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郎他天生好命

作者:欲来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2
      
      “啊!!!”
      
      农家院子里一声女人地尖叫,吓得鸡舍里群翅扑腾,家养的土狗飞快地奔跑,慢了四条腿的动物一步,院子里谢家众人才奔至蓄水缸处,看见里面有一个人……
      
      “宁哥儿啊!!!”谢大树瞪大眼睛,泡在水缸里的人,正是他的二儿子,谢宁。
      
      谢尧一听到父亲的声音,连忙放下了手里的毛笔,拔腿往院子里跑去。一开始听到后娘谢孙氏的尖叫声,他还能装作没听见,可父亲也这般惊慌,定是弟弟出事了!
      
      “阿父,宁哥儿怎么了?!”问完不等父亲回答,谢尧推开众人,亲眼看见了水缸里的人。
      
      谢尧连忙伸手捞人,“快搭把手啊!”
      
      谢大树这才回过神来,父子两人合力把谢宁从水缸里捞了出来。
      
      “去找胡郎中,快!”谢尧顾不上湿透的上身,抱起弟弟就回了屋子。
      
      正值上秋月份,屋里的木床上铺着凉席,谢宁被平放在席上,露出了正脸。他剑眉如漆,紧闭的眼睛只看见纤长的睫毛,饱满的唇毫无血色,单看五官的话,是个芝兰玉树的美男子。
      
      可是他那斑驳的皮肤,瞧着着实怖人,不仅仅是脸和脖子上,那露出的修长手指上,也是如此。
      
      若等水汽蒸发,他的皮肤就犹豫长满白色的,薄如蝉翼的羽,轻轻一挠就会从皮肤上脱落,可是马上皮肤就会干裂出纹路。
      
      谢宁当然并非天生如此,这事因他的哥哥谢尧而起,说来话长……
      
      庆元三十二年,谢宁一十二岁,是大井村里有名的漂亮小哥儿,远至水清镇上,近至本村里,受托来提亲的媒婆踏烂了谢家的门槛。
      
      谢家在村里算得上是富农,谢大树给宁哥儿择了良婿,定下了本村的周家,周大丰的儿子周温书。
      
      周氏一族人丁兴旺,人多劳动力就多,劳动力带动的就是经济,可以说是村里的首富家庭。
      
      这门亲事首先在村里是门当户对,再就是那定下来的周温书是个童生,书读得好。村里的人都说,谢宁指不定一过门,就是秀才夫郎了。
      
      两家对这门亲事再满意不过了,逢年过节的你来我往,已经有了一家人的架势。
      
      然而天公不作美,谢宁十六岁生辰刚过,跟着哥哥谢尧和书友游船莲花池,谢尧和小伙伴起了争执,那人肚量极小,竟然要将人推下船!
      
      谢宁自娘亲病逝后,天天跟在哥哥屁股后面长大,护哥心切,他代替谢尧被推进了荷花池里。
      
      谢宁在水里扑腾,揪断了一根又一根的莲花梗,水的阻力大于空气,力竭之时,他好像眼前出现了幻觉,他见一只火红色的鲤鱼过来咬着他的指尖,那鱼甩着比身体还大的尾巴,像是想拖他上岸,拯救溺水的他,之后他就不省人事了……
      
      再醒来,哥哥谢尧说他高烧三日,郎中也说他醒来便无大碍了,可是他自己知道,他生不如死。
      
      他整天整夜的好似发热般,皮肤开始发疯的痒和热,很快谢宁皮肤开始皲裂,但是伤口愈合极快,且不留疤痕,只在皮肤上留下了皮屑。
      
      他被热的失去了思想和理智,某日冲出院门,跳进了环绕大井村的河流,路上的村民被他吓得够呛,又是说谢宁疯了的,又是说谢宁毁容的。
      
      村民们添点油加点醋,谢宁很快就成为了大井村著名的‘丑八怪’。
      
      之后,周大丰家马上就来退了亲。当年定亲时周大丰家有多高调,退亲的时候就有多伤人。
      
      所以怕落得冷情薄幸的名声,会毁了自己的童生儿子。当初定亲,谢家回了丰厚的定亲礼,周大丰早已花光在儿子周温书身上,读书有多费银子,大庆朝的百姓都知道。
      
      为了堵住大井村民说闲话的嘴,周大丰就想让谢宁给自家侄子周寂年做书童,表明是补偿,实际上就是个一个不要老脸的极品要求。
      
      谢尧这个做大哥的,当然是第一个不同意的,此事就一直拖着了。
      
      ……
      
      胡郎中先把了脉,一切体征正常,他又去翻了下谢宁的眼皮,确定地说:“无碍,睡着了而已。”
      
      “睡着?”谢尧忙去拍了拍弟弟的脸蛋,“宁哥儿,醒醒……”
      
      谢宁迷迷糊糊地听见后娘的声音。
      
      谢孙氏尖着嗓门道:“睡着?!哎哟老天爷呀,成天不做活儿,我们养着他,倒养的他都不想我们活了。”
      
      “你少说两句!”谢大树怒斥自己的续弦。说完又笑地一脸老实给胡郎中结了诊钱道:“多谢郎中了。”
      
      胡郎中回了礼,快速地离开。久病无亲,他见过太多例子了。
      
      “谢大树,我说错了吗?他今年都十六了!没人要家里养着也就罢了,他还天天给家里不痛快!他屋子里这张床是摆设吗?跑到水缸里去睡觉?他是要把谁吓死?你是不知道,我去打个水魂都被吓没了!”
      
      看着谢宁躺着的那张红香木床,谢孙氏更是生气了,这红香木这般好,她自己和儿女都没睡到过,于是又道:“他要是睡不惯床,院里水缸搬进来给他,这床搬去给轩儿睡。”
      
      “养也不是你养!我还活着呢!这床是我娘的嫁妆,若宁哥儿成亲,这床也随他去婆家,谁都不许动!”谢尧斜着眼睛瞥向谢孙氏的鞋尖,他是个读书人,若不是气急,断不会这般和女子多舌。
      
      谢孙氏又不是一日两日和谢氏两兄弟斗争了,岂会休战,轻蔑地一笑说:“成亲?那你倒是给他找个夫家啊,他现在这个样子,填房都没人要了,想什么美事呢?”
      
      “住嘴!你跟我出来!”谢大树扯着谢孙氏就出了房间。
      
      谢尧又怒又悔,是他这个做哥哥的没有照顾好弟弟,因他遭祸,他却还没有能力护住弟弟,谢尧愧疚。
      
      等屋里安静下来,谢宁才平静地睁开眼,轻声唤道:“哥……”
      
      谢宁试探地说:“我去给周三叔的儿子做书童吧,我不愿在家里呆着了。”
      
      若一直没人上门提亲,庆朝的律法里,罚钱不说,他还要被拉去坐牢。
      
      谢尧听弟弟的发言,忙低下头去看谢宁。
      
      谢宁眼皮抬起,眼睛向上看谢尧,他双眼皮前窄后宽,一双凤眼里是小心翼翼,因为嘴巴用力地抿着,所以两颊的婴儿肥有了一个圆润的弧度。
      
      看着这样的弟弟,谢尧心说,宁哥儿你还未长大呢。
      
      谢尧眨了下眼睛,坚决要保护弟弟,“不行!你是我弟弟,是阿父的亲儿子,就算是你这辈子都不成亲,有阿父和哥养着你。”
      
      谢宁捏紧衣角,嘟了嘟嘴巴。他是小哥儿,从小就被长辈教育要听话,不然不讨当家汉子欢喜,可是他好像,不会有当家汉子了……
      
      “那若被我拖累,哥你讨不到媳妇怎么办?”谢宁坐起身来,折着双腿抱膝,他半阖着眼,长长直直的睫毛在眼皮画出一道眼线,线条美的像画一样。这般绝色,正在抠手指。
      
      “……”谢尧确实没有定下亲来,不过他反驳道:“哥怎么会讨不到?等哥明年中秀才的,定给你讨个嫂子回来。”
      
      谢宁伸着一根细长的食指,轻轻地搓了搓手背,透明的、薄似轻羽的皮就从手背掉了下来。
      
      谢尧看着弟弟专注着玩,天真乐观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谢宁也跟着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应该是中毒了。世人只道蛇虫有毒,他谢宁估计是第一个知道鲤鱼也有毒的人吧?
      
      两兄弟面对面坐着,听到院子有外人的声音传来。
      
      “喜事喜事啊!谢老弟!”
      
      “刘媒婆?快快请进……”谢大树正准备训斥续弦,被这一打岔,堆着笑脸去迎媒婆。
      
      “谢老弟,你谢家有喜事儿到了!”刘媒婆装腔作势的在椅子上坐下来。
      
      谢大树见媒婆卖关子,也上道,“玉丫头,来客人了,快上茶。”
      
      谢小玉才10岁,是谢孙氏进门第二年,诞下的龙凤胎中的妹妹。谢小玉忙去隔壁屋子里端来一盘炒花生,又给刘媒婆上了茶。
      
      刘媒婆端着茶杯,满意地开口道:“我这趟来呀,受周老三之托,他的儿子周寂年,相中你家娃儿了。”
      
      谢宁支棱起小耳朵,刚刚他还动了心思要去给周寂年做书童呢。
      
      谢尧也站起身来,“哥出去看看。”
      
      “相中谁了?”谢大树抬起眉毛,一脸疑惑,黝黑的皮肤上横了三道抬头纹。
      
      “谢老弟莫不是糊涂了?那周寂年是汉子,你家不就只一个到谈婚论嫁年纪的吗?”
      
      谢尧一脚踏进堂屋里,就听刘媒婆报了名字,“自然是相中宁哥儿了!”
      
      堂屋里的众人,包括厢房的谢宁,都惊讶万分。
      
      谢大树更是瞪着眼睛张着嘴,这是怎么个情况?周老大家的刚退亲,周老三家却来定亲?
      
      “你们这是干嘛呀?周老三家虽穷了些,可是儿子好歹也是个童生。再说了,宁哥儿现在这情况……”刘媒婆扯出一个笑,伸手去摸盘子里的花生。
      
      谢尧可听不得刘媒婆接下来的话,打断道:“我弟弟好着呢!不管周家打的什么主意,休想再辱我弟弟一分!”
      
      “啧……”刘媒婆一个使劲,掰开一个花生来问:“谢老弟,你就说,你家这娃儿还成不成亲了?”
      
      答案自然是成!可是谢大树摸不准周家到底是什么意思,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宁哥儿是他从小捧在手心里的二儿子,周老大家的退亲,已经害惨了宁哥儿,他心疼坏了。
      
      周家,他还能相信吗?
      
      但是,不得不承认,若周老三家是诚心来提亲,真就犹如雪中送炭。
      
      刘媒婆:“哦哟!周寂年好歹是个读书人,明年搞不好就是秀才了。谢老弟,你可好好算计算计吧!老话说,儿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啊!”
      
      谢大树和谢尧都有些犹豫,出事以来,谢宁是真的没有人上门来提亲了,好不容易有了,又是周家……
      
      “成!回去让周老三定日子吧!”谢孙氏比谁都着急把谢宁送出家门。
      
      刘媒婆喜滋滋地抓了一把炒花生,站起身来道喜,“那我就先恭喜谢老弟了,我就先去回话了,定下日子我再来。”
      
      刘媒婆迈腿就出了堂屋门槛,着急去周家领喜钱。
      
      谢孙氏无视谢尧的怒目,看着当家的谢大树说:“这么好的条件,若是那周寂年明年中了秀才,带宁哥儿去州府,指不定病就治好了,这是喜事儿啊!我这个做后娘的,可不得帮宁哥儿把握住嘛?”
      
      不得不说,谢孙氏也算是帮谢宁答应了一桩好亲事。那周寂年很快定下日子,前来商议聘礼之事,对谢大树的要求和聘礼,一口答应,压根儿没有压价的意思。
      
      谢大树对这个俊朗严肃,诚意满满的良婿很是满意,亲事就这么敲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发言自由,但是你敢用diss的词语,我必diss回去,尊重是互相的。
    【1.是极品亲戚提出用书童做弥补,科普:得了便宜还卖乖叫极品亲戚!通情达理那叫好亲戚!】
    【2.很认真的科普:1古代只要不是汉子,都要被发嫁出去,不管她们愿不愿意嫁人,非常的残忍;2古代男子女子到年龄不婚是违反律法的,罚钱或者坐牢,因为古代需要大量的人从事劳动、赡养老人,这也是为什么古代重男轻女严重的原因,因为男人是劳动力。这也是为什么古代封建认为女子只有传宗接代的价值的原因。】
    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百度了解这方面的历史。
    感谢在2020-09-10 00:22:47~2020-09-10 23:58: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安琪拉 5瓶;森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