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古代科举生活

作者:林清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大越朝 正元八年板桥镇夏家村后山

      夏明谦觉得后脑勺木木的疼,眼皮子感觉像热恋的人儿般难解难分,使劲睁了好几下才睁开。入目所见群山环绕,自己躺在山沟里的草丛里,耳边时不时响起虫鸣。慢慢伸出胳膊,胳膊也疼,摸摸后脑勺发现那里有个大包,幸好已不再流血。

      缓缓做起身来查看身上,发现身上穿着的不是昨晚睡前穿的睡衣,而是一身青色交领道袍。伸出的手也不是自己那三十一壮年男人的手,这手看着还是个少年。

      前方有条小溪,夏明谦缓缓挪动身体,感觉浑身都疼,但是行动无碍。就着溪水照照脸,分明是一个十几岁的俊俏小少年,不是自己的脸。夏明谦眨眨眼睛,水中俊俏少年也眨眨眼睛。夏明谦微微晃动了下脑袋,水中少年也如此动作。确定了,看来他睡了一觉赶上了流行,他穿越了!

      看看天上的太阳,快接近正午了,也不知道这个少年的家在哪里。他试着在心里呼唤这个少年,没有得到半分回应。估计是这少年是从上面摔到沟里磕到头死去了,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穿过来了。虽然自己根本不想穿越,可现在已经穿越了又回不去了。那就得先离开这个山沟子回家啊。

      夏明谦从小溪边慢慢的站起来,在附近的灌木从中找到合适的枯枝当拐杖。

      山沟里离草丛近的一面非常陡峭,估计原主就是从这一面摔下来的。夏明谦看另一面比较平缓,就拄着拐杖慢慢往上走。这具身体的致命伤在后脑勺,现在脑瓜子还嗡嗡的疼,手脚的擦伤都不是很严重。他找根拐杖主要是想走路时省点力气。

      沿着缓点的坡上去,又走了四五里路才看到一个村庄。这会都快日落西山了,再不看到人烟,今晚带伤露宿野外可不是好事啊。

      拄着拐杖歇息了片刻,他继续往前走,边走还边发愁。估计是摔下来磕到了脑袋的缘故,他现在对原主的情况一无所知啊。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家中几口人等等。这也没法问别人啊?且先往前面村庄走着吧。

      北方乡村的傍晚,晚霞落下,天地一片银灰色。不知名的鸟儿开心的叫着,呼朋唤友。

      “叮当……叮当……叮当……”一阵牛铃铛传来,伴随着时不时的甩鞭声,夏明谦心中暗喜,有人来了,没准这人认识原身!

      牛车和夏明谦错身时,他扬起整张脸对着牛车的方向假装好奇的看过去,果然,来人是认识他的,驾车的中年大汉停下来,

      “明谦,你怎么在这?还搞成这个样子?”中年大汉一边说一边跳下车。

      “我,我不小心掉山沟里了。”很好,看来原身也叫明谦,就不知道姓什么。害怕露馅,夏明谦也没有称呼中年人,含糊了过去。来人看他脸上虽然干净,衣服却被挂的破破烂烂有些地方还有擦伤的血迹,也没有多注意他称呼没有,赶快把夏明谦拉到车上。

      “你这是去后山了?给你们说后山哪有灵芝啊,要有灵芝我还不早都摘走了还轮到你们这帮臭小子。你想给家里多挣点银子心是好的,你也得看看自己的身板啊。要我说,你好好读书,只要考中了秀才,这日子就好过了。”

      中年大汉用牛车水罐里水净过手手之后快速查看他的躯干和四肢,看都是擦伤。然后夏明谦告诉他自己后脑磕破了,大汉就让他转过身,小心翼翼的拨开头发,看到伤口已经结了血痂问题不大,就叮嘱他不要碰水,以后也不可再想挖草药挣银子,好好读书才是正路。

      夏明谦做羞涩状,中年人劝他他就点头。牛车上有草药,有医书,看来这中年人是个郎中。牛车晃晃悠悠的往前走,穿过了夏明谦看到的第一个村子,有人和郎中打招呼,原来这位郎中姓毛。看来医术医德不错,好多人对他的喜欢是发自真心的。看到毛大夫后有人又跑回家摘几把青菜拿几个鸡蛋撵过来。推辞不下,毛郎中只留下了青菜,鸡蛋让村民又拿回去了。

      毛郎中加快速度赶车,路过村子有路就尽量从村外绕,估计是怕再有人送东西,又过了两个村子后在第三个村子里一户人家门口停下。这是一户简单的农家小院,院里一个老头正扫院子。看到夏明谦从毛郎中车上下来,老头连忙转身。

      “毛郎中好啊,怎么劳驾你把明谦送家来了。来来,进屋坐进屋坐。”年老男人招呼毛郎中。

      毛郎中说自己镇上赶集回来碰到夏明谦,发现这孩子偷偷上山采药摔伤了磕到了头,不过幸好问题不大,磕破的地方已经结痂了,他就顺路给送家来了,嘱咐了几句头上伤口别碰水,好好休息。毛郎中就回自己家去了。

      根据他们说话内容,夏明谦知道了原身也姓夏,和他原来名字一模一样。这可能就是他穿越到原主身上的缘分吧。年老男人是他爷爷夏老头。听说夏明谦受伤了,夏老头让夏明谦去自己屋休息会,吃晚饭时叫他。夏明谦正需要静静,好好听别人说话熟悉环境。当下也不推辞,说自己还是有点头晕,就进屋躺下了。

      关上门进入房间,靠北墙的一面是张床,他躺在床上,支棱着耳朵听外面聊天。等了一会家里又回来几个人,听他们说话内容,是夏奶奶和二婶以及母亲陶氏回来了。听说夏明谦想采药却摔伤后,陶氏轻手轻脚进来看他,他假装睡着了。陶氏轻轻摸了摸他的额头和身上,他还感觉到有几滴泪落到了自己手背上。

      他不敢睁开眼睛,古代结婚早,对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喊娘,他还不是马上就能喊出口,他得缓缓。

      本来是装睡,后来真睡着了。睡梦中以一种似我非我的角度过完了原主短短十二年,并知道了少年独自上山的原因。

      少年的大姐嫁给了读书人李邵文,每日里操持家务,下地干活,婆婆不好相处,日子过得甚是辛苦。现在姐夫又中了秀才,他就想上山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采到灵芝,卖了送点银子给姐夫家,也好给姐姐长长脸面。谁知道一失足成千古恨。

      梦中白衣少年向他拱手拜托自己照顾他的父母家人,然后飘然远去。

      夏明谦突然醒了过来,怅然若失,希望那少年下辈子一世安好,平安喜乐。

      从此以后,他就是大越朝的夏明谦了,加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 《和残疾世子一起种田》
    李知微一觉醒穿成了大越朝村的一个农女。
    父已逝,母柔弱,还有一个小豆丁弟弟。
    家中嚼谷全靠爷爷和二叔种地,穷的叮当响。
    面对二婶“吃白食”的眼神,看看家徒四壁,
    李知微决定奋起挣钱。有钱了才能过上好日子!
    谢韶煜,本是侯府庶子,
    没想到被兄弟设计一朝残疾,不良于行,
    失意之下他来别庄休养,淡出京城刀光血影。
    从开始的愤恨到后来的平静,再到百无聊赖,
    他以为人生就这么平淡的过去,
    谁知道她闯入了自己的视线,
    松花蛋、串串……
    数不清的新鲜美食出现,点亮了他的天空,那个坚韧、美丽的女子
    也照亮了他的下半辈子。
    几年后,谢韶煜归京。
    听说芝兰玉树般的侯府公子娶了个乡下媳妇,所有人都觉得可惜,也有不少人等着看笑话。
    却不料那乡下媳妇不仅会做菜会赚钱,把铺子从城南开到城北,还绮容丽貌、知书达礼,与谢韶煜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对璧人。
    更有人亲眼看见,冷峻如谪仙般的玉面公子谢韶煜当街俯下身来,温柔替妻子拂去绣鞋上几不可见的纤尘。
    ——“微微,有了身孕,不可走得太快。”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