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她修无情道

作者:玉子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七章

      周子正见他这认真思索的模样,一个没忍住笑出声,等念鱼看过来时,他憋住了笑,强行把自己变得严肃,但这让他的脸都挤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奇奇怪怪的表情。
      
      有些难看,念鱼默默的收回眼,问道:“你笑什么?”
      
      “没,我没笑。”周子正忍得实在痛苦,看念鱼懵懵懂懂的样子,一下破防,哈哈大笑起来。
      
      一边笑,一边道:“我不是笑你,就是觉得你这样很可爱。我也没想到,看起来心中有沟壑的吴仁弟弟,也会露出困惑的表情。”
      
      “来来来,告诉我,你到底在困惑啥,让哥哥给你分析一下。”周子正一脸正经的看着念鱼,见他不愿回答,眼珠子转了转,猜测道,“难不成你是在为你姐姐困惑?”
      
      见念鱼没有回答,他知道自己猜对了,不过也不意外,这小子是个地地道道的姐控。
      
      说是分忧就是分忧,周子正拉住念鱼,爽朗笑道:“这有什么好想的,女孩子长大了,总归是要嫁人的。你要是实在担心,不如去考取个功名。”
      
      “我家在朝中有些人脉,到时候助你平步青云。你位高权重了,自然不会有人敢欺负阿辞姑娘。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念鱼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是再说嫁人的事吗,怎么就变成了当官?
      
      这和当不当官有什么关系,他就算不当官,也不会有人敢欺负师姐的,真当师父师兄是死人,无尘宗没人了?
      
      再说了,就算师姐要嫁人,也不会嫁给凡人,仙门青年才俊那么多。大师兄就是顶好的美男子,还有大师兄的那些朋友,也都各有千秋。
      
      不说他们了,就连他自己长的也不差。只是现在还没长开罢了。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他也想变成大师兄那样成熟稳重的人,想被师姐当做一个男人,而不是一个孩子。
      
      这边念鱼在操心他到底什么时候可以长大,那边舒鱼和周子瑜已经停下了。
      
      刚刚那样大的动静他们怎么可能没听见,刚停下,周子瑜便向舒鱼道歉,“阿辞姑娘,抱歉。阿正他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为了我,因为我有东西想要送给阿辞姑娘。”
      
      周子瑜从袖口里拿出一根发带,忐忑道:“这是我在路上偶然看见的,觉得很适合阿辞姑娘,还请阿辞姑娘收下。”
      
      那是一条红色的缎带,上面用暗线绣了一只凤凰。虽然看着普通,但舒鱼知道,这东西不是普通人能有的。也绝不是他说的那样‘偶然遇见,合适才买’,只怕是特地让人寻的。
      
      “抱歉,我不能接受。”舒鱼摇头拒绝道。
      
      “能告诉我原因吗,这只是一根普通发带不是吗?”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周子瑜还是忍不住问道。
      
      “我只是想在走之前,送你一份礼物而已。毕竟这次离开后,我们就真的天涯两隔,再难见面了。”
      
      舒鱼看着他,眸子里满是认真,“这是不是普通的发带,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
      
      “原来……你知道啊。”周子瑜失落了一瞬,低头失笑,“是我想岔了。”
      
      他后退一步,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抬起头时,又是那光风霁月的贵公子。
      
      他收回手,脸上带着歉意的笑,“是我唐突了。这件事,还请阿辞姑娘不要放在心上。”
      
      两人静静的站了一会,直到周子正实在拦不住念鱼,跟着他身后匆匆赶来。
      
      见这两人站的那么开,周子正瞬间失望极了,他这边没成功,大哥也一样。
      
      这难道就是他们兄弟的命吗?
      
      他之所以会和大哥绕路来这,实际上就是冲着这两个孩子来的。
      
      这次回去,堪比龙潭虎穴,大哥身边没个人,他不放心。但是京城那群人他更不放心,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了。
      
      这两个孩子有本事,周身气度不凡,想来是个不甘屈居人下的,只有这样的人,才不会被人收买,在背地里给他们兄弟俩一刀。
      
      这也是他为什么一直拦着吴仁的原因,只要大哥成功了,吴仁这边再有意见,也会为了他姐姐忍着。
      
      罢了,不成就不成吧,本来这件事就没什么希望。他还是靠自己吧,就像小时候大哥保护他一样,这次换他来保护大哥。
      
      两人回房间的路上,周子正来来回回看了好几眼周子瑜,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想问就问,看我干什么。”周子瑜目不斜视道。
      
      “我这不是怕让大哥伤心。”周子正瞥了周子瑜一眼,看他脸色如常,才大着胆子道,“大哥是怎么和阿辞姑娘说的。”
      
      “我实在想不通,大哥可是大周第一美男子,阿辞姑娘连你都瞧不上,眼光那得多高?”
      
      “什么瞧不瞧得上?”周子瑜解释道,“我和阿辞姑娘只是朋友。”
      
      “朋友?”周子正呵呵一笑,“大哥,这话你自己信吗?你看看袖子里的发带,问问它信不信。”
      
      发带乃大周未婚男女的定情之物。男子送给女子,女子接受,代表相知相守,此情不渝。
      
      当大哥准备送发带的时候,这意思就已经很清楚了。现在还在他面前,还说什么朋友不朋友的,以为他会信?
      
      “周子正。”周子瑜看了他一眼,“说话注意点,我没事,阿辞姑娘还要生活呢。”
      
      “你倒是会为人着想,这么关心人家,为什么不把人娶了。”周子正低着头,嘀咕道。
      
      “阿正。”周子瑜喊道,“我没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让她记得我,看到一件东西,就会想起我。”
      
      “我知道,我和她之间没有未来。不说人家喜不喜欢我,就是我这身份,能活一天都是偷来的。”
      
      “这样的我,怎么能耽误人家呢,她不喜欢我是正常的,也幸好她不喜欢我。”
      
      “东西没送出去其实更好,这样我死的时候也能从容些,不用担心太多。”
      
      “大哥,你总是为别人想那么多,你什么能时候为自己想想。你明明知道,若是真的有一线生机的话,那必然……”
      
      “阿正,不要再说了。”周子瑜摸了摸周子正的脑袋,“我都知道,但是我不能。”
      
      “如果这次我不能活着回来,阿正就走吧,走的越远越好。”
      
      “离开京城,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再也不用为我,困在那个牢笼里。”
      
      “我不。”周子正红着眼,“大哥若是死了,我会为大哥报仇的,如果不能,我就陪大哥一起死。”
      
      “说什么傻话呢,你要好好活着。”周子瑜抱住周子正,两人就像小时候那样,“阿正一定要好好活着,你活着大哥才高兴。”
      
      “你要替我去看看这个世界的风景,替我走遍大周的每一寸土地,见一见生活在这边土地上的人。”
      
      “你知道的,阿正!”
      
      这一声长叹般的阿正,像锤子一样,重重敲在周子正的心上。
      
      他压住心头的百般滋味,固执的不再说话。至此,这场谈话无疾而终,他们谁也没有再提这件事。
      
      次日,舒鱼和念鱼站在门口,周子瑜和周子正骑在马上,对舒鱼他们道:“多谢招待,我们走了。”
      
      “等等。”舒鱼喊住了他们,看着周子瑜,“这次回京,还请小心。”
      
      周子瑜愣住,然后笑了一下,恰似春风拂面,他温柔道:“好,我会小心,请阿辞姑娘放心。”
      
      他们打马离开,谁也没有再提昨天晚上的事,就好像他们是真的过来见见旧友,然后借宿一晚。
      
      等他们走远了,舒鱼从储物戒里拿出一张符箓,灵气微动,符箓顺着风飘向他们离开的方向。
      
      “师姐?你这是……”念鱼不解的看着她。
      
      “上次我便发现他有一次生死大劫,大劫过,则日后一片光明,反之,则身首异处。”
      
      “这次我见他眉间黑印,伴星暗淡,恐怕是要应劫。”
      
      “他的劫和师姐有什么关系?”念鱼担忧道,“凡人的劫,我们不是不能插手吗?”
      
      “是不能插手,可是我也是劫中人。”舒鱼淡淡的,毫无预兆的扔出一个惊天大雷。
      
      “什么?”念鱼不敢置信道,“一个凡人的劫,怎么会和我们扯上关系?”
      
      “这次恐怕和仙门有关,劫应在这片土地上,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是他们昨天来的时候,我隐约感觉到了。”舒鱼解释道。
      
      念鱼想到了上次师姐的反常,连忙追问,“难道是师姐上次说的那件事?”
      
      “对。”舒鱼点头。
      
      “那怎么办。”念鱼有些着急,慌张着拿出传讯符,“我这就传讯回去,让宗门派人来?”
      
      “不可。”舒鱼阻止道,“大劫,只有劫中人才可以插手。非劫中人的干预,只会让这次劫难更加大,到时候牵连只会更加广泛,那种结果是我们承担不起的。在劫难发生前,我们不能有任何动作。”
      
      念鱼放下收中的传讯符,愣愣道:“这,就是要我们等?”
      
      “没错。”舒鱼看着天边云卷云舒,点头道,“等吧。”
      
      自从舒鱼说过大劫的事后,念鱼心里总不得劲,出去干活,心都半悬着。
      
      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师姐就应劫去了。
      
      他这么担忧着,直到刘阿婆参军的大儿子回来了,他的心才落到地上。
      
      因为刘阿婆的大儿子,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北方大旱,南方涝灾,东方蝗虫,西方地动,四处都是大灾。
      
      偏偏这时候朝廷依旧无所作为、漠不关心,眼睁睁看着大周境内民不聊生。
      
      这次回来也是朝廷说无力养他们这些人,就每个人分了几枚钱,让他们回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08 22:31:32~2021-08-10 00:20: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我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大大加油更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