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歌

作者:空小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七

      两人折腾了半宿,累得人仰马翻。清早拉开窗帘竟看得初雪,戚少商朦朦胧胧睁开眼,脑子混沌,理了一遍昨晚的思绪,我靠……他起身狠狠抹了一把脸,把眼睛紧紧闭了闭,一切都像梦一样绕来绕去,他也不知是怎么了昨晚就没控制得住自己,那个时候他只想让顾惜朝更开心点儿,结果一场□□竟把他弄得更痛。
      挣扎到了最后几乎变成了嘶吼,戚少商只记得最后他紧紧抓着顾惜朝的拳头死都不肯放开,黑暗的房间里仿佛只剩下喘息,手机在中途响起他们无暇顾及,任它响着,竟是这么刺耳。
      
      此时,一夜过去,戚少商起身捡起顾惜朝的手机,看到是雷卷的电话,顾惜朝到现在还不知道祥老头已经病逝的消息,是自己私心地封锁了这个消息吗?
      能瞒着他多久,能瞒到什么时候。
      还有埋在树下的那几封信,顾惜朝要是知道了他掖着那几封信没有给他……
      戚少商摇头一笑,嘴角勾起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显得很无力,认命地去帮顾惜朝盖盖被子,心里念了千万遍,惜朝你别怪我,有时候装装傻子也挺好的,大家都想让你轻轻松松地过,有些不好的事情真希望他们离你越远越好,如果逃不开——那——我来挡!
      戚少商暗暗想着,顾惜朝被他的目光看醒。
      
      乍一睁眼阳光有些刺眼,顾惜朝看了他一眼,首先骂了一句王八蛋,别让我看见你,混蛋流氓王八蛋死人……
      能骂的全骂了,戚少商无奈蹭过去,呵呵笑了笑,“呐,你骂够了没,能起来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顾惜朝一听他这种话立时火起,一个跃身掐住他脖子,“你说我能不能起,混蛋!”
      “好好好,”戚少商举手投降状,“顾大队长体力好,我……我我……甘拜下风咳……咳快放手死人了!”
      顾惜朝被他说得脸上一阵热,掐得更死,“死就死吧,掐死你之后我就把你那点儿财产全部吞了,我就做了亏本生意,多少钱我都认栽!”
      戚少商躺在他跟前装死,“好啊好啊,来吧你掐死我,反正我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咋办……”戚少商说得是实话,他觉得这样的感觉真好,只是这样互掐就真得感觉很幸福了,真不希望顾惜朝走出这道门,门外人人悲痛的神色顾惜朝看到不知道会做何想法。
      
      “惜朝,我们今天逃班吧……”
      “你说什么?”顾惜朝坐到床边喘气,回头看了他一眼,说不累是假的,昨晚那种事……顾惜朝继续喘气骂混蛋。
      戚少商靠过来,“逃班……”
      顾惜朝起身穿衣,凉凉的嘴角勾起,“呵呵,戚少商你死了死了死了马上就死了,你跟我说逃班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奖金全扣完让你站门口那岗位放哨见了上级立正稍息敬礼身体还不准动!!”
      戚少商抿抿嘴看着他说这一串话跟放炮似的,末了说了句惜朝你肺活量真大。
      
      顾惜朝找手机找了半天没找着问戚少商,戚少商把手机递给他说昨晚掉在地上电池摔飞了,这会儿不知道上哪儿去了。顾惜朝看了他一眼,噢了一声。
      出了门漫天的飞雪,戚少商感叹一句又下雪了真好。
      顾惜朝笑了笑,深吸一口气,天空竟是蓝灰色。
      两人在雪地里走了一路,专捡没人雪地走,非要留了串脚印才算完。北方的冬天来得早,雪也下得早,这不一到了11月初就开始下雪,而且这雪一下起来,就没个停。
      俩人倒像是一副没长大的孩子样儿,一路跑着倒也忘了些不开心的事。
      戚少商扯着顾惜朝说嗯,特开心。
      
      雷卷的电话直接打到戚少商的手机上,戚少商喂了一声微微看了一眼顾惜朝,那边卷哥说,瞒不住的,戚少商你把电话给小顾,我跟他说。
      顾惜朝正刨雪坑,准备滚个大雪球把戚少商砸死。
      一手接过电话,喂了一声,戚少商站在一边看他,心脏默默地多跳了几下,也知道什么都得过得去不是。
      顾惜朝哦了几声,之后一直点头,手指停在雪里也不动了,戚少商走过去抓起他埋在雪地里的手指说别这样冷。
      顾惜朝放了电话,倒像是比戚少商想象中的平静,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笑,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雪花,说个死老变态死了死了都不肯见我……
      戚少商过去把他揽进怀里,一句话不讲,哪层想过对老头子的一诺千金竟然这样沉重。
      
      顾惜朝深吸口气问你想不想去我学校看看?
      戚少商说想去哪儿都行。
      
      警校这个时候还在晨操中,新警员们做着他们曾经做烂了的运动,围着操场一圈一圈地跑,一二三四地喊着口号。
      “那时候我就是被绑在那儿当靶子的,”顾惜朝无比大义凛然地指了指操场那边的射击场说,“死老变态把我捆在那儿连着放了四枪!”
      戚少商不知道说点儿什么,就静静地听着。
      有时候怀念苦涩,记忆越发地让人难过。
      
      顾惜朝耸了耸肩问戚少商你想不想跑步?人已经脱了棉袄围着操场跑起来,戚少商看着他这样不哭不笑地跑心里像被捅了似的难受,老头子到死都没肯见顾惜朝一眼,其中的隐情顾惜朝不说怕是再没人知道。
      “喂,你快点儿跟上,站那儿当柱子啊?”顾惜朝声音传过来,戚少商跟上去,“顾惜朝你把棉袄给我穿上!”
      顾惜朝不理他继续跑,戚少商赶过去和他并肩。
      冷冷的风吹来,吸走了暖意,可是拼劲儿让两人越发地执着,操场上的人渐渐少了,警员们都回去上文化课,最后只剩了他俩,拼了命把身上最后一丝力气耗完才算。
      究竟在雪地里跑了多少个来回也没人清算。
      戚少商扯住他继续狂奔的身体吼道顾惜朝你给我停下,这样下去会死。
      顾惜朝冷冷地笑了笑,回头间把冷冰冰的目光递给他,全身因为剧烈运动而颤抖,急促的呼吸声从肺部传来,戚少商你……你他妈是最后一个那老头儿见了的人吧!
      戚少商默不作声。
      顾惜朝一直盯着他,过了一会儿顾惜朝把手机甩给他,我不想看见你,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