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猫,你出来!”仙鹤在门外扬声呼唤。
      
      眼看对方气势汹汹,花颜当然不会出去。
      
      不但不出,反而将身子往后缩了缩,紧贴着墙,似把墙壁当做靠山。
      
      等了半天没见猫影,仙鹤振翅补充说:“猫,你出来,我保证不伤你。”
      
      “我不!”花颜斩钉截铁,“你当我傻吗?”
      
      “嗯。”
      
      呜呜——
      花颜低声咆哮以示自己的愤怒。
      
      仙鹤迈进屋内,将脖子压低,小脑瓜朝床底看去,迎接它的是一双碧绿的眼睛。
      
      花颜对仙鹤怒目而视:“我刚才都说了,是万一万一万一!你还那么凶,太没风度了!”
      
      仙鹤将脑袋收回,站直身子:“哼。”
      
      花颜又说:“亏你还是辰宣的坐骑,怎么仙君的风度,半点都没学到?”
      
      仙鹤反问:“作为一只仙鹤,要从一众血统优良的同族中同颖而出,你可知有多不容易?”
      
      花颜没答,但这不妨碍它自说自话。
      
      “我当年在梅园,可是以‘美姿颜’而名动三界的。”
      
      说到梅园,花颜略有耳闻,那里是仙鹤故乡,作为仙界坐骑培育基地之一,梅园盛产仙鹤。
      
      遥想着青山绿水间,无数仙鹤翩然飞翔的景色,花颜脑补画面后充满向往。
      
      她忍不住小声叨咕:“其实我觉得,你们仙鹤长得都差不多。”
      
      仙鹤嗓门拔高:“主人从数万兄弟姐妹中,一眼就挑中了我,那能一样?”
      
      行行行,你美。
      
      花颜强忍翻白眼的冲动,轻咳两声说:“所以,这和你的小气,有必然的联系吗?”
      
      “当然,”仙鹤摆正身子:“头可断,血可流,容貌不能毁,气质不能废!”
      
      花颜:......
      
      “你诅咒我掉毛变秃,等同变相羞辱,我岂能忍?”
      
      那也叫诅咒?
      
      花颜眼神发直,这鸟要是知道自己将来不仅要被拔毛,还要被熬成汤,不知会有何感想?
      
      不过话说回来,假设他们当鸟的都是这般注重容貌,去推销一波意外伤残险,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它们完全可以投保其中关于容貌损伤这一项。
      
      暮云殿对于保险理赔总结来说有两个大类:一是赔灵力,二是赔福气。
      
      像仙鹤这种情况,选择福气赔偿多好啊。
      
      一旦发生毁容性的损伤,用保险补偿的“福气值”来修容,难道不香吗?
      
      “猫,你怎么又不说话了?”半天没听到花颜的声音,仙鹤催问。
      
      花颜微愣,心想这仙鹤莫不是空巢多年寂寞难耐?明明讨厌猫,那她安静待着不惹他,他竟还不乐意。
      
      没等花颜开口,仙鹤又问:“你是被我刺激到了吗?”
      
      花颜:???
      
      这鸟真是有病,她一点都不想和他讲话。
      
      可一想到暮云仙尊痛心疾首的那张脸,她简直头皮发麻,还是尽量争取一下吧,毕竟是工作,总要恰饭的。
      
      “我......”花颜露出一对儿小虎牙,斟酌措辞,“你,你......”
      
      “糟了!”仙鹤大吼,花颜被吓得一个哆嗦。
      
      仙鹤的一对眼睛顿时变得黯淡,紧张得上蹿下跳,跺脚连连:“这猫本来精神就不好,现在又被我刺激到了,万一病情加重,岂不是给主人添麻烦了?”
      
      花颜爬到床底的边缘处,将头贴紧地面,眼睛随着仙鹤的动作左右来回转动。
      
      现在她也不确定这仙鹤到底需要的是精神保障险,还是意外伤残险了,也许两种都要。
      
      “鹤兄啊,你停一停,咱们谈谈,保,保险的事吧。”还是开门见山吧。
      
      仙鹤停住脚步,站稳身子:“保险?”
      
      “对,你......这么美,”花颜面无表情地说,“难道不要为自己的容貌买份保险吗?”
      
      听到这里,仙鹤愣了许久后,瞪大眼睛:“所以,你刚才说的,只是为了卖我保险?”
      
      “嗯......”
      
      仙鹤语塞,垂头许久后方缓缓说:“原来又是暮云殿的推销员啊。”
      
      “额,除了我还有谁?”
      
      “那太多了,你们暮云使者隔三差五就来烦主人,除了登门拜访的,主人还总能收到五花八门的自荐。什么写信的,飞鸽传讯的,借求学名义推销的,哎呀,太多了!”
      
      花颜尬笑。
      
      谁让辰宣修为深厚呢,从他身上随便抽个一成不到的修为,就能抵普通仙士好几成的修为!
      
      这可是一块滋补的大肥肉,她这些同事们当然都想吃到嘴里了。
      
      这份工作的竞争力也太大了,天界还有什么岗位来的?实在不行换一行吧......
      
      “回去和你们暮云殿的人说一下,别来烦我主人了,主人是不会买保险的。”仙鹤满面高傲,说完又补了一句,“我随主人,我也不会买!”
      
      花颜幽幽叹气,将身子蜷了起来,在地上躺好。
      
      有什么了不起的,天下又不止你鹤鸣观一处修仙圣地。
      
      等她自由了,首先就要到梅园去,把保险卖给这只臭鸟的兄弟姐妹!
      
      可是,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又不用担心被华骁欺负啊?
      
      还有那辰宣,既然讨厌猫,为何要强留她?
      
      不会真信了华骁的话,当她神经错乱,发慈悲要给她疗伤吧......
      
      “阿言,你在房里做什么?”门口传来辰宣平和的声音。
      
      花颜撇嘴,不是叫她“小颜”吗,咋又改叫“阿颜”了?
      
      看来辰宣还有给人......和动物起外号的癖好。
      
      因为花颜心情比较丧,便不打算回应辰宣,岂料仙鹤竟“嘎”了一声替她答道。
      
      仙鹤这声“嘎”,花颜能听懂,是“我在陪猫”的意思。
      
      额,真是个戏精,辰宣又没问它。
      
      花颜能听懂鹤语,辰宣却不能。他走进房内,轻抚着仙鹤的额头,淡淡问道:“怎么不在外透气呢?”
      
      嘎嘎——
      “猫心情不好,我在开导它。”仙鹤说,顺带瞥了一眼花颜藏身的方向。
      
      见仙鹤表情古怪,辰宣也顺着它的目光朝床那边看了看,却什么都没看到。
      
      “怎么了,阿言?”
      
      嘎——
      “那猫自闭,躲床下去了。”仗着辰宣听不懂,仙鹤胡说一通。
      
      情形好像不太对,辰宣貌似叫的是仙鹤不是她?
      
      花颜立马翻身而起,将脑袋探出床外,然后就被眼前的画面给晃到了。
      
      只见辰宣正抚摸着仙鹤的头,神色如暖阳般和煦,看得出,是个爱护动物的人事无疑。
      
      而仙鹤则没了方才的高傲,一脸乖巧地单腿而立,眯着眼,还享受地把头扬起。
      
      一人一鹤并列而立,仙气互相加持,画面甚是养眼。
      
      花颜咽下口水,“喵”了一声问仙鹤:“仙君叫的是你?你叫啊言?”
      
      仙鹤点头。
      
      辰宣听到了猫叫,眸子瞬间又亮了几分。
      
      看向声音来源处,见一个猫头从床下探出。
      
      在傍晚昏暗的房间里,如果不是花颜那双眼睛闪闪发光,她墨色般的小脑袋藏在暗处,还真不容易辨认。
      
      “小颜,你还是老样子,喜欢往床下钻。”辰宣笑道。
      
      说完,他走过去,双手勾在花颜的前肘处,将她从床下拖出来抱起。
      
      花颜本来脑中就乱,现在更是彻底蒙圈了,麻木地被他拖出,又麻木地被他抱起。
      
      反观方才还得意洋洋的仙鹤阿言,这会儿却活脱脱变成一只呆鹅。
      
      “什么情况?”阿言语气尖锐。
      
      辰宣笑笑,抱着花颜来到阿言面前,低头说:“小颜,这是我的坐骑阿言,你们方才见过了吧。”肯定的语气。  
      
      阿言叫道:“主人,你什么意思?你讨厌猫不是吗?你为什么会抱那只猫!?”
      
      对于阿言的叫声,辰宣还当它在替花颜回答自己的问题。
      
      辰宣抬眸对阿言说:“阿言,她是小颜,跟你一样,曾是我的伙伴,后来......”
      
      他眸光微垂,面色犹豫,半天没说后半句。
      
      可前面的话,已经足够让花颜和阿言同时惊呆了。
      
      她,辰宣养的猫?
      
      花颜小声顺着他的句子问:“丢了?”
      
      辰宣镇定下来后,并没接刚才的话,只对阿言说:“算起入门时间,小颜还是你的师姐。”
      
      气氛变得古怪,花颜和阿言同时扭头看向对方,从对方眼中可以看到他们各自惊愕的倒影。
      
      “你师姐这些年流落在外,过得辛苦,你要照顾她。”
      
      花颜再次咽下口水,“喵”了一声:“内个,算了吧,我没打算留下的......”
      
      她对辰宣的了解和好感都来自小说,再无其他。
      
      不管是和师徒情,还是主仆情,对她来说,没有任何代入感。
      
      辰宣听到花颜的叫声,认为她在回应自己,欣慰地抚了抚她的额头。
      
      “小颜,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有我在,不会再让你受任何苦难。”
      
      辰宣的语气诚恳、坚定之余,又带着几丝柔软,让花颜重新认识了这位仙君。
      
      原来他的情感与牵挂,不止给与了苍生,还有他身边的动物。
      
      果然是动物爱好者。
      
      花颜眼中晶光闪闪,她地瞅了两眼辰宣,又扭头看向那位名唤阿言的师弟,只见后者也是一副眼泪汪汪的样子,僵成了一座雕塑。
      
      但花颜知道,阿言这副神情,八成并不是因为感动。
      
      试想一下,辰宣养过猫,名字叫小颜。猫不见了,仙鹤入门,名字叫阿言。
      
      这俩名字在一起,怎么听都有猫腻。
      
      花颜强压脑中乱成一锅粥的脑细胞,叹息道:“师弟呀,你怎么了?”
      
      阿言沉默不语。
      
      花颜总算找回了场子:“师弟,你这副样子,哪里还有半分梅园第一美姿颜仙鹤的风采?”
      
      阿言依旧维持着呆傻的模样,只有喉咙处“咕噜”一下,似乎在用力吞咽。
      
      花颜眨眼,她好像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