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古代科举生活

作者:林清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不过既然分到了臭号,再纠结也于事无补,只能安慰自己幸好不是夏天,至少没有蚊蝇。
      夏明谦把手中的考篮和卷子放桌子上,然后拉开椅子坐下。

      县试考场分四场,每场考一天,天明时开始,日落时结束。夏明谦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还没有亮,只好强逼自己无视气味,闭目养神。

      大约过了一炷香时间,一声锣响,考试开始了。

      夏明谦伸个懒腰,拿过桌子上的卷子,小心打开。先把题目从头到尾看一遍,发现都是自己会的,心中有数。然后夏明谦开始在草纸上作答,这个草纸考完还要收走的,就跟高考时演草纸也要收走一样。

      夏明谦花了一个多时辰在草纸上写,又花了半个时辰检查了下。最后花了整整一个时辰誊写。中间县衙仆役还送来两个热饼,夏明谦实在无法在浓郁的“米田共”味道环绕下吃进去东西,就放在一边没有吃。

      等到太阳快落山,他的卷子誊写完了,也仔细检查无误了,夏明谦就收拾了下东西放到考篮里,拿起卷子,领着考篮,走到最前面去交卷。

      县试的第一场考卷是县令当场面批,以便筛掉学识不够的来减少后面三场的人数。所以夏明谦一交卷,旁边的师爷就接过卷子递给县令。

      县令拿过卷子,看了好大一会,在卷子上面写了个“上上”,然后对旁边师爷说“上上,下场提坐‘堂号’。”

      师爷应了一声,从旁边一个匣子里取出一个红色的考牌给夏明谦,让他明日按照考牌,提坐堂号。

      夏明谦心中大喜,简直太大喜了。县试第一场,一般取前十名或者前二十名提坐堂号,就是让坐第一排,就在县官眼皮子底下考,虽然是为了防止作弊,可是县试结果的前几名,往往也从前十或者前二十的人里面挑。

      而且对于夏明谦来说更有意义的是,他后面三场不是再坐那个臭号了。再连着坐三天,别说考出好成绩了,就每天吃饭吃不下,喝水喝不进,人都得得病一场。

      双手接过红色考牌,夏明谦对县令真心实意的行了一礼,然后把考排放到考篮里,提着除了考场。

      郑夫子已经在外面等,夏明谦是第一个出来的,郑夫子也没有问他考的怎么样。有经验的夫子都不会问,后面还有三场呢,问了影响后面三场发挥。反正考过就是考过了,好和歹都已无力回天。

      接下来的三天,夏明谦被提坐堂号,没有了臭味环绕,身边又是藏龙卧虎,他是小心再小心,不敢出一丝差错,认认真真的做了三天的题,一直等到最后一天除了考场,才彻底舒了一口气。

      郑夫子第一天听夏明谦考试分到了臭号,又是最早出来交卷,当时以为他考的不好,害怕问了这孩子伤心后面三场考的更差,他就没问。夏明谦虽然拿了坐堂号,但他当时被臭号熏的怀疑人生,也没顾上给郑夫子说坐堂号的事。

      郑夫子就觉得夏明谦复习的挺好,这次被臭号的事影响,可惜了,不过他才十三岁,有的是机会,也就没有问后面三场考的怎么样。

      三天后,夏明谦在家中大树下继续看书,他家大门被拍的“砰砰”作响,根儿去开门。门刚开,门外的人就往里冲,差点把根儿绊倒。

      “明谦!哎呦,对不住啊根儿,明谦你中了!你中了县案首!县案首啊!”来人正是方青山,喜出望外的奔到夏明谦身边。

      “告示已经出了?”夏明谦考完就觉得自己考得不错,不是县案首,也得是前三名吧。县试只是科举考试的入门第一试,夏明谦觉得考中一个县案首没有啥骄傲的。但是周围的人不这么想。

      根儿一听说大哥考中了县试,虽然他不知道县案首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他知道大哥中了就行,撒腿就去地里叫爷爷和他爹去了。夏奶奶和陶氏去打猪草去了,小梅和小兰在家。小兰给方青山倒了一杯茶,就喜笑颜开的进屋和小梅做针线去了。

      别看根儿腿短,俩小短腿倒腾的还挺快,感觉还不到半刻钟,夏爷爷和夏二叔就到家了,夏奶奶和陶氏随后也到了家。

      夏爷爷有点不敢置信,“明谦啊,根儿说你过了县试?是真的吗?”

      夏明谦还没有回答,方青山就与有荣焉的回答:“大爷,明谦县试过了,不仅过了县试,他还是县案首呢!”

      “县案首是啥?”根儿刚才就想问,现在终于可以问出来了。

      “县案首就是县试第一名呢!你大哥是县试第一名。而且考中了县案首,接下来的府试可以参加,也不可以不参加直接过院试,等六月院试通过了,你大哥就是秀才了!”方青山兴高采烈地对着根儿解释,也不管根儿听不听得懂。

      一大家子回来,小梅小兰出门给大家打洗脸水倒茶。小梅一听弟弟考中县案首可以不参加府试,感觉自己弟弟真是聪明,感觉日后的日子有了指望,心情变得轻松起来。

      夏明谦还没顾上和方青山好好说话,就和爷奶说了声,拉方青山进了自己屋。他也不知道方青山考的怎么样,害怕他考得不好这么人他尴尬。进屋后关上门,夏明谦就问方青山这次考得怎么样,方青山说他也考过了,县试倒数第三名!谢之平考中县试第二名,毛德坤是县试第九名,张正也考上了,不过当时急着来找夏明谦,具体多少名他忘了。

      虽然是倒数第三名,方青山非常满意。方父方母也非常满意,给郑夫子送去了丰厚的谢礼,还打算大摆宾客,被郑夫子阻止了,郑夫子说还是等院试结果出来了再说吧。方父方母听了郑夫子的话不大摆宴席了。

      夏明谦考中县案首,谢之平和毛德坤也都考得不错。村长高兴的合不拢嘴。三个人考过了县试,就算以后只出来一个秀才,他们村也要起来了啊。何况好的话,他们村没准出三个秀才呢!想想都要乐出声来,

      夏家村三人过了县试,很是热闹了一阵,隔壁村子里刚开始都来凑热闹看看三书生长什么样,走到路上也有人指点说“看看,就是他县试第一名呢!”媒婆都来过一次要给夏明谦说亲,是县城的财主。夏明谦礼貌拒绝了,并跟家里人说等他考中进士再娶妻。夏爷爷和夏奶奶知道他将来有大出息,也就都尊重他的选择。

      夏明谦心想现在才十三岁就说亲,虽然会晚两年到十五岁成亲,可十五岁也还是个宝宝呢,可不能这么早结婚。等他考中进士他都嫌早!

      沸沸扬扬热闹了几天,这个事情就慢慢平静下来了。夏明谦去了学堂,郑夫子也建议他直接参加院试,不必为府试浪费时间。然后夏明谦就回到了常轨,每日里看书学习,锻炼身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