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她修无情道

作者:玉子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舒鱼盯着月宿的眼睛猩红,里面是说不尽的疯狂和快意。
      
      阵法再次变化,刚刚休息一会的人群再度厮杀起来,除了月宿,他被隔开,只能旁观这一幕,插不了手,也无法插手。
      
      “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舒鱼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因为你很重要。”
      
      “我要让你亲眼看着,这些跟随你的人,是怎么一个一个的死在你眼前的。”
      
      “就像我九死一生,逃回宗门,看到的血海尸山一样。不过你比我幸运,因为他们都会化作我阵法的养料。”
      
      “他们会,尸骨无存。”
      
      舒鱼一字一句缓慢道,脸上的笑容是天真也是残忍。
      
      “你疯了吗。”月宿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这种邪恶的阵法……”
      
      “对。”舒鱼打断他,“我早就疯了,是你们把我逼疯的啊,忘记了吗?”
      
      “阵法邪恶又怎样,只要能报仇,我连自己都能杀。”
      
      “啊——”痛苦的哀嚎,响起在阵法内。
      
      “你不是说,我求你,你就会放过他们吗,他们和你无冤无仇,你怎么如此残忍。”月宿指责道。
      
      “呵呵,我说你就信了?”舒鱼抬眼看他,眼睛里满是恶意,“怎么会无冤无仇呢?”
      
      “这些人踩着我无尘宗所有弟子长老的骨血,一步一步向上爬,一个个的洋洋得意,可有想过会有这一天?”
      
      “哎,瞧我这记性,忘了无尘宗人都死绝了。不过只有一个半废的废物逃了出去,一个半废的人有什么可在意的呢。”
      
      “可惜啊,你们这群人都将死在我这个半废的废物手里呢。”
      
      舒鱼压低声音,好像说的是什么小秘密,“我悄悄告诉你,在我九死一生回到宗门的时候,我就疯了。”
      
      “我曾经最最亲爱的道侣,你说我该不该疯!”
      
      曾经她也有宗门,有师父师兄疼爱,整个无尘宗都是她的靠山。
      
      可她现在什么都没有,孤身一人,像个孤魂野鬼一样活在这世间。
      
      如果不是为了报仇,她早就死了,这个世上没有她眷恋的人或东西。
      
      阵法里的人一个个的死去,最后只剩下月宿一个人。
      
      舒鱼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不堪的他,神情冷漠。
      
      她单手握剑,剑尖穿过阵法,直达月宿的脊柱。
      
      “到你了。”她说。
      
      剑尖微动,脊柱被划开,月宿忍不住痛呼一声。十指握拳,青筋暴起。
      
      “感受到了吗,这就是我当年承受的痛苦。”
      
      “哈哈哈哈,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舒鱼笑得疯狂,“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保护我,你拿什么保护我。”
      
      “我的根骨若是在,还需要你保护?”
      
      “笑话,一个个的还以为我占了多大的便宜,居然得了你的青睐。”
      
      月宿身下的血染红了他白色的衣袍,他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看着舒鱼,她红衣烈烈,眉宇间戾气十足。一时间百般滋味在心头。
      
      或许他真的做错了。
      
      当年那个明媚的小姑娘再也回不来了!
      
      舒鱼冷漠的看着月宿一点点的化作阵法的养料,心里波澜不惊,甚至觉得有些无趣。
      
      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东西可以牵绊她的了,舒鱼站在悬崖边上,红色衣袂翻飞。
      
      然后纵身一跃,宛如折翼的飞鸟,消失在这片天地。
      
      这里,是那些人的死亡之地,也是她为自己选择的墓地。
      
      ……
      
      “小师妹,小师妹。”
      
      “快去把君佑师兄叫来,小师妹落水了。”
      
      “……”
      
      各种嘈杂的声音响在耳畔,舒鱼皱了皱眉,就不能让她安安静静的死吗。
      
      她最讨厌小师妹这个词了,到底是谁在喊?
      
      舒鱼愤愤睁眼,然后愣住了。
      
      她看到的不是想象中昏暗无光、阴森恐怖的崖底,而是无尽的水,她在这片水域的中间。水流挤压着从口鼻涌入,她想施法,却发现灵力无法调动。
      
      幽蓝色的水带着寒意,一丝一丝的渗入骨髓,她想张嘴,刚吐出几个泡泡,便连忙捂住,下意识的向上游去。
      
      可是水底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牵扯着她,不断地把她向下拉去。
      
      舒鱼看了眼不远处的亮光口,渐渐松了力气,闭上眼,安静的顺着牵力向下沉去。
      
      在到达一定的深度之后,她稳稳的停在那里。
      
      迷迷糊糊中,她隐约察觉,在她的下面,更深的水域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快速接近她。
      
      在意识消退的最后一刻,舒鱼隐约看见一个金色的小光团没入她的身体,以及一张熟悉的脸,那张熟悉的俊美的脸庞上面满是焦急。
      
      看到那个只有半块写着宗门名字的巨石,舒鱼知道,她又开始做梦了。
      
      这是她曾经的梦魇,挥之不去的心魔。
      
      从这里走进去首先看到的会是四分五裂的两具尸体,那是守山门的弟子,他们是第一批死去的。
      
      接下来是巡逻的弟子,然后是其他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亲传弟子,首徒,长老,峰主,掌门。
      
      那些一具一具年轻或苍老,朝气十足或严肃内敛的小辈长辈们,全部悄无声息的倒在地上,有的甚至连具完整的身体都没有。
      
      他们中有刚刚筑基的师侄,有入金丹的师弟,有说待她回来共饮的旧友,还有对她寄予厚望的掌门、师叔伯。
      
      所有的人都死了,偌大的无尘宗,只有她一个人活着。
      
      舒鱼抬起脚,一步一步走进山门,沉默地走过所有山峰,如过去每一次梦境中那样,收敛起所有的尸骨。
      
      主峰广场,舒鱼把这些尸骨一一摆放好,建起一个个小坟包,竖起一块又一块石碑。
      
      以剑做笔,以碑为眼,刻画出一个阵法,以主峰广场为中心,笼罩了整个主峰。
      
      她跪在那些墓碑前,低声道:“不肖弟子舒鱼,拜见诸位英魂。大仇以报,请诸位英魂放心归去。”
      
      下一刻画面转变,幽暗深邃的地牢里,她被锁魂钉禁锢着四肢。
      
      面前站了两个人,一个青衣道袍,像是温和宽厚的长者;另一个白衣飘飘,宛如九天上神。
      
      看到这两个人,舒鱼原本波澜不惊的眼里,满是恨意。
      
      她忍着锁魂钉的疼痛,拼命挣扎,怒意已经将她的理智焚烧的一点都不剩。
      
      这么一瞬间,心神失守,眼尾猩红,周身魔气萦绕,这是入魔的标志。
      
      月宿无视她的入魔疯狂,用剑划开她的衣服,剑尖插入她的脊柱,提手拍入一道灵气在她背后,她撑不住喷出一口血。
      
      “太初宗、月宿,我此生与你们不死不休,不死不休——”沙哑的声音响起在这片牢笼,舒鱼艰难的睁着眼,仿佛要把他们刻在心里。
      
      在彻底失守,被心魔吞噬之前,舒鱼闻到了一股冷冷的幽香,那股幽香唤醒了她的神志。
      
      舒鱼清醒片刻,反应过来自己正在梦境里,这才拼命抵抗,她是无尘宗的大师姐,她绝对不能让无尘宗蒙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