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她修无情道

作者:玉子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五章

      吴兆兴进入客栈的第一瞬间,舒鱼就被感知到了。那股熟悉的腐败气息,再隔堵墙她都能认出来。
      
      舒鱼握着杯子的手渐渐用力,“嘭”的一声杯子碎了,在她手上留下一道道浅浅的划痕。
      
      呵,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进。
      
      她说怎么会在这看见太初宗的人,原来是他来了。
      
      该说什么呢,真不愧是天权峰峰主的独子,出行让金丹中阶护着,有排面。
      
      舒鱼垂着眼,灯光晦暗中,叫人看不清她的神色,但是一闪而逝的寒气可做不了假,她现在很不平静。
      
      她有很多仇人,那些和无尘宗灭亡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都是她的仇人。
      
      但是吴兆兴在她的复仇对象里,可以排到前三。
      
      吴兆兴,太初宗天权峰峰主唯一的儿子,自幼被宠的无法无天,是个色中饿鬼,但凡是他看中的一定要得手,不然就毁掉。
      
      前世她失去玲珑骨,一身修为被废,像条狗一样被关在太初宗的小阁,任人宰割时,吴兆兴出现了。
      
      说是意外,现在想想那更本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
      
      那时他穿着法衣,手拿宝器,一看就知道是个受宠的修二代。
      
      她本想与他交好,找机会离开,没想到吴兆兴却说,想要离开可以,但是必需陪他一晚。
      
      听到这话,她当场就吐了,再看这个人时,只觉得他恶心到了极致。
      
      吴兆兴被她的目光刺激到了,恼羞成怒,准备用强。
      
      她拼死反抗,才成功的保全自己。
      
      吴兆兴却觉得她这样很有意思,很有味道,开始日日变着法的折磨她,想要她屈服。
      
      只可惜,她修为大成的时候,吴兆兴已经死了,死的连渣都没剩,不然她一定将他扒出来,挫骨扬灰。
      
      不过也没关系,现在不是旧人重逢了吗。
      
      在看到吴兆兴的那一刻起,舒鱼其实有些纠结,不是纠结杀不杀,而是纠结什么时候杀。
      
      如果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她说什么也不会放过吴兆兴,可这次她身边偏偏多了一个人。
      
      可是错过如果这个机会,回到仙门就更不好杀,也更容易暴露自己。她现在修为低,需要低调。
      
      其实如果他去秘境,还有下手的机会。不过听说吴兆兴根本不会去秘境,他是峰主之子,就算等在外面,有些东西也不会少了他的。
      
      思来想去,舒鱼还是决定在这动手。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杀.人并不难,难的是怎么越阶杀.人,以及怎么避开这些普通人。
      
      吴兆兴作为一峰之主的独子,身上的好东西自然不会少,保命的东西也是多种多样。
      
      不说别的,就他身上现在穿的那件法衣,便能挡住太极之下修士的全力一击。
      
      一旦给了吴兆兴喘息的机会,便可能发生意外,而意外是这次计划里最要不得的东西。
      
      所以,这个时候,怎么一击必杀,成了一个问题。
      
      指尖不断轻点,这是舒鱼思考的方式,她知道要三思而后行,如果不能做到一击必杀,这次活动一定要放弃。
      
      当下,最重要的是要保全自己和小师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耐得住寂寞,机会总会有的,就像前世一样,最后还不是她赢了。
      
      还有,如果没记错的话,那家伙身边还有一条忠心耿耿的老狗。在前世,如果不是那条老狗三番四次的阻碍她,她怎么可能逃不出去。
      
      明明,好几次就差最后一步。
      
      舒鱼闭上眼睛,不让自己的情绪外泄,只是那紧绷的双手,还是泄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房间里安静了好一会儿,舒鱼睁开眼,如果没记错的话,在西边好像有一处密林,朝升暮起时,迷雾弥漫。
      
      舒鱼起身打开舆图,这是在进镇后买的,当时只是旧时习惯,看到就下意识的买了,没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看到舆图上那个密林的标志,舒鱼的眼里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果然如此,舒鱼心道。
      
      他们现在走的这条路,看似是随便选的,实际上是她前世逃亡的那条路。
      
      她最开始反击的地方就在那个密林,第一次摆弄阵法,第一次步步诱敌,第一次成功反杀……
      
      这些所谓的算计,实际上是她之前无数次命悬一线换来的。失败的多了,不懂也得懂。
      
      舒鱼看着舆图,眸色深深,没想到今生的复仇之路,也是从这个地方开始。
      
      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不过这次和前世不一样了,前世她一无所有,只有一个人一把剑;而现在,她有宗门、有师父、有师兄,实际上这次出门她带了不少好东西。
      
      那些东西,将会帮助她完成复仇计划的第一步。
      
      对比舆图,舒鱼拿出一块空白符石,神识不断在其中推演。
      
      “笃笃笃。”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姐姐,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舒鱼把符石放下,想了想,还是没有把东西收起来。
      
      念鱼推门进来,看到桌上的东西,先是一愣,然后赶紧关上门,丢下一个隔音符。
      
      “师姐,你这是要干嘛,杀.人吗?”念鱼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下意识的问道。
      
      舒鱼被他这直白的话问懵了,反应了会,点头承认道:“对,杀.人。”
      
      “杀谁?”
      
      “一个仇人。”
      
      “哦。”念鱼点点头,“我能帮师姐做点什么吗?”
      
      “不用。”舒鱼虽然承认了自己要杀.人,但是也没想过要把自己这个纯洁无暇的小师弟带上路。
      
      尽管这是迟早的事,可她不希望这么快,能晚一点是一点。
      
      在天真单纯的年纪,有人背负重任的年纪,快快乐乐、简简单单的生活,不见一丝阴霾,这是她对宗门所有弟子的期许。
      
      为此,她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你找机会离开这里,这件事我一个人来,若是被发现了也和你无关,你不要掺和进来。”舒鱼说的冷酷又绝情,仿佛眼前人只是个陌生人,那不是她的小师弟。
      
      “我不。”念鱼第一次拒绝舒鱼,“我要和师姐一起,我是绝对不会走的。”
      
      “听话。”
      
      “我就不。”念鱼坐在椅子上,双手环抱,“外面的世界那么危险,师姐忍心让我一个人出去吗?”
      
      “万一要是再遇上上次那个老人,到时候我该怎么办?出了这个镇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那人如果抓我,我就算想跑也跑不了。”
      
      “而且,师姐想要把我甩开,肯定是因为你要做的这件事很危险,不然师姐是不会甩开我的。”
      
      “我不能看着师姐遇到危险,如果师姐不让我一起的话,我就立刻传讯给师父,看看师父怎么说。”
      
      舒鱼:“……”
      
      小师弟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好糊弄了,而且还会告状,以为她会怕吗?
      
      好吧,她怕!
      
      两人对峙一会儿,看着寸步不让的小师弟,舒鱼无奈让步。
      
      不得不承认,小师弟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如果他真的被人抓走了,茫茫仙门到时候该去哪找人?
      
      “你留下来可以,不过得听我的。”
      
      “好的,师姐,我保证听话。”念鱼开心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