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重晚晴

作者:盛溪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探祠堂

      自此后,钰轩倒对晚晴多了几分关注。但她之后便开始按部就班,每日便是和钰媚读书、习字、做一点针线活,轻易不出闺门。
      
      钰轩又听青萍说,晚晴好口才,最是能说故事,她看的书又多又杂,举凡史家旧迹、掌故旧闻、 传奇故事,她都是手到擒来。
      
      是以每次晚饭后,钰媚房里的丫头们都聚在一起,不讲故事不让她出门,连钰淑听说,都来了好几回,和晚晴倒也熟悉了很多。
      
      裴钰轩万万想不到,晚晴竟然用了这个办法,打破了那人最初想要孤立她的初衷。对于她这份心机,他倒是佩服的。
      
      不过好景不长,过了没几天,周夫人裴大人均已归家,大家也都各自分散。
      
      不过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些严苛的唇枪舌剑终于算是劈开了一条缝隙,有一丝阳光射进来。
      
      这一日,晚晴要回家,临行前来找钰媚告别,珊瑚戏她道:
      
      “杜姑娘可别在外面待久了,明天是中元节,传说阴曹地府一到七月就鬼门关大开,那些孤魂野鬼可都跑出来了……”
      
      晚晴向来对鬼神之事都是觉得又害怕又有趣,便问珊瑚道:“真的呀?为什么还会有孤魂野鬼啊,家家不都有祠堂供奉吗?”
      
      “哎呀我的姑娘,您可真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穷苦百姓家,哪有什么祠堂供奉啊,自己还吃不饱呢。
      
      再说街上那些饿汉、灾民、乞丐,难道死了还有人给他们立个牌位供着?”珊瑚快言快语。
      
      “啊,你说的也有道理”,晚晴慢腾腾说完,不由怕了起来,双手合抱臂膀,可怜兮兮地看着珊瑚。
      
      “珊瑚,你个小蹄子,小心我告诉邢妈妈罚你,你看你把晴儿吓得。” 钰媚笑着过来拍着着晚晴的肩,道:“你别听她胡说啊,不要怕”。
      
      “二小姐,我不想回家了。”晚晴故意抱着钰媚的一条胳膊,作害怕状。
      
      采芹噗嗤笑道:“杜姑娘这就怕了,我以前在庄子上时,我们那里的死孩子都直接扔在乱葬岗子里,我碰到过好几回野狗拖孩子撕扯着吃呢……”
      
      这可真把晚晴吓着了,她战战兢兢对钰媚道:“二小姐替我做主,她们都吓唬我,我今天坚决不回去了。要不让珊瑚和采芹陪我回去。”
      
      钰媚也吓得够呛,因她比晚晴大一岁,此时也少不得挺身而出,对几个丫头道:
      
      “你们再说,都给我门外跪着去吧,跪倒天黑,对了,就明天晚上去给我跪着……”
      
      青萍此时恰好进门来,笑着问道:“二小姐怎得气成这样?要让谁去跪着?这七月半,可不敢在外面呀,外面鬼门关大开……”
      
      晚晴嗖地一下蹿出去,恨恨道:“我走了,天快黑了,不然被你们吓死了……”
      
      “晴儿你小心点。”钰媚在她身后说,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屋子人在她走后笑得前仰后合,都道:“原来这杜姑娘怕鬼啊……一向觉得她天不怕地不怕的。”
      
      晚上回去青萍说给裴钰轩听晚晴怕鬼,吓得都不敢回家了,裴钰轩难得露出了笑容,摇了摇头,没说话。
      
      晚晴到角门时,看到阿贵不在那里了,换了他表哥小李在那里,便奇怪地问:“怎么阿贵好好的便换走了?”
      
      小李道:“不知道呢杜姑娘,上面也不知怎得,忽然便通知阿贵去看祠堂了。”
      
      晚晴笑道:“是吗?那阿贵的小狗也跟着去了吗?”
      
      “那狗啊,多半是被他们吃了吧。”小李故意说:“他们经常把养几个月的小狗杀来吃,说是肉嫩。”
      
      其实那狗明明是小李他们背着阿贵偷偷打死吃掉的。为了这事,阿贵好久都不和表哥说话,小李这么说,其实有点恶作剧的成分。
      
      “啊?不会吧”,晚晴一听大惊失色道:“怎么可以吃小狗呀?狗是我们的好伙伴呢。”
      
      “伙伴啊”,小李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乡下,狗稍微大点,如果不够机灵就直接吃了。”
      
      正说着,阿贵远远走来了,看见晚晴,老远就打招呼道:“杜姑娘,你还好吗?好久不见你了。”
      
      “阿贵,听说你把狗吃了……”晚晴没理会他的问候,有点不高兴地质问他。
      
      “哎呀杜姑娘,你别听我表哥胡说,是祠堂的管事不让养狗,说怕惊扰了亡灵,我就把狗送回老家去了。”
      
      阿贵怕伤了晚晴的心,便编了个谎,一面又狠狠瞪了一眼表哥,他表哥无法,只好接着话茬对晚晴道:
      
      “啊,对对,是,那狗送回老家去看门了,是我想错了杜姑娘。”
      
      晚晴可不知道这哥俩糊弄她,心想只要他们没把小狗真吃了就行。又听说阿贵管祠堂去了,她便随口问:
      
      “阿贵,你去看祠堂闷不闷啊?”
      
      “闷啊”,阿贵愁眉苦脸的说,“在那儿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一大祠堂乌压压的牌位,管事的就知道喝酒,哎。”
      
      晚晴安慰他说:“那你刚好学几个字,前儿你不还羡慕人家去学堂吗?若那牌位上的字,你都念出来,这就算出师了……”
      
      “那些字……”阿贵小声嘟囔道,“都难读死了,对了,还有的牌位没字呢。”
      
      “没有字的牌位?”晚晴惊讶道:“不会吧,你看反了吧。”
      
      “姑娘,我每天就干那点事,天天去擦那些牌位,我还能看错啊!那牌位前后我都看了,正反面都没字,奥,对了,后面画了些花草,看不出是什么……”
      
      晚晴一下被触动了心事,她看似无心地问:“喔,那真是奇怪了,必是比较久远的祖先了,当时名字无考了吧……”
      
      “哪有啊,就是近些年的,排在最后几个了……”阿贵认真回答。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晚晴虽心中狐疑不已,却不露出,只笑笑道:“好啦,别说的吓人了,咱们不说了吧。”
      
      正说着,福子的车子到了,晚晴给阿贵使了个眼色,阿贵伶俐,便道:“我送姑娘上车。”
      
      二人一起往门外走时,晚晴悄悄拔下头上一根裹金纯银簪子,塞到了阿贵手里,悄声道:“阿贵,我回来去找你啊。”
      
      阿贵低低道,“好,姑娘随时来,顺手接了那根簪子。”
      
      从家中返回裴府后,晚晴觑了个空,去找了阿贵。
      
      把事情谈妥后,她便暗暗计划起来,衣物、器具、路线、时间,都得安排好。
      
      她自幼怕鬼神,可是此事涉及杜家家事,不可等闲视之。
      
      长久以来,她影影绰绰听到的爹娘的话外音,以及她亲眼目睹裴时见到云蒙山那丛花草时的悲伤,还有自己在裴府受到的无端猜忌,她觉得,这一定是因为同一件事。
      
      她想去看看自己的推断到底对不对,若推断对了,那自己究竟遭了谁的陷害,便一目了然,水落石出。
      
      她生性刚毅果决,真下了决心,反倒无所畏惧了。筹备妥当后,她便坐等时间到来。
      
      到了这一日,却恰恰碰到雷雨天,到了傍晚便已乌云压顶,似乎有瓢泼大雨要下来,谁料直过了一更,雨还没下,只听得暗雷滚滚。
      
      晚晴直等到二更天,才特特换上了平日不穿的一袭玄色衣衫,将头发盘起来做一个道士髻,拿了一把银剪刀暗放在衣衫内,稍作收拾便按照和阿贵约定的来到祠堂外。
      
      祠堂外,果然管事的老陈又喝得烂醉,鼾声震天。
      
      阿贵悄悄地给她打开门,待要和她一起进去,晚晴制止道:
      
      “你不要进来,我进去后,你先悄悄地把祠堂门关上。还有,万一一会老陈醒了,发现了我,你只推说自己也睡着了,不知道我怎么进来的。”
      
      阿贵嗫嚅道:“可是姑娘一个人……害怕怎么办?”
      
      晚晴微笑着回答道:“不怕,我进去看一眼便出来,没什么可怕的,你放心。”
      
      说着,便一个闪身进了祠堂,阿贵在她身后悄悄关上了门。
      
      祠堂内一片黑暗,静寂的似乎连呼吸声都听得见。
      
      忽然,天空中咔嚓一声惊雷,犹如霹雳闪过,照亮了祠堂内百十个牌位,那些黑漆漆的牌位,像是一炳炳耸立的刀锋,向她的心直逼过来。
      
      她的心怦怦直跳起来,颤抖着打开火折,她从最外围的牌位一个个看起,那些冗长的让人眼花缭乱的名称她半个也记不住,只能大概凭借尊号看出来这个家族曾经的显赫与荣光。
      
      忽然,一个奇怪的牌位立在她面前,那个牌位上空空如也,一个字都没有写,就那么空白一大片。
      
      晚晴颤抖着手,壮着胆子将那牌位翻过来,背面全是疏落的含着淡淡花蕊的兰草。
      
      晚晴盯着这兰草,这草的形状如此熟悉,她怎么会不知?
      
      她的心中一片澄明,往事连成了片。
      
      她的嘴角微微翘起,眼角却不由湿润起来,心中长叹一声,手中这轻巧的牌位,成了一个人沉甸甸的一生,悲剧的一生。
      
      被铭记自然是好事,但是,如此无名无分的铭记,岂不也是另一种羞辱?
      
      羞辱?
      
      她忽然想到另一件事,小心翼翼地放下这牌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她又开始在这牌位四周寻找。
      
      没有。
      
      什么也没有。这画着兰草的牌位就是最后一个,此前就是那些有着冗长谥号的先辈们。
      
      晚晴还想要再找找,忽听得阿贵在外面小声喊:“杜姑娘,杜姑娘,好像有人来了……”
      
      晚晴听闻此语,犹如晴天霹雳般,浑身僵直,愣在那里。
      
      
    插入书签 



    人间重晚晴
    宫廷女官杜晚晴的传奇一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