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夜息止

作者:婉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永远

      盛夏时节。
      
      衍夜独自一个人站在莲苑的花园里,荷塘中此时正盛开着粉红色的莲花,在绿叶的拥簇中显得格外的美丽耀目。荷花几乎开遍了整个荷塘,并算不上拥挤,但是因为这样,中间一片的空白显得格外的煞眼。
      
      十六夜曾经对衍夜说过,莲苑内的红莲是朽木府最美的花。但是,自从衍夜的母亲那个与花同名的女子不在莲苑内后,莲苑荷塘中央的红莲就再也没有盛开过。
      
      十六夜笑着对衍夜说,红莲,是识人而开。
      
      衍夜正盯着荷塘中央的空白看的时候,后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甚至在还没有到她身边的时候就有呼喊声响了起来。“衍夜小姐……衍夜小姐……”
      
      听出是十六夜侍女良子的声音,衍夜就立刻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在这个敏感的时节,极有可能是十六夜出了事情,不然十六夜的陪嫁侍女良子是在四枫院家就接受过严格的教习不可能作出未到之前而大呼小叫的不合礼数的行为。
      
      果不其然的,衍夜听到了良子的话后就瞬间变了脸色。
      
      “夫人……夫人她……夫人她突然摔倒……早产了……现在又出现难产迹象……突然灵力大量流失正处在危险的时候……已经去请卯之花队长了还有回四枫院家请人,但是现在家里只有小姐您了您赶快去吧。”
      
      衍夜听了大致的情况之后就顾不得等良子,一个人瞬步快速到达梨苑内室,她拉开门的之前就听到屋内有朽木家早请来的接生的妇人的急促的叫喊声音,“夫人……请您醒醒,一定要打起精神来啊,夫人。”
      
      听到这里,衍夜不等侍女拉开门,自己大力的把门一拉,正看到十六夜苍白的脸色和痛苦的表情,她跑到十六夜的身边,看到接生的妇人的手上已经抱着一个满身带着血迹的孩子,她顾不得看孩子的情况,声音止不住的带着颤抖,“现在是什么状况?”
      
      妇人的声音也抖抖索索,“小少爷的状况很正常,但是夫人……夫人她灵力因为难产大量流失非常的危险,现在夫人已经陷入昏迷,请您赶快……”
      
      没等妇人说完,衍夜就立刻的运起灵力准备实行一些简单的医疗鬼道在卯之花来之前先稳定住十六夜的情况,然后再给十六夜输送灵力以弥补大量消失的灵力以防十六夜灵压完全消失……就已经就无可救了。
      
      可是衍夜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先是听到一旁妇人的一声惊呼,那妇人一下子就倒下去不醒人事,怀中的孩子正好面向着十六夜的方向。
      
      “雷鸣的马车 纺车的缝隙 此物有光群集并一分为六,缚道之六十一 六杖光牢!”十六夜刹那间抬起的手指上迸射出光芒变幻成六条光带向衍夜袭来,瞬间锁住了衍夜的身体。
      
      衍夜惊诧间不停的挣扎可是发现自己居然无法解开这个缚道,她睁大了眼睛觉得不可思议,自从衍夜进入朽木府以来,从未曾见过十六夜修习灵力,十六夜正是因为灵力的缘故才没有成为死神,而衍夜的灵力却是被公认的优秀,而且经过五年的练习不可能解不开十六夜这个孱弱女子的缚道。
      
      但是衍夜听出了十六夜声音中的坚定,她望着十六夜带着四枫院家标志的暗金色的眼睛中充斥着巨大的悲痛和不可动摇的决心,那样的目光坚执而且有不可忽视的虚无。
      
      十六夜看着衍夜诧异不解的样子,苍白的嘴角勾起一个微笑,仿佛和平时一样笑的温婉和雅,但是此时看来却让人感到莫名的悲痛,“夜夜……以后白哉的话……就只能麻烦你了……不能看着他长大真的是很不想……但是有夜夜这样的姐姐我就放心交付给你了……”
      
      “婶婶你说什么啊婶婶……你在说什么……”衍夜听到十六夜此时近乎遗言的话诧异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已经带着哽咽的哭腔。
      
      十六夜看着衍夜的惊慌样子,却是笑的更加的深,在这笑容衬托下的面容竟陡然的生出一种摄人心魄的恍惚感,“夜夜知道你的母亲吗,那真的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女子,她美的惊心动魄让我觉得这一世再也不能见到这样的女子,我也从来奢望会成为红莲姐那样美丽的女子……”十六夜直视着衍夜的眼神变得有些柔和,她的笑更加的深邃,她的声音里带着喜悦瞳眸中竟也生出一股让人心惊的喜悦,“夜夜,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很美?”
      
      衍夜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不住的摇头。
      
      “我觉得这是我一生最美的时刻……夜夜……是爱呀。”
      
      十六夜的面色苍白到了极致,两颊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她墨色的发凌乱的铺散在卧榻之上,眼睛里面的色彩衍夜已经完全不能够辨认。
      
      她缓慢的转过头去,看着她初生的儿子,笑着说道:“白哉,和姐姐在一起要开心啊。母亲不能陪伴你真的是很抱歉,但是你要记得你的父亲母亲永远在一起,会永远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的方式……难道是死亡?
      
      衍夜的瞳孔瞬间的张大,她看着十六夜的的目光已经惊诧到了极点。突然间摔倒的原因难道是……这个时候执着的想要死去的原因难道是……
      
      为了追寻什么么?为了追寻的长次郎?为了追寻的爱?
      
      十六夜的目光怔怔的望着墙壁上方的一个小窗户,透过那窗户能隐约的看到外面的梨树。盛夏时节自然不是梨花盛开的时节,梨树上现在已经挂满了白色的梨子,在微风的吹动下有的梨子不住的摇晃。
      
      十六夜看着窗外的梨树,想起多少年以前在梨树下看到的那个清雅相貌的男孩子,那羞涩的笑容。一起长大的时候突然频繁出现在她家的那个安静的少年。还有这些年来一起在家的后苑一起携手看梨花的那个儒雅的青年。
      
      她的爱,她的长次郎。爱与被爱,将会永恒的陪伴。
      
      卧榻后的壁柜中突然发出声响,衍夜只看到一阵蓝色的光点围着十六夜的身边,隐约间似乎看到了一个身穿和服的女子安静的跪坐在十六夜的身旁,她的笑容也带着悲伤一般像是看懂了十六夜此刻所有的心绪。十六夜凝视着她,喃喃的低语:“袖白雪,谢谢你。再见了,袖白雪。”
      
      十六夜的灵压消失的那一刹那,和服女子的身影也一下子消失,衍夜身上的缚道被她解开,她扑到十六夜已经失去了灵压的身体上,泪水从眼中流出落在十六夜冰凉的身体上。
      
      缚道之所以不可解开的原因,那是用生命许下的信念。
      
      十六夜,这个像梨花一样纯白的女子,在梨树结果的季节里等到了自己爱的结果,却像梨花一般在这个季节里不复存在的消失。她的飘落里带着痛苦带着喜悦,她会永远的和她所期盼的永恒的可以安心的怀抱在一起。


      永远不能够分离,是以生命为代价的交换。


      卯之花拉开门看到的景象就是接生的妇人昏倒在一旁,手中的孩子大声的啼哭和衍夜的抽泣声混杂在一起让整个房间的气氛显得无比的压抑。卯之花看到这情景已经大致的猜到了发生的事情,她只是微微的闭上眼睛,接着从妇人的怀中抱过孩子,走到衍夜的身边轻声的说道:“这是十六夜的选择,她想要永远的和长次郎在一起,这是她的选择啊……真是个傻孩子。”


      衍夜听到卯之花的声音,把埋在十六夜身上的头抬了起来,看着卯之花的眼睛已经通红,卯之花看到衍夜的样子,猜想到她一定还没有知道这突发的事情,就看着衍夜说道:“你的叔叔长次郎他在现世的派遣任务中遭遇亚丘卡斯突袭,他为了保护其余队员拼死力战而阵亡。这不过是刚刚传到的消息,原本应该瞒着十六夜的却不知她如何得知。”


      衍夜听到卯之花的话,虽然通过先前十六夜所说的话已经能够猜测到这个事实,但是真正的通过卯之花说出来她仍旧是惊诧的不能够相信。


      明明一个月前那个总是微笑的叔叔才向拉着她的十六夜轻轻的挥手,笑容让人安心让人宁静,他佩刀的身影慢慢的消失之后,十六夜蹲下身子笑着对她说:“夜夜,叔叔会很快回来的。”


      明明前些日子总是和婶婶在一起讨论未来孩子的模样以后要怎么培养这个孩子,十六夜听到这些话的表情总是带着幸福和羞怯,脸颊上总是带着淡淡的红云,嘴角的笑容从来就不曾消失。


      明明那年和十六夜一起看梨花的身影还不能忘记,他们一起的许诺和期冀到现在还能够在脑海回想。


      明明那一地白色梨花所辉映的相爱的人,他们的孩子已经出生,他们早就盼望着的白哉已经闻到了这世间的气息。


      为什么十六夜不愿留下,让他们的白哉从不曾看到父母?


      是听到了叔叔的死讯惊诧的不能够相信,是听到了残忍的事实脚下已经不能够踩住现实的地面硬生生的跌坐在地上,是明白了那些美好的消失而瞬间下定了永生相随的信念。


      十六夜明明是一个温婉的女子,谁能够想到在这个时刻她却瞬间做出了这无比狠厉的抉择?这明明是关乎生死的让多少人恐惧的抉择,她却不曾回头义无反顾的踏上了她选择的道路。


      衍夜望着十六夜像是沉沉睡去嘴角还有一丝微笑的面容,就能够知道这个抉择是多么的痛苦但是却又让十六夜怎样的幸福。衍夜默默地低下头,眼睛里的泪水因为刹那闭上的眼睛被挤了出来顺着脸颊慢慢的滑过。


      衍夜想起十六夜用六丈光牢困住她的时候问她的那句话,十六夜说那句话的时候,那笑容回想起来真是美得摄人心魄。衍夜在心中默默地的回答:是啊,婶婶,你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任何人都不能够和你相比。


      卯之花轻声的对衍夜说道:“小夜,你先出去吧,我来处理。”


      衍夜睁开眼睛,模糊的看到卯之花的身影,衍夜平时见到卯之花的时候,她总是宁静的微笑,那微笑曾经然衍夜无比的倾服。但是此时她却没有笑,只是安然的看着衍夜,目光宁和带着医者的慈悲。


      衍夜站起身来,微微朝卯之花一颔首,就逃也似的从内室跑了出去。衍夜沿着长廊不住的奔走,也不知道想要到什么地方去只是不住的走。她走到梨苑外的时候,正碰到站在梨苑门外停住脚步的朽木银岭和跟在后面的管家。


      衍夜看到朽木银岭的身影就停了下来,朽木银岭望了一眼衍夜通红的眼睛,从来严肃的嗓音此时听来却带着沙哑:“十六夜她……”


      “祖父大人。”衍夜低下头说道,“婶婶她已经……”


      没等衍夜说完话,朽木银岭似乎就已经猜测到了这个结果,他抬起头看向梨苑内的那棵梨树,望着那些摇晃着的梨子。衍夜抬起头的时候,正看到朽木银岭那苍凉悲伤的眼神。


      “和原。”听到朽木银岭的声音,一直跟在后面的管家应了一声,朽木银岭继续说道:“以后府内改称大小姐和少爷吧。”


      衍夜一直被叫做衍夜小姐是因为辈分算下来她应当是朽木府孙小姐所以不能按照本家排行直接称为大小姐,而朽木白哉作为孙少爷也不能直呼为少爷以免和他的父亲伯父混淆。


      只是朽木银岭他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儿媳妇已经全部先他而去,剩下的只是一对孙子孙女,少爷小姐一辈的子辈已经都不在了。


      说完这一句话后,朽木银岭径直的向梨苑内走去,和原管家紧步的跟在他后面,衍夜望着朽木银岭苍老的白发和高大的身影,只觉得这个老人的每一步都带着伤痛,他的身影带着一种苍凉的色彩。


      “爷爷。”听到衍夜的喊声朽木银岭怔怔的停下脚步,衍夜轻声的慢慢说道:“爷爷,还有我们,我和白哉。”


      还有我们。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爸妈老盯着我写的真不顺手- =
    ORZ...白哉大人你终于出现了啊哈
    我写的是不是相当的狗血XD
    断电又断网我真毙



    [综]冰帝高等部纪事
    综漫主网王,已完结,CP忍足,萌萌哒的校园日常~



    [网王+夏目]夏目家的妹妹酱
    我的完结坑,夏目男神家的妹妹设定,正剧非恋爱主线( ̄Д ̄)ノ妖怪加豪门的奇妙口味,不来



    [死神同人]逝夏
    我的完结死神坑,女主朽木夫人京乐侄女嘎嘎,甜文,不黑绯真没有虐点哦。



    朝夕(网王之凤BG)
    初中的网王坑,CP凤长太郎,07年的文了,文笔稚嫩。



    [死神]夜息止
    我的死神坑,完结,CP蓝大,白哉姐姐设定,正剧虐恋风。



    [十二国]珞葭之霭 月之薄岚
    十三岁看文时那种感觉现在都记得,央然姐的文真的不错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