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授权翻译
a snake in the den
by dirgewithoutmusic
分级:G
警告:主要人物死亡(原著向)
系列:Part 17 of boy with a scar
词数: 1664
原作地址:
archiveofourown.org/works/19423426
摘要:
试想一下——火车上有这么一个孩子,他是哈利遇到的第一个朋友,带着咸牛肉三明治,鼻子脏兮兮的。罗恩十一岁了,他想进格兰芬多,因为他是一个韦斯莱,他家向来是这样。但事情并没有这样发生。
「波特」在字母表里排在「韦斯莱」的前面,所以哈利说「不去斯莱特林」然后就被告知「那就最好去格兰芬多吧」。珀西、弗雷德和乔治都穿着金红色的衣服坐在那,得意地揉乱那个活下来的男孩本就乱糟糟的头发。这时罗恩坐了下来,分院帽吐出:「斯莱特林!」

译者注:
蛇院版罗恩,渣翻,碎片短篇一章完。摘要删了点,其实就是正文前几段。
似乎原作者对于某些剧情的细节记忆有所偏差,敬请谅解。
趁着国庆节要到了授权。顺便强烈推荐去看这位太太的其他同人。
原作斜体部分用直角引号「」框出,原作带西文引号的对话同样使用引号“”,原作大写部分采用【】框出。
晋江强制缩进没法改,实际上有四种缩进。前几段没缩进,后面的我改了不同符号,>是一级,o是二级,*是三级,都炸没了
内容标签: 西方名著 英美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恩韦斯莱,哈利波特,赫敏格兰杰 ┃ 配角:霍格沃茨全体师生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如果罗恩被分到斯莱特林

立意:决定我们是什么人的,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

  总点击数: 133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5 文章积分:82,58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无CP-近代现代-西方衍生
  • 作品视角: 男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死亡圣器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3276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HP翻译]a snake in the den

作者:PhantomWing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a snake in the den

      你知道那本来可以是超棒的吗?如果罗恩被分到斯莱特林。
      试想一下——火车上有这么一个孩子,他是哈利遇到的第一个朋友,带着咸牛肉三明治,鼻子脏兮兮的。罗恩十一岁了,他想进格兰芬多,因为他是一个韦斯莱,他家向来是这样。但事情并没有这样发生。
      多好的一个拯救斯莱特林的办法——或者,天啊,至少把它给复杂化。因为罗恩「就是」很小气。他刻薄、尖锐、野心勃勃、嫉妒心强——他忠诚到地老天荒。他就是那样的人,他是且一直都是一个「好人」。
      「波特」在字母表里排在「韦斯莱」的前面,所以哈利说「不去斯莱特林」,然后就被告知「那就最好去格兰芬多吧」。珀西、弗雷德和乔治都穿着金红色的衣服坐在那,得意地揉乱那个活下来的男孩本就乱糟糟的头发。这时罗恩坐了下来,分院帽吐出:「斯莱特林!」
      来吧,这会很有趣,试想一下——
      > 韦斯莱一家吓坏了——但即使那样,在第一年圣诞节,莫丽还是送给他一件漂亮的银绿色的毛衣。
      > 当罗恩违反校规或者乱说话的时候,斯内普就会给格兰芬多扣分。“我在「你的学院」。”“嗯,搞不清是哪个韦斯莱……”/飘走
      > 和哈利坐在一起上魔药课、飞行课——不管他们碰巧一起上的什么课。聚在一起学习。在不同的桌子上狼吞虎咽地吃完早餐,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一天开始前一起去空教室里玩了。当他们玩噼啪爆炸牌的时候,赫敏就在一边看书。
      o 三人组在第三年选了全部一样的选修课。这种友谊是他们努力挣得的,而不仅仅是因为那看起来最容易。(不是抨击原著罗恩和哈利这对最棒的兄弟,只是通过在他们之间设置这么一个明显的障碍,读者能更加清楚地知道这是一份值得为之奋斗的爱,因为他们「正」为之而战)。
      o 罗恩嫉妒哈利和赫敏能够分享这个学院,这个家,这些时光,而他却只能和马尔福,帕金森和高尔困在一起——因为这迟早会让他精疲力竭,几天,几个月,这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这一辈子在所有事情上都是最后一个。这个总是离开又总是回来的孩子。
      > 罗恩总是拿自己和哥哥们比,不够聪明,不够受欢迎,也不够优秀。再往棺材上多钉一颗钉子,这里?他不是级长,不是魁地奇明星,也不是捣蛋鬼,即使他成了那样的人,也总有别人「第一个」达成。
      o 好吧,我猜,他至少是第一个到达这个学院。
      > 在赫敏三次被无视后,罗恩还是会在魔药课上顶撞斯内普,“你知道吗,先生,我想赫敏可能知道答案。”他还是会用一辆偷来的飞车拉下哈利窗户上的栅栏。他还是会害羞地带哈利参观陋居,全然不知温暖的家是一个怎样的奇迹。他还是会以折了一条腿的姿态拼了命地站在尖叫棚屋里,对一个杀人凶手说,如果他想杀哈利,就必须先杀了他。
      o 罗恩·韦斯莱有很多特点,但其中之一绝对是「真正的朋友」。
      > 在第二年:
      o 当所有人叫哈利为继承人的时候,他们会看着他边上的罗恩,皱鼻子。
      o 当赫敏被石化,躺在医务室时,罗恩坐在她身边,大声朗读她的作业,想着「我的学院,这是我的学院」”
      o 当密室过后罗恩抱着金妮潮湿、颤抖的身体,罗恩说了一遍又一遍「对不起」,「你没事吧」,「我很抱歉」,金妮说他是个白痴。
      > 三人组花了更多的时间在图书馆陪赫敏,因为罗恩不能来格兰芬多塔学习,而家庭作业又必须要完成。弗雷德和乔治总想偷偷把他带进塔里。
      o “来吧,罗尼金斯,你属于这里,这是你应得的,没人会大惊小怪,这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而罗恩会大惊小怪,冲他们翻白眼。
      o 然后到了四年级,有段时间他不跟哈利说话,哈利也不跟他说话——他就冲着双胞胎「咆哮」
      * 因为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好吗?
      * 不是他与生俱来的权利,不是他的学院,如果他偷偷溜进来,也许没人会大惊小怪,也许就根本没人「在意」,那只会使它「更糟」而不是「更好」,因为那样他就是那个「本该」成为「格兰芬多」的韦斯莱。
      * 而他没有
      o (而哈利无意中听到了这段嘶吼,感觉自己的心一沉到底,他尴尬地走过去问罗恩要不要骑他的火弩.箭飞上几圈)。
      o (因为,天啊,那个被选中的哈利,那个楼梯下壁橱里的哈利,那个将拯救所有人的哈利——他知道「本该」落在你肩上是什么滋味,他知道不被人需要是什么滋味)。
      > 在最开始几年的魁地奇比赛里,罗恩为格兰芬多加油,和海格、赫敏还有纳威坐在一起。哈利是找球手,弗雷德和乔治是击球手,金妮最终成为了追球手,老实说,让斯莱特林队见鬼去吧。他们每个人都说过罗恩母亲的坏话。
      o 哈利和赫敏缠着罗恩,让他去参加第四年守门员的选拔;他和哈利一直在魁地奇球场练习,因为那是一个非图书馆形状的地方,他们俩在那是允许闲逛的。罗恩成了斯莱特林队的一员,在被队长骂了一顿之后,马尔福极不情愿地给了他一把球队扫帚
      * “他也许是一个「韦斯莱」,但他是我们的守门员,德拉科,难道你就不想「赢」吗?”
      o 但是他们在更衣室里吐的那些唾沫,球员们发出的嘘声或者窃笑,那些轻易被他们说出的污言秽语——罗恩想说,他本想就这么离开那个粪坑,但是他没有,而是冷嘲热讽、大吼大叫,有时还会试着对最恶劣的那些家伙施鼻涕虫咒。
      * 那起不了什么作用,一个愤怒的抗议声说道——除非它真的生效了。在吉德罗惨败之后,他有了一根新的(二手)魔杖,所以鼻涕虫们终于从正确的地方出来了。
      o 有一次,弗雷德用游走球把他的眼睛打青了(不过罗恩「的确」成功拦下了鬼飞球),莫丽随晨报一起给格兰芬多餐桌寄去了一封吼叫信。(“【罗恩,是你告了状吗】”)(“【显然是珀西,弗雷德,坐下】”)
      * (韦斯莱一家经常隔着大厅进行家庭谈话,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夹在他们中间长期痛苦地捂着耳朵)
      > 在湖里,依旧是罗恩被挂在水中,一动不动,浮肿不堪。哈利的心依旧在他胸膛里打颤,不管怎么说这也只是一场比赛,只是一场比赛,只是一场比赛,对吧?
      > 接下来的一整年,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当他们大声地朗读丽塔·斯基特的文章时,罗恩艰难地听着,努力说服自己不要打架。
      > 当赫敏在那家酒吧召集邓布利多军开第一次会时,人群中出现了绿色的围巾——罗恩和一个击球手,罗恩曾找他帮忙瞪其他的斯莱特林魁地奇队员来让他们屈服。
      > 罗恩击败了德拉科成为了级长(我想我记得授予级长荣誉的是邓布利多而不是麦格——斯内普没有发言权)。
      o 珀西对此还是【特别地骄傲】,但弗雷德和乔治也是如此。“你看到那个马尔福小饭桶了吗?我的天,羞愧得脸都绿了。”
      > 当哈利做了那个关于小天狼星的梦时,罗恩并没有在那被叫醒。但是当德拉科从床上爬起来去做一个职业恶霸——呃,我是说调查行动组成员的时候——罗恩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从背后诅咒德拉科。
      o 他们骑着夜骐飞越伦敦。哈利找到了预言,罗恩思考着那些从你出生时就决定了的事。
      o 小天狼星布莱克是斯莱特林的儿子,他的胸膛里却住着一只无法掩藏的狮子。
      o 罗恩本来注定是一个格兰芬多,而在伤痛与恐惧的阴霾中,他眼睁睁看着小天狼星在哈利无法触及的地方死去。
      > 想象一下:罗恩的脾气,他尖刻的言辞,还有他激烈的忠诚。罗恩看向厄里斯魔镜,从中看到的是学院杯、级长徽章和被实现的抱负——他当然可以被分到斯莱特林。想要什么并没什么不对,而他又是那么渴求。
      > 打一场战争有很多的理由,也有很多的方式。哈利和他的牺牲,他充满了爱的放弃。赫敏漂亮的右钩拳和深不见底的供给袋。卢娜,聪明还有点古怪。李·乔丹的广播和麦格强烈的耐心和脆硬的骨头。
      > 试想一下,当最后一战来临之时,战场上有一个斯莱特林,而他不是斯内普。
      > 在最后的战斗中,当德拉科和他的父母离开时,罗恩——
      o 他和那个男孩在同一个宿舍里睡了六年
      o 他听到德拉科的噩梦,看到他整个六年级都面色苍白,绝望无助
      o 他和卢修斯宠坏的小崽子一样纯血统
      o 他还记得他一想到哑炮就皱眉头
      o 他一辈子都知道魔法
      o 他发现德拉科每个星期天都给母亲写信,还在其他男孩看到的时候藏起来——
      o 罗恩看着他们离开。
      * 他没出声警告,也不说告别。
      * 他转身向他的朋友,和他的战斗,由他们去。
      > 试想一下:当哈利跪在站台上,他的二儿子问他:“爸爸,要是我被分到斯莱特林呢?”哈利可以说:“我所认识的最勇敢的人,就在斯莱特林。无论你是什么,无论你去哪里,我们都会为你感到骄傲。”
      o 他们俩都可以看到罗恩在他女儿的行李车旁大声抱怨,因为克鲁克山(它会活到4800万岁)以一种强烈的喜爱死死地扒着他的小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天一修文,总有一天能说得像人话的(惨)对了,麦格教授那里的描述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表达,按字面意思直译了。强烈推荐去看原文和这位太太的其他同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