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重晚晴

作者:盛溪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初入裴府

      杜氏母女到了裴府已是半下午了。
      
      裴府坐落在京城繁华处,杜家却在城郊,足足走了一个时辰方才赶到。走到裴府大门,福子自有人领去招待。
      
      宁夫人母女却从角门进入,早有两位年长的嬷嬷在这儿等着,见着宁夫人及晚晴,便一齐笑道:
      
      “我家夫人已派人打发问了几次,不知宁夫人与小姐路上还顺利吗?”
      
      宁夫人眼见二人干净省练,皆是一样打扮,身上着素绸襦裙,头上插两支凤纹银簪,心中暗叹裴夫人治家有道,陪笑道:“多谢裴夫人挂念,一路安好。”
      
      又让晚晴见过来两位嬷嬷。这两位还礼不迭,忙接了包袱,便带着宁夫人母女进入内室见裴夫人。
      
      一行人主客相从,便穿过前厅到了裴家后宅。只见裴府门第高大,处处雕梁画栋,一路上遇见丫鬟小厮均垂手而立,偌大家宅竟无一点喧哗。
      
      不一时来到裴侍郎府的内宅。
      
      裴侍郎的夫人周氏,早已带着众多仆妇丫鬟在内宅门外立着迎接杜氏母女。
      
      那周夫人方额丰颐,看起来颇有几分凌厉,笑起来却也带着些威严,颇有男子之风,今日她着家常衣裳,不甚华丽,头上只挽一个飞天髻,插一支象牙簪子。
      
      一见宁夫人母女,周夫人便脸上堆满笑,携住宁夫人的手道:“这些年我们四处奔波,竟无缘见到亲戚,老姐姐春秋还健?”
      
      宁夫人忙施礼道:“谢夫人问候。托您的福,我们身子都还健朗。”接着便向周夫人介绍了女儿名姓,让女儿快快行礼。
      
      周夫人忙松了宁夫人的手,一把拉起晚晴,细瞧了瞧,道:“好个清秀的孩子,眉眼里怕是像爹爹吧。”
      
      宁夫人陪笑道:“人人都说她长得像爹爹,我们自己倒是看不出的。这孩子天天淘气,正该跟着裴小姐学学规矩。”
      
      周夫人笑着说:“这些年我家老爷外放,哪有什么规矩可学,都是一味由着性子罢了,媚儿是个闷葫芦,淑儿更不用说。我看杜姑娘倒是个活泼性子,日后姐妹们好好一处学习,必是好的。”
      
      说着,便派人去请小姐。
      
      一时来了两位年轻的姑娘,二位皆画着细细的八字低颦,着五色彩锦襦裙,一位身材略高些,眉目清秀,脸上只是淡淡的,头上插一支细细的凤首螺纹金簪;
      
      另一位身量略低,容长脸面,略略有几粒微麻,面上犹如秋水,不现喜悲,头上插一支花颜金步摇,除此再无装饰,气度却着实不凡。
      
      周夫人笑着对杜氏母女介绍两位女子道:“这是我家两位姑娘,钰淑与钰媚。”
      
      晚晴忙与二位小姐互相行礼问了安,便坐在那戴步摇的女孩下手。
      
      那女孩对她温柔地笑了笑,她心中便知这定是她伴读的小姐裴钰媚了,只是她心里纳闷,听说裴侍郎只有一个女儿,这怎么忽地来了两位?
      
      却又听见周夫人向着大点的女孩道:“钰淑,你娘怎地不见出来?杜夫人是贵客,请她也出来见见。”
      
      钰淑忙起身道:“禀报伯母,我娘这几日旧疾又发作了,实在出不了门。”
      
      周夫人便道:“也罢。闲了我去看看。”说着又对钰淑道:“日后你也跟着两位妹妹一起读书,莫要再在闺房里日日刺绣了。”
      
      钰淑低眉道:“谢谢伯母,若母亲好转,我定与两位妹妹一起习些书字。”
      
      周夫人笑笑,没答话。又对着宁夫人道:
      
      “今日初见杜姑娘,我着实喜欢得紧。我家里这两个女孩,只是一味老实,平日里合宅连个响声都听不着,日后杜姑娘来了,孩子们说说笑笑,我们这些老人家也都可以跟着喜乐一番了。”
      
      宁夫人忙道:“我见府上两位小姐都是极端淑有礼的,我家晴儿被她爹宠坏了,规矩法度一发没有,还请周夫人帮着管教管教,杜家上下必是感激不尽。”
      
      二人相叙说了半日,周夫人忽对身旁的仆妇道:“哎呀,你看,老姐妹们相见,欢喜的忘了。邢妈妈,快快去将送与杜姑娘的见面礼取出。”
      
      才刚去门口迎接的那位身材略丰的嬷嬷忙应了,旋即便取出一个红木托盘,只见上面安放着一支镶金嵌玉的五色蝴蝶步摇,那蝴蝶翅膀上皆是亮晶晶的宝石,端地是五彩斑斓,栩栩如生。
      
      周夫人亲自取下步摇,笑对晚晴道:“好孩子,快来看看伯母给你选的这件首饰你可喜欢?”
      
      晚晴忙起身站起,看看母亲,只见母亲也欠身客套道:“小孩子家,不该让您这么破费,这样我等如何安心呢?”
      
      周夫人笑对杜氏母女:“都是自家孩子,还客气什么?”
      
      说着便换晚晴到身边来,亲手为她戴上了这支蝴蝶步摇,又上下端详了一番,对左右道:
      
      “你们看杜姑娘带上这步摇,可不就是那画里的金装美人么?”
      
      一屋子人连仆妇都赞不绝口,邢妈妈在旁对宁夫人笑道:
      
      “您老不知,这本是我家夫人出嫁时周老夫人特意陪送的嫁妆,阖府里的姑娘们谁也没得着,今儿给了杜大姑娘,可见姑娘着实合了我家夫人眼缘。”
      
      杜氏母女千恩万谢,方才落座。又寒暄几句,宁夫人便从贴身衣裳中取出一支金簪一支琉璃簪,对裴府两位千金道:
      
      “来时只当府上有一位小姐,故而只草草备了一份薄礼,而今却只好委屈两位姑娘,些许薄礼不成敬意,两位姑娘留着赏人吧。”
      
      周夫人笑对宁夫人道:
      
      “淑儿和她母亲是二叔叔的遗孀,虽与我们同住,却也是分府各居,夫人不知,也是有的。只是何必又这么客气?”
      
      说着又对二位小姐道:“既是宁夫人恩赏,你们便都接过吧。”
      
      裴家两位小姐忙站起身,一人接了一支簪,向宁夫人道了谢后,便回去坐下。
      
      两位夫人又说了些闲话,宁夫人便要起身告辞。
      
      周夫人千留万留,要宁夫人吃了晚饭住一夜才走,杜晚晴巴不得母亲同意,谁料母亲却坚辞不受,道:
      
      “家里实是离不开人,现在裴家既入京,往后走动必是勤的,况且小女在裴府搅扰,日后相与必多。”
      
      周夫人见如此,便又吩咐安庆将宁夫人送回杜宅。众人送至角门外,晚晴眼泪汪汪又送了送。
      
      宁夫人见安庆等人都在车旁侍奉,也不好多说,只携了女儿的手,悄声道:
      
      “好孩子,莫怕。大户人家规矩虽多,咱们按着礼仪来就不会错。过几天你表哥结婚,必让福子来接你。”
      
      晚晴滴下泪来,待要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只垂首不语。
      
      做娘的爱恋的轻抚了抚女儿的头发,便狠下心来上了车。晚晴直看着车子走远才擦干眼泪往回走。
      
      早有邢妈妈在角门等着,笑道:“姑娘必是从没离开过爹娘,看这眼泪,把妆都花了。”
      
      晚晴胡乱擦了把眼泪,陪笑说:“嬷嬷说笑了,晚晴只是眼睛里着了沙子。”
      
      邢妈妈笑笑,又道:“那我就直接将姑娘送到二小姐房里了。日后您便与二小姐比邻,二小姐性子极好,姑娘久了便知道了。
      
      那些个小丫头子若有人惹了姑娘,姑娘只管来告诉我,我替姑娘出头。”
      
      晚晴忙忙答应了。一时走到裴钰媚所住的凤台阁。有个着绿衣梳着双髻的丫鬟正倚在阁子外瞧着呢,一见晚晴,忙上来道:
      
      “二小姐今儿一早便让人先去布置韶雅堂,就等着杜姑娘了,杜姑娘好单弱的身子!”
      
      邢妈妈指着眼前这丫头向晚晴介绍道:“这是二小姐房里的大丫头珊瑚,珊瑚,还不见过杜姑娘?”
      
      珊瑚忙上来见了礼,邢妈妈又道:“夫人嘱咐过了,杜姑娘是老爷夫人特特请来的客,上下人等切勿要怠慢了。”
      
      珊瑚笑道:“邢妈妈放心吧,我们都盼着杜姑娘来呢。”
      
      说着对晚晴笑了一笑,晚晴见她狭长的眼睛中闪出友好的讯息,心里稍稍温暖了些,也对她点了点头。
      
      邢妈妈又交代了些事情,这才告辞回到周夫人处。
      
      珊瑚见晚晴年龄虽小,却举止有度,一双眸子如点漆般黑亮,一头乌油油的头发像缎子般光滑水亮,那头上斜斜插着的金步摇越发称得她唇若丹朱,肤如凝脂。
      
      晚晴见珊瑚只管看自己,心里有点害羞,略略低了低头。
      
      珊瑚却咯吱笑了一声,携了杜晚晴的手,亲亲热热地说:
      
      “杜姑娘也是个美人坯子了,……怎么这手冰凉?可是穿着太单了?姑娘不嫌弃,珊瑚那里还有件红袄子,过年时夫人赏的,还没穿,姑娘便穿上吧。”
      
      晚晴忙道不敢,其实并不冷。两人相携入了阁子,钰媚正在读书,见她二人进来,便将书放下,起身迎接道:“妹妹来了。伯母回杜府了么?”
      
      晚晴忙道:“谢谢二小姐关怀,娘亲已经回去了。”
      
      钰媚温言道:“如此妹妹便安心住下,你的住处让珊瑚带你去看看,有什么不喜欢的再来告诉我吧。”
      
      晚晴道谢后,刚要走,钰媚又道:“哎呀可是我忘了,娘说妹妹在这里一人怕有不便,便从我房里拨了一个丫头唤作鹊喜的给妹妹使唤。”
      
      说着,便叫出鹊喜,吩咐道:“你替你珊瑚姐姐跑一趟,带着杜姑娘去她房里吧。”
      
      晚晴见那叫鹊喜的姑娘却穿一身青衣,生一双细细的眼睛,一双眸子又黑又亮,颇显精明,两颊略有点青红,脸上似笑非笑,长得却是不如珊瑚讨喜。看见晚晴望着她,也似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那眼神却飘到了外面。
      
      晚晴略怔了怔,便对钰媚推辞道:“我在家里都是自己做事,不用再劳烦鹊喜姑娘了。”
      
      钰媚笑道:“我屋里这四个丫头一个比一个淘气,哪里有什么事做?无非天天磨牙罢了。妹妹带了去,若使不惯再来告诉我。”
      
      晚晴见是这样,便只好拜谢了钰媚,那心里却越发不安。钰媚又吩咐鹊喜带晚晴看了屋子,便回这边来吃晚饭,一会儿厨房那边便过来布饭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