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章鱼少年

作者:星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塞西尔!塞西尔!”
      
      焦急的呼唤一声高过一声,塞西尔慢慢睁开双眼,正对上博德那张苍白又阴柔的脸。
      
      “……你真该晒晒太阳了。”她无力地说。
      
      “那我宁愿去死。”
      
      博德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紧绷的身体无意识地放松了下来。
      
      这小家伙刚才真是吓死他了。别人在进行通感的时候最多只是失去意识,她倒好,连心跳都快停止了,吓得他差点就要强行中止仪式,用最坏的办法把她的意识给拉回来。
      
      还好在此之前,她自己先醒过来了。
      
      塞西尔慢慢坐起来,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半躺在博德的怀里。她揉了揉太阳穴,无精打采地问:“小一呢?他怎么样了?”
      
      博德阴沉着脸:“死了。”
      
      “什么?”塞西尔顿时睁大眼睛,“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他的……”
      
      话未说完,一个熟悉又黏腻的触感慢慢攀上她的大腿。她顺着感觉低头望去,看到手掌大小的小章鱼正抬起柔软的触手对着她轻轻摇晃,圆溜溜的大眼睛清澈透亮,看上去精神很好。
      
      “小一!”塞西尔失而复得,开心地捧起小章鱼,用额头轻蹭了蹭他的脑袋,“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小章鱼也高兴地眯起眼睛,像小猫咪一样任由塞西尔对他蹭来蹭去。
      
      “哼。”博德看着主宠两个其乐融融,不由酸溜溜地冷哼一声,“所以你在通感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塞西尔:“……”
      
      看到了铺天盖地的触手,而且还被它们淹没了——如果博德知道这些,一定会狠狠地嘲笑她。
      
      “我看到小一饿得不行,一听到我说吃肉了就立刻冲了过来。”塞西尔半真半假地说,“所以你快去拿肉过来,越多越好。”
      
      博德:“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乐意就算了,我们回家吃。”
      
      塞西尔起身就要走,博德见她仍然脸色苍白,站立的瞬间也有些轻微的摇晃,连忙又把她按坐回去。
      
      “知道了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拿。你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
      
      博德没好气地转身去拿食物,留下塞西尔和小章鱼坐在阴暗的实验室里。
      
      这里只点了一盏油灯,灯光摇曳,将小章鱼的影子拉得长长的,映在昏黑的墙面上,宛如巨蛇在无声舞动。
      
      小章鱼缠着塞西尔的胳膊,用触手黏黏糊糊地轻蹭她裸露在外的肌肤,看上去比平时还要兴奋黏人。
      
      塞西尔好笑地看着他,声音相较以往要更柔和一些:“怎么啦,小家伙?是不是饿坏了?”
      
      小章鱼眨了眨眼睛,继续顺着她的胳膊向上爬。小章鱼的身躯到处都是冰凉凉的,这样快速爬行,很快在塞西尔的肌肤上激起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
      
      “好痒。”
      
      塞西尔轻笑,试图将小章鱼从她的手臂上拿下来。然而小章鱼的吸盘紧紧吸附着她,她努力了几次都无法取下,无奈之下只得放弃。
      
      小章鱼继续向上爬,终于停在她的脖颈处。他抬起一根细细的触手,仿若试探般在塞西尔的耳垂上轻轻拂过。这种酥酥痒痒的触碰令塞西尔猝不及防,她缩了一下脖子,下意识抬手捂住耳朵——
      
      一瞬间,那种被万千触手包围的感觉又一次侵袭了她的大脑。
      
      她听到一种湿润、黏稠的声音,像是在她的脑海中震颤,又像是在搅动着她的耳廓。
      
      这就是她贸然进行通感术造成的消极影响吗?
      
      博德端着一盘肉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塞西尔正昏昏沉沉地倚靠在墙边,看上去像是要睡着了。
      
      她心爱的小宠物正贴着她的手心,触手紧紧缠绕着她的小指。
      
      “塞西尔,你怎么了?”博德连忙将肉放到一边,担忧地靠近她,“是不是通感的副作用开始了?”
      
      塞西尔摇了摇头:“只是懒得坐起来而已。你要是真的担心我,就去拿些柠檬挞过来。”
      
      博德:“……”
      
      “你还是安静的时候更可爱一点。”
      
      他不客气地嘲讽道,塞西尔遗憾地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只是一点小事而已,还是不要让他担心了。
      
      *
      
      今天放学后,塞西尔仍然避开了莉娜独自回家。
      
      她很有工具人的自觉,并不想妨碍莉娜与艾利克斯任何一次的独处机会,虽然以恶役千金的身份来说,她其实是应该去妨碍一下的。
      
      但她现在的确是没有这个心情。
      
      塞西尔精神不振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将小章鱼放进干净的水缸。很快,阿诺德便出现在门外,轻轻敲响了门扉。
      
      “塞西尔?”
      
      “请进。”
      
      金发蓝眸的俊秀青年推门走了进来。塞西尔正安静地坐在水缸前,拨弄着缸里的水草,阿诺德仔细打量她的神色,斟酌着开口。
      
      “塞西尔,那件事……父亲对你说过了吗?”
      
      塞西尔转过脸来,好奇道:“什么事?”
      
      阿诺德缓慢地说:“他打算再娶一个妻子。”
      
      “啊,原来是这件事啊。”塞西尔转回视线,继续注视水缸里欢快的小章鱼,“他单身这么多年,再娶一个也可以啦,省得那些家伙总往咱们家里塞人。”
      
      阿诺德对她的反应感到讶异:“你不生气?”
      
      “当然不生气呀,是他结婚又不是我结婚。”塞西尔笑了一下,“哥哥你生气吗?”
      
      阿诺德神情温柔:“只要你不生气,我就不生气。”
      
      塞西尔:“那不就得了嘛。所以呢,哥哥特意过来只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吗?”
      
      她的余光扫过窗外,看到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母亲的蔷薇园就在她的房间后面,从这个位置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一簇簇雪白纯洁的蔷薇挂在枝头,在黑暗中泛起晶莹剔透的光。
      
      “其实,他已经带回来了。”阿诺德的神情仍旧温柔,却又好像夹杂着隐约的讽刺,“……那位年轻美丽的未婚妻。”
      
      “哦?是吗?”
      
      塞西尔站起来,乖巧地笑道:“那必须得去见一见呢。”
      
      *
      
      塞西尔与阿诺德来到伯爵的房间。
      
      从房间里传来悦耳的欢声笑语,是凯文与一个完全陌生的女性声音。淡淡的睡莲幽香飘散在微凉的晚风中,为这个深暗的夜晚增添了一分诱人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窥探这香气究竟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
      
      塞西尔直接推门走进去,像往常一样娇纵而不讲礼数。她的进入太过突然,屋内正在交谈的二人蓦地停下动作,齐齐地向她看去。
      
      “塞西尔……你怎么来了?”凯文的表情出现一瞬间的窘迫,他望向跟在塞西尔身后的阿诺德,脸上的表情随之变成隐隐的愠怒,“阿诺德,是你把她带过来的?”
      
      阿诺德:“我和塞西尔只是想见一见您的未婚妻而已。”
      
      他在“未婚妻”一词上加重了语气,这让凯文更加不悦。
      
      “凯文,这就是你的孩子们吗?真可爱呀。”
      
      轻柔甜腻的女性声音突然响起,坐在凯文身旁、被他遮住了身形的女人慢慢起身,微笑着一步步走到塞西尔的面前。
      
      “你一定就是小塞西尔了吧?的确如传闻所言,像冰雪一样纯洁无瑕呢。”
      
      塞西尔微微抬眸,好奇地打量她。
      
      这是一个美得惊人的女人。她有着卷曲的黑色长发,通透的深紫色眼睛,白皙细腻的肌肤,修长曼妙的曲线,一切都完美的无可挑剔。这个女人像暗夜中的精灵,又像诱惑人心的魅魔,明明只是安静地站在这里什么都不做,就足以令人为她神魂颠倒。
      
      难怪凯文这么快就把她领回家了,的确没有人面对着她能够把持得住。
      
      “你听说过我?”塞西尔问。
      
      “对呀,尽是一些好听的话呢。”女人笑着弯下腰,凑到塞西尔的耳边轻声道,“当然,大部分都是从你父亲那里听来的。”
      
      温热甜香的气息轻拂过塞西尔的耳畔,令她忍不住缩了下脖子。女人注意到这个小小的动作,紫水晶般的眸子里闪过暧昧的笑意。
      
      凯文见塞西尔似乎并不排斥女人,于是适时地开口:“塞西尔,她叫斯特拉,以后就是你们的母亲了。”
      
      塞西尔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斯特拉,我记住了。”
      
      她的态度实在是过于敷衍,而且还直呼其名,这对即将成为她母亲的斯特拉来说,是一种非常不尊重的行为。
      
      凯文忍不住低斥:“塞西尔,要叫母亲!”
      
      塞西尔瞥了斯特拉一眼,没有吱声。
      
      “不用那样称呼我啦,我不喜欢在这种地方分得太清楚,毕竟我和小塞西尔也差不了几岁嘛。”
      
      斯特拉温温柔柔地打圆场,细白的手轻轻抚摸塞西尔的头发,在她的发丝里留下幽幽香气。
      
      塞西尔对她的亲近没有表现出抗拒,也没有表现出喜欢。她淡淡地看着斯特拉,俯身行礼,自然地后退一步,拉开与斯特拉之间的距离。
      
      “您能如此善解人意真是太好了,我真为父亲感到由衷的高兴。那么,你们慢聊,我和哥哥就不打扰你们了。”
      
      她的神情温顺、平静,透着一丝漠不关心的冷淡。斯特拉定定地注视着她,美丽深邃的深紫色眼眸在灯光下浮动着水一样的涟漪,这使她的眼神看上去缱绻又深情,仿佛有种致命的诱惑,轻易便可摄取别人的心魂。
      
      塞西尔不为所动,甚至有些困倦地垂下眼睫,掩唇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像是被她的反应可爱到了,斯特拉突然轻笑起来。
      
      “你真可爱,我已经开始期待未来的生活了。”她俯下|身,温柔地看着塞西尔,说,“早点去休息吧,小塞西尔。”
      
      阿诺德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是想要讨好塞西尔吗?总觉得,这位未来的继母,似乎太过关注塞西尔了。
      
      他需要再观察一下。
      
      *
      
      塞西尔被阿诺德送回了房间。
      
      阿诺德看着塞西尔爬上床,盖好被子,吹灭烛灯,最后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一下,这才轻手轻脚地退出房间,关上门扉。
      
      夜渐渐深了,莱维特庄园归于宁静,塞西尔也沉入了安稳的梦乡。
      
      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水缸中的水草与水草后的小章鱼一动不动,仿若静止。忽然,小章鱼抽动一下,下一秒,他睁开了通透幽亮的眼睛。
      
      有什么在吸引着他……是他喜欢的东西。
      
      小章鱼游动身体,驱使触手从水缸里爬了出来。他向塞西尔的方向看了一眼,没有半分犹豫,无声无息地爬到了窗边。窗户是虚掩着的,留着一条细细的缝,小章鱼伸出一只触手穿过缝隙,轻易推开了这扇窗户,然后灵活地钻了出去。
      
      他爬进了蔷薇园。
      
      夜晚的蔷薇园静谧而阴森,晶莹的纯白蔷薇从墙壁蔓延到了脚下,遍布庭园里的每个角落。空气中弥漫着幽幽的蔷薇香气,小章鱼微微抬起小脑袋,似乎是在轻嗅着什么,慢慢向前爬去。他穿过簇拥的蔷薇花、带刺的绿藤蔓,最后在一处半人高的花丛前停了下来。
      
      小章鱼眯起眼睛,期待满满地向前探出脑袋——
      
      那里正倚靠着一个熟睡的男人。
      
      他穿着佣人的衣服,袖子挽至手肘处,脸上沾了些泥点,老旧的圆框眼镜早已滑到了鼻头上,正随着他打鼾的频率而微微颤动。
      
      这个人是负责打理这些蔷薇的园艺师兰尼,平日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这座蔷薇园里,因此偶尔偷懒打瞌睡也不会有人发现。平时他是绝对不会睡这么久的,今天是因为前夜通宵赌钱耗费了太多的精力,才使他一直睡到现在也没有醒来。
      
      小章鱼兴奋地看着这个人,顺着衣角慢慢爬到他的手背上。身为园艺师,兰尼的手很粗糙,几乎每根手指上都有新旧不一的老茧。而在这些手指中,有一根尤其受到小章鱼的关注——
      
      那是一根被刺扎破、流出的血珠早已凝固的食指。
      
      小章鱼定定地注视着这根食指,触手无声舒展,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
      
      新鲜的气味,新鲜的血液,新鲜的肉|体。
      
      新鲜的……食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猜你们已经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感谢jsf、食我天堂之门啊、 碳碳三位天使扔的地雷~感谢读者碳碳、帛鱼a、九月、话少心在.∮、可可、月松泉、饼干、花丸乌冬面、人类幼崽可爱、葛黛瓦夫人、繁华流逝无可奈何 各位小天使们灌溉的营养液~,大家都太可爱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