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郎他天生好命

作者:欲来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15
      
      晚上见周四丰一家在灶房和和乐乐,谢宁还是没去打扰。茄子干先不做了吧,还是先捉鱼来卖好了。
      
      谢宁一回房间,就被周寂年扯了过去,“午后没下水?”
      
      边问边把他衣袖往上撩,白生生的手臂上错落几条血色纹路,再去捧着人脸,脸上没有血管纹路,但是变成了大块的干纹,小部分皮肤上还有皮屑。
      
      “嗯?”周寂年有些讶异,“今日吃什么了?”
      
      “没有热就没下水”谢宁习惯性的用食指去搓脸颊,“晌午吃鱼,晚上喝鱼汤,午后吃了点虾酱饼。”
      
      周寂年捉住他搓脸蛋儿的手指,“别碰,我看看身上。”
      
      “哦。”谢宁乖乖地低头解衣带。
      
      “……”周寂年有些恍惚,心里产生了些洞房花烛夜的旖旎……
      
      谢宁脱了衣裳挂在臂弯,低头看自己的胸膛,“唔,红红的,更丑了。”
      
      细密的血管浮在白皙单薄的胸膛间,浑身愈合的最好的就是手背了。周寂年猜测应该是双手经常碰水的原因,
      
      “不丑。”周寂年反驳,帮人把衣服穿上去,“以后每天都吃些鱼虾,然后试试白天不再下水。”
      
      天天吃肉,那肯定好,谢宁喜滋滋地想,“那我要和你去镇上。”
      
      “明日再说。我去打水,你跟是不跟?”
      
      “跟!”
      
      谢宁系上腰绳,朝房门口走去,雄赳赳气昂昂的。只要周寂年不在书桌前,他就要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周寂年倒是习惯了。
      
      少年郎天天被锁在周家院子里,可闷坏他了,只有待在寂年这个同龄人身边,他才最是放松。
      
      堂屋里还亮着灯,刚从镇上回来的家人一起吃鱼,林桂花干不出偷偷藏肉的事。她是直接给容哥儿拿了一副碗筷,让儿子光明正大的吃第二份晚饭,自己则坐在一旁纳鞋底。
      
      林桂花一抬头见那新婚夫夫一前一后提着桶出了门,调侃道:“四丰你瞧那俩,感情倒真是好,锦哥和我说好几次了,说宁郎旺夫,他喜欢。”
      
      周四丰去夹了一块鱼肚子上少刺的肉给二儿子,“是嘛?那挺好。”
      
      “旺夫又不旺他,刚进门才几天?他就躺着起不来了。”周大媳阴阳怪气,冲着儿子周温书道:“娘到时候给你找个既旺你,又旺你父亲的,旺咱一家,儿啊,你赶紧考个功名回来。”
      
      林桂花撇嘴,懒得理大嫂。
      
      “容哥儿,喜欢吃鱼吗?”林桂花问儿子。
      “喜欢吃。”
      “是你二哥的夫郎捕的,下次见到人要叫宁哥,要谢谢人家知道吗?吃人嘴软,得有良心。”
      
      周大媳听完后,嘴里的鲜嫩美味的鱼肉是吞也吞不下去,吐又舍不得吐出来。
      
      周温书倒是没啥感觉,照吃不误。从启蒙之后,他和六叔就一直被家里偏宠,所以只要顺了他周温书的心,不让给他添麻烦,他什么都可以不顾不管。
      
      ……
      
      第二天谢宁又早早的起来,天还未亮,他老老实实是地去敲奶奶的门,“奶奶,我要去灶房。”
      
      老人家觉少,周奶奶起的也早,一听脸就拉下来了,门都不想给谢宁开,压根儿不想见人。
      
      “又要吃什么?昨天不是摊了饼子?”
      
      “去给爹煎药。”
      
      “以后煎药在自己院子里!”
      
      谢宁对着门努努嘴,转身回了小院子里,翻出了冬天烤火的火盆,放在院子角落里用来煎药。
      
      吃完早饭,两人背上竹篓带上工具就上了山。
      
      灌木丛上还有着雾水,早晨的树林里空气潮湿,气温也较低,周寂年在前面开路,裤脚湿的差不多了,护的身后宁郎依旧清爽。
      
      到了黑黝黝的洞口,谢宁见人脱了背篓在他面前微蹲,对他说:“上来。”
      
      “?”谢宁抬着眉毛疑惑。
      
      “不是怕黑?”周寂年迟迟等不到人上背,直接拽过人的胳膊往自己肩膀上搭,蹲下一颠,谢宁双脚就离了地。
      
      谢宁在黑暗里笑出了细密的小白牙,舒舒服服地卸了力气,歪着脑袋用脸颊压在人肩背,还荡了荡小腿表达了自己内心的快乐。
      
      依旧是谢宁指路,周寂年远远地瞧着洞口的光亮比第一次暗了许多,走近才发现有一个大石头挡住了。
      
      谢宁从人背上跳下来,“把麻绳绑在石头上,我上次就是这样爬上来的。”
      
      上次?周寂年双臂抱在胸,挑眉问:“上次自己走过,那还让我背?”
      
      谢宁龇着牙“嘁嘁嘁”地笑,惯会撒娇。
      
      周寂年没好气地伸手捏了捏他鼓起的脸颊肉,手感又弹又润。
      
      周寂年扯了麻绳绑石头,用力扯了扯,确定稳固了,扭头准备和谢宁说话。一回头,谢宁已经解了衫,在他眼前跳进了水里。
      
      “寂年,你下来吗?”谢宁在水里昂头问话。
      
      周寂年倒是愿意尝试,他将空竹篓丢了下去,自己也褪了衣衫,只着亵裤下了水。
      
      他控制着自己浮在水面上,谢宁游过来左看右看,最后绕到他身后,冰冰的手臂环住他,竟是想抱他游去对面的巨石岸……
      
      周寂年无奈,心道这个不自量力的小笨蛋,但是怕自己不配合,更累着好心的小笨蛋,于是一边放松一边指挥:“去前面牵着,你抱不动我。”
      
      谢宁扑腾了几次,还害的周寂年喝了几口潭水,最后实在是抱不动,这才终于听了劝。
      
      周寂年双腿拍水面,被人牵着总算是平安游到了巨石岸。
      
      只要有水,谢宁就快活似神仙,一头扎进水里抱鱼往岸上扔,他又灵活又自如。
      
      周寂年一开始一直盯着他看,看他在水里泳动的姿势,自己也在岸边试着学游水。
      
      水潭洞里海草丰富,天然的养鱼塘,是以鱼儿又胖又大条。周寂年自学了一会游水,攀上岸去拾鱼进篓,见差不多了,把竹篓放在浅水岸,让鱼浸在水里,对谢宁道:“宁郎,够了,来歇会儿。”
      
      谢宁欢快地游过来,在水里昂着头对着周寂年笑。
      
      周寂年坐下来,小腿泡在水里,“过来,我看看脸。”
      
      谢宁凑近,被人捏了下巴打量,他想起刚下水时,他去抱周寂年,在冰凉的水温里,周寂年的体温就显得特别舒服了。
      
      他想挨着人,于是双臂抱住他夫君的小腿,将下巴垫在寂年的大腿上,然后就见夫君嘴角微微翘起了……
      
      周寂年被他理所当然、自然而然地亲近软了心窝,压下身去看谢宁的脸。
      
      “寂年笑了。”谢宁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一般,惊喜地笑说。
      
      看着眼前明媚的笑脸,周寂年溢满了喜爱之心,越相处就越被小太阳一样开朗善良的宁郎所吸引。
      
      谢宁笑看寂年的俊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然后额头一热,周寂年在他脑门上亲了一下……
      
      周寂年再直起身子,温柔了眉眼去看宁郎的反应。
      
      谢宁瞪大眼睛,反应过来后害羞地把脸埋在寂年的大腿上,并且蹭了蹭,想要消除脸上热热,额头酥痒的感觉。
      
      周寂年抚了抚他的长发,轻问:“讨厌?”
      
      谢宁停下动作,但是没说话。
      
      周寂年凑近了些,贴在宁郎的耳畔问:“那,喜欢吗?”
      
      谢宁感觉耳朵马上就烧了起来,心里酥酥麻麻的,他在心里说,喜欢。
      
      迟迟没等到宁郎回应,周寂年也没再追问,只是坐直了身子,两手撑在身后,故意晃了晃小腿,逗宁郎玩儿。
      
      谢宁佯装生气的抬头,努着嘴巴瞪人,大概是为了找回场子,他自认为气势十足地说:“低头!”
      
      周寂年听着他软软地语气,用行动答应了他的请求,然后被谢宁‘啵’地在他额头亲了一下。
      
      “喜欢吗!”谢宁凶巴巴地问。
      
      “哼……”周寂年忍不住哼笑一声,赶在宁郎变脸前道:“喜欢极了。”
      
      谢宁扒着人小腿,自己在水里前后踢了踢脚,抿着嘴巴笑的甜甜的,得寸进尺道:“你下水里来嘛。”
      
      周寂年照做,谢宁顶着不好意思,扑过去抱着人,脸贴着周寂年赤着的胸膛。
      
      水是冷的,周寂年是热的。
      
      怎么会有宁郎这般,甜软又坚强的小夫郎,且属于自己?周寂年满足的环住人,紧紧抱在怀里。
      
      在水里用炽热的胸膛温暖他的小夫郎。
      
      ……
      
      两夫夫有意在傍晚黄昏时分才下了山,父亲周三丰过来帮忙卸竹篓,拿掉上面盘的薜荔藤,见下面全是鱼,足足十数条,惊讶的问:“这是哪里捉的?”
      
      周寂年活动活动肩胛骨,“半山腰有处水潭,宁郎下水捉的,明日去镇上卖了。”
      
      周三丰惊讶地看向儿夫郎,喃喃道:“真是有福了……”
      
      “会水也要仔细了,水深莫去,自己一个人也莫贪水,知道吗?”又叮嘱谢宁。
      
      “嗯嗯,知道的阿父。”
      
      谢宁喜滋滋地把鱼捉进水桶里,把虾子挑出来,打算煮熟吃掉。说来也感谢周奶奶,让他可以在自己家小院子烧火开小灶。
      
      周寂年去打水,谢宁在小院子白水煮虾,晚上打完饭回来,还带了一小碟酱,鲜嫩可口的虾肉沾着酱,一家人吃的肚饱溜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20 22:37:20~2020-09-21 23:06:5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谧色夜如勾、sunnn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gz1221 30瓶;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