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古代科举生活

作者:林清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本来想偷偷结个账,谁知道这鸿运来酒楼居然是贺之仪家的,罢了罢了,反正他家睢州首富,就厚着脸皮吃大户吧。做戏做全套,夏明谦真去出了个恭,然后再回到包间。

      贺之仪让酒楼上了一壶汾酒,度数不高,大家边喝边吃。苏国平说:“这日子过得真快啊,很快就该中秋了。每年中秋书院都有中秋赛诗会,这次夏兄你们三个可以一展身手了。”

      贺之仪回身拍了个他肩膀一下:“我说兄台,咱吃着饭呢,能不说这种影响胃口的东西吗?诗会诗会,我快烦死这个诗会了!”

      他扭脸对夏明谦说:“明谦你们是不知道,每年中秋咱们应天书院都会举办中秋诗会。举办诗会就举办诗会呗,谁写的好谁想去参加就参加呗,皆大欢喜。结果山长偏不,他要求书院每个文举的人都要参加,而且做不出诗或者诗做的太敷衍,就得一天不能吃饭!不能吃饭就算了,还得关到明伦堂里由武举的学生看管,偷吃都不行!”

      “这么惨绝人寰?”方青山大声嚎叫,方青山作诗也是难,他和贺之仪眼光一对,没错,学渣看学渣,这就是朋友了。

      “还能骗你不成,下旬就该中秋了,到时候你就知道厉害了。”贺之仪没敢说自己就是去年中秋诗会以为规矩只是说说、胡乱作诗结果真被罚的那个惨兮兮的倒霉蛋。说出来在新朋友面前太丢脸了。

      苏国平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来,想起来某人被罚开始还不怕以为可以偷吃,结果一天三顿没吃上饿死了的事情就忍不住笑出声。山长最讨厌不学无术或者不求上进的学生了,贺之仪上次敷衍的态度是直接撞上枪口了。

      毛德坤问苏国平笑什么,苏国平连忙摇头说:“没有没有,就是突然想到一个笑话特别好笑。”

      夏明谦也觉得这个诗会的处罚力度很大啊,今天回去晚上还要好好看看唐诗宋诗,再发挥自己过目不忘的特长,好好把这些诗背下来,自己到时候再融会变通、临场发挥。

      贺之仪招呼大家多吃菜,多喝酒。书院里不许喝酒,一旬就一次机会,大家可不要浪费。

      “别说这么让人不开心的东西了。今天好不容易休沐,我们说点好玩的、开心的啊。学业上的事情,明天回了书院再发愁吧”

      方青山觉得贺之仪说的话简直说到他心坎里去了。他起来轻轻拍了拍苏国平的肩膀,要求和他换位置,苏国平站起来和他换了换。等他坐到夏明谦身边,方青山已经和贺之仪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

      贺之仪正向大家介绍睢州城里好吃的好玩的,包间的门被轻扣了下,

      “进来。”

      得到贺之仪首肯,进来一个年轻的小厮,走到贺之仪跟前说:“七少爷,二老爷刚才来吃饭。”

      贺之仪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小厮退了出去。

      苏国平说:“你二伯?是不是贺韫贺大人?”

      “对。我二伯丁忧在家,如今都四年多了。丁忧期一满,我大伯就催着他起复,我二伯不听,爷爷去世了,没人能管住他了。走,我带你们给我二伯问个安。”

      贺韫丁忧前官居四品,他们连举人还不是呢,众人自然非常愿意。

      贺之仪带着四人熟门熟路的来到家里常用的包间,小厮禀报了一声,贺之仪就带着人进了屋。

      夏明谦放眼放去,只见靠窗坐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大叔。身材消瘦,面容俊美。并没有后世中年男人那将军肚、酒糟鼻。完完全全中年美大叔一名。看着就很养眼!

      “跟二伯问安”“给贺大人问安”

      对待自己侄子和自己侄子同窗,贺韫很和煦,“坐坐坐,别客气。小七你今天休沐怎么没回家啊。”

      招呼众人坐下,贺韫笑着问自己侄儿。自己这侄儿跟调皮猴子一般,书院一旬就休沐这一天,这都大中午了,这熊孩子肯定是还没进家门呢。

      “嗐,二伯。咱家离书院这么近,着急回啥家啊。晚上我回去拜见下祖母就行了。”贺之仪就是一个跑野了的主,让他每次休沐都待在家,那是难如登天。

      贺之仪眼睛一扫,看到窗边条案上有一卷黄表纸。贺之仪有点奇怪,“二伯,现在不是清明也不是十月一,你拿黄表纸干嘛”

      “哦,就是我今天出去逛,在一个村庄看到一个神婆驱邪,喝口水一喷,黄表纸上就显示出血色,我不信这个。但是我又猜不透里头的门道,我就让小厮买点纸回来研究研究。”贺韫随口答道。

      夏明谦听完面露沉思,这题我会啊,我要不要回答呢

      贺韫看他们都面露不解,只有夏明谦好像知道些什么。他也不认为一个十几岁的少爷知道答案,就是觉得看到他与众不同的表情觉得好玩。刚才已经介绍过各自的名字。贺韫就问道:

      “夏明谦,我看你面露沉思,可是知道些什么?”

      “贺大人,我倒是知道一点点。这黄表纸被巫婆喷口水就变红,并不是真的捉到了鬼,而是里面另有玄机。”夏明谦想了想,还是大胆表现自己吧!此时不说,更待何时?

      其他同窗也被他勾起了兴趣,都兴致勃勃的看着他,

      “巫婆跳大神用的黄表纸,是经过特殊加工的,并不是像您买的这样的普通的黄表纸。巫婆买的黄表纸,回家以后用姜黄这种中药的水浸过,浸过后再拿出来小心晒干。巫婆拿碗喝口清水,其实碗里的清水并不是真正的清水,它溶解了无色的碱面,是碱水。碱水遇到姜黄,就会变成红色。黄表纸上有红色,并不是真有邪物,而是姜黄遇到碱水会变成红色。什么邪物,这就是巫婆骗钱的一种障眼法而已。”

      贺之仪站起来大叫:“夏明谦,你可以啊,这你都知道!是真的吗?”

      “是真的,不信你可以买点姜黄、碱面和纸回家试试真假。”夏明谦肯定的说。

      贺韫听到这里眼睛一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人求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