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章鱼少年

作者:星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让你从她的领口钻出来,没让你从吊灯上掉下来,更没让你表演太空步,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家宴一结束,塞西尔便立即回到房间开始教训小一。
      
      小章鱼早已爬回了自己的水缸。他委屈巴巴地缩在飘满水草的角落里,触手包裹着小脑袋,将自己卷成一只球,一眼也不敢看塞西尔。塞西尔见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叹了声气。
      
      “算了算了,以后还有机会。你现在吓不到她是因为你太小了,只要你努力长大,变成一只魁梧雄壮的大章鱼,一定能把她吓哭。”
      
      小章鱼听了顿时放下触手,失落的情绪一扫而空,那双圆溜溜的眼珠子直直盯着塞西尔,里面泛着激动的光。
      
      他已经在畅想美好的未来了。
      
      显然这只小家伙并没有自我反省的意思,塞西尔无奈叹气,拿起一旁的牛肉,继续认命地喂起食来。
      
      今天真是出师不利。
      
      本想吓一吓莉娜,没想到还把她给逗笑了,这让顺风顺水的塞西尔第一次体会到了挫败。好在莉娜并不知道这只小章鱼的主人是谁,她只觉得一直在盘子上狼狈打滑的小章鱼有点可爱,甚至还想带走他,还好被阿诺德及时制止。
      
      “这种不明生物还是不要接触得好,以免染上未知的疾病。”
      
      他以这个理由打发走莉娜,然后提起盘子里的小章鱼,无奈地询问塞西尔。
      
      “小一怎么会出现在吊灯上?”
      
      “这你就得问他了。”
      
      塞西尔若无其事地将小章鱼从阿诺德的手里夺过,并将滴滴拉拉的油一并蹭到他的袖子上。
      
      阿诺德:“……”
      
      “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个孩子,我也不喜欢。”他弯下腰,温柔地看着塞西尔。
      
      塞西尔:“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因为我的妹妹只有你一个。”
      
      塞西尔眼睫轻眨,微微有些动容。
      
      “好了,”阿诺德揉揉塞西尔的小脑袋,轻声道,“我们回屋吧。”
      
      *
      
      塞西尔设计的“初见杀”虽然失败了,但她并不气馁。
      
      之后的几天,她用一种近乎严谨的钻研精神给小章鱼喂遍了各种各样的食物,发现无论小章鱼吃什么,都没有明显的成长迹象。
      
      虽然想要在短短几天内发生变化原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但塞西尔还是觉得,小章鱼每天吃那么多都不长,与食物的成分多少也有点关系。
      
      她整天忙着捣腾小章鱼,她的父亲凯文和莉娜也没闲着。
      
      再过几天圣埃德蒙学院就会开学,凯文要确保莉娜能够顺利入学。这是整个亚斯塔帝国最顶尖的魔法学校,他自己和阿诺德都曾是这个学院的学生,如今塞西尔也是其中一员。
      
      学院招生的要求非常严苛,要么是世袭三代以上的贵族子弟,要么是天赋异禀的优等生。除此之外的普通学子,一辈子都没有进入学院的资格。
      
      莉娜虽然已经被冠以莱维特的姓氏,但她毕竟是私生女,之前也有过私生子不得入学的先例,为了以防万一,凯文还是提前与学院的董事会疏通了一下。
      
      一周后,圣埃德蒙学院开学了。
      
      一大早,凯文就提议塞西尔和莉娜共乘一辆马车去学院,但塞西尔却以“不想被学院的同学取笑”为由拒绝了他,并独自爬上马车先行离开。
      
      诚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游戏中的台词就是这样,但更多的是因为塞西尔有需要隐瞒的秘密,使得她必须掩人耳目。
      
      马车在高大沉重的雕花铁门前停下,庄严肃穆的灰白色建筑群随之映入眼帘。
      
      学院大门前挤满了贵族子弟们的马车与仆人,塞西尔跳下马车,避开人群,飞快跑向教学楼后的一座位置偏僻而又隐秘的黑色塔楼。
      
      在距离塔楼还有十多米的时候,周围的空气忽然泛起透明的涟漪,少女纤细的身影没入涟漪之中,如同被什么看不见的空间所吞噬一般,刹那间便消失不见了。
      
      这座古怪的塔楼被学生们称为黑塔,是黑魔法顾问博德·姆菲尔德的工作场所兼栖息地。博德并不是学院的老师,只是学院聘请来制造黑魔法器的顾问,因此他不需要为学生们授课,只要安心地进行自己的研究就行。这位黑魔法顾问的脾气很不好,非常讨厌被打扰,所以学院下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入黑塔,否则出现任何问题,后果自负。
      
      但塞西尔是唯一的例外。
      
      虽然当初她也只是无意中闯入了这个禁忌的地方,但博德并没有惩罚或驱逐她,反而将她留了下来,将她收为自己的学生。
      
      博德会做出这个决定的理由很简单——
      
      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白毛控。
      
      “所以你今天打算教什么?我先说好,要是再用什么幽暗低语之类的低阶法术来糊弄我,我就不学了。”
      
      塞西尔坐在一堆半透明的幽魂中间,兴致缺缺地说道。
      
      “小东西……幽暗低语可不是什么低阶法术。”博德盯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整个人看起来无精打采,眼下的黑眼圈深得吓人,“这个法术可以扰乱人的心智,在战场上是可以一招致胜的关键,你可不能小看了它。”
      
      塞西尔耸肩:“那又怎么样,我又不上战场。”
      
      博德放下手里的试管,抬起头,露出一张阴柔又萎靡的脸。他缓慢地盯着塞西尔,忽然慢悠悠地开口:“你带了什么东西在身上?”
      
      塞西尔顿了一下,掀开自己的小口袋。小小的、黑黑的小章鱼蠕动着细长的触手从口袋里爬了出来,留下一行湿湿的水渍。
      
      “这是什么?”博德微微睁大困顿的灰眸,语气有些好奇。
      
      塞西尔摊开手心,让小章鱼趴在她的手上:“是我的宠物。”
      
      博德:“……”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的意思是……”他死盯着塞西尔手上的小章鱼,试图伸出手碰一碰它,“这是什么生物?”
      
      苍白细长的手指慢慢伸向小章鱼的脑袋,小章鱼如临大敌,猛地弹出几根触手,瞬间缠绕住博德的手指,将它们紧紧绞住。
      
      塞西尔:“是章鱼啊。”
      
      “章鱼?那是什么东西?”
      
      博德越发感到迷惑。他从未听说过章鱼这个词汇,也从未见到过这么奇怪的生物。
      
      “说了你也不懂。”
      
      塞西尔从随身携带的小挎包里掏出一根风干牛肉,小章鱼立刻松开博德的手指,像瞬移般迅速移动到塞西尔的手边,并用触手抱着牛肉呼噜呼噜吃了起来。
      
      “其实我把他带来是想请教你,这个小家伙怎么吃都不长,你觉得应该喂他吃什么才能让他快速长大呢?”
      
      塞西尔求教的态度十分认真,这让博德也下意识地摸了摸下巴,认真打量起进食的小章鱼来。
      
      “唔……因为是从未见过的物种,所以很有可能是尚未发现的魔法生物。既然吃人类的食物不管用的话,不如喂他点魔力试试?”
      
      “魔力么……”塞西尔微微沉吟,“那我试试看。”
      
      “不过我不建议你用自己的魔力喂他,毕竟那对你的消耗有点大。”博德慢吞吞地提醒她,“你的魔力还要用来学习更多的黑魔秘术,不能浪费在这种地方。”
      
      塞西尔:“不用我的魔力用谁的?你的吗?”
      
      博德闻言,慢慢的、缓缓的扬起一个近乎阴暗的微笑,憧憧的烛火在他苍白的脸上映下浮动的阴影。
      
      “你是我的学生。自然有上百种方法可以得到充足的魔力。”
      
      塞西尔明白他的意思。
      
      学习黑魔法并不能代表这个人是邪恶的,但博德绝对是因为本性邪恶才会去学习黑魔法。
      
      用他的话说,他从小痴迷黑魔法并不是因为他对黑魔法感兴趣,只是因为黑魔法更适合用来杀人而已。
      
      本质来说,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而他之所以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是因为他一直深信——
      
      “如果有需要的话,”塞西尔微笑,“我会考虑你的提议。”
      
      ——塞西尔有着与他相同的本质。
      
      *
      
      学习的时光很快就结束了。学院里的学生纷纷走出教室,三五成群地走在一起,欢声笑语,充满了青春活泼的气息。
      
      莉娜因为私生女的身份,没有交到一个朋友,只能一个人下课回家。她失落地站在刻有莱维特家徽的马车前,默默寻找塞西尔的身影,直到学生都快走光了,也没有看到塞西尔,最终只能失望地爬上马车独自回家。
      
      “可算是走了。”
      
      塞西尔从树影后走了出来,放松地长舒一口气。
      
      其实按照原剧情,她是和莉娜一起回家的。但那意味着她要在马车上侮辱莉娜去世的母亲,看着莉娜那张惆怅的小脸,她实在是不忍心。
      
      毕竟她自己的母亲也去世了,她很清楚那种被人揭开伤疤的痛。
      
      为了避开莉娜,塞西尔一直等到天黑才走。回去的路上,马车不紧不慢,晃晃悠悠,塞西尔在车里几乎快要睡着了,小章鱼忽然从她的口袋里探出脑袋,迅速爬到深色的窗帘下。
      
      他用触手掀开窗帘,半截身子爬到车外,似乎是要离开马车,然而爬到一半又停了下来,扭头望向马车内的塞西尔。
      
      他用细细的触手敲了敲窗沿,试图叫醒塞西尔。可惜塞西尔被马车晃得昏昏欲睡,完全没有注意到那点细微的声音。
      
      小章鱼收回触手,圆溜溜的眼珠直直盯着塞西尔——
      
      下一秒,塞西尔的眼皮微微动了动,慢慢睁开双眼。她清醒地看着上方的车顶,脑海中的记忆像雾一样幽幽荡荡地散掉了。
      
      ——刚才,她好像听到了一阵隐约的呓语。
      
      清冽的,模糊的……如同少年的呓语。
      
      是她在做梦么?
      
      无论如何也回忆不起梦里的内容,塞西尔摇了摇头,慢慢坐直身体。
      
      “小一?你在干嘛?”
      
      她望向趴在窗沿上的小章鱼。
      
      小章鱼立刻用触手指了指路边一个越来越远的小巷,亮晶晶的眼珠里写满了渴望。
      
      塞西尔:“你要去那里?”
      
      小章鱼重重点头,全身的触手都在飞快舞动。
      
      小一似乎非常想去那个小巷,说不定里面有什么令人在意的东西。
      
      塞西尔微一沉吟,让驾车的仆人驶回到小巷旁的路边停了下来。
      
      “小姐,天色已经很黑了,请务必让我跟随您一起前往。”仆人不无担心地说道。
      
      “不用了,在这里等我就好。”
      
      塞西尔不以为然地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走进漆黑的小巷。
      
      她可不想让父亲知道她偷学黑魔法这件事。
      
      小巷里潮湿阴暗,细窄逼仄,散发着腐臭刺鼻的气味。塞西尔眯起眼睛,看到巷道深处,有一个黑漆漆的人影正在不断抽动着什么。
      
      是血的味道。
      
      塞西尔隐约明白了这里正在发生着什么。
      
      她低头看了一眼袖口处的小章鱼,发现这只小家伙异常兴奋,已经在迫不及待地挥舞触手了。
      
      果然,他也闻到了血腥味。
      
      塞西尔无声叹息,放轻脚步,继续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在她估摸着自己差不多也该被发现了的时候,那个不断抽动的人影终于停了下来。
      
      黯淡的月光洒进这个阴森的小巷,照亮深处那血腥的一幕。
      
      一个女人躺在血泊中,如同一块破败的烂布,看上去早已断了气。而另一个男人正跨坐在她的身上,手举匕首,眼中跳动着疯狂的光芒。
      
      似乎是听到了愈来愈近的脚步声,男人警觉地转过头来,粗哑地质问:“谁?”
      
      月光缓缓偏移,落到来人的脸上。雪发蓝眸的少女如同不染纤尘的天使,站在脏污的血水中轻轻微笑。
      
      “只是个过路人而已。你呢?”
      
      “过路人?”男人没有回答塞西尔的问题。他从尸体上慢慢起身,手中染血的匕首在黑暗中闪过冷厉的光,“你看上去可不像是普通的过路人。”
      
      “爱信不信。”
      
      塞西尔耸了耸肩,目光扫向那具残破不堪的尸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谁?那个女人又是谁?”
      
      男人仔细地审视她,眼中逐渐升起淫邪的色彩。
      
      “怎么,你对那个女人感兴趣?”
      
      塞西尔点点头:“的确是有点兴趣,不过我对你做的事更感兴趣。”
      
      “是吗?既然你这么感兴趣的话,那不如现在就来亲身体验一下吧,一定会爽到哭的……”
      男人猥琐地笑了起来,举起匕首向塞西尔一步步靠近。
      
      踩在血迹上的靴子发出沉重的声响,巨大的阴影落下,男人魁梧的身形如同一堵厚实的墙,慢慢逼近到塞西尔的面前。听着男人回荡在巷子里的笑声,塞西尔面无表情地微启双唇。
      
      空中不知何时升腾起灰色的雾,雾中响起窸窸窣窣的、如同老鼠般的动静,忽远忽近,忽隐忽现,密密麻麻地重叠交织在一起,仿佛就在耳畔边回响。
      
      男人身体一僵,忽然一脸不安地望向四周,手中的匕首也随之掉落下来。
      
      “什么声音?什么人在装神弄鬼?”
      
      塞西尔闻言唇角微扬,露出小小的笑容。
      
      看来博德教的“幽暗低语”还是有点用处的。
      
      不过,仅仅这样可不够。
      
      她的目光偏移到那具惨死的尸体上,口中默念晦涩的咒语:
      
      “亡灵召唤。”
      
      尾音幽幽地沉入黑暗,取而代之的,一道面目模糊的半透明人影从她的面前无声浮现。
      
      这个人影的五官已经扭曲破碎了,但她散落的内脏、流淌的血液,都和地上的那具尸体完全一致。
      
      男人在看到人影的一瞬间,竟然发出一声尖利的惊叫。
      
      “啊啊啊——!”
      
      塞西尔轻轻开口:“怎么了,是你的熟人吗?”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你敢过来我就能再杀你一次!不要过……啊啊啊!”
      
      男人根本无暇理睬她,他尖叫着跑向巷道更深处,亡灵宛如一头饥饿的野兽,迅速追了上去。
      
      黑暗中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胆小鬼。”
      
      塞西尔摇摇头,揪出口袋里的小章鱼,一板一眼地教育他。
      
      “下次不要一闻到血味就到处乱跑,你看刚才多危险啊,差一点我就要死在那个变态的手里了。”
      
      小章鱼歪着脑袋,完全看不出来刚才的情形对她来说哪里危险了。但他还是听话地眨了眨眼睛,晶亮的眼珠在黑暗中显得格外真诚。
      
      “好,那我们回去吧。”
      
      塞西尔将小章鱼重新塞回口袋,转身向小巷外走去。在轻盈的脚步声中,小章鱼无声无息地探出一根柔软的触手,慢慢、慢慢的伸长。
      
      伸长,延展,无数根纤细如毛发的分支从触手上垂下来,如同水中的丝线,飘飘荡荡地没入那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像是被吸收了一样,尸体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干瘪,很快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小巷重新恢复了宁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自 主 觅 食
    以下是开文以来的感谢名单:
    感谢iris的火箭炮、來打醬油囉的地雷,野、花丸乌冬面、饼干、葛黛瓦夫人、夏夜、听雨、心纳幽兰、白茶与喵、耶斯莫拉、“”、致青春、妖仙、草本环奈、彼得潘与仙度瑞拉、我是你的小可爱、可可、逾渊鱼、想要飞的肉、咸鱼pupu桑 以上各位小仙女们的营养液,大家都是天使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