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的咸鱼攻略

作者:岩岩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雪落

      一觉睡醒,掉入炼狱般的恐怖景象里,岳蘅除了机械地呼吸,她的大脑已经停止运转,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
      
      乌蟒精的小妖兵,每个都有着强劲有力的四肢,穿着软甲,但都破破烂烂的。这些像人,又不是人的东西,带给岳蘅的惊吓,远比影视剧里的妖魔鬼怪多得多。她能感觉到,这些直立着的蛇妖,眼睛里全是饥饿和贪婪的目光。
      
      有两三只站得离她很近的蛇妖,直勾勾盯着她,她甚至能看清它们淌下臭烘烘的口水,黏糊的液体滑至它们的下颚,滴落在地面黑色的砂石之上,嗞嗞地冒起青烟。一股浓烈难闻的焦臭味飘过来,岳蘅连忙用袖子捂住口鼻,她忍不住趴在地面上干呕起来。
      
      几名较为瘦小的蛇妖,从下方的血池边,推来一个荆棘编就的圆球形笼子,把岳蘅拉进去。他们位于上坡,岳蘅看着这几名歪着脑袋交头接耳的小蛇妖,心里突然涌起很不好的感觉。他们停止交谈,像是拿定主意,一只小蛇妖对她露出一个狞笑,一甩尾巴,将岳蘅连人带笼子一齐推下坡。
      
      笼子翻滚溅起的石子沙尘,跑进岳蘅的眼睛里,让她睁不开眼。这还不是最严重的,笼子上带刺的荆棘,狠狠地扎进她的皮肉,岳蘅抱头埋胸,蜷缩成一团,背部被扎得鲜血淋漓。
      
      笼子在快要滚进血池的时候,数名小蛇妖,将笼子高高拉起,挂血池上方。
      
      随着他们的每一下动作,笼子上的刺就往里多入一分,岳蘅痛苦地闷哼出声。
      
      天坑外,对着虚空画符的东郭颂,听到岳蘅痛苦的哀叫,手部动作一顿。他低估妖类的恶毒和残忍,他还得再快一点,不然岳蘅的处境会更加糟糕。符咒一旦开始画,就不能停下,否则前功尽弃,自身也会受到反噬。东郭颂按下混乱的内心活动,继续快速地画符。
      
      岳蘅还不知道东郭颂在天坑外头,她以为自己是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被带走的,没有人会来救她。她绝望地倒在悬空的笼子里,尝试挪动身体,疼痛让她的大脑瞬间清醒,她倒吸一口凉气。
      
      她还死不了,系统这么安静,她一定还有希望。虽然平日里,她老是觉得死了就死了,但是她可不想死在妖怪的口中。
      
      她突然想到张瞎子一定要她放进乾坤袋的厚衣服,找出来垫在身下,正好隔绝笼子上的尖刺。她疲惫地坐起来,把扎在身上的刺,一根根都挑出来,做完这一切,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浸透。
      
      天坑内部被血池映照得到处都是红光,看着很温暖,实则一点温度也没有。岳蘅所处的半空,更是冷风猎猎,她把厚衣服套上。这具身体的恢复能力还是很强的,岳蘅等身上的温度回暖一些,她感觉自己有力气了,思绪也就活络起来。
      
      她在上方搞了这么多小动作,也不见得这些妖怪们有什么反应,它们也不着急吃她,所以这些蛇妖抓她来倒是想要做什么?
      
      血池边那个看着最像人的妖,脸色灰白,乌黑的长发衬得他脸色更加苍白,他一定是这群蛇妖的老大。
      
      岳蘅清清嗓子,对他喊道:“喂!你把我抓来做什么?”
      
      乌蟒精抬起眼皮,瞥一眼岳蘅,收回目光,红光映在他的脸上,继续专注地盯着血池。
      
      岳蘅问系统:“什么情况下,防护罩会开启。”
      
      【宿主受外力影响,成活率低于20%的情况下,防护罩会开启。】
      
      “外力?”
      
      【物理攻击。】
      
      “我自己拿刀杀自己,防护罩会开启吗?”
      
      【宿主直接攻击自身,防护罩是不会开启的,如果宿主能让天上降下刀子雨,间接攻击自己,防护罩就会开启。】
      
      “……这么麻烦。”
      
      岳蘅扫视下方的情况,出入口只有一个,把守的蛇妖不多,其余的蛇妖大多围在血池旁。只要笼子荡到出口的瞬间,绳子断掉,人从高空掉落,开启防护罩。防护罩打开产生强烈的冲击力,将笼子震碎,同时将她周遭毫无防备的小蛇妖全都推开。然后,她就可以抓住这个空档赶紧逃跑。不管之后她会不会被追上,先跑再说。
      
      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确保笼子,在荡到出口的时候落下来。
      
      岳蘅看着下方的蛇妖老大,心道:哼,不理我是吧,求之不得。
      
      那么,她要开始准备逃跑了。
      
      从破烂的衣服边撤下布条,将手包好,岳蘅抓紧笼子,使劲荡起笼子。一下两下,尝试数次之后,她越荡越高。
      
      地面上的蛇妖们注意到她的动静,一个个伸长脖子往上看,随着她摆荡的方向,这群蛇妖整齐地左右摇摆脑袋。
      
      风吹开岳蘅沾血的衣摆,来到下方。
      
      乌蟒精鼻翼一动,注意到血池里那个来回摆动的影子,皱着眉头看向岳蘅。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别的事物吸引走了。
      
      天坑之内,血光冲天,他脸上露出疯狂的神色:“哈哈哈哈哈……成了!成了!”血池里的血水,化作数道水流,在半空渐渐凝聚成一颗暗红色的珠子。乌蟒精抓住这颗珠子,露出满意的笑容。
      
      其他蛇妖也不再关注岳蘅,接二连三收回目光,围到乌蟒精身边道贺。
      
      只有岳蘅还一门心思的,努力执行自己的逃跑计划。红光渐渐淡去,在天坑变得昏暗的瞬间,岳蘅用力一蹬,笼子上方的绳子一断。
      
      【警报!警报!宿主成活率仅剩16%,即将开启第一道保护。】
      
      铛——
      
      天坑上方压抑翻涌的云层,被万道霞光撕开,幽暗的坑底亮如白昼。霞光照在乌蟒精不敢置信的脸上,他看向被笼子挡住的岳蘅。
      
      笼子被撕裂,碎成无数片。岳蘅身上的屏障化作一道几乎不可见紫光,向四周扩散消弭蛇妖。离她近的一些蛇妖,被掀飞在空中,它们的皮肤像脱落的墙纸,一片片剥落,露出内里变作黑色沙子的血肉,如沙漏一般,从破碎的肌肤缝隙里流泄干净。
      
      这个过程,在眨眼间就结束了。
      
      “清辉元君!是清辉元君!”其余的蛇妖带着恐惧叫喊着,四下逃窜。有的蛇妖甚至因为过分害怕,伸出爪子,撕扯自己身上的肉,从头顶将自己撕成两半。
      
      无论它们什么反应,紫光很快席卷而过,留下一地狼藉。有的灰飞烟灭,有的身体残缺不死不活,有的昏倒在地,有的勉强站着。
      
      岳蘅被摔得七荤八素,身后响起巨大的动静,她才意识到自己应该赶紧跑。
      
      乌蟒精抹去嘴角的血迹,看着远处踉跄着想要爬起来的岳蘅,他快速横穿天坑,掠过他手下的尸体,直奔岳蘅而去。
      
      岳蘅脊背一凉,她的身体最先感受到强烈的危机,周围附近空气都好像被剥离,她呼吸困难地转过身子,一个高大的黑影盖住她。
      
      【警报!警报!宿主成活率仅剩10%,即将开启第二道保护。】
      
      乌蟒精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将她按倒在地,他的脸因为恶毒的仇恨而扭曲变形。岳蘅的后脑勺磕上坚硬的地面,登时眼冒金星。
      
      “清辉元君,你居然是清辉元君,哈哈哈哈……”他的声音像是恶鬼在耳边催命,“我还奇怪,你血液的气息我怎么会这么熟悉。一百五十年了,我心心念念想要找你替老妖君复仇,想了整整一百五十年!”
      
      岳蘅掰不开他冷硬如石的手掌,双脚不受控地挣扎,在地面留下凌乱的痕迹。
      
      “早知道你这么好对付,我还费这么大的功夫作甚。”乌蟒精冷哼一声,手上用力,岳蘅气管里最后一丝空气被剥离。
      
      她渐渐地不再反抗,倒映着天空的瞳孔渐渐放大。
      
      【宿主成活率上升,第二道保护取消。】
      
      去你大爷的,我都快没气了,还成活率上升。岳蘅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就要被系统气到嗝屁了。
      
      有什么东西落到她的眼睛里,导致她看什么都是一片模糊的阴影。岳蘅眨眨眼,是雪,下雪了。
      
      一道剑光闪过,乌蟒精掐着岳蘅的手,生生被斩断。他吃痛地扶着断腕,嚎叫声在天坑内回荡,最后飞回他自己的耳边。
      
      脖子上的手松开后,新鲜的空气争先恐后地进入岳蘅的肺,喉咙里带着血腥味,火烧火燎的疼。太折腾了,这个身体再怎么抗造,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岳蘅颤抖着想要爬起来,腿脚一软又摔回去,可把她眼泪都要气出来了。
      
      一双手有力地将她从地面扶起来,岳蘅的视野渐渐变高,她落入一个带有松针气息的怀抱。对方温热的气息,擦过她的耳朵,他说:“抱歉,我来迟了。”
      
      岳蘅即刻知晓身后的人就是东郭颂,眼泪瞬间决堤,她也不管丢不丢脸,转身扑进他的怀里,嚎啕大哭:“这些家伙欺负我……我拿他们没办法……气死我了,你你你……你帮我打回去!”她哭得一抽一抽的,外加嗓子疼得厉害,只能一句一句费劲地往外说。
      
      她的声音嘶哑,与平时清甜的嗓音全然不同。
      
      “好,我答应你。”东郭颂彻底变得面无表情,像是平静无波的水,谁也不知道下一次惊涛骇浪什么时候爆发。
      
      乌蟒精的断手,发出一股令人牙酸的骨骼碰撞声,他满脸无以言表的痛苦。先是长出白骨,再是血肉,断手不消片刻恢复如初。
      
      他吐出一口浊气,与东郭颂凌厉的目光正面相接,他轻蔑道:“毛头小子一个,你觉得你们今天还能走得出去吗?”
      
      天坑内群妖厉声长啸,山呼海啸的气势,令岳蘅害怕地圈紧抱着东郭颂的手臂。她套在外边的厚衣,在刚才激烈的挣扎里,滑落至腰间。东郭颂拍拍她的背,本想安抚她,不想摸到一手热血,红得刺眼,直直地刺进他的心里。
      
      雪越下越大,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将所有事物都厚厚盖上一层白色,变得纯洁无暇。
      
      乌蟒精抬手一挥,示意手底下的小妖们进攻。
      
      天地间,只有雪落地的声音。乌蟒精惊疑不定地转过身。所有沾惹白雪的蛇妖,都被冻住,表面结出一层冰,将他们牢牢封住。空气中的雪,都凝结成冰晶,尖端闪着亮光。
      
      片晌,乌蟒精的下半身也变动弹不得,他转身抬手,愤怒地指向东郭颂,刚要张嘴,全身都被冻住,变成一具不能言语的冰雕。
      
      悬在空中多如繁星的冰晶,剧烈地抖动起来,泠泠作响。东郭颂垂下眼睫,像是凌迟时落下的刀。冰晶快速落下,在空中划过一道道亮线,密集如雨,猛烈地砸在群妖的身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炸声集中响起,蛇妖全都碎成粉末,无数道黑气在天坑内相互碰撞,继而冲向天际。乌蟒精道行最深,他得以留下一具全尸,一条巨大漆黑的巨蟒,张着大嘴,嘴边是那颗红色的珠子。
      
      这里不是凡间,东郭颂没有清理妖气的打算。他将自己的侧脸贴上岳蘅冰凉的额头,轻声道:“没事了。”
      
      岳蘅有些恍惚地看着东郭颂,不敢回忆刚刚经历的一切。
      
      “我觉得我回去就要做噩梦了。”
      
      东郭颂笑了笑:“不怕,我陪着你。”
      
      巨蟒原本死寂的眼睛,突然闪过一道狠毒的光,嘴巴猛地一合,咬碎那颗红珠子。一缕幽魂般的红气,快速地冲进岳蘅的身体里,没给东郭颂一丝反应机会。
      
      “哈哈哈哈哈哈,老妖君呐,我替你报仇了!”巨蟒的身体化作黑气直冲云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敲锣打鼓求评论~求收藏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