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的咸鱼攻略

作者:岩岩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劫持

      岳蘅见张瞎子吃饱喝足,又开始拿腔拿调的,眯眼看他:“你找上我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没有目的。我知道你的一切,你却不知道我是谁,随着日子一长,你就会了解我了。有些事情目前难以解释,但我的出现对你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
      
      “好事?”
      
      “我知晓未来,了解过去,对当下的你而言,可不就是好事吗。”张瞎子捏着胡子乐呵呵道。
      
      岳蘅吃不准张瞎子这个人,他又一副赖上她的样子,她就顺水推舟留下张瞎子。这人的鸡血值如此高,对她又是了如指掌,她也不敢就这么把他扔在外头。
      
      两人也没有话好聊,就这么坐在亭子里,混到晚饭时分,又美美地吃上一顿佳肴,各自回房睡觉。
      
      一连几日,岳蘅忙着监督工人修缮庄子,而张瞎子就安安静静地待在岳庄里,一步也没迈出去,他在吃住上也没向岳蘅提要求。这反倒让岳蘅留心上张瞎子,最近阴雨连绵,一场秋雨一场寒,她想着给张瞎子和李婶都做上几身衣服。
      
      她将他们二人的尺寸量好,便自己一人前往成衣铺,正好把她先前做的衣服都拿了。
      
      今日难得出太阳,秋风荡过后兆城,蓝天之下,飘着各式各样的风筝,和孩童玩闹的笑声。岳蘅站在一旁瞧着,才看明白他们是谁的风筝线先断,谁就赢了。
      
      “再放高点!再高点!”一群孩子围着一个小姑娘,吵着闹着,在风筝线断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欢呼击掌。小姑娘笑出一口白牙,十分开心,岳蘅认出她是宋何。
      
      “宋何!”她喊了一声。
      
      宋何转过身,也认出她来:“岳姐姐!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买东西。”
      
      “来都来了,姐姐要不要去金月阁看看。”
      
      阳光清爽地浇在人身上,岳蘅本来就还想多逛逛,却没有主意去哪里逛,宋何这么一说,她便跟着她去了金月阁。
      
      宋何刚跨进金月阁的门槛一步,里边就传来一个中年女子的怒喊声:“宋何!你又溜出去玩!”宋何冲走在后头岳蘅吐吐舌头,她的模样本来就好,做起鬼脸也是一派天真可爱。如果忽略宋何身上丝丝缕缕的黑气,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姑娘。
      
      “老板娘冤枉呐!我是去拉客人了。”她连忙把岳蘅拉进来。
      
      许枫娘定眼一看,宋何还真拉来人了,连忙面带笑容迎上来。
      
      “姑娘你要看些什么,我们这里除了首饰,还有一些新奇有趣的摆件玩具,也很受小姐夫人们的喜爱。”
      
      岳蘅瞧见有伙计在做木雕,看着也不像是佛像,她问道:“这雕的是谁?”
      
      “清辉元君。”伙计答道。
      
      岳蘅眼睛一转,笑吟吟道:“说来,我和清辉元君还很有缘分,我和她同名同姓。”
      
      许枫娘、宋何、伙计皆是一愣,许枫娘问伙计:“清辉元君本名叫什么?”
      
      伙计绞尽脑汁想了想,不确定道:“好像是叫岳……岳什么来着。”
      
      岳蘅这下明白,之前立契的时候,牙保为什么对她的名字没有反应,因为大家只记“清辉元君”这个称呼。她仔细一想,这也是情有可原的,现在让她把老子、孔子、庄子、墨子、、荀子孟子……这些个XX子的姓名说出来,她也要反应一会,还不一定全都能说出来。
      
      许枫娘认真地对伙计讲:“清辉元君的脸一定要好好刻,最好一看到她的脸,就有那种天下太平的感觉。”
      
      “……”岳蘅的手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脸,她觉得自己的脸一点也不“天下太平”。让大家失望了,是她的锅,她背。
      
      离开金月阁,她又去买了好些肉脯和蜜饯,满怀都是香喷喷的气息,她心情愉悦地走回岳庄。走着走着,她余光里好像看到一团黑球,她一停,黑球也跟着停了。岳蘅回头看去,是一只黑色的小奶狗,颠颠地跟着她。岳蘅抱着东西走不快,小奶狗走得比她快,很快就超过她一段距离,这时候,它就停下来等她。小奶狗就这样走走停停,跟着岳蘅到了岳庄。
      
      小奶狗停在高大的门下,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岳蘅走进去。
      
      岳蘅觉得这小狗有趣,她对它说:“进来吧。”
      
      小奶狗歪着脑袋,像是听懂她说的话,欢快地摇着尾巴冲过来。门槛对现在的它而言太过高大,小身子挂在上头,就是翻不进来。岳蘅腾不出手,伸脚一勾,把它带进来,小奶狗兴奋地绕着她转圈。
      
      走过月亮门,她就瞧见张瞎子立在水边,他听见她走过来的声响,头往这边偏。
      
      他登时笑了:“哟,小狗带回来了。”
      
      岳蘅听他这话,好像他又一早算到这件事。
      
      “嗯,可爱又聪明,招人喜欢,我就带回来了。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黑球。”说完,她就喊了黑球两声,黑球随即清晰地叫了两声,回应她。
      
      “这狗聪明。”张瞎子语气里带了一丝欣赏。
      
      岳蘅转念一想,把狗抱起来,塞到张瞎子的怀里。
      
      “你也与它亲近亲近,这小黑球这么聪明,日后让它带你出门和回家,替你看路。”
      
      小狗捧在手里,有温度,会颤抖,张瞎子的眼里流出泪来:“好好好,黑球很好,与你缘分很深。”
      
      “你怎么哭了。”岳蘅没想到他居然哭了,安慰他,“它呀,与你也有缘分。”
      
      “都有缘,都有缘……”
      
      张瞎子平复好情绪,对岳蘅讲:“你藏件厚衣服在乾坤袋里。”
      
      “做什么?”
      
      “听我的准没错。”
      
      “好好好。”岳蘅直接从拿回来的那包衣服里,挑出最厚的那件放进乾坤袋。
      
      这日夜里,张瞎子将黑球带到自己的房间里去,黑球乖巧地睡在床尾。
      
      湖水在夜里是幽暗的黑色,两个黑影从水里钻出来,鬼鬼祟祟地潜伏进岳庄,白墙上印出两个崎岖诡异的影子。他们悄无声息地溜进岳蘅的房间,将她连人带被一并抗走。黑球猛然惊醒,在寂静的夜里不停歇地狂吠。张瞎子伸出手,安抚黑球:“有些事是注定要发生的,无法改变。”
      
      这两只妖怪掏出法宝,暗红色光笼罩他们,连带着岳蘅,一并消失在岳庄之中。
      
      至于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要从几天前东郭颂回到不周山,接到的任务说起。不周山的眼线注意到,妖域十二领主之一的乌蟒精,近一个多月频频骚扰凡间,抓走不少童男童女。
      
      滕盘山离开后兆城刚回到妖域,继续做他的闲散妖君。东郭颂走进来的时候,他正在瘫在王座上扔葡萄吃,把葡萄扔得老高,再拿嘴去叼。
      
      他再一次看到东郭颂那张冷酷严峻的脸,还以为自己眼花了,葡萄没有咀嚼就吞咽,喉咙被卡住的痛苦让他整张脸浮起不自然地红色。
      
      东郭颂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到滕盘山身边,对着他的背,干脆利落地用力一拍。滕盘山猛地吐出那粒葡萄,哑着嗓音道:“北川真君,这才几天,咱们又见面了。”
      
      东郭颂锐利的目光,注视着滕盘山,冷冷道:“我也不想来见你,这回你们妖域搞出这么大的事,我不来都不行。”
      
      滕盘山一脸迷茫:“大事?”
      
      东郭颂直接道:“你手底下的乌蟒精,最近都在做什么,你清楚吗?”
      
      他摇摇头:“乌蟒精这老东西对我父亲最是忠心,但一直瞧不上我,平日里有什么事情,我派去的小妖能不能把他喊来都是个问题。我怎么可能知道他在做什么?”
      
      东郭颂问他:“他在妖域的什么地方?”
      
      “北海边的有一座黑山,他就待在那里。”
      
      “我来妖域的事不要声张。”撂下这句话,东郭颂转身离去。
      
      滕盘山看着东郭颂从容不迫的背影,不由得有些向往,觉得自己作为一族之君,也该是这样的气度。可他一副小孩子的容貌,怎么学都不像,反而显得滑稽,把他气得亮出爪子直挠墙。
      
      妖域北海,灰蒙蒙的天色下,海水拍打崖壁,卷起白沫,风声鸮啼鬼啸。东郭颂悄无声息地潜入黑山内部,这里的通道宽敞高大,但一看就是妖兽刨开,墙壁凹凸不平,通道的走向也毫无规则。
      
      东郭颂哪都好,但他有一个为人所不知的毛病,就是他路痴,但痴得不严重。熟悉的地方他常走,也就不会迷路。但黑山是他不熟悉的地方,里边的通道又是这么凌乱难辨方向,他一连走了数日,也没找到乌蟒精的老巢,浑然没意识到自己是在原地打转。
      
      这么几日过去,也够东郭颂来到妖域的消息传到乌蟒精的耳朵里。乌蟒精站在黑山内部的血池边上,红光映在他的脸上,显得他的一双红眸诡异至极。乌蟒精手底的小妖,都劝他赶紧逃跑。
      
      “跑?没骨气的东西。当年跟老妖君是何等威风,如今只不过来了一个不周山的执法者,至于怕成这样。东郭颂,哼,当年也是老妖君的手下败将。如果没有那个清辉元君,那个可恨的清辉元君……”乌蟒精的表情渐渐变得狰狞,身上漆黑的鳞片若隐若现,仇恨在他的脸上燃烧。
      
      血池里的血液黏稠翻涌着,他喃喃自语道:“只差一点,就只差一点了……”
      
      他换上当年大战的战甲,一甩战袍,坐在血池旁,吩咐手底下的妖:“不择手段,一定要给我拖住东郭颂,不能让他接近血池一步。”
      
      有一名小妖走出来,说:“前几日,有妖在凡间瞧见东郭颂与一女子很是亲近,八成是他的相好。请首领赐我们前往凡间的传送法宝,将那女子带回来。”
      
      乌蟒精将法宝给他,另外派了一名小妖,让他们一起去往凡间。
      
      等岳蘅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被这两只妖带到妖域。
      
      她闻到一股咸腥的海水味道,从迷糊中清醒过来,她倒着脑袋,先是看到黑色的沙子,挣扎抬起脑袋,看到扛着她的是两只蛇头人身的妖怪,失声尖叫起来。
      
      “啊——蛇!!!”那么多种妖怪,她偏偏就遇上她最害怕的物种。
      
      这两只小妖也很郁闷,这时灵时不灵的传送法宝,把他们扔在北海边,距离黑山有十几里。身上的女子醒来就是不停挣扎,难扛得要死。
      
      因恐惧而来的尖锐头痛,让岳蘅意识变得模糊,她被颠得想要吐,她倒希望自己就这么晕过去。一直到这两只妖怪,把她带入黑山内部,她都没能真正的昏过去。
      
      东郭颂仍在黑山内打转,正好碰上这两只妖扛着棉被团路过,从他的角度望去,只能看到露在被子外的一双莹白的脚。他想,许是乌蟒精又抓了人,跟着这两只小妖,一定能走到黑山的内部领域。
      
      于是,东郭颂跟了他们一路,果不其然来到血池边上。
      
      此处血腥味浓重,岳蘅本就想吐,一闻到这个味道,在妖怪放下她的瞬间,立马从被子里出来,扶墙吐起来。
      
      等她吐够了,她才抬起头看向周遭。
      
      这处是一个天坑,草木全部腐败,全是恶心的幽暗黄绿色,没了树木的遮掩,岩壁露出原本的灰色。中间是一口令人窒息的血池,咕噜咕噜冒着气泡。天坑四周都站着、蹲着蛇妖,密密麻麻,难以数计。
      
      岳蘅看清四周的环境,身上的血液渐渐凝固,她这是进了蛇窝!她软倒在地上,血池对面唯一个像人的东西,眨着红眼睛,张嘴吐出蛇信,对着她哈哈大笑。天坑里的蛇妖全都躁动起来,哄笑声此起彼伏。岳蘅恐惧的神情,很好地取悦他们。
      
      躲在暗处的东郭颂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他看清被群妖环绕的是岳蘅,她看起来很狼狈,脸色苍白如纸,她脸上唯一的色彩是红肿的眼睛。
      
      东郭颂深吸一口气,将体内暴躁的情绪压下去,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必须将她完好无损的带出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掉进蛇窝的岳蘅,弱小、可怜、又无助……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