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她修无情道

作者:玉子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六章

      虽然决定让小师弟加入,但是舒鱼并没有把所有的事说出来,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下吴兆兴,包他和太初宗的关系,以及身边可能跟着太极境的修士。
      
      同时她也做好了被小师弟询问的准备,比如:除了这次就没出过宗门的她,为什么会和太初宗的吴兆兴结仇;又是怎么知道吴兆兴来到凡界,而且恰好就在这个镇子里;乃至他身边跟着的高阶修士都有数。
      
      实际上,舒鱼也没有想好答案,实话实说这是不可能的,还是随机应变吧。
      
      只要小师弟不刨根问底,糊弄过去应该很简单吧!
      
      舒鱼设想过很多可能性,唯一没有想过,小师弟他根本不问。
      
      看着小师弟一手拿符石,一手拿舆图,专心致志的思索模样,舒鱼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个情况在预料之外,但对他们而言,不问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案。
      
      她并不想欺骗小师弟,也知道扯了一个谎,就要用成千上百个谎言去圆。
      
      她不愿,也不想。
      
      在这间房间的桌子上,两人商量了好久,又删删改改,才做出一套他们两个人都满意的方案。
      
      这套方案,还包含了各种可能会发生的突发事件,以及相应的补救措施。
      
      这一通操作下来,直接从晚上到了早上,天边泛着鱼肚白,一点熹微的晨光从天际蔓延。
      
      不远处的早餐铺里,散发着美食的香味,早起务工的汉子们,吆喝着伙伴到相熟的早餐铺,呼啦啦一群人来,呼拉拉一群人走。
      
      早起的妇人们,在各种菜摊前挑挑拣拣,争取在太阳完全出来前回家。
      
      东家冒出炊烟袅袅,西家招呼着贪睡的孩子们起床。
      
      所有的声音组成这人间烟火。
      
      舒鱼坐在窗台边看着,仔细聆听,这是她每天早上都会做的事。
      
      前世她总是匆匆的来,匆匆的去,不是在躲避,就是在躲避的路上,;不是去杀人,就是在杀.人的路上,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停下脚步,体味人生百态。
      
      念鱼收拾好桌上的东西,抬起头看到的就是收敛起所有锋芒和冷漠的舒鱼。
      
      他说不清师姐此时的状态,只觉得她这时很温柔。
      
      这感觉其实有些奇怪,一个修炼无情道的人怎么可能会有温柔表情呢?
      
      对无情道而言,他们的人生追求只有道,其它外物全部都是道途中的阻碍。
      
      冷漠,不关心世事,一个人独成一个世界……这些才是无情道给别人的第一印象。
      
      可是师姐不一样,他不知道师姐这种状态是好是坏,但是他喜欢这样的师姐。
      
      他觉得,现在这个状态下,才是真正的师姐。
      
      是一个有喜有怒,有哀有乐的人,而不是雪峰上那个冷冰冰的,只知道修炼的工具。
      
      或许师父也是这么想的吧,所以才让师姐来这人世间,感受之前不曾感受的,见之前不曾见过的。
      
      多看多走多思,从红尘中来,到红尘中去,在红尘里摸爬滚打,这是师父告诉他寻道的方法。
      
      所以,念鱼没有说话,只是那样的看着舒鱼,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温柔和笑意,还有眷恋。
      
      等到日头半悬时,舒鱼收回目光,念鱼下意识的避开她的眼神,低头不语。
      
      ……
      
      王泽觉得一个人倒霉到了极点,就会时来运转。
      
      这不那个让他等的嘴角起泡的姐弟,终于一起出门了。
      
      看到那两个人下楼时,王泽心里可谓是百感交集,谢天谢地,那两个小祖宗终于出来了。
      
      再不出来,他身边这个,可能会叫吴老动手。
      
      一旦吴老出手,那时他对吴老而言,就真的是一件小事都做不好的废物,这结果可不是他想看到的。
      
      只可惜那女娃娃了,王泽目光隐晦的看向身旁的人,心里叹息一声。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那女娃娃恐怕都逃不出吴兆兴的魔爪。
      
      王泽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那个女娃娃未来悲惨的样子,模假样的道了几声可惜。
      
      唉,只希望那娃娃乖顺些,让吴兆兴满意,这样能少受些罪,他心里也好过些。
      
      王泽宽慰完自己,觉得心里好受些。他走到吴兆兴身边,指着舒鱼和念鱼道:“少爷,就是那两个孩子。”
      
      吴兆兴一听瞬间来了精神,顺着王泽手指的方向看去,眼睛微眯,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不错,这真人比你幻画出来的样子好看多了,小爷这趟果然没来错。”
      
      “嘿嘿,少爷您满意就好。”王泽讨好的笑了笑。
      
      “放心吧,我会在我爹面前说你的好话的。”吴兆兴站起来,一边理衣服一边漫不经心道。
      
      像王泽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这些人有目的的围在他身边,鞍前马后。
      
      他指东不敢往西,他指南不敢往北,哪怕被他骂的狗血喷头,还是会像狗一样,对他摇尾乞怜。
      
      能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他身后那尊大佛,为了权为了利。
      
      所以,在适当的时候,给人家一点甜头,让人知道跟着他有利可图。
      
      这样,才能长久的来往,对大家都好。
      
      唉,真是没办法,谁叫他有一个好爹呢。
      
      吴兆兴无奈的想着,他不是不知道那些人看不上他,但是那又如何,只要他爹在一天,那些看不惯他的人就得憋着,想要出头就得讨好他。
      
      人生啊,就是这么简单。
      
      整理好的吴兆兴志得意满的下楼,他拿着扇子步履轻快,看上去像是一个游荡人间的公子哥。
      
      嗯,还是特有钱的那种。
      
      “两位小友,请留步。”在离客栈不远的摊子前,吴兆兴拦住了师姐弟。
      
      他双手抱拳,行了一个礼,道:“在下太初宗吴兆兴,还两位小友请借一步说话。”
      
      舒鱼看这那张人模狗样的脸,竭力控制自己的表情,忍着自己跃跃欲试的手,沉声道:“有事?”
      
      “我们都说了,我们不感兴趣。你们还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莫不是看我们姐弟年纪小,单纯好骗?”念鱼知道眼前这人是师姐的仇人,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对着他,说话就更加不客气。
      
      “如果你耳朵不好使,那我再说一遍也没关系。什么太初宗这些那些的,我们不知道,也不感兴趣。我们只希你们望不要再缠着我们姐弟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