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鹤鸣观坐落于天绍山上,此山由七座高低不同的山峰组成。
      
      凡是包括拜师礼在内的重大仪式,均要在天绍山的最高峰——安华台处举行。
      
      阿言载着辰宣和花颜一路沉默飞行,直到临近安华台时,口中才开始“嘎嘎”地念念有词起来,鼓足中气不停地重复着同一句话:“辰宣仙君座驾到!”
      
      花颜觉得莫名其妙,可当她听见类似句式相继响起的时候,心中这才了然。
      
      此时天上已陆续可见许多穿着白色道袍的男男女女们,正骑着不同品类的灵兽,往同一目的地而飞,这些灵兽们叫声虽各不相同,所喊的内容却都大同小异,均是XXX座驾到之类的。
      
      花颜哼哧一笑,没想到这些灵兽们的叫声,还有互相通报这层意思在。
      
      “辰宣师兄!”一位圆脸少年骑着五色麒麟朝辰宣这边靠近,待他看清辰宣怀中抱着一只玄猫的时候,本来眯成一条线的眼睛,瞬间瞪得比脸还圆,“师兄,你怎......怎么带了只猫?”
      
      问话的少年叫辰煜,是辰宣的同辈师弟,素来随性活泼,看到古怪的事情,嘴巴总是要比脑子反应得更快,根本没急细想就大喊出声,一下子便引来附近其他同门的注目。
      
      陈煜也觉得自己声音太大了,立马捂住了嘴巴,可已来不及,周围弟子们已纷纷好奇着朝辰宣这边逼近。
      
      他掩着嘴闷声闷气道:“对不起师兄......”
      
      辰宣轻叹着摇了摇头:“无妨。”既已带花颜来了,让别人看到那是迟早的事。
      
      辰煜放下手,小声问:“师兄,今天拜师礼,你怎么能带猫来啊?怎么还是一只玄猫?”这语气,满满的嫌弃。
      
      花颜本来靠在辰宣怀中,闻言立马将小脑袋抬了起来。
      
      这群人怎么又在吐槽玄猫?
      
      她又不掉色,难道还能弄脏他们一身身的素衣白袍咋地?
      
      这时,又一位骑着仙鹤的弟子探头瞅了眼花颜,用和陈煜同款的大圆眼追问道:“辰宣师兄,这就是前几日你带回云室的那只猫啊?”
      
      辰宣淡淡点头。
      
      “辰远师兄,这你都知道?”辰煜问。
      
      “这不是都传开了的事吗?”辰远说。
      
      “你傻啦?辰煜师弟这些天一直在山下迎接宾客,不知道也正常。”说话者是一位骑着白色孔雀的女子。
      
      辰煜朝这女子咧嘴笑道:“还是辰雪师姐关心我。”
      
      辰雪没理他,而是让坐骑往辰宣身边靠近了些,笑道:“早听闻师兄捡回来了只猫,只是没想到你会带她一起来拜师礼。”
      
      辰宣礼节性的一笑,很快便收敛了目光。
      
      这时,花颜听到“嘎嘎”几声轻叫,仔细一听,却是辰远那只仙鹤坐骑在打趣阿言:“阿言,你不是说,你在你主人心中地位无二吗?怎地他还养起猫来了?”
      
      阿言没好气地回了句:“你闭嘴!”
      
      那仙鹤也没纠缠,只轻笑了几声,毕竟主人们在聊天呢,它们灵兽不好显得过于聒噪。
      
      花颜摇摇头,将目光转向了这位名叫辰宣的姑娘,眼珠子一转,记起原作中对辰宣追求未遂的姑娘里面,好像就有她一位,不禁多看了几眼。
      
      在她看来,这姑娘人如其名,简直如雪般清纯秀丽,搁到现实世界里,就凭这容貌,妥妥的当明星花旦的潜力啊!只要她自己不作妖,哪怕当个花瓶人气都不会低的。
      
      花颜又抬头看了看头顶辰宣面沉如水的那张脸,忍不住小嘴一撇。
      
      这人好生无趣,如此美人送上门来都不要,让那些孤寡寂寞的单身狗们情何以堪啊!花颜边想边满怀同情地将目光转向了典型痴汉脸的辰煜。
      
      辰雪笑容更甚:“不过这小猫果真可爱,来日若能修出人形,定是为英姿飒爽的少年。”说着,她身子向辰宣这边一探,伸手准备去刮刮花颜的小脸蛋。
      
      花颜目光呆滞:什么?英姿飒爽?还少年?这位姐姐,我是母......我是女的!
      
      被叫“少年”的花颜很不服气,又听到阿言似乎在笑,心中更窘,眼看辰雪那只青葱般的玉手就要碰着自己了,她立马将头往旁边一躲,完美地避开了辰雪的触碰。
      
      辰雪摸了个空,但她不恼。小动物对陌生之人有抗拒也是正常的,她也没多想,只是放弃了摸脸的想法,转手去碰离得近些的猫爪,岂料被花颜一爪子就划出了几道血痕。
      
      辰雪吃痛,“嘶”地一声收回了手,放到唇边吹气。
      
      “师姐小心!”
      “师姐没事吧?”
      
      辰雪提了口气,忍痛道:“没事,小伤而已。”
      
      花颜打了个寒颤,对自己的鲁莽感到懊恼,猫都长得差不多,人家又没仔细观察,也许只是随口一说,她干嘛反应这么强烈。
      
      阿言的嘲笑声又钻进了耳朵:“师姐,看你那小气劲儿!”
      
      花颜脑袋耷拉下来,心中默默将阿言痛骂一万遍。
      
      都怪这个破鸟在边上阴阳怪气,扰乱了她的心神。
      
      一只温热手掌放在了她的背上,抚灭了她的沮丧。
      
      辰宣的声音淡淡传来:“小颜不喜旁人触碰,是我忘记提醒了。”
      
      “啊?”听到辰宣的道歉,辰雪立马抬头,将手藏在袖子里,口中支支吾吾着说,“额,是我自己太鲁莽了,忘了......忘了先询问这灵猫的特性,是我不好......”
      
      辰宣朝她伸手,淡淡道:“让我看看。”
      
      辰雪将手藏得更深了:“不,不用的,我们仙门中人,还能怕猫咪的抓挠吗?真没事的。”
      
      辰宣点头,将胳膊收了回来:“对不起师妹,我代小颜向师妹道歉。”
      
      辰雪愣了愣,随即一笑,故作轻松道:“咳!我还能跟只猫计较吗?”
      
      “师姐最喜欢动物了。”辰煜咧着嘴附和。
      
      辰雪没理陈煜,对辰宣追问道:“这只猫叫小颜吗?好可爱的名字。”
      
      “嗯。”
      
      “没想到师兄和这只猫这般投缘,相处才不过几天,竟然连名字都起好了。”
      
      “她一直都叫这个,”辰雪目光柔和,“已经百八年了。”
      
      飞在周围的师弟师妹们都愣住了,相互漏出了疑惑的目光,却没人主动开口询问,倒是从后方老远处飘来了个浓厚的男中音,叫道:“辰宣。”
      
      听到这个声音,本来就在以龟速飞行的灵兽们彻底停滞不前了,辰宣等人一同扭头看向声源,异口同声道:“明阳师叔。”。
      
      明阳?花颜想起来了,是鹤鸣观观主明闻仙尊的师弟,与他并称双尊的明阳仙尊。
      
      明阳仙尊与他的师兄不同,因为没有观主这个身份的捆绑,他常年云游世外,过得十分逍遥,这次也是为了参加拜师礼才赶回来的。
      
      花颜也跟着探头望去,只见一个灰袍白发的道士手持拂尘,正骑着仙鹤朝他们这边赶来。
      
      鹤鸣观尚白,弟子服饰以白色为主,唯独双尊身着灰袍,倒也好认。
      
      明阳仙尊赶到众人前方之后,也停了下来,目光从几位弟子脸上一扫而过,最后锁定在了辰宣脸上:“辰宣。”语气十分不善。
      
      辰宣坐着行礼:“明阳师叔。”
      
      花颜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好像感觉他淡漠的表情下,藏有一丝慌张?
      
      明阳仙尊神色严肃:“这事,我师兄可知否?”
      
      “已知。”
      
      明阳仙尊顿了顿,似在思考什么。
      
      “弟子从未打算隐瞒。”辰宣又补了一句。
      
      “嗯,”明阳仙尊面色放缓,欣慰地点了点头,随即又觉不对,问:“如此,何时送它走?”
      
      “未曾有此打算。”
      
      一抹怒色染上明阳仙尊的双颊,他语气冰冷:“你应该清楚,你不可能留下它。”
      
      辰宣薄唇紧紧抿起,低下了头。
      
      周围其他弟子难得见明阳仙尊动怒,皆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目不斜视地端坐于各自的坐骑之上。
      
      花颜好像听出了一些门道,明阳仙尊口中的“它”,莫非指的就是自己?
      
      眼睛明阳仙尊面色十分不善,不禁想起在鹤鸣观弟子口中,玄猫乃招灾的不祥之物,再联想起辰宣之前说的那些话,花颜身子忍不住有些发抖,生怕自己这原身以前在鹤鸣观当猫的时候,犯过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
      
      如果把她赶走她倒是求之不得,可别因为辰宣强留自己而招来杀身之祸就行......
      
      此时宁静的气氛,估计连风都看不下去了,冷风呼啸而起,在众人耳旁传来了呼呼的噪音。
      
      最先打破寂静的,还是明阳仙尊的的坐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不只适用于人和食物,动物也是如此。
      
      那只仙鹤仰头高呼两声,花颜听懂了它的意思,它在说:“注意!时间不早了。”
      
      这只仙鹤声音苍老沙哑,如果它从年少时就一直跟着明阳仙尊的话,那不仅在灵兽界,在整个鹤鸣观也绝对算得上元老级的仙兽了。
      
      明阳仙尊自然不懂鹤语,但与灵兽千万年来的朝夕相伴,让他很快便明白了它的意思。
      
      “此事十日后再说,”明阳仙尊冷冷地看了辰宣一眼,“在这十天里,你最好想想清楚。”说完,轻拍了下坐骑的后背,仙鹤便载着它先一步飞走了。
      
      明阳仙尊一走,不管是众人还是众兽,均松了口气。
      
      辰雪充当了吃瓜少年们的代表,试探着问道:“师兄......发生了什么?”
      
      辰宣微微摇头,没有回答,只说:“走吧,我们别迟到了。”
      
      一直竖着耳朵等待指令的阿言立马振翅而飞。作为一只贴心的灵兽,它一定要为主人排忧解难,所以它加速飞翔,既甩掉了后面的吃瓜群众,又彰显了自己的速度。
      
      阿言又吼了两嗓子“辰宣仙君座驾到”之后,又小声嘟囔了一句。
      
      “师姐,我觉得你不简单。”
      
      其实她现在也是这么想的,可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花颜僵硬地趴在阿言背上,头脑有些麻木,不知过了多久,辰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小颜别怕,只要我还在,鹤鸣观就是你的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签约啦!终于有了金色小V,激动!
    新人作者求一波收藏鸭~~~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