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歌

作者:空小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个年三十儿就在这很有爱的阳光灿烂大头顶小头大手牵小手的歌曲中度过了,事后顾惜朝也没有向戚少商解释祥老头的来历身份,只是说警局绝大部分人把他当瘟神。
      “那么还有一小部分人呢?”戚少商不解。
      “噢,那就是卷哥自己了,”顾惜朝如是说,“只有雷卷把他当天神。”
      
      政府部门是没有春假的,戚少商忙着收拾行李,打算初三回家过年。顾惜朝从警局值班回来正好看到他收拾行李。戚少商老家在北方,大漠上山海一片,当然那是黄沙海,一望无际,顾惜朝盯着那些照片很神往,“嗯,不错。”
      戚少商握拳捶了捶心口,“有机会和我一起去看看,”然后犹豫了一下,继续道,“要不,你跟我一起回去?”
      顾惜朝看了他一眼,摆摆手靠在沙发上,“不行,过年值班不能耽误。”戚少商坐在小板凳上继续收拾行李,边拾掇边说,“我老家其实没什么好看的,都是沙子,戈壁滩连个树影都没有,偏地方,没啥特色。”顾惜朝呵呵笑笑,“我觉得挺好。”
      他说的是实话,就是戚少商年中还能回家这件事已经足以让他顾惜朝微笑了,怎么此人还不知足。唉,真是。
      “好了,”说着顾惜朝呼气起身,“就祝你,一路顺风。”
      
      戚少商忽然扯住他的肩说,“唉,你行不行?”
      顾惜朝冷哼哼笑道,“戚警官,你小看我了!”说着摆摆手回房间去了。戚少商看着他的背影有点落寞,又不知道该说点儿啥,干脆低头继续整理东西,其实正月十五他是可以在家过的,可是想了想,戚少商还是决定早点回来,局子里面没人了,总不能留顾惜朝一个人轮着加班吧。
      于是戚少商痛下决定,把回程日期早了一周。
      
      过年放炮,城里是严禁放炮的,就因为这偷偷摸摸放炮被抓这事情局子里一个春节都没消停,在第十八起误伤事件发生后,顾惜朝一拍桌子,冲着来人喊道,“这种人直接关山后种树去,不用再来报!”眉毛一抖,来人吓得活活退了出去。
      然后一批人学着某人曾经的姿势种树,当然顾惜朝惩罚的都是些肇事不那么严重的,那些严重的自然不能就此处理。
      雷卷和沈边儿是年初2回的家,走之前嘱咐顾惜朝把局子看好,顾惜朝说放心。
      是很放心,把这摊子事情交给顾惜朝他雷卷最放心。只是每年雷卷都想,明年一定放他个大假,不能这么拼了。
      只是顾惜朝每次都说这没什么,雷卷还是觉得心疼。
      
      赫连春水追美女还没成功,竟然追到茄子地里去了。这么说吧,息红泪是法医,自然是一天到晚对着死人研究来研究去,顾惜朝对于这位美女有过一面之缘,只是记忆有些模糊,只知道这女子是个美人儿,美得不像话,美得像朵花,在小妖他们局子里那是警花级别的,无人能比,赫连春水开始还荡漾红泪和他的办公室坐落隔壁,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了,结果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人家红泪美女心中有人,此人神秘不可挡,魅力不可挡,只是谁都不知道此人是谁,于是赫连把所有和“帅”字有关的人物全部隔离在外,都糊弄到顾惜朝那里去,挑些歪瓜裂枣长相对不起人民大众的警员到他们警局里,弄得人人都一个德行,小妖成了“最帅”。真是世态炎凉,人世沧桑过啊……郁闷。
      赫连春水怎么毛病不好,偏偏一个毛病,见不得血肉模糊的场景,虽然死人啊血啊什么的都见怪不怪,但是对于那些碎尸啊,截肢啊,压扁啊,头颅啊……等等还是没有心理身理抵抗能力,见了就晕就吐,这不,出事了吧。
      
      就在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息红泪破天荒的邀请赫连春水出窝帮忙,赫连春水为此穿上了最昂贵的西装衬衫,打上了领带,穿了皮鞋,皮鞋擦得倍儿亮,这么大摇大摆的去“约会”了。
      结果,息红泪带着赫连春水来到了警校,他们曾经一起战斗过得地方,赫连很好奇,跟着红泪一路小跑,下了地下室,过了一道门又一道门,最后福尔马林气味越来越重,直到浓烈无比,赫连春水和息红泪迎面撞上了一群实习的法医科学生。
      “好了,定在今天上课呢,对不起大家,只是今天的课程比较特殊不能在人多的时候上,今天我们讲的课呢就是关于,碎尸案的解剖……”
      于是以下等等等等赫连春水是都没听见。此时他才知道他的到来时干啥的,給息红泪当助手,把那些心啊肝啊肺啊拿出来再放到托盘上……以上
      
      于是众人看着这个打扮的西装革履的“助手”都忍笑。实在是和这个碎尸案解剖的气氛不搭,最后的最后,小妖还是在搬一条胳膊的托盘时不幸阵亡了,摔在地上的同时那个胳膊上长着的手的中指还指着他的鼻子,和他脸对脸,于是晕死过去那么一刻,赫连春水对着那根手指正色道,“老子毙了你,他妈的别用那只手指指我!!!”
      西装被毁了,皮鞋上沾了点肉末……
      
      话说到这里,顾惜朝不厚道地捶地狂笑,笑声硬朗,赫连春水因此住了三天医院,顾惜朝就在他床边的地上捶了一天半。
      追人不成,输人不能输阵。
      赫连晕倒那一刻就听到息红泪很镇定的望了他一眼,然后很淡定地捡起那个手臂盯着那伸出的中指说,“此人死前一定是怨气太重,才会如此愤世……”
      “息教官,你的助手好像断气了……”
      “别管他,我们继续……”
      于是他们继续,小妖此时真的是断气了……
      
      这个年真是过得又风平浪静,又风生水起……
      
      顾惜朝忙着料理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没什么大案子的日子他自己也过得很悠闲。戚少商家的门闭着,一点人气儿都没,突然有点空,顾惜朝叹了口气把音乐开大点声,祥老头的家也闭着,这老头子除了年三十那天晚上现身了一下之后就又消失了,一去就没了踪迹,顾惜朝突然腾出双手抱臂在靠椅上靠了靠,顺便在qq签名档上挂上了个笑脸的头像:嗯嗯,坚持真好。
      
      于是戚少商的头像闪了闪,上线。
      顾惜朝啃着苹果呵呵笑了笑:死人上线。
      戚少商的签名档也换了:嗯嗯,同意“坚持真好”
      然后有事没事地聊了几句,顾惜朝说困了就下线了,戚少商做了个T T的表情,还是没挡住顾惜朝的困意。
      戚:唉,我明天回去啊,来接我吧!!
      可是小顾关机极快,这句没看见。
      
      大年初七的时候祥老头又现身了一次,拿了几样东西敲了敲小顾的门飘走了……顾惜朝面无表情地吃面,然后人声没了,小顾继续低头吃面。
      门外又有了动静,顾惜朝把碗拿回厨房的功夫就听到自己的门开了,顾惜朝好奇探头一看,戚少商拎着个大包挤进来,“诶诶,你给我搭把手啊!别站着!”
      顾惜朝惊讶,“咦?怎么提前了?不是过了十五么?”
      戚少商笑笑,“想你了呗!”
      顾惜朝踢他送了个“滚”字,伸手去拆他的包。
      戚少商坐过来,“怎么跟没长大似的,”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翻吧,看我带了什么东西!”
      
      于是看了看桌上的泡面,戚少商叹了口气,“顾惜朝,今后不要吃这些东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