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重晚晴

作者:盛溪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邂逅相遇

      却说杜晚晴在花园被裴钰轩无故戏弄了一番,心里究竟有几分不悦,只是自己客居在此,亦无法追究,只当他是恶作剧罢了。
      
      想到此,又着实感激那柳公子给自己解围,想那柳公子人才相貌虽逊于三公子,人品却着实是好,看起来便是个老成的人。
      
      她这么一路胡思乱想,再一抬头,却见凤台阁已到了眼前了。
      
      她走进去,却见院子里空无一人,厅堂里也静悄悄的,只有一个丫头打扮的女子背站在绮窗下,似有所思。
      
      晚晴有些疑惑,不知裴钰媚等人去了何处。
      
      那丫头听到响声,忙转身,见是晚晴,这才不疾不徐地福了一福,道:“是杜姑娘吧,奴婢柳莺儿见过姑娘。”
      
      晚晴见那丫头的相貌,却吃了一大惊,因从未见过如此美貌的女子,只见她端端生得好,一张小小尖尖的如凝脂般的芙蓉面竟比画里的美人还美上十分,一双水汪汪大眼睛,轻巧柳叶眉,鼻梁高挺,薄薄樱桃唇,似含嗔带怨。
      
      那肌肤犹如寒玉般光嫩,只是眼珠竟也是琥珀色的,一望过去似深不见底,仔细看,竟与刚才见到的裴三公子有一二分相似。
      
      晚晴想,自来人家都说自己生得好,今日见了这姑娘,才知道什么叫绝色佳人,这姑娘的颜色,竟把怀里这束红梅都比下去了,更遑论自己。
      
      一时不敢受她的礼,又意识到自己呆呆盯着人家看不礼貌,忙还礼道:姑娘竟这般美貌,晚晴失礼了。
      
      那丫头轻声笑道:“杜姑娘莫要这么说,莺儿只是个下人。您这么说,折煞我了。”
      
      杜晚晴好奇地问:“怎么从未见姑娘在小姐房里?”
      
      柳莺儿微微一笑,道:“我日常只在这阁子后面的绣坊里绣花,并不侍奉小姐起居,是以姑娘未见过我。姑娘手里这花可是送给二小姐的?我来替您找瓶插上吧。”
      
      晚晴听她声音宛如出谷黄鹂,婉转动人,再兼着她婀娜的身姿,倾城的容貌,当真是第一流的人物,只是不知为何会屈居仆侍群中?
      
      怪道古人说女子太美我见犹怜,这柳莺儿的容貌连自己都忍不住多看她几眼,更遑论男子?
      
      她正想着,忽听门外喧哗,却见裴钰媚带着珊瑚和琅玕进屋来,珊瑚老远就说:
      
      “杜姑娘回来啦,可想死我们小姐了。小姐日日念叨,念得我们耳朵都起茧子了。”
      
      裴钰媚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只嗔珊瑚道:“又胡说!”话虽这么说,她却不由自主快走了两步,拉住了晚晴的手。
      
      晚晴笑着对主仆几人说:“我也想姐姐们呢。”说着,递上梅花道:
      
      “这是给二小姐的,我表哥家里种了几株梅花,这几支还颇可看。不知二小姐是否喜欢?”
      
      钰媚知道她心里惦记当日自己同她说的梅花一事,不由暗暗赞叹她心细,忙亲手接过梅花,致谢道:“我自然是喜欢的。妹妹有心了。”
      
      说着,又转身吩咐丫头道:“琅玕,你去把那个白凤双瓷耳瓶取出来,将这梅花插上。”
      
      琅玕站那里不动,搓着手道:“那个瓶珍贵……夫人说日常不让拿出。”
      
      钰媚薄斥道:“让你去便去,好好的东西只管收起来做什么?”琅玕不敢回嘴,只好转身去高阁上取瓶了。
      
      晚晴笑对钰媚道:“琅玕姑娘说的是,这几束梅花确实无需那么珍贵的瓷瓶。”
      
      珊瑚过来挽着晚晴的胳膊道:“杜姑娘不用管,听小姐的就行。你可不知道呢,这几日你走了,都没人讲笑话给我们听了,鹊喜的爹病了,她告假回家去了,今日我便侍奉姑娘吧。”
      
      杜晚晴笑道:“怎敢劳烦珊瑚姐姐?我不用人侍奉的。”
      
      钰媚刚待要说话,却见柳莺儿走上前来,毛遂自荐说:“我今日无事,不如我来侍奉杜姑娘吧!”
      
      一屋子人见她忽然插话,半日都没言语。
      
      过了一会儿,钰媚方道:“你还是去绣坊歇着吧!夫人今日还问起你,要你注意身子。”
      
      她说话的当口,那眼神一直望着他处,并未有片刻落在柳莺儿身上。
      
      柳莺儿听闻此语,脸色一黯,便不再说话,只向钰媚福了一福,又深深望了一眼晚晴,低低道:“那奴婢先告辞了。”这才从侧门出去了。
      
      晚晴暗自纳罕,心想这姑娘如此貌美,怎么看着二小姐房里的人都这般对她?自己刚才还未谢谢她,日后定要补上才是。
      
      又过了几日,裴府才终于聘来了一位老先生,教裴钰媚和杜晚晴习字读书。这先生是个极老的老学究,胡子倒有半尺长,日常在课堂上经常忍不住打瞌睡,讲得却是《女论语》。
      
      晚晴自来怕读这些书,因而在课上也不甚听,时常在书下覆着一本诗集或是《传奇》看,那老先生分明看见,只当看不见。
      
      裴钰媚却规规矩矩坐着,虽也有忍不了的时候,然而仪态端庄,即使假寐也坐得笔直。
      
      这一点晚晴倒是由衷佩服,因为她自己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她是那种瞌睡了就要睡得东倒西歪的人。
      
      有一次在课上她竟然睡蒙了,一头撞到了学案上,扑通一声,把先生吓了一大跳,手里的书都跌落到了地上。
      
      钰媚在旁笑得不能自抑,那老先生却仍能做到不动声色,若无其事地捡起书,继续讲解《学作》、《事夫》两章。
      
      晚晴见他这般宽待自己,倒有几分羞赧之色,忙擦了擦嘴角的涎水,竖起耳朵听了几句,谁料就听了这几句,她又忍不住发起牢骚来,悄悄皱眉对钰媚说:
      
      “听这说法,这女子嫁人,分明是卖去夫家了,不但得从晓到旦的干活,还要顺事公婆丈夫,抚育子女,这些且不说,这些书一味只说孝顺公婆,那自家的父母怎么办?谁来照顾他们?”
      
      钰媚忍不住调笑道:“妹妹这必是想到自己了吧,杜叔父可舍得你嫁出去?不如便嫁与我三哥,咱们裴杜两家是世交,日后让三哥替你为父母养老。”
      
      晚晴听钰媚这么一说,不知怎的竟羞红了脸,低声道:“怎么连二小姐也说起这疯话了?晴儿再不理你了。”
      
      说毕,以手遮面,只觉面上一片赤红。
      
      钰媚还打趣她道:“你看你脸都红了,必是心里有鬼吧。我给你支个招,我三哥字写得好,不如你……”
      
      话还未完,便听那老先生忍无可忍地咳嗽了两声,二人忙端正坐姿,晚晴停止了睡觉伟业,继续看手里的《传奇》,钰媚却含笑坐得笔直。
      
      这日晚间,晚晴回屋后,只觉得睡不着,鹊喜却早已鼾声震天。
      
      她便悄悄起身去旁边的花园走走,却见那晚月亮正圆,花园的花开得极盛,微风轻拂,一阵阵花香浓郁,令人心旷神怡。
      
      她想起前人所说“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不由痴了,反复吟诵了几遍,诵到最后,不由叹息一声。
      
      忽听地杏树下有人笑道:“小丫头竟学起人叹气来了?”再一看,恰是那日遇见的裴钰轩。
      
      裴钰轩依然是一身白衣,长身玉立,双鬓如裁,说不出的倜傥风流,手里却拿着一个小巧的白瓷描金高脚酒壶,戏谑道:“既是心有愁绪,何不借酒浇愁?”
      
      晚晴猛地见了他,又惊又喜,款款行礼道:“不敢,三公子还没安寝吗?”
      
      钰轩扫了她一眼,笑着反问道:“当然,你看我像安寝的样子吗?”
      
      晚晴心里有些恼他轻薄,便正色道:“如此,那晚晴不敢搅扰三公子雅兴,这就告辞了。”
      
      裴钰轩看她又做出这副模样,不由想起自己听到的那些关于她的传闻,忍不住逗她道:
      
      “小丫头脾气还挺大,听说你在课上常常打瞌睡,看闲书?”
      
      晚晴听言心中好生不喜,噘嘴说:“谁说的?那先生讲得极好,我……我每次都认真聆听。”
      
      “喔,你还是聆听呀?看来真是认真的很了……”钰轩慢腾腾饮了一口酒,揶揄道:“那你能告诉我《女诫》第一则是什么?”
      
      “卑弱第一。……”晚晴低下头,打着马虎眼,心想先生都不管,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哼!
      
      “便没有下文了?”钰轩等了半天,见晚晴眼睛虚虚看着自己身侧,竟不再说话,忍不住问道。
      
      晚晴噗嗤笑道:“不是没下文,是……我对这事存疑。”
      
      “喔,你存疑?”裴钰轩心想,这小姑娘还真是有趣,每次都语出惊人。
      
      “对呀,这作者曹大家自己出身高门大族,饱读经史,续写《汉书》,为邓太后师,地位尊荣何等显赫,她这样学识渊博的女子,却教女人卑弱,我是不信的。”
      
      “你不信?那你想怎样?”钰轩存心要逗她。
      
      “我想女子若也能博览群经,胸怀丘壑,这一世不嫁人又如何?前朝先贤宋若昭先生,便终生未嫁,以学问立身,也是一条道路,晚晴钦佩的很,便要立志做那样的女子。”
      
      晚晴今日不知为何,信口开河,说到兴奋处,竟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说了半天,却忽然想起这是对着裴钰轩,忙止住声,羞怯道:
      
      “三公子见谅,晚晴……孟浪了。”
      
      裴钰轩听了她这一大通宏论,不由眯起眼,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看了半晌,才一脸狡黠地说:
      
      “你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孟浪,也是晚了……我可都听到了。”
      
      晚晴脸刷地红透,她深恨自己不庄重,被人小看了去,可是今晚不知怎么了,就如失魂一般,明明之前还恼他的,可谁知一见了他,那话竟滔滔来了,止都止不住。
      
      她欲言又止,半日方嗫嚅道:“那,那三公子……不会告诉别人吧?”
      
      裴钰轩手抚树干,斜倚在杏树上,此时已喝得半醉,今晚本来心情沉重,喝了一晚闷酒,谁料来了杜晚晴,不知怎得这小姑娘竟让自己心情大好了起来,他笑着说:“难说啊……毕竟我今晚喝了这么多酒。”
      
      晚晴又急又慌,微微往前一步,哀求他道:“三公子千万别说,若传到我爹爹那里,定要责罚我了。”
      
      钰轩见她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心中更乐,便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道:“嗯嗯,传到杜大人那里去,必是不行的。”
      
      说着,煞有介事的看了看晚晴,身子半倾,放低声音对她道:“你放心,我保证这话传不出裴府去。”
      
      晚晴见他一再绕圈子,急得了不得,小声嘟囔道:“就是在裴府也不能传哪,若被裴大人和周夫人知道了,我怎么办?”
      
      “是呀,那到底怎么办呢?……”裴钰轩不紧不慢,举起酒壶又呷了口酒,这才叹息道:“说来这事果然难办的很,毕竟我这人说话一向口无遮拦。”
      
      “那……那三公子……也太不遵守礼法了。”晚晴情急之下,口不择言道。
      
      裴钰轩奇道:“我怎得又不守礼?”
      
      晚晴心虚地说:“先师孔子分明说……非礼勿言,非礼勿听……”
      
      钰轩这下没忍住,一口酒全喷了出来,他故作惊讶地问晚晴:“喔,那若是这么说的话,杜姑娘可是有非礼言行了?”
      
      晚晴躲一跺脚,脸涨的通红,咬牙道:“三公子怎得这般……晚晴……晚晴……”
      
      钰轩哈哈大笑,说:“原来杜姑娘也有词穷的时候……罢了,你替我绣个香囊,我便替你遮过这一回。”
      
      说着,凑近晚晴身旁,深嗅了一口,缓缓说:“你身上这香倒是别致,可是桂花?那就做个桂花香囊给我吧。”说完,便又大笑两声,径自离去了。
      
      眼见着月明如洗,一树飞花乱舞,晚晴心咚咚跳了良久……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