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卖保险饲养仙君

作者:时月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黄昏时分,花颜独自趴在云室外的院子里,黯然惆怅。
      
      因为有客来访,辰宣又被叫走了。
      
      近日鹤鸣观比较忙,花颜理解。
      
      可她不明白,为何辰宣临走时,还在院门口布了结界,这是摆明了不让她走吗?
      
      花颜很郁闷,自己这身子虽然修为不高,可好歹也是堂堂修炼飞升的仙女,她却一点都没有“法力无边”的感觉呢,反倒总要处处受制于人,先被华骁欺负,现又被辰宣困在结界。
      
      都说做人难,可做仙女也没容易到哪去。
      
      花颜耳中又响起方才辰宣唤她“小颜”的柔声细语,她不淡定了。
      
      辰宣这是在搞什么鬼?
      这真的是在喊她吗?
      难道觉得她的猫咪本体足够可爱,突然想养猫了?
      可她这身体已经成仙,不再是灵兽了,她拒绝被饲养!
      
      无数的想法涌进花颜脑海中,搅成一锅粥,令她毫无头绪。
      
      听外面有动静,抬头看去,竟是有三个小道士凑到院门口,交头接耳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花颜瞧他们那时不时瞄自己一眼的样子,估计说的定是与自己有关。
      
      她换了个姿势,优雅端坐,尾巴绕着自己的身子缠半圈,目光炯炯地审视着外面的小道士。
      
      小道士们接连点了点头,似乎确认了什么事情,直勾勾地盯着花颜,排成直线朝她走来。
      
      结果没走两步呢,为首那人就撞上了无形的结界。
      
      那结界很有弹性的样子,那人被往外一弹,三个“哎呦”之声同喊,如多米勒骨牌一样,三位道士瞬间倒成了一条直线。
      
      花颜觉得好笑,“喵”了一声为他们助兴。
      
      小道士们揉着腰腿和屁股从地上爬起,脸色都不太好看,眼神互相一碰,便灰溜溜地走了,花颜也不知他们到底为何而来。
      
      不过这结界倒是不光阻拦院内的人不能出去,外面的人竟也没法进来。
      
      明白这点后,花颜心里略感平衡。
      
      辰宣的结界,华骁应该也不能轻易破解,至少,她是安全的。
      
      这时,花颜察觉到体内一阵翻涌之感,她静思片刻,召唤出了隐藏在体内的紫灵珠。
      
      每当她变回猫形时,紫灵珠就会自动收进她体内,用时才需召唤。
      
      此时紫灵珠的光芒正快速闪烁,暮云仙尊的声音从珠子里传出:“花颜,进展如何?”
      
      花颜猫眼微眯,心中寻思着那辰宣是个什么性格,她这老板真的不知道吗?礼貌倒是挺礼貌的,可礼貌并不代表好推销。
      
      她撇撇嘴,屏息凝神,催动灵力,传音道:“仙尊,我这边尚在沟通。”
      
      暮云仙尊很快回应:“嗯,加把劲儿。”
      
      说完,紫灵珠的光芒暗了下来,只余不灭的微光浮于珠子表面,显然通讯被切断了。
      
      花颜叹息着将紫灵珠收回,一股无力之感涌上心头。
      
      就她目前这个样子,连话都说不了,要如何推销保险啊?
      
      也不是没有考虑过求助于暮云仙尊,但她觉得太没面子了。
      
      尤其当她想到天界那群同事们鄙夷的眼神时,整个人更加蔫儿了。
      
      只要不是性命攸关的问题,她觉得还是靠自己解决好些,免得给他人平添笑料。
      
      一只飞来的仙鹤打破了她的无聊。
      
      那仙鹤张着修长的翅膀,神情高傲地单腿而立于院中,居高临下地审视着花颜。
      
      见着仙鹤姿容不凡,花颜略微失神后脱口而出:“这是辰宣的坐骑吧?”发出的是猫叫声,但那仙鹤却好似听懂了,高傲地“哼”了一声。
      
      花颜的大脑有片刻的恍惚,她确定方才听到的是仙鹤“嘎”地一声叫,怎么却听出了“哼”的意思?
      
      也不知这鸟是雄是雌,她眨眨眼,又试探地叫了两声:“鹤兄?还是......鹤姐?”
      
      仙鹤双翼一震,垂眸睨视,语调尖锐:“性别雄,爱好雌,讨厌猫。”
      
      花颜瞳孔放大,脱口而问:“你能听懂我说话?我们可以交流?”
      
      仙鹤的脑袋又往后仰了仰,如看傻子一般:“同为灵兽,为何不可?难道猫族都像你这般没见识?”
      
      花颜的疑惑被对方的嘲讽冲淡了,抬高声音说:“我,我可不是灵兽,我已经成仙了,比你们灵兽可高出一个维度!”
      
      仙鹤目光略有闪烁:“嘎?”
      
      花颜坐得笔直:“反正我跟你不一样!”
      
      仙鹤将头撇向一边,摆明了不屑理睬的样子。
      
      没人说话,院内顿时一片寂静,只有晚风吹动树叶发出的簌簌之声,给静止的画面添了几分生动。
      
      花颜跳回石桌上静坐良久,越想越委屈。
      
      没人逼谁非喜欢猫,不喜欢就不喜欢呗,为什么一定要飞来她眼前特意告诉她,摆出一副我讨厌你的架势?
      
      天界的同事看不上她,那是因为她业务能力差,也算是自己不争气的缘故,可她和这仙鹤又没什么仇怨,却也要被如此嫌弃,简直不能忍。
      
      花颜小声嘟囔道:“为什么讨厌猫?我们猫怎么你了?”
      
      仙鹤的小眼神连这瞥了她好几眼后,才慢悠悠道:“主人不喜欢猫,我随主人。”
      
      辰宣......不喜欢猫?
      
      所以,为什么带她回来?
      
      花颜彻底凌乱了,只觉脑瓜嗡嗡作响,抬起一只爪子不停揉蹭自己的脸,还觉不够,又在桌上左右打起滚来。
      
      仙鹤脖子随着她的动作左歪右扭,把自己都慌得头晕了,终于忍不住道:“我本来在想,究竟是怎样一只猫,会被主人带回来,还给下了结界关着。”
      
      花颜停了下来,维持着侧躺的姿势,怔怔地问:“既有结界,你怎么能进来?”
      
      仙鹤得意洋洋:“我是主人的坐骑,能和别人一样吗?”
      
      花颜翻了个白眼:看给你嘚瑟的,不就想说你是辰宣的亲信么?
      
      仙鹤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难怪要给你关起来,原来是只疯猫,华公子说的果真不错。”
      
      华公子?
      
      花颜大脑飞速旋转后,一个鲤鱼打挺地坐起:“华骁......说我什么了!?”
      
      “明闻仙尊方才问主人带回来的黑猫是怎么回事,主人也不知为何,竟一句话都没说。”仙鹤眼睛眯了眯,“还是华公子解释的,说你练功练差了路子,仙君慈悲,带你回来疗伤的。”
      
      呕呕呕!
      
      是不是练差了路子,华骁那个死变态心理没数吗?
      
      “他就是个变态!”花颜忍不住道。
      
      闻言,仙鹤瞪大了眼:“你这泼猫好没礼貌,简直不可理喻。”
      
      “华骁有礼貌是吧?”花颜气得在石桌上原地打转,“等他把你炖了熬成汤的时候,是不是只要他在喝汤前先沐浴焚香,你也觉会得他礼貌?”
      
      “不可理喻。”
      
      “我不可理喻?跟你直说吧,华骁其实——喵喵——其实——喵喵喵——”
      
      “你到底要说什么?”仙鹤扇动两下翅膀,以示不悦。
      
      花颜龇牙,她要疯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华骁都不在这里,她还是没办法揭穿他的恶行。
      
      明明她用猫的语言可以和仙鹤交流,可每当说到华骁的事情,她就只能发出连自己都听不懂的猫叫,更别指望能别人能懂了。
      
      “杀千刀的华骁——!”花颜急得满地打滚。
      
      这句仙鹤听懂了,用力吸了下鼻子:“粗鲁,不可理喻。”
      
      仙鹤同玄猫,一只“嘎嘎”,一只“喵喵”。若是外人来看,画面甚是滑稽,然而他俩你一句我一句,除了华骁的问题以外,互相沟通毫无障碍,只不过声音越来越大。
      
      其实仙鹤被炖成汤的例子,倒也不是花颜信口胡编。
      
      原作中灵力大失的辰宣中了埋伏,他的坐骑忠心护主,救他于危难。在寻外援途中被华骁所擒,还被华骁熬制成汤,哄骗辰宣喝下,而辰宣在很久之后才得知真相。
      
      花颜气鼓鼓地满地打滚,发泄一通后,心头顿感空唠唠的。
      
      仙鹤相信现在的华骁,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堂堂华虚掌门的弟弟,华虚宫二宫主,文韬武略,风姿卓越,还偏偏虚心好学,甘愿放弃家族赋予的尊荣,拜在鹤鸣观这清寡之地求学,真乃仙门名士之楷模。
      
      冷静下来后,花颜心里千般抓狂,化作了万缕同情。
      
      看着仙鹤的大眼睛神色幽幽,竟泛起泪光。
      
      仙鹤受到了惊吓:“猫,你怎么了?”
      
      花颜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转成了一声长叹。
      
      正所谓不知者无罪,作为一只大度的猫,花颜决定就不和这只鸟计较了。
      
      又沉默半晌后,花颜心念一动。
      
      她现在这状态没法找人卖保险,但是可以找灵兽卖啊!
      
      花颜瞬时觉得自己就是个天才,于是再次叹气:“鹤兄啊,我其实是担心你。”
      
      仙鹤脑袋往右歪了歪:“嘎?”
      
      “你说你,堂堂,仙君坐骑,长得又俊,体力又好......”心脏的跳动又加快了,花颜不悦地皱眉,她这一要推销就紧张的毛病,可真要命。
      
      虽然讲得磕磕绊绊,却说得仙鹤很是受用,它脖子不自禁地又拉长了一些。
      
      花颜用力吞咽两口,继续忽悠:“修炼这么久,你现在也一大把岁数了,要是......”
      
      “嘎——”仙鹤打断道,“我才九十五岁好不好。”
      
      这岁数在动辄上千岁的灵兽界,的确不大,甚至可以算花颜的孙子辈儿了。
      
      花颜咧出个慈爱的笑容:“哦,你现在,是很小,可总会长大,总会变老不是?”
      
      仙鹤将脑袋歪向另外一侧,一头雾水地瞪她。
      
      “万一......我是说,万一,你以后年老体弱,再飞不动,仙君不要你了......”
      
      “仙君不会抛弃我的!”仙鹤打断说。
      
      “我,我是说万一,万一你懂吗?”
      
      “仙君不会抛弃我的。”仙鹤语气坚定,又重复了一遍。
      
      看来退休保障险这条行不通,得换一个。
      
      花颜眼珠一转:“你看你们鸟,额,你们仙鹤,整日飞来飞去,风吹日晒,晒坏了不要紧,晒丑了倒也无所谓,万一,我还是说万一,碰到意外,开始脱毛......羽毛掉掉掉光了,变得秃了,翅,翅膀断了,可可可怎么办......”
      
      眼见仙鹤脸色越来越难看,花颜越说越觉得虚,越说声音越小。
      
      终于在讲到“翅膀断了”后,仙鹤的愤怒值达到顶点,二话不说,扇起翅膀就朝花颜啄来。
      
      花颜吓得在院子里乱窜,好在云室的门没关,她赶忙跑进屋内,“嗖”地一声躲进床底。
      
      用力过猛,地上被划出两道长长的爪印。
      
      推销三次,倒霉三次。
      
      卖保险是高危职业,她想换工作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