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重晚晴

作者:盛溪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却说晚晴听到阿贵的召唤,忙急急往外走,外面早已风雨大作,泼墨似的大雨倾盆而下,阿贵急的一脸一头的汗水,被雨水打的湿透了。
      
      晚晴刚要张嘴问什么事情,不提防被祠堂的高门槛近乎绊了一跤,低低“哎呀”了一声,还未来得及捂嘴,就听得一个男人醉醺醺的声音:“谁在那里?”
      
      阿贵战战兢兢说:“陈叔,是我,我来看看祠堂门是否关严实了,怕潲水。”
      
      晚晴吓得一颗心要跳出了,担心老陈就要出来,谁料老陈咳嗽了一声,嘟囔道:“下这么大雨,我不过去了,你也赶紧回来吧,你小子,这会倒勤快起来了。”
      
      “好好,我这就来。”阿贵忙不迭地说。
      
      晚晴给阿贵使了个颜色,让阿贵赶紧走,阿贵还犹豫着要不要将伞给晚晴,晚晴狠命的推了阿贵一把,阿贵这才走了。
      
      晚晴松了口气,离开了祠堂,才走了□□步,一道闪电滑过长空,她吓得浑身一激灵,下意识抱住了旁边的一棵树。
      
      可是,怎么会这么软呢?不是树,不是树,那是……什么?
      
      待看清眼前的一切,冷汗和着雨水,从晚晴的脸上滑落。
      
      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她身边确实有一棵树。
      
      但她抱的,是树旁的一个人。
      
      她往后退一步,看着这树下戴着斗笠的人。
      
      那人长身玉立,穿着墨黑色长袍,宽大的斗笠正往下滴水。
      
      晚晴只觉得腿发软,她抖抖索索地说:“一切都是小女的错,错不在他人。要杀要剐,由您老人家的便。”
      
      “嗤,倒还挺仁义的!”那人冷笑一声,将斗笠往上扶了扶,一张绝美的脸露出来。
      
      “三,三公子……”晚晴的身子一软,就要跪倒在地,却被裴钰轩一把扶住,待要说什么还未说,忽然,他一个用力,将杜晚晴带到自己怀里,陡然抬高声音,轻佻地说:
      
      “怎么了?才几日不见又想我了?”
      
      晚晴心内疑虑重重,不知他为何此时忽然变了声调。
      
      待要挣开裴钰轩的怀抱时,忽然又见裴钰轩的脸压下来,将她的手环在自己的腰间,俯下身似乎是在与她耳语呢喃:
      
      “一个和本公子风流偷情的婢女和违背规矩私闯他人祠堂的大小姐,你最好掂量清楚再做决定。”
      
      晚晴还未作答,忽听得杂沓的脚步声,似乎有数人过来,暗夜中有人惊问:“是……三公子吗?”
      
      杜晚晴的心再一次被提起来,她又是惊惧,又是害怕,身子冷得像冰一般,甚至连牙齿都忍不住打起战来。
      
      不知为何,此时此刻,裴钰轩的怀抱似乎还能给她一丝丝温暖的慰藉,不由自主地,她将脸往他的怀里贴了贴。
      
      裴钰轩哪里知道她这一番思想活动,他见巡夜的家丁忽来问询,只是将头略抬一抬,那一双揽着晚晴纤细腰肢的手似乎收紧了一些,慵懒问道:
      
      “眼瞎了吗?赶紧滚……”
      
      “是,小的告退。”
      
      但并未听到脚步声。
      
      显然这群家丁也不傻,三公子虽然风流成性,但是在暴雨天与人在祠堂这种阴森之地搂搂抱抱,明显违背了常理。按理,偷情至少也得找个避雨的地方。
      
      感觉裴钰轩似乎轻轻捏了自己一把,杜晚晴被逼到这般境地,也只好假装做戏,颤声:
      
      “公子,奴家……奴家说明天,您,您非要今天,奴家害怕…”
      
      漆黑的暴雨如注的夜,裴钰轩似乎轻笑了一下,顺势亲了她的脸颊一口,轻薄地说:
      
      “你怎知我等的心焦?不要怕,万事有我!”那手,可是不老实的滑到了杜晚晴腰下轻抚。
      
      晚晴的身子重重抖了一抖,她暗暗咬住唇,虽然是做戏,也深恨他轻慢自己,不过此时却无可奈何。
      
      忽然,一个惊雷滚滚而过,裴钰轩看似不经意得将晚晴的头往自己怀里压了压。
      
      晚晴的脸紧紧贴在他的怀里,忽听到他的心跳似乎也在加速,正“咚咚咚”跳个不停。
      
      她不由愣住了,整张脸火辣辣的,倾盆而下的雨水,也无法将这热减弱半分。
      
      两人一副情侣般亲昵的样子。
      
      这帮家丁都看傻了眼,似乎看到了一出活春宫。
      
      虽然看不到与公子偷情的女子的脸,但看她腰肢袅娜,声音娇媚,必也是美人无疑了。
      
      “还不快滚,还在这里看什么?”裴钰轩忽而扬起下巴,对着身后恼怒道。
      
      “是是是,小的们马上走”,为首的家丁回过神来,刚要走,又忍不住回头对裴钰轩道:
      
      “三公子还是……早些回去吧,这雨一时半刻不像停的样子,回头淋了雨不太好。”
      
      裴钰轩哼了一声,没再作声。
      
      这队家丁走远了,还在讨论三公子这癖好还真是重口味,为何非要选这雷雨天出来偷情?
      
      “你们知道什么,贵人们的口味可不一样呢,或许,这雨天调调就是不一样呢?”
      
      “你又知道了,就知道你艳香楼没少去……”
      
      “你少诬陷我啊,被大夫人知道,还不得剥了我的皮啊!”
      
      “哼,你有三公子的色心,没有色胆……”
      
      “闭嘴”,为首的家丁沉着脸,道:“主子也是你们随意议论的?都活腻味了?
      
      好在裴钰轩的声名大家也都知道,这帮人又巡逻了两圈,也就交班了,第二天,阖府的话题便开始猜测裴钰轩的新宠是谁。
      
      却说裴钰轩听得家丁的脚步走远后,一把将杜晚晴推开,沉着脸道:“戏做完了,回你房里去吧!”
      
      杜晚晴还没从刚才的脸红心跳中转过来,忽听裴钰轩这般冷峻的语气,不由打了个激灵,心中深恨自己该死,怎么在这么紧急的时刻发起痴来,忙忙往后退了二步,低声道:
      
      “刚才,多谢三公子搭救。”
      
      钰轩却将斗笠递给她,冷言道:“带上这斗笠,免得被人认出来!”
      
      说完,不再回头,竟大步流星在前面走了起来。
      
      晚晴一溜小跑跟上,雨已经渐渐小了,一阵风吹来,晚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但她心中的冷意却比身体上的寒冷更甚,一路她都在盘算,裴钰轩今夜为何会出现在那里?是专门在那里等抓她现行的吗?
      
      那么,她在裴府的一举一动,是不是时刻都受到监视?
      
      裴钰轩究竟是敌是友?
      
      深夜独闯朝廷三品大员的祠堂,与国法、家法都是不容的,事情若戳穿,她如何自处?
      
      爹爹的脸往哪里搁?
      
      一连串的问题,像是扑面的冷雨,让她的心一再抽紧。
      
      不对,不对,她逼令自己不许没头没脑的想这些问题,必须,必须马上让自己清醒起来,判断形势,决定对策。
      
      ——“为将之道,当先治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
      
      她喃喃将这句话在心里默念几遍,几遍下来,她终于能心静一点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为将之道,当先治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 出自宋·苏洵《心术》,本处为借用,大家不用介意年代哈……
    同样的问题,前章杜晚晴引用了李清照的《咏桂花》:“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也是如此,特此说明一下,不是作者不懂年代呀,只是五代和宋太近,有些诗文避不过,后面还涉及到李煜等人的词,都是这种情况,就不再一一解释啦,谢谢亲们的谅解支持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