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重晚晴

作者:盛溪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生辰(2)

      却说晚晴正在那里左思右想裴钰轩被父亲当中斥责一事,忽听得那音乐转换,有个穿彩衣的女伶唱将起来,曲词虽俗,却也别有味道。
      
      晚晴从未听过这种曲词,不由抬头听那女伶手拨琵琶凄凄地唱:
      
      枕前发尽千般愿,要休且待青山烂。水面上秤锤浮,直待黄河彻底枯。
      
      白日参辰现,北斗回南面。休即未能休,且待三更见日头。
      
      底下一阵叫好。那钱赏的满台子遍是。女伶手持琵琶走到台中央,俯身谢道:“小女子春娘,谢过诸位大人、公子、夫人、小姐。”
      
      晚晴这才看清那女子长得俏生生一张脸,便似三春桃花一般,一双水灵灵大眼睛蒙了一层水雾,说不出的妩媚动人,惹人怜爱。
      
      晚清心想这世界佳人何其多,在这么个小戏班子里都藏着这样的美人。不由多打量了她几眼,见她谢过赏后,便转往后台。
      
      接着又有百戏艺人上来吐火,走火圈,耍小猴子,好不热闹。
      
      晚晴心里有事的人,哪看得下这些虚浮的热闹?眼见裴钰媚带着珊瑚走出去了,忙也跟着出门,谁知出门后却一时未找到她们二人。问过小丫头,都说是朝花园子一带走去了。
      
      她心中不禁惊讶,知道钰媚向来是最知礼节的,怎么今日便这样急急离席而去了?
      
      晚晴也便跟着径直往花园假山一带走,谁料走到后院墙也并未见到人,她正要回去,忽听得一男一女在假山洞子里说话。
      
      她吃了一惊,心里咯噔一声,待要走时,却听得一女子婉媚软糯的声音:
      
      “裴郎,你怎地这般狠心?便抛下我一去不返了?我在孟州日等夜等,眼见得就要困死在那里,好容易托人带我到了京城。裴郎,你是真的忘了我了吗?”
      
      晚晴心道:这女子如何在孟州认识他?他果然处处招惹风流债……
      
      那男子只不吭声。
      
      女子又道:“裴郎,你素日心痛旧疾可发作?我千里迢迢而来,特意带了刘郎中给你配的药,我知你吃别人的药都不成,只有吃他的药才有奇效的。
      
      而今你若不愿见我可以,可要按时服下药去。……你接了这药,我就走,我不打搅你……?”
      
      说着便一阵低低啜泣。
      
      晚晴知这又是个痴心女子负心汉的故事了,只是不知这男人心狠至此,当时侠义之心顿生,恨不得立时便进山洞子里帮着那女子骂那负心贼几句。
      
      过了许久,才听那男子幽幽道:“春娘,你又何苦这般待我,权当我是狼心狗肺的负心人罢了!你难道,没收到我的信么?”
      
      晚晴心中又是一惊,声音听着好熟啊,这不是那人的声音,这是……怎么好像是……裴家二公子钰甫的声音?
      
      春娘?方才那唱小曲的女子不是便自称春娘么?
      
      因为出乎意料,她不禁“啊”了一声,谁料她这极细微的一声响,竟然惊动了洞中人,只听有浑厚的男声传出:“是谁在外面?”
      
      晚晴尚未回答,却见洞内藏身的男子早已欺身出来,不是裴钰甫是谁?身边那女子却正是刚才在台上献唱的歌伎春娘。
      
      晚晴见到二人一时大窘,不知如何自处,只好慌乱地低下头,嗫嚅道:“二公子……实在对不起,我是无意到此的,我什么都没听到,我来找……二小姐……我……”
      
      那裴钰甫见她这般窘迫,却在瞬间平静了下来,笑对她道:“原来是杜姑娘。”
      
      说话间,竟大大方方携过那歌伎的手,柔言对她道:“春娘莫怕。杜姑娘是我二妹的好友,今日必是误闯到这里来。杜姑娘人是极好的,必不会乱传话,你放心。”
      
      晚晴听他这般说,不由抬首看了他一眼,却见他又坦然对晚晴道:“不瞒杜姑娘,春娘是在下的贫贱之交,刚刚才找到我。我也正想向伯父禀报此事呢。”
      
      晚晴见他如此光明磊落,倒暗暗为他叫声好,忙躬身道:“那恭喜二位别后重逢。请你们放心,我绝不会在背后播弄是非。打扰二位了,晚晴就此告辞。”
      
      说完,便不再看裴钰甫二人,急急转身走出数步,心才略略放下。
      
      只是脚下的步子却也未曾放慢,仍是一味地低头赶路,谁料一头撞上个重物,忙抬头一看,竟是撞到了柳泰成身上。
      
      原来那柳泰成不知为何也在低头思索,漫步而行,二人竟在大白日撞个满怀。
      
      因晚晴小跑,力道大些,险些将泰成倒撞了个趔趄,二人面面相觑,半日说不出话。
      
      晚晴心里暗暗叫苦,今日不知怎啦,处处惹事,必是这日黄历不好,不宜出门。此时只得对泰成道歉道:“柳公子,实在对不起,对不起……”
      
      柳泰成见她一脸惊慌,一张粉嫩白皙的脸蛋上滚着汗珠,一副娇喘吁吁的模样,忙虚扶了她一把,笑问道:
      
      “杜姑娘怎么热得这一头汗?刚才没撞到你吧?那边……没什么事情吧!”说着,便拿眼直觑着那园子里。
      
      晚晴也顾不得礼仪了,慌忙将手指竖到唇边,悄声对泰成道:“嘘……我没事,柳公子此刻要往哪去里?可千万别再往前走了……”
      
      泰成见她说得郑重,也不好意思再问,只是略有些担忧地问她道:“好,我不去便是了,只是姑娘没事么?”
      
      晚晴怦怦跳动的心终于慢慢缓了下来,她长呼一口气,摆摆手,心有余悸地说:“没事的,多谢柳公子关怀。”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一事,又郑重地作了一揖,道:“还要多谢柳公子上次鼎力相助,晚晴不胜感激。”
      
      柳泰成宽厚一笑,说:“些许小事何足挂齿?杜姑娘太客气了。”
      
      晚晴心中有事,不过和他敷衍几句,便忙忙辞行。
      
      倒是柳泰成见了她,有些失神,站在当地良久。
      
      方才要走,忽见地上有一物事,仔细一看,却是个香囊,柳泰成捡起香囊一看,那针线细密,显然是用了心的,正面绣着一株繁复精丽的桂花树,又有“蟾宫折桂”四个字,香囊背面却是用极细的彩线绣了“晚晴闲步数峰吟”七个字。
      
      此物显然是刚才碰撞时从晚晴身上跌落下来的,只是此时眼见晚晴已去得远了,柳泰成便没有再叫她,只是手中握着这香囊,沉吟了半日,方才将它放入怀中。
      
      三日后。
      
      杜晚晴正在韶雅堂读《国语》,忽听得门外有脚步声,再一看,是珊瑚一脸沉闷的来找自己。
      
      晚晴惊讶道:“珊瑚姐姐怎么这么晚还来造访?可是二小姐有什么事?”
      
      珊瑚却没头没脑道:“杜姑娘,我知道你平日最是温和体贴的一个人,二小姐最听您的话。您能不能帮着劝劝二小姐?……”
      
      见杜晚晴沉吟不语,珊瑚又说:“我知道那起子小人背后嚼舌,姑娘您寒了心,可是……可是我……我们……”
      
      她欲言又止,急得满脸通红,两只手绞在一起,一副无措的模样。
      
      杜晚晴打断珊瑚的话,笑道:“姐姐,你这一番话,全是哑谜,我一句都听不懂呢!”
      
      珊瑚不敢看她明亮的双眸,只讷讷道:“不怕杜姑娘笑话,这府里从来都是不安生的,你看着这一家表面上妻贤子孝,事实上,哼哼,只怕是你死我活也是有的。”
      
      杜晚晴一听这话大有文章,忙制止道:“姐姐,你有话就说,我能帮忙的自会尽力,闲话咱就不说了。”
      
      珊瑚自知失言,有点惭愧地遮掩道:
      
      “是了,是我糊涂了,不该给姑娘说这些……那我说正事了,是这样,刚才青萍偷偷来找我,说三公子这三日了都没有吃饭,日夜喝酒,喝得都快吐血了……他谁的劝也不听,非要喝。”
      
      晚晴心里咯噔一声,面上却没表现出来,只是温言道:“三公子病了,你们心急我也理解。可是我一个客居的女眷,怕是不好出面吧。府里自有伯父和夫人,管事的又有大管家,怎么也轮不到我啊!”
      
      珊瑚扑通一声跪在晚晴面前,泣道:“我知道为难姑娘,况姑娘自己也不痛快呢,只是老爷又出门巡查了,夫人,夫人这两日去了隆福寺烧香。
      
      而今,只有二小姐能劝,可是刚才我已经禀告了二小姐,二小姐不愿意出面,杜姑娘,二小姐自来最听您的话,您能帮着去劝劝吗? ”
      
      晚晴忙一把拉起珊瑚,道:“自己姐妹何必如此?有话起来说。”
      
      珊瑚执意不肯,晚晴只好道:“你先起来,我帮你出主意。”
      
      珊瑚这才站起来,紧紧盯着晚晴。
      
      晚晴望着珊瑚,试探说道:“既然二小姐不愿意出面,那也不好勉强。不过听说莺儿姑娘素来和三公子亲厚,不如请莺儿姑娘去试试?”
      
      珊瑚眼中闪过一片冷厉刚决之气,刚才眼中热切的火焰瞬间熄灭了,她忽而转身,冷言道:“是珊瑚妄想了,那不打扰您歇息了,奴婢告退。”
      
      说着便要往外走。
      
      杜晚晴忙一把拉住她,又气又笑,说道:“珊瑚姐姐,你怎么气性这么大呢?一言不合就怒目相向了?
      
      好啦好啦,那我就舍命陪君子吧。可先说好啊,劝归劝,听不听可是二小姐的事情啊,到时你可别又埋怨我办事不力!”
      
      珊瑚闻言转嗔为喜道:“珊瑚当然不会埋怨姑娘了,不过姑娘真愿意去劝二小姐?”
      
      “劝呀,你看看你,我若不去,你还不把我吃了”,晚晴嘟着嘴,假装委屈的说。
      
      “哎呀,是奴婢失礼了。好姑娘,你别生气了。”珊瑚忙挽住晚晴的手,笑着说,“我日后会报答姑娘的。”
      
      晚晴笑笑,半真半假地说:“珊瑚姐姐,你这叫前倨后恭啊……”
      
      “是是是,姑娘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奴婢又听不懂。来来来,我给您打帘子。
      
      雀喜这小蹄子没良心,姑娘为了她受了多大委屈,她回家告了长假这么久不回来,赶明我就给二小姐吹吹风,让雀喜销假赶紧回来侍奉您。”
      
      晚晴笑笑没说话。
      
    插入书签 



    人间重晚晴
    宫廷女官杜晚晴的传奇一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