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7 章

      花颜气急之下手上用力,一把将辰宣推开:“烦死了!”话刚出口,立马警觉自己好像过分了,“对......对不起仙君,我没想推你,我不是故意的。”
      
      辰宣后退两步,催动灵力轻飘飘地化解了狼狈,并没有在意她的粗鲁和道歉,只是脸上升起一股迷茫:“他如何了?”
      
      “他......”花颜对刚才的粗鲁感到懊恼,咬紧压根,怯生生地低下了头,浓密的睫毛如蝴蝶翅膀般呼扇呼扇的,双手揪着袖口来回揉搓,嘟着嘴巴小声说:“我,我说不出口。”
      
      因为心头憋闷无法得到宣泄,她的脸胀得通红,为俏丽的姿容平添几分窘迫,倒是显得有些娇羞之态,免不得令人想入非非。
      
      辰宣研读着她的表情,似有所悟,眼神逐渐从迷茫转变得锋利,眉头不自觉地颤了颤。
      
      花颜依然低着头,心中百转千回,琢磨着无数种提醒辰宣要注意华骁的方法,却都被她否决了,因为估计说出来都会被自动打上猫语马赛克。
      
      正纠结着,花颜大脑猛然转弯,心头又生一计。
      
      说不出来,她可以写。
      
      于是她二话不说,便朝书房奔去。
      
      书桌上放着辰宣读到一半的书,纸张已经又黄又脆,定是本古书。
      
      她从桌上取了支枫叶书签夹在当前页面,将书和好后,对着书名不禁发出一声嗤笑。
      
      ——《静心安魄录》,论筋脉受损的补救措施。
      
      啧啧啧,仙君真是有心了。
      
      花颜笑着摇头,并把书放到一旁,铺了张宣纸在桌上,可提笔那一刻,她又愣住了。
      
      她瞪大了眼,提笔僵立于桌前,满脸惊恐:“字怎么写来的?”为什么她不会写字了?
      
      见她这副模样,辰宣眼中流露担忧:“你要写什么?我教你。”
      
      花颜心如乱麻,失声吼道:“不用你教!”
      
      她要是能说出来想写什么,那还用写吗?她又不是文盲,为什么写不出字来......
      
      如今这种状况,让她有种明明寒窗苦读十余载,却在考场上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痛苦。
      
      花颜头痛欲裂。
      
      她紧闭双目,随手将笔丢开,双掌用力按压太阳穴,试图压开脑中郁结,口中还念念有词:“我的头好痛!好难受!”
      
      脑中好像住着只用锁链困住的猛兽,拼命想要挣脱束缚,却无论怎样挣扎终究无济于事。
      
      辰宣被她脸上的狰狞模样吓到了,再顾不得许多,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快速输送灵力。
      
      “小颜,冷静!”
      
      听到辰宣的呼唤,小颜用力点头,可这回同前几次不一样,头中沉甸甸的剧痛对她纠缠不休,根本不是说停就能停的。
      
      花颜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她失力地瘫坐在地上,缩成一团,连带辰宣也顺势单膝跪在了地上。
      
      辰宣脸上不带一丝表情,只顾聚精凝神着输送灵力。许久之后,见花颜没得到任何缓和,只得再次将她便回了猫咪形态。
      
      说来也怪,变回玄猫的花颜,果然立马就清醒了。
      
      头也不疼了,心也不慌了,整只猫瞬时容光焕发,气色大好,完全看不出来一丝一毫虚弱狰狞的气色。
      
      花颜也愣住了,难道华骁没说谎?她的原身真是修差了路子?
      
      呸呸呸!
      
      此念头刚起,花颜立马原地呸了几下,任凭什么可能,她都不应该相信华骁那个魔头的话!
      
      见她状态好转,连呸几下的动作也甚是连贯,辰宣紧绷的面容总算松弛下来,颤巍巍地长呼出一口气,而这一点,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
      
      辰宣抱起花颜,沉默地为她顺毛。
      
      花颜感受到一阵困倦,心知定是辰宣再次为她“哄睡”,立马张牙舞爪地四腿乱蹬,从他怀中挣脱。
      
      刚当了不到半个时辰的人就又被变回猫,她很郁闷,并不想睡觉。
      
      “小颜听话。”辰宣心疼地看着她。
      
      花颜抖了抖身子,走到一个角落,背对辰宣坐得笔直,在那安静地思考喵生,摆明了不想理他。
      
      辰宣想到刚才花颜说“还是当人好”,也理解她现在的心情,可他怕出事,在弄清楚缘由之前,不敢再冒险给她变回人形。
      
      辰宣静思片刻后,长袖一挥,将一扇窗打开。月光瞬间撒入室内,在屋子中央的地面上照出了一个方形的影子,紧接着,他又施法在影子的区域里,作了一幅画。
      
      “小颜,你看。”
      
      花颜本不想回头,可终究没有忍住,转过身去。
      
      只见地面上波光粼粼,宛若汪洋大海,里面有五颜六色的小鱼在游来游去,简直和真的海底世界一样。
      
      花颜满脸问号地抬头看向辰宣,见他微笑着示意道:“走上去看看。”
      
      花颜迟疑着走了过去,在爪子碰到一条红鱼的时候,那条鱼瞬间就化成一串泡泡消失了。
      
      她愣了愣,又踩上了另外一条蓝色的鱼,结果那条蓝鱼也消失了,但这回不是变成泡泡,而是一个简易的笑脸。
      
      花颜来了兴致,一条一条地踩了过去,发现每条鱼中隐藏的图画都各不相同,如果连续十条踩到的都是同样颜色的鱼,海滨便会长出一朵小红花来。
      
      “神奇。”
      
      花颜一下子变得异常兴奋,在地上跳来跳去,专心致志地去踩红色的鱼,怎料在赢得3朵小红花后,一不留神踩到了绿色的鱼,小红花立马就消失了一朵。
      
      她急了,“喵呜”着怒呵两声后,再次进入了新一轮的战斗。直到赢得17朵小红花后,她的体力和精力都跟不上了,便停下来休息,弓身伸了个懒腰,一抬头,正对上了辰宣饱含暖意的笑脸,立马僵在原地。
      
      辰宣特意变出这个小游戏逗她玩的?
      
      看样子,他还兴致勃勃地看她摸了半天鱼......
      
      一想到自己方才跳来跳去的傻样被辰宣看在眼里,花颜就倍感窘迫,暗恨自己的猫族基因也太浓烈了吧,好歹在现实世界玩过那么多高科技游戏,竟然还能轻易被这么幼稚的游戏吸引?
      
      哦不!太丢猫了!
      
      “喜欢吗?”辰宣问。
      
      花颜没答,而是再次把后脑勺留给了辰宣,以示倔强。
      
      辰宣笑道:“你玩吧,我去看书了。”
      
      辰宣走后,花颜依然在“面壁思过”,坚决不肯回头。
      
      她气鼓鼓地对墙发誓,只要让她再变回人形,她再也不会去提任何关于华骁的事情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别人的生死她懒得再管!有那管闲事的功夫,不如多花心思在事业上,也好在暮云殿的同事面前能抬起头来做仙。
      
      可是她什么时候才能卖出保险啊?
      
      好愁!
      
      正当花颜唉声叹气的时候,窗外传来一丝动静。
      
      花颜警觉地往后退了两步,仰头朝窗户方向看去,正好见到阿言正探头朝屋里张望。
      
      花颜倒吸一口凉气,勒着嗓子小声问:“你搞什么鬼?”
      
      阿言神情沮丧,用极小的声音叫道:“你出来。”
      
      花颜不明觉厉,但还是翻窗而出,跟阿言走到院子中央。
      
      花颜问:“都这个时辰了,你私自离开玉灵园,是不是犯戒了?”
      
      阿言委屈巴巴,丝毫没有昨天下午的容光:“我心痛。”
      
      花颜:......
      
      阿言说:“我要买保险。”
      
      花颜的眼睛瞬间睁得溜圆:“我没听错吧?”
      
      阿言不悦:“你到底卖不卖保险了?”
      
      太突然了,花颜没有丝毫准备,磕磕绊绊道:“当当当然卖了,不过......你不是坚决不买吗?”
      
      “我心痛,我觉得我要死了。”
      
      “额,不至于吧。”
      
      “你不懂。”
      
      阿言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花颜好怕它下一秒就会哭出来,忙道:“冷,冷静。”
      
      “曾经我以为,我在主人心中是独一无二的宠物,原来我错了。”
      
      “内个......”
      
      “他竟然还有过猫,猫有什么好的?”
      
      花颜语塞,着家伙当着猫的面吐槽猫,是不是不太好?
      
      阿言将声音压得更低:“我讨厌猫,也讨厌你。”
      
      花颜叹道:“......我也没逼你喜欢不是?”
      
      阿言沉默片刻道:“你是我的师姐,主人让我照顾你,我只能照做,哪怕我讨厌你。”
      
      “大可不必。”
      
      “我是只乖巧的灵兽,我听主人话!”阿言不认同。
      
      “随你吧......”她还能说什么呢?
      
      “我要支持你的工作。”
      
      虽然花颜不认同这个理由,但她也不可能拒绝送上门来的客户,于是她欣然地为阿言投保了意外伤残险。
      
      她召出紫灵珠,在阿言的授权下,从它体内抽取了一成修为储存进紫玉珠,设置一百年的投保期限。
      
      本来依照阿言的意思,他为了支持师姐的工作,愿意多投几成修为的,这不禁让花颜颇为感动,可她念着阿言是辰宣的坐骑,流失太多灵力恐怕多有不便,所以一口拒绝了。
      
      传输完灵力的阿言有些头晕目眩,喘息道:“幸好只投了一成修为,不然我怕是要废了!”
      
      花颜笑道:“我这个做师姐的,当然要为你考虑了。”
      
      刚吸饱灵力的紫灵珠闪着浓烈的光芒,花颜痴痴地望着紫灵珠,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做成了职业生涯中的第一单,而且,还是在她师弟的关照下做成的。
      
      等以后她回暮云殿交差的时候,便可以从方才储存进紫灵珠的灵力中,抽取两成留为己用。
      
      可她要怎么用,才能发挥其最大的价值呢?
      
      是直接转化为自己的修为?
      还是换取相对应的福气值留待以后再用?
      
      花颜之前从未想过这些,如今既已开单,倒是该好好盘算一下她这份工作的福利待遇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