闹,但是绝对要比现在这个地方要轻松的多。
      
      这个祭典仪式上所坐的人大多衣着华丽,注视着祭台之上的眼光肃穆敬仰,台下鸦雀无声的十分安静。
      
      台上的乐声打破了庄重的沉寂,几个身着白色小袖上襦和绯袴巫女装扮的女子出现在祭台之上,和流魂街的里神乐不同,这个贵族云集的祭典上所表演的是宫廷御神乐,华美典雅自不消说,就连踏着舞步的几个女子也都是上级贵族家的嫡系长女,普通贵族女子是不能登上新年祭典的舞台之上的。
      
      忽然间,几个女子以扇遮面,从祭台两边退去。
      
      接着的伴随着乐声出现的是一阵铃声,挥,转,侧,滑,仰,跳着三番叟的舞步轻盈而优雅。反手举起的红色金色交织的有职扇遮住了面貌,看身形比先前巫女打扮的几个女子还要小。
      
      而且这个少女一身象征着太阳女神的天照大神的打扮,先前的几个普通巫女打扮的女子的身份已经是上级贵族家的嫡系长女,这个打扮的如此盛大郑重的少女自然身份不凡。
      
      能够出现在祭典上代表瀞灵廷跳祭祀舞的女子已然不凡,这样打扮的女子在现世至少要是伊势神宫的斋内亲王,而瀞灵廷中这样身份的女子现今只有三位。
      
      志波家的公主志波空鹤,四枫院家的公主四枫院夜一,以及四大贵族之首的朽木家的公主朽木衍夜。
      
      台下贵族虽然没有看到少女的面貌,但是看到了这个头戴金冠的少女的黑髪长发上所用的金色流苏的配饰,就不难猜到,这个首次出现于新年祭典的少女就是朽木家嫡系仅剩的两条血脉之一的朽木家的公主朽木衍夜。
      
      有职扇缓缓移开到最后,显现出的正是很多贵族多年未曾得见的朽木一族唯一的公主朽木衍夜的面貌。
      
      虽然之前有一些关于这个公主的传言,但是因为年龄尚小仍在教习阶段,即使曾经现身于那场公主身份确立的典礼上,但是大多说贵族离得太远并看不清楚那时候年龄尚小的朽木衍夜的面貌。
      
      衍夜此时不带一丝的表情,秀雅的眉宇间透着庄重肃穆。反手高高举起有职扇,扇角所系的铃铛泠泠的发出清脆的声响。
      
      因为年龄关系,身量尚不足,但是身姿挺拔态势优雅,舞步井然有序在这么多的贵族注视下看不出一点的慌张,红色扇骨的有职扇在纤长手指间不住翻飞,尽管是在跳舞,可是金冠上的金饰晃动的幅度却非常的小。
      
      红色的祭典服装穿在衍夜的身上衬得衍夜本来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耀目,秀雅的面容,端庄的表情,完美的祭祀舞蹈。
      真是完全符合朽木家严谨的家风一丝不苟的做到完美。
      
      巫女以可以迷惑上天的舞蹈以请神降。
      
      而瀞灵廷的这个祭典所请求的是灵王的庇佑,那个在遥远的天上的王域内只能仰望的灵王陛下。
      
      祭台上女子的舞蹈,让许多贵族觉得好像得到了灵王的庇佑。
      
      立如芍药,坐若牡丹,行犹百合。
      传统女子的赞词用在这个尚带着稚气的女孩子身上似乎找不到一点瑕疵。
      
      当衍夜换下祭祀服装穿上一身华美的十二单衣拜访前来参加祭典的四枫院家的时候,就连对贵族女子教习一向十分严格的四枫院家主夫人四枫院彻子也对衍夜赞不绝口。
      
      衍夜只是默默的垂下头,手上握着一把桧扇端坐,一副晚辈聆听长辈教导的专心模样,只是在四枫院彻子说完的时候才抬起头来笑着说道:“是夫人谬赞了,是因为去年夜一姐已经跳过了祭祀舞蹈,今年没有参加才让衍夜出了风头。”
      
      听到衍夜说道夜一,四枫院彻子笑着示意夜一上前来,说道:“我也就说到这里了,接下来你们小孩子一起去玩吧。”
      
      “是,母亲大人。”夜一这时候很听话的朝四枫院彻子微微的行了一礼,转身的时候衍夜意料之中的朝衍夜很不符合正常频率的眨了几下眼睛,金色的瞳眸中闪烁着灵动的光彩,和刚才一直坐在四枫院彻子后面的时候一副端庄安然,平静无波的贵族公主的样子完全的不同。
      
      夜一像个大姐姐一样拉起衍夜的手坐到了四枫院家的最后面,然后两个人坐的很近,嘴巴一张一合的看起来很像是两个女孩子说悄悄话。
      “小夜夜,咱们一会儿去流魂街玩,这里没意思嘛。”
      
      衍夜看了一眼夜一,微微的一挑眉,说道:“夜一姐,你每年都用这样一副庄重而又神圣的表情向我诉说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哎呀,你烦不烦?”
      
      “呀类,小夜夜你自己不也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我讲解瀞灵廷守则讲的还不能自拔的入迷呀。”说到这里,四枫院小姐的表情变得更加的凝重,她皱着眉头对衍夜说道:“准备好了没,咱们溜吧。”
      
      虽然衍夜和夜一分别身为朽木家和四枫院家的公主,夜一的年龄比衍夜大的许多已经开始接触所属于四枫院家的隐秘机动和刑军的事物,但是由于两个人的年龄在尸魂界算不上是成年人又只是家主的子辈孙辈,而且凭借四大贵族的权威也用不到两个人去参加所谓的贵族女子间的客套交际。
      
      衍夜能够跟着四枫院夜一消失是因为她已经想到两个人一起消失,会被认为是两大贵族公主间交好,好到一起去咬耳朵诉心声去了。
      
      参加这次少女心声探讨的人物似乎非常的多。
      还有一些异性来参加,果然是可以从另一方面挖掘出深层的少女羞涩心事。
      
      我方少女阵营为:朽木衍夜,四枫院夜一,志波空鹤。
      都是四大贵族家的公主,非常的有规律。
      
      而按照这个常理组建的另外的少年阵营理应按照这个规律,为四大贵族家的各位少爷。
      志波家的大少爷志波海燕闪亮招牌笑容到场,四枫院夜一小姐没有弟弟和兄长,所以四枫院家自然不会有人出席,而朽木家……
      
      衍夜一拍脑门,颤抖的指着前方,像是见到大虚。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四枫院夜一你丫……你太狠毒了,你怎么可以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四枫院小姐明显的笑纳了衍夜的赞美,咧嘴十分灿烂的一笑,“哟~果然是很大的惊喜呀,小夜夜你也知道我没有弟弟的,你家白哉这么可爱,你看这么嫩。”说到这里,似乎是为了要向衍夜证明,夜一连看都没看就很精确的扯到了朽木白哉大少爷的脸蛋,像牛皮糖一样一拉一扯,笑的乐在其中。
      
      身为朽木家的小少爷,朽木白哉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努力的挣扎,结果还是被道行深邃无比的四枫院夜一小姐折磨的不能够逃脱,他年纪小又心气盛,反而向着相反的方向逃跑,结果脸蛋被扯得更加的长,因为白哉小少爷天生的白皙皮肤,此时简直就像是年糕一样被从四枫院夜一的嘴巴里拉扯出来一样。
      
      “四枫院妖猫,我跟你没完!!!”
      
      四枫院夜一小姐没有接受朽木小少爷的挑战,而是很和蔼的蹲下身来,忽然展开一副大姐姐的和谐面貌,看的只有四岁履历的朽木小少爷一愣。
      
      这绝对是一副圣母的样子。
      
      就在朽木白哉以为自己出现幻觉的时候,夜一小姐很尽职的把他拉回了现实。夜一笑的很灿烂很有亲和力,却像个妈妈桑一样拍拍白哉少爷的脸,和蔼的说道:“想不想和我们出去玩,有很多好玩的哟~”
      
      朽木白哉毕竟年幼,很诚实的一点头。
      
      话已经说到了这里,夜一小姐叉起腰很有大姐头气势的一指挥,“哟西,小夜夜,空鹤,海燕,小白哉,喜助,咱们走吧。”
      
      说完之后果真没有辜负对白哉小少爷的承诺带着他一起去玩,很自然的又一把扯起白哉的脸蛋,硬生生的扯着往前面走。
      
      听到白哉少爷的哀嚎,四枫院小姐仰天大笑起来,笑的十分爽朗豪迈。
      “呸,龌龊!”衍夜瞪了一眼叉着腰大笑的时候还不忘拉着白哉脸蛋的夜一,十分凶神恶煞的朝着夜一的背影啐了一口。
      
      “那个……”一直站在衍夜旁边却没有发出声音的浦原喜助突然开口,衍夜一转头才发现原来有浦原大少爷的存在。
      “唉?喜助,你什么时候在的,我怎么不知道?”
      
      “啊哈?”突然察觉到自己极其稀薄的存在感的浦原大少爷尴尬的一笑,说道:“我一直都在啊,夜夜。”
      衍夜漫不经心的对着四枫院小姐的青梅竹马浦原大少爷说道:“很抱歉我没有发现,不过你刚才要说什么来着?”
      
      浦原指了指前方的夜一和白哉,说道:“我说,夜夜,那是你弟弟吧,这样的话真的没有关系么?”
      
      “唉?”衍夜以一副很莫名其妙的表情诧异般的看向浦原,说道:“喜助,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思想,我觉得真的很奇怪。”
      
      “啊?”
      
      看着浦原一脸诧异不解的样子,衍夜煞有其事的指了指自己,“那个小鬼的父亲是我父亲的弟弟,”然后又指了指依旧神采飞扬的夜一,“而那个小鬼的母亲是夜一姐的父亲的妹妹,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说起来其实应该算是一样近的,凭什么你认为夜一姐这种行为是虐待?”
      
      讲到这里,衍夜灿烂的一笑,“我觉得这场面很有爱的,无法发泄母爱情怀的表姐对可怜的弟弟发挥母爱的光辉,光是站在这里,我就觉得夜一姐身上的母爱就像虚闪一样光亮闪闪,让我简直不能够直视,哎呀,太刺眼了啊啊。”
      
      衍夜侧过头去,做出一副被强光闪到眼的痛苦表情。
      
      志波海燕看到衍夜这副样子,抱着头斜了她一眼,说道:“有你这样的姐姐真的是一件很惨绝人寰的悲剧。”
      
      没等衍夜回话,一旁的空鹤就接着海燕的话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到:“有你这样的哥哥真的是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剧。”
      
      “喂喂,空鹤,你什么意思?!”
      “唉,大哥,就是字面的意思啦。”
      
      夜一打头走在最前面,忽然转过头来朝着衍夜喊道:“我说小夜夜,你也不带我们去你以前住过的地方看看啊?咱们有通廷证,去哪没问题。”
      
      流魂街前五区本来就是商业繁盛的地方,到了新年的时候,更是彻夜的热闹非凡,一般的流魂街居民正常情况下只能在自己所居住的区内欢度新年,但是衍夜这一行人,通廷证一亮简单一停留一下,流魂街内可以到处乱窜。
      
      衍夜听到夜一的话是一愣,也大声的喊了回去:“夜一姐,那是七区啊,没啥好玩的就算了吧,咱们不是说要玩的么?”
      自从蓝染参加远征队四年以来,衍夜也没有到过那个小院子里。
      
      下意识的,也不想让别人去。
      
      “大哥,我要吃糖苹果,你赶快掏钱。”空鹤一指前方的小摊,志波海燕嘴里嘀咕着“明明有给你钱还老是要我花钱”,虽然很小声,空鹤小姐还是听见了,她朝着海燕的小腿一踹,说道:“罗嗦,大哥你这个婆妈男,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疼疼疼啊啊。”海燕只顾着小腿上的痛,完全没有听到空鹤的最后一句话。
      
      可是衍夜在一旁听得万分的清楚,她朝着空鹤一笑,说道:“没关系,空鹤,大不了以后我委屈一下我的视觉娶了你大哥解决你的后顾之忧。”
      
      “哎呀,夜夜,真是委屈你了。”空鹤走到衍夜的身边,很愧疚的拍拍衍夜的肩膀,“我大哥这家伙虽然丑了点但是任劳任怨吃得少打不死真的是很划算。”
      
      “喂喂,你们两个家伙说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海燕听到“娶”这个字大受打击,跳脚大吼:“你们开什么玩笑,要是嫁娶也是她嫁我我娶她好不好!”
      
      空鹤听到这话大声的笑了起来,“哈哈,我就说大哥你一早见到夜夜就居心不良,现在终于说出你的心声了吧。”边说边拉过站在衍夜身旁的浦原说道:“喜助哥,你赶快离的远一点,不然我大哥会吃醋的哟。”
      
      浦原喜助不明所以的看了看海燕和衍夜之间,然后抓了抓头发,半张着嘴笑的很勉强:“啊啊,我妨碍你了,海燕真是对不起了。”
      
      海燕君,蹭的一下红太阳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浦原性格问题,俺考虑了
    110年前的浦原都是一副天然呆小科学家的样子没理由一开始就腹黑啊哈
    还有海燕君我对不起你TAT



    [综]冰帝高等部纪事
    综漫主网王,已完结,CP忍足,萌萌哒的校园日常~



    [网王+夏目]夏目家的妹妹酱
    我的完结坑,夏目男神家的妹妹设定,正剧非恋爱主线( ̄Д ̄)ノ妖怪加豪门的奇妙口味,不来



    [死神同人]逝夏
    我的完结死神坑,女主朽木夫人京乐侄女嘎嘎,甜文,不黑绯真没有虐点哦。



    朝夕(网王之凤BG)
    初中的网王坑,CP凤长太郎,07年的文了,文笔稚嫩。



    [死神]夜息止
    我的死神坑,完结,CP蓝大,白哉姐姐设定,正剧虐恋风。



    [十二国]珞葭之霭 月之薄岚
    十三岁看文时那种感觉现在都记得,央然姐的文真的不错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