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重晚晴

作者:盛溪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修德堂

      晚晴回家后,向父母禀报了裴时赠送玉佩与酒之事。
      
      杜老爷脸上阴晴不定,未曾言语,似乎不但不喜,反而有些怨恨之意。
      
      晚晴见爹爹这般反应,略略有些惊讶,但也没有作声,只是听到娘亲安慰她没事时,她不知为何忽然心里有点委屈,那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一家人闷闷吃了晚饭,便安歇了。
      
      卧房内,杜氏夫妇一起说起今日之事。
      
      宁夫人在灯下拿着那玉佩仔细查看了一番,道:“果然是件好东西,只是这么重的礼,咱们如何还回去?上次拿他们那支金步摇已经过意不去了。”
      
      杜大人倒不在意,只冷冷说:“他裴家欠我们杜家的,只怕还不止这些区区小物事,你放心拿着吧!”
      
      说到这里,他眼圈略有点红,恨恨道:“若不是为了咱们晴儿,我恨不得这辈子都……”
      
      宁夫人忙忙阻断丈夫的话,叹着气数落道:“既是把孩子送到他裴府了,你就别再纠结过去的事情了。哎,说到底你这倔脾气,到底还是不能改。
      
      所谓此一时,彼一时,现今他任吏部侍郎,这吏部诠选天下的官吏,你往日常说想外放一任地方官,只怕到时还要求到他。”
      
      杜大人嗤嗤冷笑数声,不屑道:“哼,我犯不着去求他,而今咱们女儿到了快出阁的年纪,我也不想再去地方任职了,别耽误了孩子的终身大事。”
      
      宁夫人笑道:“我看这孩子还懵懵懂懂,不大懂呢。”
      
      杜大人听到说起女儿,这才露出了一丝笑容,慢腾腾地说:“不懂最好,我还舍不得女儿嫁出去呢。”
      
      宁夫人嗔他道:“你看你,有你这么当爹的么?”
      
      “先别调笑了,我给你说个正经事,”杜大人想了想,忽对夫人道:
      
      “晴儿这性子不够稳重,又娇养惯了,日后出了阁怎么应对那一大家子妯娌婆媳?
      
      我这几年想过多次了,咱就这一个闺女,若是日后我还能有所进益,就招赘一个女婿进门吧!”
      
      宁夫人长叹一声道:“我何尝舍得她出门子?只是这世间好男儿谁愿意做赘婿?若招个不成器的,又是祸害。
      
      你看看你那些太学生里,有没有出身寒素些的,才华好的,倒该看取一些了。”
      
      杜大人沉吟半晌,方道:“这世道兵荒马乱的,能读得起书的哪有什么寒素人家的子弟?都是些富贵家公子哥在太学挂名罢了。
      
      若是前几年,这学生里还颇有几个成器的,可惜那时咱们晴儿又太小……,现如今恶俗又起,大家户公子哥连太学也不进了,镇日家斗鸡走狗,不成体统。
      
      略成器的,也都投了军营,毕竟军功起家快……”
      
      “那你当时还非要阻拦着程参军家那孩子,我说那孩子心眼实,对咱晴儿又好,你就是不撒口……”
      
      宁夫人不由埋怨起丈夫来。
      
      “妇人之见……他程家历代都是武职,且大多在边关上任职,你想让咱们晴儿成亲后守活寡?”
      
      杜大人摇着头说:“总得让咱闺女在京城找户人家才好。”
      
      宁夫人听他这么说,心里一动,试探问道:“若说在京城,那裴家不是……”
      
      杜大人一听这话,断然喝止道:“休要胡说!……”
      
      宁夫人脸色一黯,只得打住话头。
      
      杜大人见夫人这样,又觉得不安,便抚慰她道:
      
      “要我说啊,此事不急。近来,有人在我面前提了几次户部牛侍郎的小儿子,听说是极忠厚老实的一个孩子,虽是妾室所生,但他门第清白,倒也罢了。”
      
      宁夫人听了这话,方才转嗔为喜道:“当真?不过他牛家官位显赫,怎舍得让儿子入赘?”
      
      杜大人拈须对夫人笑道:
      
      “你这又是妇人之见了,咱们也未必就得让人入赘来,只要他单门独户过日子,让晴儿不受公婆拘束,岂不也好?想他牛家儿子众多,他又是最小的,只怕是一成亲便要分家的。”
      
      宁夫人指着丈夫说:“你这老东西算盘打得倒是如意……”
      
      说到这里夫妇二人都呵呵笑了起来。
      
      二人又说了半晌,杜大人道:“我看晴儿还小,要我说等到明年开春再说也不迟。”
      
      宁夫人急急对丈夫说:“我知道你是舍不得,但这事拖不得,你既起了意,那赶紧的去找人打听打听他家里到底什么情况,咱们也早有个准备。孩子不小了,这事你得上心 。”
      
      杜老爷沉吟不语,似还在思索。
      
      住了两日,晚晴说要回裴府去,宁夫人道:“你先别急着走,你表嫂听说有孕数月了,咱们也该去看看,我想咱娘俩就下个月初去趟伯劳镇吧。”
      
      晚晴道:“好,那女儿给裴家说。”母女二人又絮叨了一会儿方分手。
      
      晚晴一直惦记着鹊喜给的方子,故而还未到裴府,她便下车来,打发福子先回去,福子自幼对小姐言听计从,也没有多说,便驾车回去了。
      
      晚晴信步在街上走了走,恰见一间名叫“修德堂”的生药铺,屋宇高大,装潢富丽,里面熙熙攘攘满是抓药的人,便走了进去。
      
      一进去便有小伙计迎上来,问道:“姑娘抓药还是看病?”
      
      晚晴道:“小哥能帮我看看方子么?”
      
      那小伙计忙说:“当然可以,姑娘请稍候。”说着便打开药方,仔细看了看那方子,方道: “姑娘可是有亲人重病在身吗?”
      
      晚晴道:“是一个……远房亲戚病了。”
      
      那伙计听她这样讲,便快言快语说道:“是了,这就是拿着人参吊着病人一口气罢了。若是富贵人家也还罢了,若是穷苦人家,这医家心也太黑了,分明是必死的症,何必又要花钱延这几个时辰?”
      
      晚晴听他这样说,忙小心翼翼地问:“难道这病人定是救不好了?”
      
      那伙计又看了看方子,方才点头道:“可不是,这就是拿钱吊着命的事了。”
      
      晚晴小声道:“果真如此,这医家果然心黑了,这家子正准备卖掉小女儿呢。……”
      
      话还未完,却听到旁边有一人朗声道:“是谁要卖掉自家女儿?”
      
      晚晴转身一看,却是那日在裴府见到的柳泰成,依然着一身蓝衫,体态魁梧,器宇轩昂。
      
      伙计叫了声“二公子”,柳泰成挥手让他去做事,笑着对晚晴说:
      
      “在下柳泰成,上次生受姑娘的梅花了。”
      
      晚晴这才知道原来他是这家铺子的少东,忙笑问道:“柳公子好。那梅花后来开得可还好?”
      
      柳泰成笑着说:“足足开了半月有余呢,满屋子都是香气,一直想当面向姑娘道谢。”
      
      晚晴听他这么说,欢喜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柳公子喜欢便好。”
      
      柳泰成又问:“姑娘此次来可是家里人病了,来抓药?”
      
      晚晴忙答道:“不是我自己,是裴府一个丫头的父亲,得了重病,医家开了药房子,只说这方子能救命,谁料却是吊命的,那家子却准备卖女儿了。”
      
      柳泰成一听,便说道:“这样的话,你先别急,我再找个行家替你看看”,说着便向柜里喊道:“林掌柜,你出来一下。”
      
      一个长须红面的老人从内堂走出,拱手叫了声“二公子”,泰成简单给他说了一下情况。
      
      林掌柜便接过药方子,看了良久,方慢慢地说:“恕小老儿直言,这种吊命的方子本不该开,开了也无用,无非是白花钱。”
      
      柳泰成听他这么说,便点了点头,看向晚晴,却见晚晴略想了想,说道:“如此多谢两位了,那我回去如实给那姑娘说吧。”
      
      柳泰成先让林掌柜去忙,又特特将晚晴带到旁边一间待客室中,缓缓问道:“刚才杜姑娘所说的丫头,想必与你情谊颇深吧。”
      
      晚晴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柳泰成思忖片刻,便说道:“姑娘不知,这种生死关头,病人和家属都是最听医生的话,所谓病急乱投医嘛,什么法子都得试试的,咱们虽觉得没什么用,但病人家属并不会这么想。
      
      不如这样吧,我替你把药配齐,应该也能延迟个几天的命,你让那人拿回去试试吧。这样就算救不了老的,还能救小的嘛。”
      
      晚晴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这药过于昂贵了,我绝不敢拿的”,说着,一抹红晕爬到她脸上,她低首吞吞吐吐道:
      
      “公子不知,我……我身上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医药费……医药费,我付不起的……。”
      
      柳泰成见她这般坦诚,反倒心内一动,温厚地问她道:“如此,咱们便看着一个小姑娘跳了火坑吗?”
      
      晚晴被他这么一说,心里也有些挣扎,不知究竟该不该抓这几付药,一时有些犹豫不决。
      
      她抬头看了一眼泰成,却见他正双目炯炯地望着自己,不由那脸红得更彻,
      
      柳泰成见她这般局促不安的样子,也不忍再为难她,便站起身温言道:
      
      “姑娘放心,我们开生药铺的,若没颗仁心怎么行?横竖是救人一命,也算是柳家积了功德,姑娘略坐一坐,我去吩咐伙计把药抓齐。”
      
      说着便起身向外走,晚晴见他起身,情急之下一把扯住了他的衣袖,那纤纤手指无意中触到了泰成的手,二人都如同触电般闪躲开。
      
      此时连柳泰成也不禁红了面,而晚晴更是羞怯不已,忙忙将手收回,尴尬地抚弄着裙带,许久方低声道:
      
      “柳公子,我知道您是好心,不过这笔银子绝非小数目,若能救命,咱们自然要尽全力,不然,便只虚耗银两有什么用处?
      
      况这家子本穷,即便病人去了,其余人还要过活。若柳公子执意要帮忙,不如派一位老成的医生,再去瞧瞧那病人,将事情原委说清楚,那家子知道了,自然也不会再卖儿卖女了。”
      
      柳泰成静静听完她的建议,觉得她年龄不大却理事井井有条,不禁对她刮目相看,略思索了一下,他颔首应道:“也好,那我便派林掌柜帮忙走一趟。”
      
      晚晴道:“那多谢您了。我说的那位姑娘叫雀喜,回去我告诉她,让她到铺子来找林掌柜吧。”
      
      说着,又从头上拔下一根红宝石裹金簪子,怯生生递给泰成道:
      
      “我知道大夫上门价格不菲,只是我暂时手头不便,这个簪子是娘亲去年生辰时所赠……我先放在您这里……作押,日后,……再来和您相换。”
      
      她忐忑不安地说完,又看了看这宝石簪子,那顶端宝石黯淡,簪子是金裹银的,实在也不值什么钱,不免深觉不安,又担心他不收,自己难堪,故而低下头只绞着自己襦裙上的青丝带,心里却七上八下。
      
      柳泰成见她这般怯生生的模样,怜惜之心顿生,低声道:
      
      “无妨无妨,既然姑娘执意放下簪子,也好,我便先收着。什么时候姑娘手头方便了,再到铺子里来找我。
      若是在铺子里找不到我,你告诉伙计一声,他们自然会通知我。”说着便将那簪子细心放入衣袖内。
      
      晚晴低低应了声:“好。”
      
      二人又说了几句客套话,晚晴便告辞出门,柳泰成也不好挽留,便送她到门口,随口道:
      
      “姑娘那日赠送的梅花,后来开谢了,我便以此为引,酿了梅花醉,再到梅花开时便可开坛畅饮了,到时,姑娘可愿给杜伯父带上一壶?”
      
      晚晴听他绕了半天,开始只当他说要请自己喝,及至后来,却听说是给爹爹喝,不禁回首对他莞尔一笑,脆生生应道:“好,如此多谢柳公子了。”
      
      柳泰成忽见她这一笑,犹如流风回雪,婉转风流,心里竟抑制不住怦怦跳了起来,一时未醒过神来,站在那里愣怔了许久。
      
      还是小伙计走上前来,笑着提醒说:“二公子醒醒,人家姑娘走了半天啦。”
      
      柳泰成这才忽然惊醒道:“哎呀,我怎么让她一个姑娘家自己回去了?这街上可是乱的很。”
      
      说完,三步并作两步也往街上赶去了,却哪里还有晚晴的身影?
      
      他只好沮丧地回到店铺,又忽想起几日后便是裴钰轩生辰,到时或可在裴家家眷中见她一面,想至此,又不禁笑了起来。
      
      允儿见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笑着说:“公子刚才还说酿的是什么梅花醉,依小的看,您这分明酿的是桃花醉嘛……”
      
      说得店铺里的伙计都笑起来,连一向板着脸的林掌柜也不禁摇了摇头,微微笑了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二真是又温和又有爱心,如果现实中见到这样的人,果断选就对了……



    人间重晚晴
    宫廷女官杜晚晴的传奇一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