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章鱼少年

作者:星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黏腻细长的触须在少女白皙的脸颊上慢慢扫过,少女睫毛微颤,懵懵懂懂地睁开了双眼。
      
      宝石般通透的眼眸里浮现出片刻的迷茫,但在触须的骚扰下,她很快便清醒了过来。
      
      “小一,你又饿了?”塞西尔揉了揉眼睛,慢吞吞地从床上坐起来。
      
      小章鱼从她的手臂爬到空空如也的骨瓷盘上,触手在边沿上用力地点了点。
      
      短短一夜,他就吃掉了整整一盘的牛肉。
      
      塞西尔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说:“等一下哦,我让人送肉过来……”
      
      小章鱼这才乖乖爬回玻璃水缸里,收起触手,在漂浮的水草中眼巴巴地看着塞西尔。
      
      距离安妮被咬后,已经过了三天。
      
      塞西尔以安妮受伤不能服侍自己为由,让凯文把她安排到别处去了。原本是应该无缝安排一位新的女仆给塞西尔,但凯文这三天一直都在为莉娜搬过来做准备,一时间也就忘了这件事。
      
      好在塞西尔并不在意,甚至乐得清静。
      
      这三天里,全宅邸的人都在为了即将到来的新小姐而忙碌,除了塞西尔。就连阿诺德也好巧不巧地被骑士团的工作绊住了,这样一来,整个宅邸上上下下,居然只有小章鱼陪伴塞西尔。
      
      莱维特伯爵为莉娜准备的新房间距离塞西尔的卧房很近,为了装扮房间,佣人们整天在走廊里走来走去,吵得塞西尔头疼。因此白天的大部分时间,她和小章鱼都是在蔷薇园里度过的。
      
      蔷薇园是塞西尔的母亲还在世时亲手布置的,如今俨然变成了一处用来睹物思人的伤心之地。园里平时只有一位名叫兰尼的园艺师出入,相比宅邸里的其他地方,要隐秘安静得多。
      
      塞西尔提着裙摆,踮起脚尖,小心翼翼跨过脚下的蔷薇,走到秋千架前坐了上去。小章鱼从细细的玻璃瓶里钻了出来,一路蜿蜒爬行,无声抵达塞西尔的手心,圆溜溜的绿眼睛一瞬不眨地盯着塞西尔。
      
      “今晚莉娜就要来了,小一,我们一起送她个见面礼好不好?”塞西尔将他捧到眼前,轻声细语道。
      
      小一眨眨眼睛,好像在听话地回应她。
      
      “好,那你到时候听我指挥。”塞西尔信心满满,“只要你能把她吓哭,我就奖励你一大盆牛肉。”
      
      小一立即挥舞触手,看上去十分兴奋。
      
      在共同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塞西尔发现小一其实非常好养活。首先,他是纯粹的食肉动物,除了肉以外的东西一概不吃,要是给蔬菜给他的话,他还会生气,所以不用考虑营养配比的问题。其次,他似乎能听懂人说话,不但能跟上塞西尔的指挥,还能给予她正面的反馈。
      
      还有比他更聪明更可爱的动物吗?
      
      塞西尔高兴地和小章鱼互动了一会儿,便把他放到秋千上,然后自己跳下秋千,开始一朵朵认真地采摘起白色的蔷薇来。
      
      她的动作慢条斯理,透着无言的温柔。阳光落在她的身上,仿佛时间都静谧了下来。小章鱼在水里玩腻了,就爬到藤蔓上,安静地看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塞西尔终于停止了采摘。她将白蔷薇与藤蔓编织在一起,制成一只美丽的花环,在自己的头上试戴了一下,然后又拿了下来。
      
      最后她对小章鱼伸出了手。
      
      “小一,我们走吧。”
      
      *
      
      塞西尔带着小章鱼去了城郊外的墓园。
      
      墓园里一片死寂,连飞鸟掠过都是悄无声息的,似乎不忍打破这份肃穆的宁静。
      
      塞西尔站在一座干净的墓碑前,将蔷薇编织的花环轻轻放了上去。
      
      这是她母亲的墓碑。母亲生前最喜欢白色的蔷薇花,死后,棺柩里也被铺满了白蔷薇。
      
      可惜她离开得太久了,白蔷薇早已化成腐朽的烂泥。
      
      塞西尔伸出手,将墓前的浮灰掸净。然后她挨着墓碑坐了下来,脑袋靠在一侧,雪白的眼睫低垂,宝石似的眼眸里雾蒙蒙的,浮着幽幽的光,像是在缅怀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
      
      她的身形纤细,此时隐藏在冰冷的石碑后面,显得格外瘦弱。小章鱼趴在她单薄的肩头,认真地看着她,一刻不停的小触手安静地伏了下来,看上去出奇乖巧。
      
      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只有蔷薇的幽香环绕着他们,温柔而恬淡,像是母亲无声的拥抱。
      
      *
      
      夕阳西斜,天空呈现出绚烂的暮色。金色的余晖洒在少女纯白的长发上,为她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辉。
      
      她的面容恬静美好,呼吸清浅绵长,显然正在熟睡中。倏然,像是被什么惊扰一般,纤长如蝶翼的睫毛微微颤抖,下一秒,她便醒了过来。
      
      她又睡着了。
      
      塞西尔恍惚地站了起来,迷迷糊糊地呢喃道:“小一?”
      
      没有任何回应。
      
      “小一?快出来,我们该回去了。”她顿时清醒,围着墓碑开始四下寻找起来。
      
      小章鱼像是蒸发了一样,到处看不到他的身影。而这里不比家里的房间,这座墓园又大又宽广,不仅有很多坟墓,还种满了树,想要在这里找到一只小小的章鱼,简直是大海捞针。
      
      塞西尔停下脚步,仔细回忆了一下安妮被咬时的情形。
      
      当时她试图用肉干吸引小一,但并没有用。后来她又举起安妮的手,而安妮的手上有血……
      所以,是血的气味吸引了小一?
      
      塞西尔扬起右手,双唇微动。一道细细的幽蓝流辉凭空出现,化作刀刃在她的指尖划过,血珠瞬间渗了出来。
      
      “小一,出来进食了。”她轻轻唤道。
      
      微风拂过,塞西尔身后的树丛发出细碎的声响。她顺着动静转过身,果然看到漆黑的小章鱼从树叶间慢慢爬了出来。
      
      塞西尔勾了下唇角,左手轻抚了下滴血的指尖。一簇柔和的光晕笼罩在伤口的上方,几乎是瞬间,伤口便痊愈了,连一点血迹都不剩。
      
      这是她闲着没事学的治愈术,没想到还有用到的一天。
      
      小章鱼爬到她的手背上,嗅了嗅那只完好如初的手指,触手不满地挥舞起来。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把自己送给你吃吧?”塞西尔好笑地点了下小章鱼的脑袋,“走,找吃的去。”
      
      她扭头看了墓碑一眼,然后带着小章鱼,走到守墓人的小屋前。
      
      精神矍铄的守墓人一瘸一拐地从小屋里走了出来,笑眯眯地说:“莱维特小姐,又睡着了吧?”
      
      “还真被您猜中了。”塞西尔浅浅一笑,“索尔爷爷,您这儿有一盆生肉吗?”
      
      守墓人捋了一把胡子:“有是有,不过你要那么多生肉干什么……”
      
      “您别问那么多,有就行了。”塞西尔将胸前的水晶胸针取下来,双手递给守墓人。
      
      “既然莱维特小姐需要,那我这就去拿给您。”守墓人乐呵呵地收下胸针,转身回了屋。
      
      很快,他捧着一盆血淋淋的生肉走了出来,径直送到塞西尔的马车上。塞西尔与他行礼道别,坐上马车离开了墓园。
      
      等到她回到宅邸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她走下马车,嘱咐驾车的佣人将车内的空盆处理掉。然后又看了一眼门前泥地上的车辙印,侧首对肩头上的小章鱼小声嘀咕:
      
      “小一,莉娜已经来了。还记得我们的计划吗?”
      
      小章鱼懒洋洋地抬了下其中一只触手,一副“我办事你放心”的大佬姿态。
      
      “……”
      
      小章鱼看上去实在是太自信了,塞西尔姑且选择相信他。
      
      夜色沉沉,塞西尔将小章鱼藏入袖子里,缓步走入偌大的宅邸。
      
      宅邸里的仆人们忙进忙出,他们见到大小姐孤身一人,匆忙地对她低头行礼,却又眼神躲闪。塞西尔心知肚明,直接向着最热闹的会客厅走去。
      
      会客厅里灯火明亮,年迈的管家正笔直地站在门侧。他看到塞西尔,深深行礼,“小小姐,您来了。”
      
      塞西尔微一挑眉:“怎么?有贵客在吗?”
      
      管家没有再回答,只是恭敬地退至一边。塞西尔不紧不慢地走进去,双足踩在柔软的深色地毯上,无声无息,像是一只落在软垫上的猫。
      
      室内只有三个人,他们正背对着塞西尔,没有人发现她的到来。其中两个高挑的金发男人分别是凯文和阿诺德,而剩下的金发少女,无疑就是莉娜了。
      
      他们都拥有美丽璀璨的金色头发,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像真正的一家人。而一头雪白长发的塞西尔,反而更像是凯文的某个私生女。
      
      不过塞西尔倒是更喜欢自己的发色。
      
      她清了清嗓子,试图吸引他们的注意:“爸爸,哥哥,这个人是谁呀?”
      
      三人听到她的声音,齐齐转过身来。凯文立刻扬起笑脸,阿诺德的脸色倒是有些冷峻。
      
      不过塞西尔的注意力并不在他们的身上,她关注的是那位美丽的少女——
      
      莉娜·莱维特,像雏菊般纯洁的少女,她眨动着那双比塞西尔更温暖的蓝眸,拘谨地回望着塞西尔。
      
      真是一位可爱的女孩。
      
      塞西尔在心底无声感慨,如果不是被命运逼迫,她还真不忍心和这样美好的女孩子作对。
      
      在塞西尔审视莉娜的同时,莉娜也在打量着塞西尔。她看着眼前这个雪发蓝眸的少女,眼中闪过一丝惊艳。
      
      “你、你好,我叫莉娜,是……”
      
      她磕磕巴巴地介绍自己,不等她说完,凯文便出声打断了她。
      
      “塞西尔,她就是我之前提过的莉娜,也是你和阿诺德的妹妹。”
      
      “快向莉娜介绍一下你们自己。”
      
      凯文望向自己的儿女,眼神充满鼓励。
      
      阿诺德对上男人的目光。他侧转过身,对莉娜微微行礼,脸上的表情礼貌而又疏离。
      
      “我叫阿诺德·莱维特,是塞西尔的哥哥。”
      
      简短,冷淡,透着无言的距离感。
      
      但莉娜并不介意,她露出腼腆的微笑,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阿诺德……哥哥,您好。”
      
      一旁的凯文顿时欣慰地点头,转而望向安静的塞西尔。
      
      该她出场了是吗?
      
      塞西尔认真地调整情绪,一秒切换到恶役模式。回顾着原作中的剧情,她傲慢地仰起脸,用不屑的余光斜睨莉娜。
      
      “我听说你是个平民,对吧?我可不喜欢平民身上的味道,请你离我远一点。”
      
      听听这番话,看看这嘴脸。多么完美的恶人做派啊,还有谁能超越她吗?
      
      塞西尔满意地弯起嘴角,抬眸去看其他三人的反应。
      
      莉娜自然是不用说,被她羞辱得手足无措。阿诺德也有几分无奈,但并没有显露出责怪的意思。反应最为激烈的是她的便宜父亲,看向塞西尔的目光充满愠怒与斥责,仿佛下一秒就要拉她去书房里关禁闭。
      
      塞西尔对此视若无睹。反正她在书房里藏了零食,就算真的关禁闭也不怕。
      
      “塞西尔,你太无礼了。现在立刻向莉娜道歉!”凯文沉着声音斥道。
      
      “不用了,父亲……姐姐也没有别的意思……”莉娜弱弱地打圆场。
      
      塞西尔闻言翻了个白眼,将娇纵二字演绎得淋漓尽致。
      
      “你……”凯文阴沉地看着她,终于还是忍住了,“塞西尔,你太不懂事了。”
      
      塞西尔:“哼。”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尴尬,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好在管家适时地进来,打破了这个糟糕的局面。
      
      “老爷,陛下传召。”
      
      凯文听了顿时恢复冷静,他对阿诺德留下一句“照顾好妹妹”便大步离开,很快,会客厅里只剩下兄妹三人,以及藏在塞西尔袖子里的小章鱼。
      
      阿诺德拉开桌边的椅子,对莉娜说:“父亲说你还没有吃饭,刚好塞西尔也才回来,不介意的话就一起吃吧。”
      
      莉娜不安地蹙眉:“不用等爸……父亲吗?”
      
      “不用。”阿诺德神色平淡,“他今晚应该不会回来了。”
      
      “那、那好吧……”
      
      莉娜绞动十指,慢慢坐下来,言行举止间仍然有些局促。
      
      “塞西尔,到我这边来。”
      
      阿诺德换上温柔的表情,拉着塞西尔坐到自己身边,然后安抚性地摸了摸她的头发。
      
      纯白的长发像雪一样披散在少女的肩头,璀璨的灯光照下来,流转着晶莹剔透的色泽。莉娜入迷地凝视,不禁脱口而出,“为什么你的头发是白色的?”
      
      可真会问。
      
      阿诺德的眼神在一瞬间变得阴郁,但塞西尔却没什么感觉。
      
      “因为我遗传了母亲的发色。”她说。
      
      “啊!”莉娜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对不起……”
      
      她在来的路上就已经被管家科普过莱维特家族的大概情况了,自然也知道塞西尔的母亲去世已久。
      
      只是,她并不知道那位夫人是纯白的发色……
      
      塞西尔没有再搭理她。就在莉娜犹豫着要不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仆人端着丰盛的晚餐进来了。
      
      热汤,主菜,甜点,一应俱全。可口的食物被摆放在精致的瓷盘中,飘出阵阵香味,看得莉娜眼花缭乱。
      
      她从未见过如此丰盛的菜肴,更别提吃了。虽然很想尝一尝,但对面的两个人还没有开动,她只好忍住饥饿,端正地坐在座椅上。
      
      阿诺德看出莉娜饿得不轻,大方道:“不用拘谨,吃吧。”
      
      “谢、谢谢您……阿诺德哥哥。”
      
      莉娜不好意思地道谢,拿起刀叉,低头安静地吃了起来。
      
      阿诺德与塞西尔也开始用餐,一时间餐桌上只剩下默默进食的声音。
      
      塞西尔琢磨着时机差不多了,便在桌下捏了捏小章鱼的脑袋,示意它出来干活。
      
      小章鱼得到指令,灵活地从袖子里爬了出来。他顺着桌子腿爬到光洁的瓷砖上,又经历一番长途跋涉,爬到了天花板上,最后吭哧吭哧地攀上正对莉娜头顶的那盏大吊灯。
      
      塞西尔全然不知他这多此一举的潜行路线,还在暗暗奇怪小一到底跑哪儿去了,怎么迟迟没有出现。
      
      她放下银叉,打算低头找找,忽然,莉娜上方的吊灯轻轻晃了晃。
      
      幽黑的小章鱼出现在金色的吊灯上,触手缠着垂坠的水晶,在空中摇摇晃晃。听到声响的三人齐齐抬头,只听“pia叽”一声——
      
      小章鱼从吊灯上掉了下来。
      
      小章鱼:∑(O_O;)!
      
      莉娜:“?”
      
      小章鱼狼狈地掉进了盘子里。
      
      他试图用触手支撑自己从盘子里爬起来,然而盘子里有一汪浅浅的油,他刚支棱起来,就因为触手打滑而再次摔了回去。
      
      这一幕过于滑稽,莉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塞西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鱼鱼,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